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这就是金手指吗,爱了爱了

作者:一之濑夕风 更新时间:2020/7/3 18:32:12 字数:3228

就在江风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和绝望时,疼痛感竟然慢慢地退去了,她擦掉了眼角的眼泪,看向了自己的腕部,惊讶地发现之前被水果刀划出的伤口竟然已经痊愈了,看不出来任何曾经受过伤的痕迹。

短暂的疑惑过后,她也就想明白了——拜她自己的作死所赐,她现在是一个吸血鬼,虽然体质娇弱,但似乎拥有着强大的外伤恢复能力。

为了验证自己的这个猜想,她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窗户旁,试探性地把自己细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断掉的胳膊伸出了窗户外面。

然后……她明白了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嘶!好痛!”

清晨的阳光洒在了她的手臂上,瞬间而至的如同被火炙烤般的灼痛让江风倒吸了一口凉气,眼泪汪汪地把手缩了回来。

清晨的阳光尚且如此,要是被正午的阳光暴射一段时间,她怕是会当场去世——虽然她不知道太阳光对她到底有没有杀伤力,但她觉得自己绝对至少会被痛晕过去。

或许被太阳晒本身没多痛,但这具对疼痛极其敏感的身体会把疼痛数十倍地放大。

完犊子啊!

江风欲哭无泪地捂着脸坐到了地上,这是地球不是异世界,吸血鬼这种生物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啊!

她这要是哪天不小心暴露了,还不得被那群疯子科学家抓去解剖做实验啊?

此时的江风真的想把自己的手剁掉!她为什么会犯贱对这个身体提出这么多神经病的要求啊!

她要是有时光机,一定会回到昨天晚上,向当时正在许愿的自己狠狠地扇几个耳刮子。

得,现在可好,这具身体真的超级逊,身体力量和体质弱到不可思议就算了,还特别地敏感和怕痛,甚至还贴着一个非人类这个绝对要不得的标签。

说好的吸血鬼都是体质过人呢?怎么一到她这里就变成了小跑两步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超级弱鸡?

她现在唯一寄希望于的就是弱气和傲娇这两项不要再影响到她了——物理层面已经没救了,要是精神层面再继续弱气下去,那就真的是谁都能骑在她头上随便欺负她了。

双手抱膝地蜷坐在了地上,心里委屈的紧的江风只感觉鼻子酸酸的,眼眶也微微有些湿润,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

“不……不能这样。”江风拭去了眼角的泪,抿起嘴唇,坚定地说道:“江风,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能因为这种小小的困难就低头!”

深吸了一口气,她撑着软绵绵的身体站了起来,努力地给自己打着气:“江风,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绝对不能因为身体的弱势而屈服,疼痛可以去习惯和忍耐,体质弱可以去加强锻炼,相信自己,我命由我不由天!”

如此进行了一番自我催眠,江风顿时感觉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自信。

江风起身找到拖把简单地清理了一下流了一地的鲜血,但这连体力活都完全算不上的小事情却把江风累的气喘吁吁的,一个小小的拖把在她手里宛如有万斤之重。

“2020年5月17日上午9:12分。”

钟表上的时间倒是没一点问题,看来发生变化的似乎只有她的身体罢了,她并没有回到过去或是穿越到未来什么的。

现在摆在江风面前的最大的问题其实并不是那些有的没的,而是一个十分现实且必须重视的问题:她该如何在这个社会中生存下去。

这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冲国,如果没有一个合法且正规的身份,那可真的是寸步难行,连去个网吧都会被轰出来——不过她现在这样一幅明显未成年的样子或许根本连网吧都进不去。

但当她从钱包中扒出了自己身份证时,江风直接被惊呆了。

“姓名:夕风

性别:女

民族:汉

出生:2006年4月4日

住址:新月市天水区落羽路666号

公民身份号码:XXXXXXXXXXXXXXXXXX”

除了住址和民族和之前一样之外,所有其他的数据全都发生了改变。

姓名变了,性别变了,甚至连出生年月都变了,上面的照片也从从一个二十一岁的阿宅变成了一个刚刚年满十四岁的白毛萝莉——至少按身份证上的生日算是十四岁,至于真实年龄还有待商榷。

看来莉莉安还很有良心地为她伪造了一个正规的身份,这让江风稍稍松了一口气,至少不至于让她以一个黑户的身份生活下去。

但当她瞟到了身份证边角上的一道清晰的钥匙划痕后,毛骨悚然的感觉笼罩而来,一股凉气从背后直达脊椎,让她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那道熟悉的划痕让她瞬间明白,这张身份证绝对就是陪伴了自己多年的那一张!

