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对不起,我马上起床

作者:一之濑夕风 更新时间:2020/7/24 1:12:38 字数:3443

“该起床了。”

北瑶月伸出食指戳了戳夕风的小脸蛋,又滑又软,配上那白得纯粹的肤色,像极了香甜可口的牛奶布丁,让人止不住地想要咬上一口品尝一番味道。

“呼~~”

夕风并没有如她所愿地醒来。

“起床。”

北瑶月的手指加大了几分力度,直到夕风的小脑袋被戳地向左摆动了几下,她才悠悠转醒。

“啊……已经早上了吗……?”夕风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眸,迷迷糊糊地问道,按理说叫醒她的不该是北瑶月,而应该是闹钟才对啊。

“已经8点了。”

北瑶月只感到一阵没由来的头痛(精神),明明她才是主人啊,为什么不是女仆叫主人起床而是主人叫女仆起床?

她觉得一定是搞错了什么。

“什么啊,才8点啊。”夕风慵懒地嘟囔了一声,怪不得她的闹钟没有响,这距离她定的起床闹钟还有足足一个小时呢。

强烈的倦意让她难以睁开眼睛,上下眼皮就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妹,紧紧地抱在一起不愿分离。

“起床。”北瑶月眉头一皱,声音严厉了几分,“我不管你平时是什么习惯,从今天开始必须给我改掉,以后上学时7点起床,周末8点起床,晚一分钟都不行。”

“不要。”夕风不满地背过了身,身上的倦意和疲惫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给我起床,立刻,马上。”

发现北瑶月并不吃硬,夕风的声音立马就软了下来,她用着能让人所有骨头完全酥麻掉的声音嗲声嗲气地说道:“让我再睡半个小时好不好~~”

当人被逼到绝路时,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蛐蛐出卖色相撒个娇更是完全不在话下。

若是以前的她,说爬起来分分钟就能爬起来,毫不含糊那种,哪怕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也能立马生龙活虎地从床上蹦跶起来并且一整天都不带困的。

年轻,就是这么任性。

但是问题是……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

当年的她有多么的肆无忌惮,如今的她就有多么的落魄无助。

她真的不想赖床,可是她做不到啊!

这具虚弱的身体简直就像是给她宣判了死刑,温暖的被窝简直就是一个散发着强大磁场的磁极,把她紧紧地吸在床上动弹不得。

“不好。”北瑶月毫不留情地直接拒绝了夕风的请求。

既然做了她的女仆,那就必须听她的,绝对不能纵容夕风肆意妄为。

她不怕夕风不听话,她自信自己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夕风乖乖起床。

“呜~~~”

夕风赌气似的嘟起了嘴,刚想继续开口撒娇,却一眼瞟见了北瑶月冷得如同一座冰山的神色,顿时猛然惊醒。

都怪她刚睡醒脑子迷糊,要知道喊她起床的可不是什么温柔贤淑的邻家小妹,而是她的主子,掌握着她的生杀大权的恶鬼!

只要北瑶月愿意,马上就能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她竟然在这边跟资本家讨论人权与自由,真的是脑子秀逗了。

“对不起,我马上起床!”

连忙道了一声歉,夕风从床上坐了起来,便要伸手去拿床头边的衣物。

微略愣了一下,北瑶月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说道:“露出来了。”

“啊?”夕风一时有些懵逼,什么露出来了?

“你的胸部。”北瑶月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

说着,她悄悄地又将视线移回了几分,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起来。

好平,好评。

和大小姐的威严一样伟岸。

看起来非常可爱。

“……!!!!”

反应过来了的夕风双颊顿时迅速升温,她匆忙地将被子拽了起来,像是被侵犯了一般紧紧地用被子裹住了身体,慌乱地大喊道:“出去!”

就像是京剧变脸一般,前一秒还白得吓人的苍白双颊转瞬间便变得赤红一片,几欲滴出血来。

因为刚刚成为了女孩子没多久,她对于这种事情还没有形成自我保护的本能,才在疏忽之下将隐私部位暴露在了北瑶月的眼前。

强烈的羞耻感不断地噬咬着她的灵魂,让她的整颗心都在羞愤中燃烧着。

柳眉瞬间竖起,北瑶月有些不悦地冷声问道:“你在命令我?”

“没……没有……”

在北瑶月的强势反问之下,夕风那仅有的气势瞬间消弭殆尽,声音也跟着不自觉地弱气了下来。

“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直接将尊严一口咽了下去,夕风红着脸低头道歉道。

“其实你不用那么害羞,都是女孩子,我又不是没见过。”北瑶月若无其事地说道,随即转身走向了门外,“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

“等你起床再说。”

咔嚓——

卧室房门被轻轻地带上,只剩下了还在与困意努力抗争着的夕风。

花了一分钟把带的换洗衣物套在了身上,夕风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洗漱用品,走出了卧室。

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的北瑶月看到了只拿着杯子,牙膏,牙刷和一条毛巾的夕风,有些诧异地问道:“你就带了这点洗漱用品?”

