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1 枪响了,至少要死一个

作者:染灵梦染 更新时间:2020/9/25 0:22:19 字数:8863

夜华的卧室中,康娜已经换上了一件可爱的睡衣坐在床上。

原本她还想着穿一些更性感的睡衣,但是换不得。因为她刚穿上那种睡衣后,夜华就直接将她轰出了卧室。

看着在一旁收拾电脑零件的夜华,康娜抱住被子,闻着那熟悉和喜欢的味道,将脑袋埋了进去。

哥哥真是的,明明都那么大胆的说出那种要求,自己却临阵时怯场了……还是说哥哥喜欢这种小女孩一样的清纯感?

咔哒。

终于是将散落的零件收拾完,夜华来到了床边说道:“久等了。”

“嗯,没事的哥哥,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一直等着你的。”康娜的声音娇如春水,整个人安耐不住的燥动起来。

当然,别误会。这可不是什么欲求不满之类的表现,她只是因为内心的情绪十分杂乱,冷静不下来而已。

夜华:“我去关灯,你先躺好。”

“嗯。”康娜点了下头,躺在床上将被子该好,身体轻微的颤抖,同时紧紧闭住双眼。

不好不好不好,感觉身体变得好热,完全安静不下来,大脑开始昏昏沉沉的,注意力也无法集中,心里面麻麻的好乱……

……这就是初事的感觉吗……

夜华:“……”

看着在他床上抱着被子来回扭动的康娜,夜华此时一脸懵逼。

这丫头又怎么了?扭来扭去的……

用手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她,夜华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康娜一惊:“没,没事,哥哥不用在意。”

夜华:“哦…哦……那好吧。”

他被康娜那热切的目光给吓到了。

……她真的没事吗?

带着这种疑问,夜华把灯关上,然后跟着躺在了康娜躺旁边。

感受到床的震动,康娜将眼镜闭的更死了,身体的感官几乎调整到最大化。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哥哥就躺在她身边,两人之间最近的距离不过5厘米!

哥哥要来了吗?要来了吗?最开始会先摸我哪里呢?胸部?还是直接摸下面?

嘿嘿,其实我还是希望哥哥能循序渐进,先从捧脸接吻开始,然、然后说着一些甜言蜜语,再慢慢深入……

嘛,不过因为是哥哥啦,就算直接上,我也可以接受,那点疼痛我还是忍得住的……

康娜的大脑疯狂的想象着各种场景,平均每三秒就能出现一个完整的念头,十秒就可以构思出一套完整的经过。

然后……

就这样,五分钟过去了,康娜依旧没有等到夜华动手。

“哥…哥?”

康娜缓缓的睁开眼,想看看夜华为什么还没行动,甚至在睁开眼的那零点几秒的过程中,她都想象出了一套浪漫的剧情。

——

(疑惑)“哥哥,你……”

(邪魅笑容)“娜娜哟,我一直在等你睁眼啊。这种事情,不好好用自己的双眼去确认怎么能行呢?这可是我们之间最为重要的时刻~”

(扭捏)“咿呀~哥哥,不要……”

(诱惑笑容)“呵呵,明明都已经做好准备了,现在却开始害羞了吗?”

(害羞)“毕、毕竟…我也是女孩子嘛……”

(耳边轻柔呼气)“不过,害羞的娜娜,也很诱人……来吧,让我们继续。今天,你将和我结缔更深的契约。”

——

然后……

康娜一脸呆滞,眼前的情景完全超出了她的意料,脑海中构建出来的众多画面里,也没有一个是现在这副模样。

“哥哥?”

此时的夜华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仿佛真的像睡着了一样,呼吸十分平稳。

康娜撑起身体,抚摸着他的脸颊:“居然……真的睡着了。”

一想到自己刚才还在幻想着各种浪漫的情节,期待哥哥用什么方式来爱她,结果到最后却得到一个自作多情的答案,康娜生气的捶了夜华一拳。

“臭哥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康娜嘟着嘴愤愤说道。

不过这一拳却没能把夜华打醒,他的呼吸依旧平稳安定。

康娜爬起身来,坐到夜华身上,想用自己的体重压醒夜华,但这依然是徒劳之工,夜华压根儿没有一点反应。

“这是?深度休眠?”

