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重要的情报

作者:鸣神21 更新时间:2020/6/22 9:04:07 字数:2747

第二十八章 重要的情报

虽然这次战斗林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但他现在的战力也不是一开始那个弱小的自己相比了,至少面对“徒”这一阶级的猎魂者,林泽还是有把握将其剿灭的。

不过到现在为止,林泽对猎魂者们的等级划分,也只是从夕颜嘴里听过一些而已。对于它们具体的战力,林泽也只有一些模糊的概念而已。所以既为了让自己有个具体的认知,也为了转移自己失误的话题,林泽向夕颜提出了疑问。

“伪世猎魂者实力的划分吗?”

夕颜清了清嗓子,然后向林泽介绍起来。

“伪世猎魂者一共分为五个等级,每个等级没有严格的界限。首先是最低级的“灵”。正如这个称谓一样,猎魂者一开始并不是正常的人形,而是一小团不定形流体一样的存在。这时的猎魂者既没有捕食能力,又十分弱小,只能依靠漂浮在空气中的灵魂微粒一步步地成长,是伪世最多,也是最脆弱的存在。由于本体的脆弱,它们平时都会躲在不起眼的角落,只有在确定绝对安全之后才会出来进食。”

“其次便是“徒”这一阶级。徒级别的猎魂者能够以人类形态行动,而且也有一定的攻击与自保能力,能够捕食阳世人的灵魂,就像与你刚刚战斗的猎魂者一样。一般来说,徒的实力不会很强,绝大部分追魂使能够单挑完胜,所以对付他们并不棘手。”

稍微换了口气,夕颜继续说道:

“接着便是“使”级别的猎魂者。这个级别的猎魂者数量虽然没徒多,但对付起来却并不简单。他们之间大部分人的灵魂力量都可以与普通追魂使媲美,一对一的话胜负很难说。你的首次战斗就是和使级别的影战斗,她的实力你自然有所体会。”

“然后就该到“王”级别了。这个级别的猎魂者已经是个非常强大的存在,而且从使到王所需要吞噬的灵魂也不是从徒到使所能比的。普通的追魂使一般碰到王级别的猎魂者,一般都不会轻易出动,而是先通过侦迅使搬几名救兵,然后几人合力进攻,这样胜算会大一些。不过也有翻车的时候,我就曾经听说过有五名追魂使合力剿灭一名王,最后被团灭的事,他们的实力永远不能小觑。”

说到这,夕颜原本平静的脸上忽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翳,显然接下来要介绍的等级,也就是猎魂者们最为强大的存在,就连夕颜也非常忌惮。

“再往上的阶级,也就是屹立于猎魂者巅峰的存在,便是“帝”这一级别。无论是阴界的规定,还是追魂使们的共识,在伪世遇到帝级猎魂者时,追魂使们能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跑!它们的灵魂力量与战力,绝不是靠几个几十个几千个王简单堆积就能媲美的。如果说前几个阶级都是靠吞噬灵魂产生的量变,而从王到帝则是彻彻底底的质变,而这种质变只可遇而不可求。正是由于条件的异常苛刻,所以整个伪世已知的帝级猎魂者不过十指之数。不过虽然帝级猎魂者数量及其稀少,但威胁却是最大的。阴界每次对帝级猎魂者进行讨伐时,都会事先制定好详细的作战计划,并且追魂殿全部追魂使,以及三名殿主都要出动。而且如果对付强力帝级猎魂者,就连阴界之主也会亲自出动。不过尽管阵势强大,但每次的帝级战斗都异常艰苦,损失也是前所未有的惨重。”

说道最后,夕颜的表情头一次变得复杂起来。悲伤、愤怒、以及轻微的无助的情感糅合在一起,通过夕颜那张美丽的脸给表现了出来。

看到夕颜充斥着复杂情感的表情,林泽猜也能猜到,夕颜肯定经历过帝级猎魂者的讨伐战,并且那次战斗并没有顺利进行。

“抱歉,失态了!”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夕颜轻轻地叹了口气,那些情感也瞬间被她给压到了内心深处。

“没事……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存在帝级猎魂者这么变态的东西,那我们待在这岂不是非常危险?”