被这样一个问题直接问懵了,夕风一脸疑惑地道:“不然呢?还要什么?”

刷个牙,洗个脸,不就完事了吗?

最多也就是再洗个头,但洗发液这种东西又不是牙刷或是毛巾这种私人用品,用北瑶月的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算了,当我没问。”

看到夕风那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疑惑神情,北瑶月强行忍住了狠狠地吐槽一番的冲动。

作为一个女孩子,竟然连一点保养皮肤的意识都没有,早上洗漱时那么重要的护理时间竟然刷个牙洗把脸就打发掉了。

可偏偏夕风的皮肤就是比正常人细腻无暇了数倍,摸起来丝般顺滑,让人爱不释手。

活了不知道多久且一直没有刻意保养过,肤质还能这么出众,这让北瑶月的心中生出了一朵小小的妒火。

亏她还贴心地给了夕风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去打理,现在看来完全是多余的。

夕风被北瑶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问得云里雾里的,但她看了一眼已经专心玩起了手机,似乎不打算回答她任何问题的北瑶月,也没再追问下去。

走进厕所,仅仅花三四分钟的时间,夕风便已经完成了洗漱。

这是她大学时为了能多赖几分钟床而磨练出来的功夫,最极限的时候,从爬下床到洗漱完毕出发上课只需要三分钟便已足够。

但接下来她遇到了一个致命的难题——洗头。

昨晚的大量劳动让她出了许多汗,身上脏一点她姑且还能忍个一天半天,但这头发脏起来可是太丑了,无论如何都得洗一下。

她当然不是不会洗头,但她以前最长也只有十公分左右的头发洗起来要多方便有多方便,而如今的头发长及腰部,一时间让她直接傻眼了。

这么长的头发,要怎么洗啊!?

弯下腰都他妈快要拖到地上了啊喂!

“主人……”夕风从厕所门口探出了头,一脸讪笑地问道:“可以等我洗个澡吗?”

在洗澡的时候顺便把头发洗了,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你洗吧,尽快。”北瑶月点头答应道,虽然她有时候确实有些强横,但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这种情理之中的请求她没道理不答应。

缩回了厕所内,反手将门紧紧地反锁了起来,夕风三下五除二地扒下了身上的所有衣物,丢在了一旁。

视线无意中扫过了厕所的镜子,夕风的目光蓦地一滞。

低矮娇小的身躯瘦弱得让人感到心疼,但是比例却无可挑剔的完美,极难找到瑕疵,白的有些吓人的肤色为少女增添了几分病弱的气息,宛如砧板一般的胸前,两颗樱桃似的突起染着稚嫩的樱粉色,没有一丝杂草的光洁的少女禁地让人血脉喷张。

犹如上天的尤物一般的绝美胴体让得夕风气血瞬间一阵上涌,若说对这样的女孩子没有一点想法,那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男人。

但很可惜,镜中的少女是她,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快步走进了淋浴间,打开了淋浴头,将水温调到了最低。

“哗——”

冰冷的冷水从头淋到脚,这才让她那躁动的内心慢慢地冷却了下来。

由于害怕触碰到身上某些奇怪的开关,夕风只是在身上胡乱地抹了几把,便草草地结束了对身体的清洗,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了长得快锤到屁股上的头发上。

几分钟后,一头黑线的夕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头发变长一倍,洗起来可就不是麻烦一倍那么简单了。

头发长度和麻烦指数不是一个正比例函数,而是一个指数函数。

将这头及腰银发洗干净花费的精力,比她之前洗一百次头都要多。

而洗完澡后的吹头发再次让夕风痛不欲生,直到举着吹风机的手酸得快要受不了了,她才勉强将头发吹了个九成干。

“有空我一定要把这头麻烦的头发全都剪了!”夕风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

“洗完了?”

北瑶月看着从厕所中走出来的夕风问道,心中微微觉得有些遗憾。

要是夕风不是穿戴完毕而是裹着浴巾出来就好了,还能欣赏一下美人出浴图。

点了点头,夕风梳着头发,问道:“一会去哪?”

“先去吃饭。”

“诶?要出去吃饭吗?”夕风一怔,她还清楚地记得北瑶月向她阐述的工作内容中有着做一日三餐这一项,这应该是她的工作范畴无疑。

北瑶月总不会是随口一说,说完就忘了吧?

“嗯。”

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夕风换上了一抹自信的笑容,自告奋勇地说道:“早饭我来做吧,我……”

还没等夕风把话说完,北瑶月直接挥了挥手,开口打断道:“家里没有食材。”

她觉得夕风有时候脑子有些不太好使,她一个整天叫外卖的人,家里凭什么会有能用的现成食材?

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夕风如同战败的将军一般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好吧。”

“食材晚点你自己去买,花的钱回来找我报销。”

轻轻地点了点头,夕风又问道:“吃完饭干什么?”

既然北瑶月之前说的是“先去吃饭”,那么吃完饭后一定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去给你定做两套女仆装。”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