康娜看出了夜华的不对劲,然后整个身体趴在他身上,头靠着胸膛,静静的聆听着。

“果然,身体上已经进入了休眠状态,同时还封闭了感官。”

康娜试图使用自己的精神力渗进夜华的意识海中。

“唔……阻力好大……好难挤进去……”

半分钟过后,康娜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挤了进去。她仔细的观察着意识海,其中除了寂静以外还是寂静。

“连精神意识都进入休眠了?”

康娜看了一眼周围,随后将精神力收起,意识回归体内。

她看着一动不动的夜华,眉头突然翘了起来。

也就是说,我现在怎么玩哥哥,哥哥都不会醒来了?

康娜:“!!!”

她心动了。

说不定哥哥原本的意思也是这样,自己不好意思,想让我自己动……

“嘿嘿……哥哥……”

康娜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痴笑,然后开始解他的衣服,手逐渐伸向重要的地方……

这时,夜华突然睁开了眼:“……康娜……你,在干什么?”

他看到了一脸笑容的康娜正在趴他的内裤,至于他上半身的衣服早已经不翼而飞,一丝丝凉气袭身,刺激着他的皮肤。

康娜听闻,依旧没有停手,继续着刚才的作业:“咦?哥哥你居然醒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睡下去呢。”

夜华一把抓住康娜正在使坏的小手:“康娜小姐?我能问问,你这是在干嘛吗?我的衣服呢?”

康娜害羞的说道:“哥哥真是的,我这样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少女,做这种事情肯定会害羞的啊。”

夜华:“???”

怎么了这是?康娜到底在说什么?在我进入游戏空间的时候到底发生了啥?

“你先停一下,我跟你确认个事。”说着,他一把将康娜胡来的双手拉了过来,然后坐起身紧紧的盯着她:“你知道我让你跟我一起上床的原因吗?”

康娜歪头:“不就是哥哥今晚想要我了吗?没事的,我可以的,我的身体随时都为哥哥准备好的。”

夜华:“……”

他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那道气息中的绝望,堪比PCR连井五次后转生再井,苦不堪言。

夜华看着自己那被脱到一半的内裤,随后对着康娜狠狠的说道:“你这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只会想这些东西吗?!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黑雾涌起,强大的灵力将康娜死死定住,随后一把把她从身上推开。

康娜呆萌的看着他:“哥哥?”

“卖萌已经晚了!今天你绝对逃不掉!”夜华放出狠话,起身将裤子穿好。

还好自己回来的及时,不然他真的是贞操不保,而且还是被人强推,说出去都丢人。

将康娜翻了个个儿,让她上半身趴在床上,然后夜华一把将她裤子拉下来,大手一挥,狠狠的打向她的屁股。

“哥哥,疼啊,别打了。”

“不疼你就不知道玩火的后果!知道错了吗!”

“呜呜呜,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哥哥别打了。”

“知道错了也不行!今天一定要让你把这份痛楚刻进心里!免得你以后好了伤疤忘了疼。”

“呜呜呜,真的,别打了,再打明天就走不了路了。”

“整天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不好好整整你,你就改不过来!”

“哥哥,体罚是不对的!这是家暴!我抗议!”

“现在跟我说这些晚了!”

啪啪啪……

……

终于,康娜在挨了夜华整整一个小时的兄长的毒打之后才得以解脱。

她趴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泪流满面的控诉着夜华:“哥哥,你下手太狠了,真的好疼啊。”

夜华揉着手:“知道疼就对了,这都是轻的,你下次再乱想这些东西,我一定打得你三天之内下不了床!”

力的作用是相对的,打了一小时屁股后,他的手也有点疼了。

康娜见到哭诉是得不到哥哥的同情,慢慢的收住了哭声,问道:“那哥哥叫我晚上一起睡干什么?”

“……”夜华顿时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是他的失误,他以为用着和昨天一模一样的方式与场景,就能让康娜看到那个玻璃球精。

但事实证明,他失败了。

他在里面呆了几个小时后,依旧没感觉到任何变化,这才出来看了一眼。

结果别说是让康娜观测到那个玻璃球精,自己都被那东西剥夺感官,差点就在不知不觉之中毕业了,对象还是自己的妹妹。

夜华:“你刚才看我是个什么情况?”

