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苦酒入喉心作痛

作者:一之濑夕风 更新时间:2020/11/3 21:38:27 字数:2524

“……她真的是个混蛋……”

双颊上带着一朵粉色的醉云,夕风举起高脚杯与姬悠的酒杯轻轻地碰了一下,玻璃酒杯在空中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一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夕风拿起那瓶82年的拉菲,便欲继续向杯中添酒,却被姬悠伸手拦住了。

“你少喝点吧。”姬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的酒量我可是一点都不放心,我可不想把你抬回去。”

“不要管我。”夕风摇了摇头,拨开了姬悠的手,向杯中倾斜着红酒。

或许是有些醉了,她的手轻微地抖了一下,几滴鲜红色的液体溅在了桌子上,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受伤而流下的鲜血。

每逢伤心或惆怅时,夕风最喜欢用喝酒来解决,她特别喜欢那种微醺时脑袋晕乎乎的感觉,只有那时,她才可以放下一切烦恼,什么都不想,只是畅所欲言,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如今的她已经与白酒彻底无缘,作为替代,她尝试饮用了红酒,没想到效果意外的好,只是这瓶82年的拉菲花了她不少的钱。

在成为了女孩子之后,她连带着酒量也下降了许多,以前的她,53°的白酒,半斤下肚也毫无感觉,但此时不过寥寥数杯红酒,她已经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但这正合她意,她只是想买醉而已,她只是想逃进那个喝醉后,没有烦恼,无忧无虑的世界。

看着如同不要命一般向自己灌着酒的夕风,何平歌几度想劝夕风不要再喝了,但她却始终张不开嘴,毕竟硬要说的话,她的愁,并不比夕风少多少。

如果可能的话,她也想一醉方休,也想一醉消万愁,可是她从小便对酒精过敏,也就与借酒消愁彻底无缘。

“老姬,咕咕……”看着玻璃杯中那如血一般鲜艳的红色液体,夕风声音苦涩,“人活着,真的好累。”

“你在说什么呢。”姬悠没好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这小小年纪的,怎么就开始说这种丧气话了?”

“因为我真的活的好累……”双眸中带着一抹明显的迷醉,夕风轻轻地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杯中的红酒也随之晃动着,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了斑斓的色泽,就像是流动的红宝石,美丽极了。

“你们的父母都健在,可能无法理解,这些年来我都是怎么过来的。”

说到这,她向后靠去,将整个人瘫在了椅背上,将酒杯举到嘴边,一口见底。

“回到家中,偌大的家里却只有我一个人,连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逢年过节,别人阖家欢喜,团团圆圆,而我只能独自一个人吃着没有人陪伴的年夜饭……

“生病了,也只能一个人扛着,哪怕已经烧得走不动路了,还是不得不强撑着站起来,洗衣服、做饭……

“人是社会性动物,没有人会喜欢孤独。”说到这里,夕风看了看身旁的少年少女,露出了会心一笑,“还好,我还有你们,如果不是你们两个,这些年来我只会过得更加痛苦。”

“害,你这话说的。”姬悠好笑似的笑了一声,“我们不是从小就说过,要做一辈子的兄弟姐妹吗?”

一辈子的兄弟姐妹吗……

何平歌黯然低下了头,右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杯子,力道之大像是要把杯子捏爆似的。

“谢谢你,老姬。”夕风回以一个感谢的笑,又继续说道:“我本以为这种孤独的生活会持续到我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却没想到,被那个人强硬地闯入了我的生活。

“一开始我也讨厌她,我甚至想过想办法永远地离开她,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坏,当我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心已经被系在了她的身上了。

“忍受了那么多年的孤独,终于出现了一个既爱我又是我爱的人,我当时还以为,这是上天给予我的补偿。

“可是我很快就明白,我们两人之间是绝对不可能开花结果的,从我们成为姐妹那一刻起,结局就已经注定。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

“如果我们执意在一起,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两人遍体鳞伤,为了她的未来,我只能强迫自己疏远她、远离她……

“可是……她却完全不懂,只知道一意孤行。

“我明明是为了她着想……可是她却将我对她所有的担心和忧虑狠狠地践踏在地上……”

越说,夕风的声音便愈发呜咽,直到最后变成了哭腔。

感受到了两滴水渍划过了脸颊,夕风从椅子上坐起,俯身趴在了桌子上,将自己的面部藏在了双手围成的壁垒中,试图自欺欺人地掩盖自己正在哭泣的事实。

“你以为我不想直接答应她吗?你以为我不想抛下所有的顾虑,不顾一切地和她在一起吗?

“我很想!非常想!可是我不能!”

低着头,何平歌轻抚着夕风那轻轻发着颤的脊背,夕风的每一句话,几乎都是在她的伤口上狠狠地补着刀,但她不怪夕风,毕竟她并没有向夕风表露过自己的内心,夕风也不过是无心之语罢了,有道是不知者无罪。

姬悠没有说话,只是面色平静地品着杯中的酒,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只需要当一个安静的倾听者就够了。

“今天早上,当我从北瑶月的床上起来之后,我简直想给自己两个耳光!

“北瑶月的父母那么喜欢我,给了我许多我之前不曾拥有的东西,结果呢,我做了什么?

“我把她们唯一的女儿带上了同性恋这条不归路!同性恋还不够,还要再加上一条姐妹乱(喵)伦!”用拳头捶着桌面,夕风的声音变得更加激动了几分,“我感觉我他妈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甚至连畜生都不如!

“畜生尚且知恩图报,而我却……”

似乎是说不下去了,包间内只剩下了夕风的哭声。

“你也别太自责了,责任也不全在你。”何平歌浅笑着安慰道,只是在那带着笑意的眼底,深埋着一抹心痛。

“今天早上,当我从北瑶月的床上起来之后”这句话所包含的信息,实在是过于巨大。

低声的抽泣不断地从夕风的口中泄露而出,慢慢地,或许是酒劲上来了,她终于是逐渐安静了下来,沉入了梦乡,传出了微小又可爱的鼾声。

“哎,小夕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让人省心啊。”姬悠笑叹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是呢……”何平歌望着夕风的睡颜,有些怅然若失地自言自语道。

“你是怎么想的呢?”姬悠突然开口。

“啊?”何平歌一愣,“什么怎么想的?”

抿了一口白酒,感受着热辣的液体从喉咙滑下,姬悠问道:“你是打算趁此机会努力争取呢?还是放手任其自流呢?”

“……你都知道了啊。”何平歌露出了一个苦笑,果然还是什么都瞒不过老姬的眼睛。

“未免也太明显了,你都快跟着夕风一起哭出来了。”姬悠无奈地摊了摊手。

面色微红,何平歌低下了头,小声地说道:“哪……哪有……”

“这不重要了,不如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吧?”

伸手拭去了夕风眼角的泪痕,何平歌闭上了眸子,再次睁开时,眸中黯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元气的自信和坚定。

“我不会放弃的。”何平歌笑着说道,“每个人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这才对嘛,之前那个愁眉苦脸的模样可一点都不像你。”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