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胸部很大的姐姐

作者:合雪丶 更新时间:2020/8/28 14:11:42 字数:3544

林安对着苏月瑾挥手的样子,就好像一次友好的告别,如果不是他的脸上现在这个鲜红的五指印的话。

林安看了一眼手机,感觉巴掌印应该不是很严重,稍微揉了揉脸,叹了一口气,就准备回家了,季节是秋天深秋,满街桂花香扑鼻。

林安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就读于一家还不错的私立高中,但是他是依靠成绩考上来的,享受部分助学补贴,虽然不多,但是一个月也有五百块。

因为他的成绩很好,是那种老师眼中的乖孩子,但不是家长眼中的,因为他没有家长,唯一的家长是他的姐姐,还没有血缘关系。

他是一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养父养母原本的家境不错,但因为没有生育能力的关系,所以来到孤儿院,领养了一个男孩,可男孩那时候死死的抓着一个小女孩的手不愿意松开。

养父养母就干脆用特殊办法,领养了那个女孩,一男一女,让这个家庭多了很多的温馨美好。陆陆续续七八年,他和姐姐也都爸爸妈妈的叫着,然后爸爸妈妈在两个人十六岁那年,死于交通事故。

然后两个人就没有了父母,父亲的实业公司很快被手下过去的合作伙伴蚕食的干干净净,但是好歹有人还为他们留下了一小笔钱,然后让她俩自生自灭了。

那笔钱支撑两个人读完了初中以后,高中的学费就只能各自想办法了,林安和姐姐是挣扎在底层的孩子,但是最终没选择辍学,都考上了高中,然后开始想各种办法来供自己的学费。

会选择继续念书是因为两个人其实都很聪明,明白学历的重要性,这个世界本身不公平,但好歹在某些地方上是公平的,以前父母还在的时候,总会夸他们两个学习好,又懂事,父母很爱他们。

这些都是过去的往事了,每天都是一页纸,纸上都是故事,故事总要开始新的篇章。

林安走到家的时候是下午六点,本来应该是五点五十左右到家的,苏月瑾耽搁了一些时间,他和姐姐住的地方并不豪华,一个两室一厅的单人间,在五楼,没有电梯。

因为这片地区并不发达的关系,所以房租并不算很贵,一千一个月,本来父母是有房子的,家境也都是还不错的,可惜后来父母死掉以后,他的公司陆陆续续就开始出问题,房产变卖弥补空缺,好在没有欠债,林安知道有野狗吃掉了肉,可他没办法,他抢不过来。

好在现在的日子还不错,得过且过,所以他很安静的面对一切,只是当他打开门的时候,屋子里并没有姐姐的身影。

他不知道这家伙去哪了,可今天不想再出门找她了,他今天也没有买菜,家里还有一桶泡面,黑胡椒口味的。

到家以后林安就到了他的房间里面,看了一眼窗户外面,然后顺便拉上了窗帘,他不喜欢见光,或许他皮肤比较白,也有这样的成分在里面。

作业他在学校的时候就做好了,有时候懒惰的话也会不做,反正他是小组组长,负责检查别人的作业,他自己其实写的很少,但是反正别人不知道,抽查他作业的是班长,可是班长是他的女朋友。

但是今天班长没有和他说话,是冷战期,而且早上进教室的时候,他脖子上那个鲜红的草莓印好像炫耀一般,林安觉得或许不久以后就要被分手了,但是没办法,他没法去阻止改变什么。

林安打开了电脑,现在是他固定的兼职工作时间,今天依旧有人点他的单,他是做游戏陪玩的,男陪一般不需要太会照顾人,只要能默默的C就好,可最近这一个月,有个女富婆总是点他,让他玩辅助。

林安觉得最近蛮幸运的,因为点他的那个小姑娘声音蛮好听的,说不上来算是萝莉音还是御姐音,反而算是比较干净清澈的少女音,是他很喜欢的类型。

就是有点娇憨,打游戏总是会说杀杀杀给我冲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救一下救一下队友呢队友呢大笨蛋我就是龙!之类的话。

但是林安一局并不便宜,二十块一把呢,虽然对女陪来说不算高,但是对于男陪来说,算是挺好的了,打开游戏以后,进麦,他的第一句话是,小可爱,想我了嘛?

很恶心人的话,起码对林安来说是这样,以前他也没觉得这种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但是现在想想人总要为生活妥协。

“想你啦想你啦好吧,今天我要玩VN!”

“我们分段已经到钻四了,你玩VN的话,可能不太好赢。”林安很理智的分析道,但是对面的小姑娘看起来并不在意,哼唧了一声,“没事儿,不行咱们就二十投。”

“好,我尽力。”林安点点头。

做男陪和女陪其实也是一个道理,如果能够留住忠实客户的话,也算是一笔很稳定的收入,所以林安也买了一本聊天话术来研究,他很喜欢看书,看书能学到很多的东西。

话术这种东西,原来不管尬不尬恶心不恶心,只要对症下药到达效果,说什么都好,就好比现在和他玩的这个姑娘,叫茶茶,总是点他的单,和他一起玩到十点。

六点到十点一共是四个小时,假设三十分钟一局就是八局,换算下来就是一百六十块,平台抽成完了可以有一百四十块,不过林安早就加了她的微信,可以不用平台抽成,也适当的优惠,偶尔送单。

就这样一直玩到了八点多,第一把茶茶姑娘玩VN那一局还是赢了,他的锤石尽力对穿了对面下路,他指挥,茶茶只要有手就好,运气不错,一路的连胜,茶茶钻三了。

“今天也很猛啊安安,明天再玩的话,我就到钻二啦,能去峡谷找我的男神玩了,嘻嘻。”

“嗯,挺好的。”

“你就没有一点点吃醋嘛?安安。”

“只能是个没有感情的陪玩,卖艺不卖身的。”

“好残忍,不过还是要说,逗你的啦。”

“嗯,我知道。”林安轻轻点了点头,“你可不可以等我几分钟,我去泡个泡面?”