康娜:“休眠状态啊,而且还是深度休眠,我用精神力强行进入到哥哥的意识海时都没受到自主反击,而且哥哥的意识海也在休眠状态了。”

夜华:“……”

看来这个玻璃球精还真是挺有门道的,竟然连他意识海的本能反应都能压制住。

夜华:“唉,看来一时半会儿还真解决不掉这个东西。”

康娜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但是屁股上传来的疼痛瞬间让她停下了这个动作。

康娜:“呜呜,好疼,哥哥你下手太狠了,至于吗?有这个必要吗?”

看来明天是真的下不了床了。

夜华僵了一下,这怒气一消之后,他也开始反省了起来。

自己刚才下手好像是重了一点……

夜华摸了摸她的脑袋:“这也是为了让你长记性,一个女孩子家的,别整天想那种事情……你先待着别动,我给你治疗一下。”

康娜哭道:“别,要治疗的话我自己不会吗?现在就这样,治疗的话我怕会漏出来。”

夜华:“……好吧,你就这样先躺着吧,我去客厅睡。”

康娜:“不要,哥哥就留在这陪我,自己下的手自己就不管了吗?”

夜华:“我留在这里也没用吧?”

康娜:“有用!哥哥在我旁边睡的话,我就能少一些疼痛。”

夜华:“……”

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自己还有这种功效。

“可别再袭击我了啊。”

一不小心上头把康娜打成这样,自己也有点过意不去了。

康娜:“不会啊,给点信任好不好!我哪次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不都是先得到哥哥的认可后才行动的吗?”

夜华捂脸:“你那叫做自我误解,我可没有一次同意你干这种事。”

康娜:“哼,哥哥就是口嫌体正直,刚才还打我屁股打的那么嗨,完全停不下来,莫非哥哥有这种癖好?”

夜华脸色一红:“你才有那种癖好!我是健全的人!健全这个词的意思懂不懂?”

康娜:“哥哥不用否认,如果哥哥真的有这种癖好,那我也可以忍耐。实在不行的话,哥哥把我调教成M也行。”

夜华:“鬼个调教啊!游戏的事情不要再提了!睡觉!”

夜华气呼呼的盖上被子,一头扎在床上睡了过去。

“嘶~疼疼疼……”康娜忍着疼痛,慢慢的爬到夜华身边,抱住了他:“呼,这样好多了。”

不管什么痛苦,只要有哥哥在就好了……(委屈)哪怕这份痛苦是哥哥给予的。

夜华:“……”

察觉到康娜没有再动手动脚,他也索性由着她去了。

不过那个玻璃球精……唉,算了,头疼,明天再说吧……

……

……

早上,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宣告着新的一天正式开始,这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夜见仓维持着原形,猫身人立于阳台,两只前爪背在身后,呼吸着那清新的空气,同时心怀希望看向远方。

“真是充满希望的一天喵~”

昨天半夜的时候,从夜华的卧室里传来了清晰的啪啪声,以及康娜大人那妙曼又魅惑的呻吟,前后整整一个小时,可谓是动人心弦。

如果要它用通俗的话来形容昨晚的一个小时,那就是——

[情意泛滥、春色满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连我这只猫都听得春心荡漾,差点污亵神明,真是千万个不该,还请上天饶恕。”夜见仓两爪合十,对着遥远的天边拜了一下。

我是不是也该找一只母猫,考虑一下传宗接代的事宜了?

“仓。”

这时,身后传来了夜华那神清气爽的呼唤,看来昨天晚上过的很滋润。

“在,夜华大人。”仓一转身,恭敬的回道:“有什么吩咐吗?”

夜华:“……”

它这态度转变有点大啊,平时不都是直呼其名或者在内心里叫我什么渣渣夜的吗?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件事,虽然他也会尊重他人的隐私,不会特意使用读心术之类的能力,但如果有人在近距离算计他、贬低他的话,他的读心能力就会变成被动触发。

不过夜华也没说什么,称呼之类的他并不看重。

夜华:“今天你帮我和康娜去学校请个假吧。”

夜见仓:“?”

夜华:“是这样的,康娜疼的下不了床,我打算今天就先陪着她,所以只有你去了。”

早上一起来,康娜就抱着他说屁股痛,下不了床走不了路,让他陪着自己。

他知道,康娜纯粹是想偷懒了,以他们的身体恢复能力,就算是断手断脚,只要休息一天就能再生出来,怎么可能会因为打个屁股就疼的第二天都走不动道。

不过他也没拒绝,想到昨天做的是有点过头,还是补偿一下她,任她耍耍小性子好了。

夜见仓:“!!!”

