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生前的记忆

作者:鸣神21 更新时间:2020/7/10 9:10:58 字数:2734

第四十六章 生前的记忆

“正阳曾经帮过我一次忙,而我也许诺过答应帮他一次作为回报。大概在一个月之前,正阳找到我并且给了我一个地址,要我去那里询问一个名叫若梦少女的详细生平。我虽然有些好奇与不解,但还是照做了。就当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的时候,三天前正阳却忽然又找到我,要我把你们拦在小区外面,若梦的情况不能被你们知道,帮人帮到底,所以我也还是答应了下来。”

铃语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知道的说给夕颜听。

“这么说,正阳早就知道若梦的生前记忆啰?”

听完之后,夕颜的疑惑不仅没被解答,反倒是越来越多。

“当然了!”

沉默了一会儿,夕颜看了看同样沉思着的林泽,看样子他也在尝试着理清这杂乱无章的头绪。

“你没问过,他做这些事的原因吗?”

线索还是少了些,夕颜期待着能从铃语嘴里再套出一些话来。

“我问这些干嘛?反正我也管不着,也不想管他,我只是不想欠他人情而已!”

对于正阳,铃语似乎只有着感激之情而并无其他想法,所以也就没多过问。

“不过在我把若梦的生平一五一十讲给正阳听完之后,他就变得很是纠结,一副难以取舍的模样,奇奇怪怪的!如果你们想要知道原因,或许知道了那个叫若梦女孩的生前记忆,或许就知道了!”

回忆起之前正阳的异常反应,铃语向夕颜提了个醒。

“是吗?快,把她的事情讲给我们听听!”

夕颜眼前一亮,急忙催促着让铃语把若梦的事讲给自己听。

然而——

“夕颜姐不是知道若梦家的位置吗?这些事你还是自己问去吧!”

虽然说刚刚的落败有很大因素是因为铃语自身不想打,但她的小情绪发作起来还是挺磨人的。话说到关键的时候,她却忽然耍起了性子,不肯继续往下说,而是要夕颜自己去调查。

即便是习惯了铃语这种皮法的夕颜也忍不住想把眼前这名嬉皮笑脸的少女抓起来狠狠地敲上一顿,但毕竟两人的情谊并不浅,那种事也只有在夕颜的脑海中浮现一番,解解恨,不可能真的拿她开刀。

“走了,林泽!”

事不宜迟,没了铃语的阻拦,夕颜拔腿就往那个小区赶去,而林泽也赶紧跟了过去。

“正阳,我可是尽力了……”

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铃语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然后拾起自己的战锤离开了这个地方。

……

敲响了若梦家那扇沉重的大门,夕颜双手交叉着放在身前,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就像在学校的时候那样平易近人,容易心生好感。

一旁的林泽相比之下就差上许多,不仅内心的紧张与疑惑全部写在了脸上,就连那双手此时也像多余般无处安放。

对比鲜明的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门口,等待着门那边的响应。

咔嚓!

没过多久,那扇紧闭着的沉重大门便被打开了。

一名穿着朴素的中年妇人出现在门口。

“你们是?”

她脸色有些憔悴,声音也有些沙哑,看样子最近似乎遇到过什么重大的变故。她一双略带疲倦的眼睛扫视了门外的二人,轻轻地问道。

“您好!您是若梦的母亲吧?”

夕颜赶紧迎了上去,语气也甚是和善。

“我叫夕颜,他叫林泽,我们是若梦的小学同学,不过初中时便离开了这座城市。前几天我们听说若梦似乎遇到了什么不测,便连忙赶了回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是梦儿的同学吗?一周前还有个叫铃语的小姑娘也来探望过……进来喝口茶吧!”