这意味着莉莉安并不是为她伪造了一个新的身份,而是将江风这个人彻底替换为了夕风!

就好像是她真的从生下来便是这个名为夕风的少女,并且一直生活到了今日一样,而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江风这个人。

这让江风——哦不,现在该叫夕风了——感觉到了一种源自内心的心悸,恶魔既然可以在所有人的认知中将她的身份替换掉,那么也一定可以悄无声息地抹去一个人的存在,而不会有任何人察觉。

她的周围会不会就已经有人被抹去了,只是她已经忘记了呢?

越想越觉得细思恐极,夕风连忙停下了胡思乱想。

“等……等一下,那我的工作!?”夕风惊呼了一声。

她本是一个即将成为社畜的大四大学生,也签好了工作合同,最近正在实习期,由于今天是周六所以她才不需要去上班。

但她如今变成了一个年仅十四岁的未成年少女,这合同怎么着都不可能继续生效了吧,否则那可是雇佣童工,是得进去的。

但要是没了工作,她不就成了无业游民了吗!?

她连忙来到了自己的书桌前,手忙脚乱地翻找起了自己的工作合同,但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在本应该是放着工作合同的地方找到了一张学生卡。

“天水区第一高级中学学生卡

姓名:夕风

性别:女

班级:102

学号:20200764”

“……你他娘的在逗我?”夕风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这张学生卡夕风并不陌生,因为天水一高正是她高中时期就读的高中,距离她的家不过三公里的路程。

她在天水一高吃得苦中苦,起早贪黑地努力学习了三年,好不容易脱离了苦海成为了人上人,现在竟然告诉她要回去重读一遍高中?

还是从高一开始!?

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这个惨痛的现实让好不容易才精神了一点的夕风瞬间又萎靡了起来。

但仔细地思考了一番利害关系,夕风最终还是勉强地接受了下来,毕竟以她身份证上的年龄她不过才十四岁罢了,除了上学,似乎也没有她能做的事情。

幸好今天是星期六,她暂时还不用考虑上学的事情,还能再逍遥快活两天。

突如其来的重压让她不想再去想任何东西,她扑通一声把自己丢到了床上,拿起了手机——想那么多干什么,先玩一会手机好了,不管什么事都先往后拖一拖吧。

拖延症晚期患者如是想到。

熟练地用指纹解锁了手机的屏幕,这时,角落里一个奇怪的图标引起了夕风的注意。

那是一个齿轮状的小图标,下面写着系统两个字,她很确信自己的手机之前并没有这样一个应用程序。

“不是吧,阿sir……”

强压下了心中的不安,夕风点开了系统,入眼的是五个色彩各异的按钮。

【状态】,【好感】,【任务】,【抽卡】,【仓库】。

“……”

心里咯噔了一下,夕风有些颤抖地伸出手指,轻触了那个名为【状态】的按钮,短暂的loading读条后,一排数据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状态】:

饱食度:54.3%

健康度:87.2%

情绪度:33.7%

羞耻度:45.2%

敏感度:54.6%

兴奋度:6.7%”

“卧槽,这系统有病吧!”夕风在极度震惊中发出了一声大声的惊呼。

这让她的脸瞬间黑了下来,与此同时,情绪度那一条的数字也从33.7%快速下跌到了18.1%,而羞耻度则是从45.2%一路飙升到了81.2%。

这一切都印证着那个她非常不愿意去承认的猜想——这个系统正是她之前向莉莉安索要的用来调教“夕风”的系统,而这一条条的数据,当然是也就是“夕风”的身体数据没跑了了。

但计划出现了一点小小的偏差——如今她变成了夕风,那么这个系统的攻略对象自然也就变成了她自己。

【状态】里的数据,前三项尚且还算是正常,但后三项则是让夕风完全羞于直视,这真的完全就是一个小黄油的系统啊!

不幸中之万幸的是,虽然系统的对象从别人变成了自己,但至少系统的掌控权还是在她自己手中的。

大不了她当这个系统不存在就好了,这破系统总不能强迫自己调教自己吧?

情绪极度糟糕之下,她完全不想再继续多看这个系统一眼,直接锁上了屏,将手机丢到了一旁。

去他的系统,老子要睡个回笼觉。

心中如此想着, 夕风再次拉上了窗帘,直接一头扎进了被窝里。

在这个冷漠的世界,只有这被子还有着几分温度。

也许是因为体格本来就非常娇弱,也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身体十分虚弱,也许是因为心灵极度疲惫,她几乎是刚倒头便进入了梦乡。

此时单纯且天真的夕风还有没有意识到,一个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却用来调教自己的系统,到底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地狱般的绝望。

(书友群在置顶简评中,欢迎各位读者姥爷们的加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