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愚蠢的坏女孩

作者:合雪丶 更新时间:2020/8/27 16:45:19 字数:3416

林安想,如果当时他早些回家睡觉的话,会不会今天就不会挨打了,可有些事情就只能想想。

苏月瑾在他“嗯”那一声以后,露出的笑容很漂亮,就好像真的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明明问题是她自己问的,也是林安认真回答的。

“真的假的?”她问。

林安轻轻的点点头,看着苏月瑾好像终于相信了的样子,可她伸出纤长的手臂,把他桌子上的酒抓了起来,然后倒进多余的杯子里,加了一块冰。

“那姐姐我,陪你喝几杯?看你一个人好像也喝不完的样子。”

“好啊。”林安点了一下头,和她碰了那么一杯,两个人是对座的,林安可以坦然的去看她的脸,而不会因为漂亮而避躲开视线。

“你会玩骰子吗?”她的眼眸好像有笑意,像是发现了什么还算有趣的玩具,林安想了想,还是轻轻的点了头,但是回答,“不太会,以前懂一点点。”

苏月瑾找侍者要了两盅骰子,两个人陆陆续续玩了三十把,林安只赢了五把,这点小小的成就感让苏月瑾笑得很欢乐,但是林安喝的很多,身子好像稍微有一些摇摇欲坠。

“你还能喝吗?”苏月瑾看着桌上的啤酒瓶子,已经空空荡荡的了,苏月瑾似乎稍微有一点点扫兴,看着对面的林安问着,语气似乎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而在她的观察里面,林安好像轻而易举的就上钩了,他点头说还能。

“真正要喝酒哪有喝啤酒的,我们喝鸡尾酒吧?”苏月瑾轻轻拍了一下桌子,林安揉揉眼睛,打了个嗝,吐出一口酒气,然后眸子清明了很多。

“可是我看这里的鸡尾酒好像都很贵,如果要我请客的话……我没钱的。”林安坦然回答。

“请我喝一杯都不行吗?”苏月瑾有些意外。

“我,挺想打肿脸充胖子的,可是我真的没有多少钱。”林安这么回答着,甚至好像还有几分歉疚的成分在里面,苏月瑾捂着嘴笑起来,手在他的额头轻轻敲了一下。

“那姐姐请你,毕竟你的酒也不能白喝,我不喜欢欠别人什么。”

苏月瑾叫来了服务员,可是林安注意到她点的是干马天尼。

这算是一种度数略高的鸡尾酒,林安会一点点的调酒,所以知道,她是想把自己给灌醉吗?林安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就是那种表面好像温柔了一些,实际上仍旧是带着某种居高临下,戏谑意味的眼神,好像看到老鼠的猫。

他很擅长察言观色,也很擅长装傻充楞。

两杯干马天尼很快端了上来,只是这下就没有摇骰子了,苏月瑾从她边上的小包包里掏出一盒女士的细支薄荷烟,抽出一根凑到粉嫩的嘴唇边,手上是一个印花的zippo火机,在她的指尖旋转,打开,然后点上。

“你要吗?”她斜睨了一眼林安。

“我不会抽烟的。”林墨摇摇头,苏月瑾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那你再说说看,怎么看待抽烟的女孩子?”

“男生抽烟女生抽烟都是抽烟,没必要性别双标,都是各自的小癖好罢了,只要不是在禁烟场合吸烟,我觉得都没什么的。”林安轻轻的念。

苏月瑾的唇角刚刚勾起,好像这是她会满意的回答,但是接下来,林安接着说,“但是抽烟也有坏处,很多男孩子不会太在意,可抽烟会导致牙齿发黄,刷牙也没有用,如果长期喝酒抽烟可能会导致口臭,焦油会影响皮肤,让皮肤过早的松弛衰老。”

苏月瑾的动作怔住,但是林安又很快补充,“但是姐姐还很年轻,这些副作用应该会到二十五岁左右才会开始困扰,姐姐大可不必担心。”

苏月瑾嘴里的烟刚吸了没几口,却忽然觉得索然无味,但是林安的眼睛清澈干净,她好像忽然明白了,然后问,“你是在关心我?”

“只是提醒,毕竟我说的……”

“可是抽烟能缓解压力嘛,你试试看?”苏月瑾将嘴里的那支香烟抽离,上面好像还有她很浅很浅的粉色口红,凑到了林安的嘴唇边。

林安没有说这好像是她抽过的间接接吻之类的笨拙话,他就只是摇了摇头,“不用了。”

苏月瑾将手上那支烟丢进了烟灰缸里,“听你这么一说,忽然一点心情都没有了,我抽烟不算频繁呢,一周也才一包。”

“那挺好的,基本没什么影响,人体能正常新陈代谢。”林安说了一句安慰她的话,苏月瑾也不用管真假,抽烟的人都是这样,能骗过自己就好了。

“你尝尝这个酒?”苏月瑾转动着手上的打火机。

林安尝了,轻轻点了点头,“他们用的基酒算是很好的,所以很好喝。”

“你喝过?”