突然意识到这点的林泽心里有些发毛,他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颇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

“放心,帝级猎魂者们知道他们自己是阴界的重点关照对象,所以一般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行踪,碰到它们的几率非常低。”

听完夕颜的解释,林泽这才稍稍放下了心。

不过得知了伪世猎魂者具体的战力划分后,想起自己刚刚差点被一名徒级别的猎魂者反杀,林泽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丢脸丢大发了。

羞耻归羞耻,对于徒这种弱小的存在,林泽还是有些疑问。

“既然徒的实力不是很强,甚至像刚刚那名徒一样,打不过自己的猎物,那它们是怎么把阳世人的灵魂给弄进伪世的?”

“这种事对于猎魂者们来说非常简单。”

夕颜看向那堆正在融化的冰渣,慢条斯理地说道。

“我之前和你说过,在伪世无论是哪种级别的猎魂者,就连帝级猎魂者也无法闯过结界将本体在阳世降临。但就像是此消彼长,作为补偿一般,伪世猎魂者天生就能影响甚至操控阳世人的心智。他们在伪世便能够任意窥探阳世人的内心世界,并通过无限放大受害者内心的阴暗面来一步步摧毁他的心理防线。而猎魂者的小动作一旦成功,虽然他们无法进入伪世取其性命,但受害者都会以各种各样的形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当受害者逝去成为脆弱的灵魂状态时,他们就能通过影响结界把受害者吸入伪世。”

“无论是一开始与你同一时间死去的中年大叔,又或者是之前的富家小姐与刚刚的那名少年,他们无一不是由于各种原因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这样说或许你不太理解,但你应该听说过这种现象在阳世的名称——那就是“心魔”!”

“心魔?!”

夕颜的最后一句话确实把林泽给惊住了,他一直以为心魔只不过是人内心的一道迈不过去的坎,没想到其背后的真相居然是这样。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的心智都那么容易被影响,阳世人战胜心魔的例子也数不胜数,所以猎魂者的本事还没大到可以逆天。”

在最后,夕颜还补充了这些话。

点了点头,林泽算是几乎全部了解了。不过他的心中有个设想,需要夕颜来证实一番。

“既然是受害者而不是猎魂者来结束自己的生命,那我们追魂使完全可以去阻止受害者的自杀,而不是进入伪世与猎魂者争夺灵魂,这样好的处理方式似乎更好啊?”

“你以为阴界没想过这点吗?”

淡淡地瞥了一眼林泽,夕颜略带无奈地说道:

“前辈们无数的尝试证明了这个方法的无效性,你永远无法理解受害者们的内心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所以奉劝你尽早放弃这个想法,把精力投放在与猎魂者的战斗上。”

好意地提醒了林泽一句,夕颜收起了手中的凌寒,看样子不想继续在这伪世待下去了。

林泽虽然对夕颜的否定抱着一丝质疑,但事实胜于雄辩,既然有例为证,林泽也只好接受。

离开的时候,林泽再度望向了这个世界。从第一次进入伪世开始,屹立于这个世界中心的,一个巨大椭球形状的类似于蚕茧的东西就出现在他的双眼中。这个神秘的椭球通体漆黑,一条条丝线般的纹理在其表面上不断游走变化着,看起来十分诡异。它的基部被无数不规则的同样材质的丝线给固定在地面上,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巨大的茧。由于前几次情况紧急,林泽来不及观察这个东西,不过现在他对这个奇物产生了疑问。

“那东西十几年前才出现的,没人知道这是什么,也从来没人能够进入到它内部。由于它暂时没有危害,所以阴界也就放任不管了。”

面对林泽的提问,夕颜只能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林泽。

不解地看了那个巨型茧状物一眼,林泽摇了摇头,然后随着夕颜一起回到了阳世。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