昨晚那么激烈的吗?弄得第二天都下不了床了?不愧是神仙伴侣,佩服佩服。

夜见仓恭敬低身:“小的知道,一会儿就去学校帮两位大人请假,另外一提,大人需要红豆汤吗?”

夜华:“红豆汤?用来干啥?”

夜见仓看着夜华的表情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夜华大人还不知道这类的相关知识啊。

“是这样的,红豆汤是一种可以大补血气的料理,特别适合现在的康娜大人温养身子。”

昨天声势那么浩大,结合夜华大人刚才所提到的疼到下不了床这个情报,它可以轻松推断出一个事实——昨晚必定是大出血。

夜华:“???”

不是,给康娜补身子干啥啊?不就是打个屁股而已吗?至于吗?

嘶——等等,等一下,这幅强烈的既视感……难不成这猫……

夜华:“咳咳,我事先问一下,你的意思是?”

夜见仓:“没错,昨晚康娜大人初经人事,疼痛倒是小事。但失血过多不及时补回来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身体失调,严重的时候甚至会使〇欲减少,这不利于今后的发展与体验。”

夜华:“我没错你个头~你没错。”

他绝望的看着这只黑猫,他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得抑郁症,而且一出来就是重度。

夜见仓:“???”

不是,我好心给你提建议呢,你咋还骂上了?

夜华叹息+扶额+望天:“为何在这方面你俩就这么合拍呢?”

夜见仓:“合拍?合什么拍?”

夜华静默的看着它,随后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了夜见仓。

……

几分钟后,夜见仓一脸震惊+不信的看着夜华在那滔滔不绝的叙述。

“于是我就把她按在床上打了一个小时的屁股,这才是她今天下不了床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做了那种事情才这样。”

“真不是做那种事?”

“真不是,我从诞生到现在还为做过那种事。”

用凡间的话,就是俗称处男。

夜见仓愣了好一会儿,然后用着不可言说的目光看着这个渣渣夜:“变……变态?!无能?!”

夜华:“???”

夜见仓极度惊恐:“你把康娜大人打到下不了床,这不就是变态吗?不,这是人渣!哪有哥哥的把妹妹的打成这样还沾沾自喜?还说的意气风发?我……我能辞职吗?”

夜华:“……你要是这样说,那光因为这个,哥哥就把妹妹上了的,岂不是比人渣还人渣,比变态还变态?”

夜见仓:“你们俩能算兄妹吗?亲兄妹的定义是同一个父母、有血缘关系,你看看你们这占了哪样?”

夜华:“……”

夜见仓的这句话让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他是世界规则下诞生的,康娜是伴随他诞生的,血缘关系是没有,本源关系也只是规则进行束缚,类似于主从关系,而且泾渭分明,不可更改。

大部分的伴生神其实蛮悲剧的,因为世界规则的影响下,很多死神都没有把伴神当做是同位存在。再加上有世界规则的强制契约,基本上伴神都是任由自己的死神摆布。

说的好听点那叫做[道标],给点面子叫做[下属],直白点就是[奴隶]。

像他和康娜这样的关系确实是少之又少。

而且能来到现世的死神,都是通过了死灵界的考核,并跟两个世界规则共同签订契约,可以说都是死神中顶级的存在,而且心性相对温和。

至于其他的死神,要不就是魂魄消散在死灵界的试炼之中。要不就是试炼达标,却没达到签订契约的条件。也有少部分是那种拒绝签订契约的。

无法进入现世的死神只能留在死灵界,作为守护死灵界的存在。而其中有不少数心性十分残暴,甚至有极个别的死神实力达到顶尖。

以力量为真理的世界,以战伐为常理的世界,在这种世界观下的主从奴隶,想想就知道那些死神的伴神过得究竟如何。

这可不是大腿上刻个‘惨’字就能表达出来的,至少也是全身上下都刻满‘惨’字。

这也是夜华想要带康娜来到现世的原因。

夜华:“……至、至少我把她当家人一样对待,而且我们还是一起诞生的,某种意义上我和康娜就是兄妹。”

夜见仓:“你这话啊,跟其他人说说就行了,跟我们协助者说,你觉得谁会信?鬼会信吗?”