“家里会有一些基酒,只是都是淘宝买的打包装,偶尔会自己做一点自己喝。”林安如实回答。

“这样。”苏月瑾轻点了一下头,抿着杯子里的酒,她喝的很快,一口下了半杯。

鸡尾酒不是这么喝的,林安想着,仔仔细细的看了她一两眼,能察觉到她有一些不快的情绪,但是很懂事的什么都没有说,和苏月瑾一起看舞池里的漂亮姐姐。

“你觉得那边的气氛部,那个小姐姐最好看?”苏月瑾问林安,忽然有些期待他的答案。

林安不会回答都没有你好看这样的蠢话,指了指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姐姐,是那种含而不露的白裙,但是手上拿着扇子,摇晃着脑袋和肩膀,头发散乱。

苏月瑾几乎一下子洞穿了他的想法,“喜欢穿白裙子的姑娘?”

“喜欢这种反差。”林安的回答却让她有些意外。

“她的形象是温柔的,可实际上不是这样,所以是反差。”

“怎么实际上又不是这样了?”

“我刚才看见她在舞池里和人接吻。”林安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回答道。

苏月瑾笑了笑,“这在这里是很常见的事情。”

“嗯嗯。”林安点了一下头,把杯子里的酒都喝掉了,他其实有些想离开了,只是没找到合适的借口和理由,但是酒现在喝完了,所以……

“要再喝一杯吗?”苏月瑾眼眸含笑,裙摆似乎在轻轻的飘摇。

“不用了,你请我喝的酒,也已经比这几瓶啤酒要贵了。”林安很坦诚的回答,但是苏月瑾却靠近了几分,说着,“没关系啊,你下次请我不就好了。”

“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林安回应的很实在,他鼻尖嗅到的浅淡香水味很好闻。

这却让苏月瑾愣了那么一下,实际上,她很少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一种邀请,她的邀请从来没人拒绝过,这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只是相对的,是她有没有魅力的问题。

这时候苏月瑾才发现,他看自己时候的眼神尤其清澈。

就是那种莫名的能让人安心的清澈,但是并没有欲望,是真的没有欲望,还是假的没有?

“喝一杯。”苏月瑾的声音忽然冷了几分,好像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林安轻轻点了一下头,“如果姐姐你想的话,我可以陪你一直喝的。”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刚才你说陪我喝酒。”林安这么回答道,苏月瑾听着他的回答,唇角勾起来,举起手叫来侍者,又点了两杯长岛冰茶。

长岛冰茶算是最闻名的鸡尾酒了,可在某些三四线小城市有些人都做不好,所以这个酒莫名其妙的有些骂声,但是这是高度数酒,林安知道。

“去沙发上坐?”苏月瑾指向酒吧中央那个VIP坐空荡荡的沙发,林安的表情却有几分迟疑,“可是我记得那里最低消2888。”

“那是我的位置,跟我走。”

苏月瑾一只手握着那杯长岛冰茶,另一只手似乎在林安走下座位以后有微微抬起的弧度,苏月瑾的眼眸很细心的观察着,在林安走到她身边的时候,是注意到了她空出来的,微微抬起弧度的手的,但是他没有去抓。

所以苏月瑾就将手收了回去,和林安一起到了那个沙发的位置,这是酒吧的中心,前面就是舞池,舞池上的DJ在卖力的带动气氛,这个店很嗨。

苏月瑾靠在沙发上,似乎跟着音乐轻轻的扭动起来,但是林安只是安静的坐着,想着,好像和这个喧嚣的世界格格不入。

现在她和林安说话,就必须要贴近耳朵才能听见了,她凑近林安的耳朵,大声的说着,“你是不是不开心?!”

林安必须得贴近她的耳朵,才能让她听见回答,“才没有。”

但是声音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委屈,表现的并不刻意。

“那喝酒啊!”

苏月瑾听出了那一点点委屈,忽然很想给那么一点点的关怀给他,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在路边遇到流浪的狗狗的时候,她总会喂点什么。

“好啊。”林安这么回答道,和她一起看着台上的DJ大声的呼喊,陪苏月瑾喝完了那杯长岛冰茶以后,苏月瑾又叫来了一打啤酒,她说的是刷卡。

看来是常客。

林安并没有想很多,和她继续玩骰子,直到他看见苏月瑾的脸颊也有了几分红晕,她站起身,凑到林安的耳边,说要去上个厕所。

林安陪着她一起走下了看台,却在这个时候,轻轻的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少女穿着吊带的裙子,肩膀的肌肤柔嫩冰凉。

苏月瑾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眸里好像有迷蒙的酒气和戏谑,“小家伙,很不老实哦。”

可林安的眼神还是那么清澈,清澈的让苏月瑾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了,“我怕你摔倒了。”

但是说完这句话以后林安就松开手,似乎想收回来,但是苏月瑾,却好像一下子脑袋一热,或者说,觉得很有趣,相信了那份他眼眸里的清澈,拉着他的手,搂住了自己纤细的腰肢。

确实纤细,而且柔软,不堪盈盈一握。

“那你这么搂着姐姐。”

“嗯,好。”林安点头回答,看着她好像明亮耀眼的眼睛,可他知道,那就好像只是烟花罢了,明亮闪烁,熄灭以后却又空无一物。

他在看着她,眼睛还是那么纯粹,心底却在想着。

……愚蠢的坏女孩。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