喃喃自语一阵之后,若梦母亲把两人请进了房子内。

在这片小区里,能住得起单栋房子的人家底绝对不弱,但若梦家内的布置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奢华靓丽,简朴低调的感觉让他俩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一样。

虽然周围的家具透露着浓浓的古朴气息,但夕颜与林泽的目光同时被摆在墙边的一张长桌给吸引住了。

长桌本身没什么特别,关键是它的上面摆放着两幅黑白照片,照片周围摆放着贡品与香炉,三支红色的香正在缓缓燃烧着。

两幅黑白照片里有一幅两人都很熟悉,她正是已经辞世的若梦。照片里的她天真无邪地笑着,但在黑白两色的渲染下却略显悲凉。

另外一幅照片上的人是一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有着和若梦一样的笑容,虽然没有若梦的那种天真无邪,但依旧能够感染人心。

“亲爱的,是谁来了?”

木质的座椅上,一名中年男人起身迎接着远道而来的两人,看他那不凡的气质与不俗的装扮,若梦的父亲应该是个社会的成功人士。

“梦儿的小学同学,特意从外面赶回来想见见梦儿的!”

“是吗?那得好好招待!”

这对中年夫妇对客人真挚的热情让两人倍感舒适,在这种家庭环境下,若梦天真开朗的性格自然能够培养出来。

在相互礼貌地交流几句之后,夕颜直奔主题,问起了若梦的事。

“梦儿这孩子,天生就患有严重的健忘症,总是第二天一到,前一天的事就想不起来了,我们俩带她跑遍了各大医院,可医生们都束手无策,只能开点药缓解缓解症状。”

说起自己女儿的事,若梦妈妈目光里满是回忆,但同时也有深深的愧疚与难过。

“我和她爸爸平时都比较忙,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少,所以梦儿从小就跟她奶奶生活在一起,她们祖孙俩的关系很是亲密。说起来也很是温馨,梦儿或许连我们的长相都不一定记得清,但她却能清楚地记得奶奶的一切,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治好梦儿健忘症的方法当时明明就摆在我们面前,可是我们脑子里只想着赚钱,无论是心灵还是眼睛都被蒙蔽了!”

说到这,若梦妈妈开始哽咽。总想着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女儿,却不知女儿最需要的却是自己的爱,等到女儿永远离开自己的时候才幡然醒悟,这种痛苦恐怕只有为人父母的才能体会得到。

夕颜与林泽见状连忙开口安慰着。对于夕颜来说,这种场景她已经司空见惯,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不过对于涉世不深的林泽来说,站在若梦妈妈的角度,他总能体会到一丝她此刻的心情。

“不好意思……”

平复了一下有些波动的情绪,若梦妈妈继续说道:

“一切变故都发生在那天。梦儿奶奶年事已高,但一向身体健朗,可就在那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心脏病却袭击了她。等我们看到满是泪水的梦儿哭着向我们求助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医院方面很快就宣布了老人家的死讯,我们虽然悲痛万分,但也不得不接受。但梦儿这孩子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甚至还离家出走。我们担心她出什么事,连夜去寻找她,可都一无所获,直到梦儿她爸灵机一动,想起了去梦儿和她奶奶生活过三年的老屋。可当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梦儿她……她却躺在曾经住的房间的床上,被坍塌的天花板给……”

若梦惨死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不仅若梦妈妈的双眼噙满泪水,就连在一旁一直不语的若梦爸爸眼眶都湿润了。

得知真相的两人看着追悔莫及的两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同一天先后失去两位至亲,这种滋味想想都不好受。

安静地等待着两位年过半百的人发泄完心中的悲痛与苦闷,达到目的的林泽和夕颜也起身告辞。

婉拒了两人的挽留,夕颜和林泽离开了若梦家。不过夕颜在离开之前却转过身,对这对夫妻说了一番话:

“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顺变。说不定……在死者的世界里她依旧那样健忘,生前的一切苦痛都不记得了?这样对她来说或许是一幸事!”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或许是我们做父母的最后一点慰藉了……谢谢你啊,夕颜小姑娘!”

这对父母的脸上,勉强地挤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