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人生百态之罪,不过就四个

作者:莫耀列耀白 更新时间:2020/5/29 2:57:40 字数:2034

这个刀橫不过是虚影,

刀横技能:奇点引诱.威能压制.折纸

奇点引诱:额外增加威力,挥动距离越远威力越高

威能压制:自带领域,压制各种进入领域的神器

折纸:空间停留一瞬,不包括时间

丢完资料就走了,不过箭守老头就事来了,叫着两个耀过去准备把流星天雨传给白令耀,但在空天耀的各种纵勇暗示下白令耀拒绝了,所以箭守老头现在把空天耀叫过来训,举了一根筷子易折断,一把筷子不容易折断的例子告诉空天耀要努力变强,要么就依附强者,叫空天耀不要耽误人。

没想空天耀说:

一把筷子除了用来打捆还能用来干什么,生灵是复杂的,我坚信这个世界的多样。

箭守老头没话反驳就想由着他说下去,不过面子上过不去,反问为什么要让白今耀拒绝接受[流星天雨]。

空天耀一脸沉静的说:

世间最重四罪你知道吗?

箭守老头摇摇头并用神色示意空天耀继续说,空天耀神色微微一惬道:

劣羽之暴食,圣尾之饥剥,死魔之伪爰,铠心之无恨,他们都是混沌后期的原兽。

劣羽暴食:劣羽是食量很大而且好食的生物,吃饱后把杀伐争斗当成消化食物的一种手段和健身方式,终身不止,行为罪行为暴乱,精神罪行为愤怒。

圣尾饥剥:命短的源虫会在死前找隐秘之处产卵,并储存食物,保证弱小的后代可以成长到自己觅食的程度,但有时圣尾会找到他们的巢穴,将卵产在里面,幼年圣尾会吃完里面的食物,然后玩趣的在源虫穴饿着,甚至有时会有饿死的情况,等待源虫出生时直接活生生吃掉,先生杀夺,所行为罪行为丧乱,精神罪行为血腥,计剥。

死魔伪爱:春天时死魔出游四方用鲜花寻找伴侣,夏天时一对对死魔聚在一起各自建设家园,储存食物,为秋天产蛋做准备,相拥取暖是死魔度过寒冬的重要手段,但是这时死魔连伴侣靠近都会被视为攻击行为,所以来年春无论是辛存的死魔还是刚出生的幼鸟都会从尸枕尸毯中出游寻找伴侣。行为罪行欺杀,精神罪行,色欲,沥贪,欺骗。

铠心无恨:铠心又名连重铠心,它会杀死母兽后带走它的幼崽喂养,供它奴役,铠心会把劳动力差的养兽吃掉,而被铠心灌输劳动光荣的养兽看着同胞乃至至亲被吃掉,只是认为这是垫脚石的正常待遇,行为罪行:叛道,逆天,亡命,自利,精神罪行,怠惰。

[流星天雨]是铠心之罪系列,能力是格式空间,可以凭空借力,对于拿着武器的人来说,是无用的,而且还有很大风险被反噬,只有格斗者才会有用,所以你根本就没有用过,你的战甲是怎么来的,乖乖告诉我。

箭守老头并不惊讶,反而以一种找到知己的兴奋回道:从天暇宗出来时路过一个地方捡的。

空天耀开始以滑稽的表情说道:你怀疑我,现在你想要的,你应该得到了,我也想问你要一样东西,把你刚才的问题,问白令耀一遍,然后来告诉我他的答案。

说完空天耀回头三步惊风走了,他很自信由泊一定会答应,也确实由泊答应了,白令耀的问答很让人意外:

稀以贵为稀

贵以险为贵

险以稀为险

我不需要,世上没有那么多好事,局外之人为我承担风险,用一只筷子面对一堆筷子的事,这反而是平添忧愁。

由泊要把答案告诉空天耀,从箱子底下的泥坑提出两瓶酒,所以找遍全部找到了后山,这里是他种果树的地方,此地光景,繁花点点,野花彩彩,雨花暮暮,不经眼的偷窥一下,难觉这世间也有花锦繁华,空天耀很喜欢这里,一人一耀漫酒经谈。

空天耀忆往昔风云,作乱章一曲:

恍天然

轻指吾

皇雏何响

伍迅上景将成军

遥情伤,小庆

终南捷,问川西

由泊见问:想不到你还有攻夺天下的志豪,君主可己找好。

空天耀接过话头: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这句话,可以。

君臣这种事,有的人养的再好都会背叛,所以说,萍水相逢,不害你的都是君子了,素未谋面之人,有什么君臣可谈?

一味的去讨好未谋面统治者,这叫屈,屈者贫贱移,富贵淫,这种臣下,我不敢用,也不敢做。

由泊叹道:看来你只能适合结婚,过过小日子了。

空天耀又唱一曲《水落,花雪爱》:

花怀雪隐天苍添

荡如此溥凉乱凄凄

东风由

也九也九

荒尘既非不胜酒

南广夜曲厌厌巫臣东

春风先应燕咚咚

可可征程将臣征

花争尖尖峰城颠

自己拖累自己了,还拖累别人干什么,如果真的要娶就娶我君主吧。

由泊又叹道:你这个智休,该不会专门钓女的吧,你君主相信你不杀你都算好了,还嫁给你,我从未见过赏功还把自己给赏了的。

空天耀就开乐了:你就是第一个被这种话骗了的哈,话说你家后台老大谁,我去把她说了赏给你。

由泊原本想着是五五开聊天的,没想到这傻子,无法从任何知识中认识他,翻到一开始就被动了,翻到后面直接崩盘,又从伪装衣里翻出几瓶,频频叫道:多喝点酒,早点睡。

空天耀也明白他怂了,也没有乘胜追击,在追红火铁锭出乱子,一发不可收拾,自己识趣的闭上了嘴,过会儿由泊发言了:你这么聪明,会有什么困扰吗?

空天耀也是要打开僵局,楚楚说道:有三个定则,使人痛苦啊!

一是庸人时,认为有判言,就会有证据。

可惜啊!我一直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只是懒,不想去自己探索。

二是成学时,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判言,相信的只有我的证据。

可惜啊,人生如雾,瞬死瞬伤千万,万万,不见得有人过问,没人相信我。

三是成道时,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不公平我都看在眼里,可是啊!不能说不能做就有人不想你去想,无缘无故多了一堆仇家 ,所以我才讨厌筷子。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