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不过是主人的任务罢了

作者:一之濑夕风 更新时间:2020/9/23 4:25:36 字数:3015

“大家好,我叫北瑶风,北方的北,瑶月的瑶,微风的风,很高兴和大家成为同学。”

鼻尖传来的阵痛让夕风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了一起,因为用力地捂着鼻子,她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股奶粉味,有点像在生闷气的小孩子。

闪动着的绯红星眸上挂着的点点繁星,配合上那无意中展露无遗的弱气气质,使得夕风在同学们的整体印象与她期望的强气形象南辕北辙。

自信少女?不存在的,台上站的只是一个天然呆萝莉。

一石激起千层浪,教室内很快开始了激烈的讨论。

“北瑶风?我记得隔壁班是不是有个叫北瑶月的?”

“她们应该是姐妹吧,北瑶这个姓氏挺少见的。”

“一个叫风,一个叫月,让我想到了花鸟风月,啊,好浪漫。你说她们会不会还有两个姐妹叫北瑶花和北瑶鸟?”

“姐姐黑发妹妹银发,姐姐蓝瞳妹妹红瞳,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你觉得她们两个人谁好看一点?”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当然,这些议论声并不会传到夕风的耳中,她能听到的只有繁杂的喧闹。

“有什么兴趣爱好吗?”一旁的莫语尝试引导夕风多介绍一点。

“爱好的话……打游戏,逛论坛,看NBA……差不多也就这些了。”

话音刚落,台下便传出了阵阵讶异声。

“你这一点都不像一个女孩子的爱好啊。”莫语吐槽道,说出了大部分同学的心声。

“哈哈……”夕风讪笑,企图萌混过关,我可没说我是个女孩子,是你们自己要这样认为的.jpg

“有男朋友吗?”

台下突然蹦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人喊出来的。

“呃……”夕风尴尬地笑了一声,连忙摇了摇头,“没有。”

别说现在了,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男朋友。

她又不是gay,完全接受不了以男性作为伴侣,百合它不香吗?

“那有喜欢的人吗?”缺德怪不依不饶,穷追不舍。

“……没有。”

心中不爽的夕风双目如同雷达一般疯狂在讲台下扫来扫去,试图从中揪出来这个搞事情的人。

但可惜的是大家都在七嘴八舌的讨论,想要从中分辨出提出这个问题的人实在是有些困难。

看出来了夕风的窘迫,莫语插嘴道:“好了好了,自我介绍到这里差不多了,大家有什么问题想问的话下课单独找北瑶风同学聊吧,要准备上课了。”

松了一口气,夕风向莫语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要不是莫语帮忙解围,指不定还有多少缺德问题在等着她呢。

“你就坐那里吧。”莫语指向了靠窗倒数第三排的空位。

刚刚坐下,一旁的少年便主动向夕风搭起了话:“你好,我叫白朴。”

“你好。”

简单的对话过后,两个人便算是认识了,夕风开始整理起了第一节数学课要用的书籍。

“上课!”

数学老师是一个有些秃顶,不过看起来精气神十分之足的壮年男子。

“起立!”

“老师好!”

“听不见!”眉头一皱,数学老师大声说道:“没吃早饭?这么小声还想考大学?”

“老!——师!——好!——”

全班同学一起用力大吼的景象把夕风吓了一跳,好家伙,这场面她还真没见过。

“好!很有精神!同学们好,请坐。”

数学老师满意地点了点头,摊开教案,开始了侃侃而谈。

一开始夕风还认真地听着讲,但仅仅是五分钟后,她就想一头栽倒在课桌上睡大觉了。

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

作为一个一流大学毕业的大学生,重新学会高中的知识对她来说即使不算信手拈来,也是绰绰有余的地步——其中犹以数学和英语更甚。

对于经历了考研高数洗礼的她来说,高中数学简直就是小儿科,英语想必也不在话下,物理大学也有学过,她唯一需要担心的,可能便是已经放下了整整四年的化学和生物了。

嗯……是不是还漏了什么?

语文?那是什么,能吃吗?