“晚上吃泡面很不健康啦。”

“那你能给我点个外卖吗?”

“随便点,哼哼,本小姐是富萝莉。”

“我就开个玩笑。”

“我可没当你开玩笑。”

林安低头看手机,收到了一个两百的转账,他选择了退还,说谢谢,但是不能要。

茶茶回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你这样我会忍不住想撩你,然后骗你的钱,吃你的肉的。”林安解释道,这真的是真话,他一般不喜欢主动做些什么,可他又是一个很贪婪的人,大多数时候都能克制自己。

除非忍不住。

比如昨晚的苏月瑾,那就是一个意外。

只是当林安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房间门打开了,林安回转过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九点三十分。

姐姐回来了。

林安的姐姐叫许清欢,林安随养父姓,姐姐随养母姓。

他今年十八岁,虽然说是姐姐,但是实际上姐姐也就只比他大一个月,而且个子没有他高,姐姐只有一米六,穿鞋大概一米六三。

是那种娇小型的小个子女生,但是姐姐很漂亮,和苏月瑾是截然不同的漂亮。

可能因为她是胸部很大的姐姐,真的很大。

所以林安对胸部很大的姐姐不感冒,因为家里就有一个,他见过看过,所以更喜欢长腿的姑娘,毕竟人总是会审美疲劳的。

很显然许清欢早就回来了,而且已经洗过了澡,但是她身上换了一件杀必死的灰色露背毛衣,下身两条纤细的腿笔直的并拢,也不知道有没有穿。

“在陪玩呢?”姐姐的声音也是那种很符合她外貌形象的萝莉音,软软糯糯的,听上去很舒服,让人心里痒痒的。

可是林安只是点点头,看上去不是很想搭理她,因为他不知道昨晚姐姐去哪了,这种未知让他觉得很烦躁,可是他不会问的,不是傲娇,而是问了就没有意义了。

除非她自己说。

“嗯,是。”林安点了一下头,麦克风里的茶茶开始吱吱呀呀的叫,怎么听到有女人声音?

“妹妹。”林安回答茶茶。

“明明是姐姐。”许清欢微微的嘟起嘴角,是那种下意识的,很可爱的不像是卖萌的动作,她的脸很精致,稍微有几分娃娃脸的样子,头发是披散到肩膀的长度,自然的散落着,身上好像有香香的味道。

许清欢脱掉鞋子走近他的房间里面,**的白嫩脚丫很可爱,纤细的脚踝也很可爱,可当她走近到林安的身边,问他饿不饿的时候,观察到了他脖子上的草莓印。

于是表情定格停滞那么一瞬间,林安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

“谁种的?”许清欢的眸子忽然不甜了,好像加冰的奶茶一下子抽离所有的茶和奶,就只剩下了冰。

“你昨晚去哪了?”林安问她。

许清知道,如果不回答他的问题,那么林安也不会回答她,所以最后她还是坦然了,一只手抓着衣角,然后拽了拽他的手。

“去拍片了。”

“你知道我不喜欢你玩cos,姐姐。”

“那些都是傻子啦,姐姐我不是轻轻松松就能搞定?”

“男摄女摄?”

“还是那个女摄啦,上次你见过的,不过那百合老姐妹老揩我油,都是姑娘摸摸就摸摸吧,害,安啦。”许清欢拍拍他的头,像是哄小狗狗。

然后她的眸子又冷了下来,抓住他的衣领让他的头低下来,眸子冰冷的好像冰雪女皇。

“所以,谁亲的?”

“去酒吧找你,遇到一个漂亮姐姐,聊了几句玩了一会儿,她亲的,没有加联系方式。”句句实话,没有虚假,这种时候林安和许清欢都不会撒谎。

“下次我没回来给我打电话就好啦,姐姐都说啦不会去酒吧了,要相信姐姐嘛。”许清欢伸出两只手揉揉他的脸,白嫩嫩的胸脯微微晃荡。

“所以,我不去,你也不准去,你再去钓妹妹,我会把你腿打断。”

许清欢笑眯眯的揉完他的脸,又捏住了他的耳朵狠狠的转了一圈。

“哦。”林安点头,但是意兴阑珊,但是不想和她聊太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觉得有点累,许清欢的一只手拽住他的衣领。

“所以,你还需要一个你凌晨五点回家的解释。”

许清欢的眼眸这次像是有刀光凌冽。

“上床了。”

然后今天林安又挨了第二次打,这次是左半边脸,耳光声清脆响亮。

——————————

ps:稳定一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