夜华:“……”

夜见仓:“算了,我也就不说你什么了,你自己在家呆着陪康娜大人吧,我一会去给你们请假。”

夜见仓变成人形,正准备出门,不过还没走几步,它又回头看向夜华:“我劝你啊,最好改改你的那种癖好,不然你真的会变成游戏里的那样,而且柴刀都算轻的。”

夜华怒道:“我特么都说了我没那种癖好!”

矫正妹妹不雅的言行,这不是一个好哥哥该做的事情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

M市,靠近城市边缘的待开发废弃地区,原本的老建筑被拆的破烂不堪。方圆几公里内,只有撩撩几处能看出完整的样子。

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几个人聚集在里面,一共8男1女,七个是年轻人,一个是面带肤斑和皱纹的老人。

原本破旧的仓库里,除了杂乱的建筑零件外,还有一台巨大的台式电脑,以及一个高级座椅,座椅的表面有着各种个样子的管子,不知道是电线还是什么。

总之,从那充满未来科技的画风来看,这些东西原本并不在这里,是有什么人搬来的。

“他们来消息了,‘钥匙’已经到手,目前甩掉了追兵。”一个眼镜男看着电脑里传来的讯息说道:“他们已经把‘钥匙’的密码破解了,一会儿就把资料传给我们。”

说话时,电脑屏幕中出现一个文件读条,那是数据传输的进度,总量大小无法显示,预计完成时间是3个小时。

“老吴,你这边能行吗?”众人的首领看着这个数据传输时间微微皱眉。

这可是学院里最先进的小型超级电脑,跟那边的子机使用的都是特殊的传输装置,每秒钟可以传输近一个T的数据。

而就这样的计算量,也需要3个小时才能完成,可想而知‘钥匙’里的资料到底有多庞大。

被称作老吴的老人一边操作着自己的小型平板,一边回道:“没问题,这边传输的时候我也在进行编辑,估计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能整理出来。”

听到这话后,首领松了口气,又看向身边那个黑发少女:“艾朵,你现在还能压制住那些愿魂吗?”

“我没问题。”艾朵脸上平静的点了一下头。

首领问道眼镜男:“传输的时候同时使用‘觉醒’可以吗?”

眼镜男比了个OK手势。

首领:“那你现在就开始使用[信念装置],一次性将那些愿魂吞噬掉。这次我们的对手是那个「万罗天衣」,很危险!”

艾朵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随后自主的坐到了那个充满科技风的椅子上。

在眼睛男的一顿操作下,科技椅上的管子开始发出一道道光芒,几个头枕拱起,拖住了艾朵的脑袋。

嗤。

从头枕中刺出了细小的针头,艾朵同时闭上眼睛,进入了昏睡状态。

“这下子的话就是第十个能力了吧。”

“而且还全部是第四阶……”

其余人围在艾朵周围小声议论着,首领则是来到老吴身旁:“以现在的规格,能不能使用钥匙?”

老吴:“最低限度可以,但还是无法抗衡第五阶。如果能再找到几个愿魂,拥有12个或14个第四阶能力的话,那应该会有大幅度的提升,至少那个序列第9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首领:“转换率也太低了吧,就不能调高一点吗?你怎么说也是‘钥匙’的制作者之一,这点事应该很容易的。”

老吴嗤笑了一下:“你要多高?我告诉你,就这便能达到使用‘钥匙’的要求,已经算是资质很好的了。如果她继续在学院里待着,说不定就有机会进阶第五阶。如果这都不满意,那你来试试?”

首领抖了一下:“……好吧,我知道了…就现在这样子吧。”

他明显是害怕了,强行融合愿魂,很有可能会导致精神错乱变成废人。像这样一口气几个几个的吞噬,让单独个体觉醒出十几种能力的疯事,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首领走到眼镜男身边问道:“你给艾朵多植入几个觉醒信念,一会儿完事了我们就去狩猎愿魂。”

眼镜男看着首领,脸上明显出现了犹豫:“没问题吗?这样……”

这时老吴也走了过来,道:“放心吧,她的资质比你想象的要强,而且她的能力「同调融合」,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你在植入觉醒信念的同时,将记忆芯片也植入她的大脑皮层,这样可以节省‘钥匙’的启动时间。”