如此在心中盘算了一番,夕风突然觉得自己的学习压力好像比想象中要小得多。

“要是能玩手机就好了。”

夕风嘟囔道,不过她也只是想想,有贼心没贼胆说的就是她了。

天水一高能成为新月市的顶尖高中,教育方式恰当只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则是因为其有十分严格的校规校纪。

其中有一条便是上课期间严禁进行一切与学习无关且非必要的行为,在天水一高要是上课玩手机被抓到可比一般高中严重多了,要是没点儿关系打点可能就直接被退学了。

眼睛无聊地开始在整个教室漫游了起来,忽然,夕风发现了一个让她瞠目结舌的事情——她的同桌白朴竟然在偷偷地打手游。

白朴的书桌前面用书本垒起了一个小高台,侧面也放着一个书立,将正面围的水泄不通,他就这样正大光明地在桌子上玩着手机。

他目视前方,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用眼角的余光玩着手机,从正面绝对看不出来端倪,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老摸鱼怪了。

夕风一时不禁有些感叹,该说不愧是人才辈出的天水一高嘛,总有人在奇怪的地方特别下功夫。

反正闲来无事,夕风索性专心地开始看起了白朴打游戏,玩她不敢,看总不会有什么损失。

如果有,那也损失不到她头上。

看着看着,直到下课铃声响起,夕风才猛然惊觉,一节课竟然已经结束了。

“你玩的是什么游戏啊?”夕风好奇地问道,她主要玩的还是PC和主机游戏,对手游接触的并不多。

“结神者,有听说过吗?”

“没有。”夕风摇头。

挠了挠头,白朴直截了当地说道:“一个脑瘫游戏,不建议你玩,我也就开服蝗一波就跑了。 ”

“你一说这个我就来劲了。”夕风眼前一亮,“我最喜欢吃瓜了,快,跟我讲讲,这游戏怎么个脑瘫法?”

平时她最喜欢逛的LGA板块便是外号瓜版的 “瓜事件”了,做一个吃瓜群众实在是太快乐了。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公主病制作人写了一套恶心到了所有人的牛头人剧情。”

“具体点呢?”夕风追问道,切瓜不切开可是要遭天谴的。

白朴组织了一波语言,缓缓说道:“玩家操控的主角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魂球——大概喻指混球吧。

“剧情上就是主角一直看女一初酒、女二少酱和男二少日天贴贴,主角只能在旁边不停地舔,甚至连备胎都算不上。

“初酒喜欢少日天,少日天是少酱的主人,而主角只是一个舔狗。

“少日天死后,初酒向主角表白是为了让主角牺牲自己复活少日天,少酱喜欢主角只是因为这是'主人的任务'罢了,是少日天命令少酱喜欢主角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对主角最好的人反而是少日天。

“这游戏的剧情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公主病制作人把自己带入初酒视角而写出来的玛丽苏霸道总裁文罢了,昨天刚公测的,这一天时间已经被喷惨了。”

“那确实挺恶心的。”夕风附和道,想不到她一天不看瓜版,竟然出了这么甜的一个瓜。

仅仅是听白朴的描述,她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剧情不但恶心男玩家,连女玩家也一起恶心——哪会有正经人把自己代入初酒这种绿茶婊的视角啊,这公司是不打算要玩家了吗?

不过能够不媚宅,不媚腐,如此恶心玩家,也称得上是有个性了,这波操作足以让它在整个手游界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当然,是臭名。

“不过话又说回来,请你不要侮辱牛头人,这哪能叫牛头人啊?”夕风不屑地撇了撇嘴,虽然她是一个纯爱战士,与牛头人称得上是不共戴天,但她认为牛头人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她完全不能承认这种剧情属于牛头人,这简直是对牛头人的侮辱!

“确实,是我有失考虑了。”白朴深感认同地点了点头,这时,一个路过的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

“朴哥,可以啊,这才刚开始就撩到了啊?”

调侃完,还不待两人反应,少年大笑着扬长而去。

“不好意思,他的话你别在意。”白朴尴尬地笑了笑。

“没事没事。”夕风也是一脸尴尬,被开这种玩笑挺无聊的。

唉,年轻人啊……

“夕风。”

忽然,一声声音并不大的呼声穿透了有些喧哗地教室,清晰地传入了夕风的耳朵。

这道声音清冷,生硬,却十分悦耳,无疑,这是北瑶月的声音。

夕风望向声音来源的方向,果然在前门的地方看到了北瑶月。

北瑶月看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开了,但个中意思是显而易见的了。

“不好意思,我姐姐找我,我先出去一下。”夕风向白朴说道。

(这周沉迷原神摸了,我有罪.jpg)

(不过已经32级了,可以停下来了,后面会恢复稳定更新。)

(刻晴有了,再抽个可莉77我就圆满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