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

作者:年糕kn 更新时间:2020/8/15 16:48:36 字数:3040

就是这儿了,一路走走停停,二人总算是到了。

路上还闹出了笑话,老道吵着要喝雷碧,吴迪转了半天超市都找不着,和售货员一通解释才知道原来是假的雪碧,和康帅傅是一个公司,可口不乐公司的。

得知喝了半辈子的假雪碧,气的老道当场就郁闷了,嚷着心里受伤了要回家。一路头也不抬,拉着吴迪衣角走的路,引得路人指指点点的。

可算是到了目的地,吴迪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啧,啧,啧。恁这二层小别墅不错啊,前有院子,后有山的,好地方啊。”老道喝了口雪碧,又开心了起来。

“你可别说了,再好的房子现在也不是我的。说的越好我就越心痛。”吴迪道。

“俺就是来处理这事的,施主莫怕。嗝~”老道边说边喝,给喝急了,呛住了。

吴迪赶紧给他拍背,一边拍一边说:“大师啊,宁这有把握吗?别再把咱俩搭进去。”

“小..小.意思。哦的K。”老道理顺了气,做了个OK的手势。

“走,进!”

“好…那…那就进吧。”吴迪看了眼还没消肿的屁股,心里有点打鼓。

“嗯~恁家这门有点难开啊。”老道用尽全身力量向前推去,手上青筋暴起,整个身子都依靠在门上,还是打不开门。

啪,啪,啪。

门上先贴了三张符。

再推,大门纹丝不动。

继续推,还是不开。

老道隐隐出了些冷汗,转头对缩在身后的吴迪道:“恁家这妖邪道行不低啊,竟然会结界,让咱进都进不去。”

“可恶,让我再寻些法宝来!”

吴迪从老道身后探出头来,瞅了瞅,幽幽的说道:“大师啊,您拉一下试试?”

老道往包里翻法宝的手顿时停了下来,脸颊抽了抽。

周围安静了下来,气氛突然有了一些尴尬。

“额,那啥,那啥这是俺的计划,用来?用来迷惑敌人,让其放松警惕。”

“哦,原来是计划啊,连我都迷惑了。大师就是大师,骗过敌人首先要骗过自己人。厉害厉害。”吴迪恍然大悟道。

“哈,哈哈。进,进吧。”老道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到。

终于是进到了屋里,老道在前,吴迪在后。

二人摸摸索索,先是穿过走廊,然后进入大厅,屋里没有什么异常,家具什么的仍在原位,一切如常啊。

“恁家这看着挺正常呦,你不是哄骗老道我吧?”老道挠了挠头,喝了口雪碧。

“怎么会!二楼,二楼西边的那个房间,她就在里边。”吴迪连忙辩解到。

两人上楼,木质旋转楼梯踩上去发出吱吱的响声。天花板上的吊扇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好像在嬉笑二人的不自量力。

“是这儿?”

“是这儿。”

推,没反应。

拉,拉不动。

“恁家这不会是旋转门吧。敢整点人间的门不?”老道见门又打不开了,有点生气。

“普通门,年久失修,是不是锈住了。”

呸,呸。

往手上吐了口唾沫,老道袖子一扁。准备用力气了。

嗯~。门开了一点。

再来。

门又开了一点。

“看我给你表演个大力出奇迹。”老道一边喝雪碧,一边稍作休息。

“恁家这空调得劲啊,凉快!”老道对吴迪说。

“空调?什么空调?我家没有空调啊。”

房子还没装修好,哪来的空调,大师又在胡言乱语了。

突然。

等等,那是什么?从墙里面飞出来个什么?

黑影!是黑影!

“大师,身后!快看身后啊!”吴迪大叫道。

“看什么?亲娘嘞!鬼啊!嗝~”这次不是喝雪碧噎住了,倒是给吓晕了。

正是昨晚把吴迪屁股打肿的那位,丝丝黑气萦绕,浮在空中。忽上忽下的,晃的吴迪肚子以下,腿以上的部位直发凉。

“你又撒尿!”黑影中传出一声娇喝。

“尿?什么尿?我没有!我不是!卧艹!”转头一看,大师的裤子湿了,只不过不是尿,而是刚才大师被吓晕,雪碧盖子没盖,流了一裤裆。

得了,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大师害我!

吴迪被揍晕时仍然紧紧的护住屁股,因为它在受伤的话可能就不是两瓣而变成一瓣了,肿成一瓣。

嗯,今晚的星星没有昨晚的耀眼,但今晚的蚊子比前晚的温顺。第五天的露营,真好。

好个鬼啊!