眼镜男惺惺的怂了一下肩膀,随后开始操作起来。

……

……

商业街中心最高的建筑楼顶上,莉莉坐在边缘,双脚放空随意的踢着腿。

“网上瞬间被限流了,报道也全无消息,这应该就是夜见家族的手笔了吧……能量还真是大呢。”

只不过,虽然及时的进行了制止和封锁,但本市还是有不少人知道了这件事情。

现在的信息技术发达,流传在网上的东西不去限流的话,要不了一天就能传遍全国各地。

“人……还真是多呢。”

即便是工作日,这里的人流量也要比平时多出很多,估计也正是因为网络限流和消息封锁太过于明显的缘故,大家都把这件事当成了都市传说之类的东西,有兴趣的人便想来一探究竟。

“不过这倒是个机会,说不定能在这里找到关于夜见家族的线索。”

她调查了一整晚关于夜华的消息,但对方保密工作做得很不错,根本没让她找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就连名字也没有相关记录。

她甚至还去了网上的各种贴吧逛了一圈,最后只在游戏区里找到了一个起着[天下第二强——夜华大大]ID的用户。

光看名字就知道起这ID的人是有多中二。

而且有关这个用户发的贴,几乎全都是与18Xgal相关的东西,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死肥宅。

根据她得知的情报,夜华是当代夜见家族的大少爷。有这种耀眼的身份,那肯定是文礼彬彬、气质斐然的正经人,怎么可能是那种垃圾玩意。

咳咳,偏题了。总之就是因为找不到夜华的消息,她只能退而求次,先去寻找关于夜见家族的消息。

滴滴~

手机铃声响起,莉莉看着来电的标识微微皱眉,在思考了接近一分钟的时间后才选择接通。

“怎么怎么慢?”电话里传来了李勇的声音:“对方今天很有可能会在商业街冒出头。他们在寻找有愿魂的地方,现在整座城市聚集的人最多的就只有商业街了。”

莉莉:“哦?你怎么知道的?”

她貌似还听到了电话里,时不时传来的一些微妙的声音。

李勇:“那伙窃贼有几个人的藏身处被我找到了,刚刚从他们口中问到的情报。”

莉莉:“……好吧,我知道了…那‘钥匙’呢?你们找到了?”

李勇:“嘁,‘钥匙’被他们强行破解,触动了保险措施,现在里面的数据全部销毁了。”

莉莉起了兴趣:“也就是说,你们的任务失败了?”

这可是学院高层下达的任务,要是失败了,李勇可吃不了好果子。看在他是第五阶愿力者的份上,上头估计不会拿他怎样,但是他们那个组里的其他人,怕不是都要被处分掉了。

李勇:“不急,资料虽然被销毁了,但是在那之前他们自己拷贝了一份,现在应该在另一批人的手上,到时我会去回收。”

莉莉瞬间变脸,满是失望的说道:“……是吗……那你们加油吧。”

……

挂断电话,李勇看着这间地下室里的几个人,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呵呵,真是让我费劲了不少功夫啊,不过你们最终还是会失败,这次来的可还有序列第四的「既定操控」,真不知道你们的同伙在看到那个怪物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说完,他靠近了那几个面露恐惧和绝望的人,手放在他们身前一米不到的位置。

“不过在此之前,你们倒是可以率先体会一下我带给你们的绝望!”

噗嗤~

控制着能量,将人身体关键的部位进行分解压缩,随后爆炸。

“啊啊啊——”

惊心的哀嚎声响起,痛觉瞬间淹没大脑,他们现在就连求死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李勇对于能力的控制很强,这种方法不会让他们立刻死去,而是看着自己身体逐渐分崩离析,内脏和器官爆出体外,最后品尝着巨大的痛苦与绝望慢慢死亡。

“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其余的几人围了过来,等待着李勇下达命令。

李勇一边进行折磨,一边对众人说道:“你们两两一组,去城市的其他地方找人,我自己一个人去商业街,找到人后记得通知,不能莽撞!”

虽说商业街的人最多,但这座城市中还有不少地方是人流量较多的区域,身为专业的他,是不可能只吊在一个地方傻等的。

“「既定操控」的事情你们不用管,她这次和我们是合作关系,如果见到了她,你们自己长点心眼儿,我可不想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进行成员补充。”

“是。”

……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