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有了一切之后,带着一切出门很难

作者:莫耀列耀白 更新时间:2020/6/27 18:17:58 字数:2097

为了安抚受伤的空天耀,由泊决定请客吃些好的,直升机一早就来了,不过跟一般的直升机不同,没有太大的噪音,看了螺旋桨的不凡就明白了这直升机是为什么可以配有像小房子一样大的机舱,一看就联想到由泊有一座工场,非法改造空天耀也干过,但是罚款制度可不会放过它,当年可是向始兰求了好久才求到的通行证,只罚款不强制改回来。

身为二十三天将之七的始兰,负责管理秩序部,监督诸将,管理督察部,化妆衣着相当清秀简朴,但是人不可貌相,一开口就是“今天吃姜吗”,这对空天耀众天将来说是很恐怖的,所谓的吃姜就是喝姜汤,而所谓的姜汤就是特意做的特别难吃的补品汤,所谓的补品汤就是喝不下还是得在始兰监督之下喝下的汤,根本没有反驳的理由,因为始兰会先喝一碗后再监督他们喝。

始兰是法律部门的老大,正是因为她的职务,所以其它天将的本性显得像是时常找茬,不太安分,当然安分是不可能的,空天耀直系属臣都是些奇葩,净弄些奇奇怪怪的事,但是最后都会栽在始兰手里,始兰是全部天将中最正常的,因而平时一堆人在一起,始兰更有发言权决断权,她是众人心中的导师,并不严厉也不宽容,她的执法的严厉和宽容都是为了众人更好的一起生活,他的严厉和宽容,都能给众人带来快乐,不令人讨厌,空天耀求她那次,跟着她上班下班好几天,她才“无奈”的答应空天耀,[姜汁]始兰对自己的部门不用操什么心思,唯一要负责的是照顾这些问题小弟的日常起居,所以这些人每天基本都有求于她,所以在天将内部她才是领导。

这艘不像的直升机停在之前练武的武场,机长阔着一身深色军服,颜色深深浅浅都不同,像是有些年头了,与副机长军服的不同显示了他的与众不同,听他们与由泊的谈话,机长只是由泊故友,应着人情来帮助由泊的,副机长才是现任机长伍后,穿老旧军服的是前任机长熊士,这个违规直升机就是他当年和由泊一起弄的,从他们的谈话来看,他们是没费多少功夫,因为没有始兰那样的监察官管着他们,这反令空天耀凭空多出几分自豪。

在直升机上白令耀同空天耀,一样自始至终中都没说话,由泊也没有介绍二人,把二灵拉入他们回顾过往的谈话,最后直升机停在了荒原中,这里也有一个机场,不过很少用,以至于荒草长得比人还高,直升机停下的地方也有十多厘米的深的草,这里只有一栋小房子,还有几台机甲驻守,显然是个很少有人用的中转站,也有巡逻防御的作用,然后大家换乘另一架常规些的直升机,机长是个面目死板的人,并不像前两个人那样与由泊有说有笑,像是在执行任务一样,直升机很吵,以至于没有说话的心情。

面对这个情况,白令耀可以很安心的睡着,空天耀却有些迷惑,因为这分明是一个保密行动,空天耀不明白由泊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住处,先前的两个人职位一定是很高的,而现在这个机长也不低,但一定是相比由泊来说太低了,以至于之前没什么交往。

直升机停在了一座小镇的机场,不是加油的,而是换机的,换了一架很普通的民用直升机,很旧但不破,机长是一个中年女性,她跟人说话时总是在盯着前方,很认真的样子,由泊和她倒是没有像上个机长那样一句话都不说,比之前更吵的直升机也没有压住他们的话头,二人的称乎也是直呼姓名,不过由泊叫她江夏,江夏却叫由泊严野先生。

江夏先开了话匣子:严野先生你又出来玩了。

江夏的声音很大,要是之前的那个人在的话一定会说她没大没小,由泊面静声音大的回道:是啊,外面空气好,我来透透风。

江夏却蛮不相信戏虐道:严野先生就是说笑,哪里有富豪会专包一架直升机的,还特意要旧的,南方空气那里不比其它地方好,偏爱内陆的。

由泊面色飞张,一脸奸诈样,声音也不乘张了:我就是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就不跟你说了。

江夏知道是套不出答案的,便把话移到两灵身上:帮你做了见不得人的事,那我岂不是更见不得人了,(声音由高妖到低稳)你带着的这两个可爱是怎么回事。

由泊只道是两个合得来的朋友,空天耀受这气氛感梁,便接下话梁:为什么我们只坐直升机,坐私人客机不好吗?

由泊倒是一直没有想到有人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所以最后是由江夏接下的:直升机在五干米以下可以任意飞行,不用申请航线,严野先生是个很低调的人。

听完这话,空天耀有一种这条政令是为由泊颁发的感觉,自己当年出门也是挺麻烦的,要转好几个组织见好多人才能上街玩,但是空天耀有时也会不守规矩,带着同行合着伙背着始兰偷偷出去玩,始兰发现后还哭了一场,自此后就很久没出去了,还喝了三年的姜汤,直到有一次实在受不了,就设计连始兰都一起带坏了,偷偷出去玩,也是这时空天耀才明白,始兰是因为大家出去玩不带她,她才哭的。

出门这事空天耀总是有无数的回忆,但这是江夏所不明白的,她还是继续同由泊拉家常,空天耀后来也慢慢加入其中,直升机一直飞到了一座城里,之后同江夏告别,吃了顿告别饭,在停车场换了辆凡凡无奇的电动轿车,司机是由泊,在城内时还好,一出城到了郊野公路,老司机亮技术,搞得二灵想起来了传说中的飞车,车与地面的摩擦声是最好的音乐,现奏版本的死亡摇滚乐,太揪心了。

窗外的风景像是被车子的虎威吓到了,像逃命的白免一样不成样子,显得像世界末日一样,但车内却安逸平稳,到了另一座城里先去了医院,之后在接旅馆里住下,简单吃了些东西,惊险的一天就这样平安的过去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