第二十章 上山的路

作者:moral12 更新时间:2020/9/13 22:18:34 字数:2542

“你说……你们是兴阳国习武的人?”张灭仇骑在马上,一歪脑袋,看着这两个认识没多久的人。

“你问过多少遍了,爱信不信你们。”被提问的人也是被问烦了,手一挥显得有些暴躁。

到最后,飞仙阁的那几车钱财还是被抢了,不过张灭仇他们倒是有点意外收获,突然来了一群黑衣人鼎力相助,不然的话可能还没有这么顺利。只不过得到的钱就少了一些,但张灭仇倒也不在乎这些钱就是了。

抢来的银两给兄弟们分了之后,不少兄弟就这样跑走了,唯独他们领头的和那个小师妹没有离开,而是跟着一路前往飞仙阁。

但张灭仇对于这两个人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虽然说清了来龙去脉,但未免也有点太过于巧合了,要只是贪点财反而还能相信他们,这突然说要帮自己去找飞仙阁报仇,这就有点扯了。但凡是知道点事情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这基本上是等于找死。

“倒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们,只是你们的决心未免下得也太快了,感觉就跟小孩子决定出去玩一样,一点也不考虑后果的吗?”与张灭仇同乘一匹马的黎云溪就很通情达理,话说得也很到位:“这种危险的事情怎么说也要三思而后行吧。”

“实不相瞒,我们之前其实是打算刺杀城主的,只是因为城主狡猾不在宅邸,落了个空。”对方可以说是诚意十足,就连自己最隐秘的计划都全盘托出了:“我们本就是群无人知晓的‘死人’了,带着为国为民的决心阻止飞仙阁的。”

但他们那些决定一起赴汤蹈火的兄弟们拿了钱全都跑了啊,张灭仇和黎云溪面面相觑,在心中嘀咕着这些话的重量。

“如果啊。”骑在马上风很大,所以黎云溪只能靠在张灭仇的耳边,气息都能直接吹进他的耳朵:“如果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飞仙阁在背地里做这些勾当的话,那他们岂不是真的居心不良?”

“这还用说?”张灭仇心里满是高兴,如果不被门派逐出来,自己都不会知道这些脏事:“光是拿老百姓做法这件事,就已经很是严重了。”

两匹马,驮着四个人,就这样在无人的草原上驰骋,越过分割两地的一线的时候,张灭仇竟然紧张地慢下了速度,上下看看这附近的景色,竟然是有些陌生的熟悉:

“奇怪,我记得这里应该是有水梦兽看管着的,哪去了?难道那种家伙还会偷懒?这可太玄乎了。”

也许神兽也是生物,也会耍小脾气吧,成天让它在这种地方盯着一群不认识的人,刁难他们,这种工作确实是无聊就是了。

“有什么问题吗?”身后的黎云溪表示疑惑。

“没事,这里本以为会有个飞仙阁的陷阱,现在没了,这倒也正好,免得过这关还是个难事。”

说来惭愧,自己当年被师傅捡到,是师傅带着自己过了这水梦兽的关,只告诉自己了眼睛闭上,等再睁开的时候,就已经到山下了,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完全不知道。

“前面那个关隘口,从那里就能上山了。”张灭仇对此再熟悉不过了,这条路对于他是再熟悉不过的了:“那座山的山顶就是飞仙阁了,这座山极其陡峭,只有前边隘口的那个地方的坡能稍微让人走上去。”

这句话说得另一匹马上的两个人有些害怕:

“喂!照你这么说,我们也只能走这个隘口?”旁边两位人慌了:“那不行吧?那是能说进就进的吗?”

张灭仇身后的黎云溪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座山:

“我不在乎,我只是想要找回自己的妹妹,要是他们能把冰凡给我,我也就带着她回去了。”

“好了,准备下马了。”

关于对策一直沉默的张灭仇什么都不说,只是催促众人下马,再往前走就是关隘口前的村庄了,马已经是没有用了。

“你打算就这么进去吗?一点计策都没有,这山能上吗?如果被抓到了那就全完了。”两人中的那个女孩子开口了,她也曾是飞仙阁的一员,事情她也知道些不少:“山下那个看门的人不好对付。”

(这好像是个懂行的人啊。)张灭仇冷眼扫了一眼那个姑娘,眼睛一耷拉,冲她点了个头,转身就打算往村里进。

“哎呦喂!这不是张苟兄弟吗?”

这前脚还没踏进村里呢,后脚就被人认出来了,一个头戴草帽挑着扁担的农人老远就扯着嗓子打招呼:

“我没认错人吧?对对对,真是兄弟你啊。”

“……”张灭仇脸色阴了一半,一扁嘴,随即露出笑容:“呦!唐大哥,您这是又来送什么啦?”

这个人是专门跟飞仙阁来往,卖些门派山上不种的食材的。在山上的时候,还是张苟的他专门负责这方面的事情呢。

“这不是从外面弄来点弄了点驴肉吗,看来山上是有大事啊。”

“这您都知道呢?”

“我跟你们来往这么多年了,这点事情我还是有点敏感的,你们平时就吃鸡牛,还要格外买别的牲口肉,那肯定是有大事啊。”

一下子要收这两筐子的肉,估计是个挺大的事情了。张灭仇一细琢磨,差不多就都想明白了。

“话说我这好长时间都没见到兄弟你了,见不到你还挺想的,你是不是‘升官’了啊?恭喜了啊。”

“对对对,升官了,升官了,总不能老是做这种杂活啊,也该连练功了。”

“也是,您也多练着,吃驴肉有劲!”唐大哥重新挑起扁担:“那兄弟就先走了,下次再见,以后发达了别忘了兄弟啊。”

“好,忘不了。”

扁担才刚刚挑到肩上,头一转,脖子上跟着就是一刀,红色的瀑布一点也不比飞仙阁的大瀑布差。

“黎云溪,帮忙给这人找个地方藏起来。”一边擦拭着匕首,张灭仇一边看着那个人在惊恐的感情中倒下。

“嗯。”黎云溪也不说什么,趁着没人帮忙给尸体抬到了一边高高的草丛里,连埋都省着了。

“你……你怎么……”那两人一张嘴差点喊出来,一下子捂住嘴,轻声细语道:“你怎么给他杀了啊?”

“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这。”把沾满血的布扔掉,说得很轻描淡写:“给这些驴肉抬走吧,说不定就能用上。”

“……”

见两人只是低头看着那被藏在草丛里的尸体一动不动,黎云溪自己扛起了那扁担驴肉,张灭仇重新上下打量着两个人:

“要是一起走,就赶紧跟上来,要是装死就赶紧滚。”

只留下那一句话,张灭仇两人就消失在了村门口的拐角。

“……这个人……能信吗?”姑娘看着自己的师兄,心里开始有些慌了。

“还是……跟上吧,先不谈做法,他们对于飞仙阁的仇恨绝对是真的。”师兄转过身去,脸上的表情十分不甘:“在这之后,再做打算吧,现在这才是大事。”

“好、好吧。”

虽然将信将疑,但两人还是小跑进入了村子里。

而在村口的拐角,两个人正看着这两个迷茫的人的背影。

“您对我杀人好像没什么意见?”张灭仇嘴角一咧,笑了。

“哼。”黎云溪双目无神,只是一声冷笑:“我都已经是逃兵了,还让国家丢了地,要是最后连妹妹还没救回来,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那好吧。”张灭仇重新背上扁担:“从后面追上他们吧,进了山我自有路走。”

“嗯。”黎云溪收起自己的武器,也隐藏起了自己的杀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