大师还在那里挺尸,看着围着大师转圈以便寻找撒尿最佳位置的狗子,吴迪陷入了沉思。

呱呱呱,夜色越来越深,黑气弥漫开来。又是引来一大群乌鸦,在天空盘旋,盘旋却不落地。

突然,有什么吸引了吴迪。一缕黑气直挺挺的向大师钻去,准确的说是向大师怀里钻去。吴迪走过去,从大师怀里扒拉出一本书。

书皮柔韧,看着不像纸,倒像是某种动物的皮毛。上面古色古香的写着几个大字“老张家的礼物”。仔细一看,正有丝丝缕缕的黑气不断的往里面钻。

打开封面,有一段引言,不知沾上了什么污渍,部分已经看不清了。

上面写着:张家牛否?言观异星客。众曰:牛。客赠礼,保张氏无忧。需阴之力,借天之功。祖寻之,未果。人笑曰:疯。子孙携此,证无痴。切记……

戛然而止。

大意就是,张家老祖宗向人吹嘘见过外星人,说自己很牛,外星人还送他礼物可以保证他的安全。需要阴之力就可借上天的造化。张家祖宗找寻这样的力量,没有找到。人们笑话他是个傻子,他的子孙需要带着这份礼物不断寻找,证明祖宗不是个痴呆,要记住什么的。

要记住啥啊?不管了,恐怕这黑气就是阴之力了。既然对黑气有反应,那就一定有作用。现在死马也要当活马医,试试再说。

继续向后翻才发现,这不是一页一页翻的书,而是一幅幅折叠的图画。将所有的图画按页码拼好,赫然是一个有着繁复花纹的古怪六芒星阵法。

鎏金的阵文旁边是火漆一般的黑色古怪文字,看不懂没关系,下面竟然还写着中文简体,只不过写的歪歪扭扭的。好像不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

趴到前面仔细看,上面写到:“先围着六芒星转三圈,然后跳起来一个后空翻,落地后转圈不要停,将鲜血抹在阵图中央的阵眼上,一手叉腰,一手指天。大喊,出来吧,马猴烧酒。”其中鲜血被画了一杠,被改成了雪碧。

其它的动作都还好说,后空翻这个还是有点难度的。但为了夺回自己的房子,别说是后空翻了,就算让吴迪来个空中360度转体加托马斯回旋他都得上。

转圈,翻。

转圈,翻。

终于,在失败了5次后,吴迪终于成功的来了一个后空翻。

乘胜追击,思考了一秒后,吴迪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鲜血。

牙齿轻轻咬开食指,猩红的血珠经月光照射后妖艳无比,乌鸦扯着嗓子叫的更加疯狂,竭斯底里的表现只不过是外强中干。

滴,啪。

血珠准确的滴在六芒星星阵中央。

就像是定海的柱子被人抽走了,天空让戳出个大窟窿。空中的黑气如旋涡般向法阵涌来,只一瞬间,整个院子初了黑色便在无其他,伸手不见五指。

吴迪被困在院子里,若是他可以看见,他会发现,月亮,渐渐变成了红色,血红。

自法阵处,冲出一道光。不是射向天空,而是撞向了房子。没有巨响,也没有什么断壁残垣。无声无息的,光柱就那么融入了进去。而后,一道更加粗壮璀璨的光向天空射去。

随后,有山的虚影浮现。在山的顶峰又有河流留下。河水随山势而下,在河的下游。有无数直立生物跪拜,祈祷。他们有的生角,有的长翅膀。他们在歌颂,歌颂那鲜血长河,更在歌颂那带来鲜血长河的王。

万年的等待,王者终于复活归来,血族将再次征战诸天万界。

吼吼吼,恭迎吾王。

吼吼吼,恭迎吾王。

血幕落下,可是,什么也没有。

诶,王呢?

一道光把她带走了!

what?

找,去找!

将这方时空翻烂也要找到吾王!

…………

此时的吴迪还围在法阵旁边,虽然看不见,但这并不妨碍他转圈。他始终觉得刚才那个后空翻不太标准。是不是多翻俩效果会好点?不然他喊了半天马猴烧酒了,别说马了,连个猴都没有。

“你在召唤我吗,我的子…人类?你是人类!”

“谁在说话?是…是你吗?马猴…马猴烧酒?”吴迪试探着问道。

“你看不见我吗?现在呢?”

啪,清脆的响指声过后有一阵强风吹过。

月光下,一个身着华服的女子浮在半空。她的背后有着巨大的黑色双翼,不像是鸟儿的,倒像是蝙蝠的。

黑色的长发如瀑般散在身后,一个发辫缠在脑后,20岁左右的年轻样貌。西欧式的打扮配上姣好的面容,就像是画中走出的贵族公主。

“罗斯家族三王女,薇薇安•缇娜。向逝去的人类种族献上来自血族的问好。”右脚脚尖向后踩,左腿微曲。双手提起裙摆,一个标准的礼节。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