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我爱这少年讽刺吗

作者:合雪丶 更新时间:2020/8/28 16:46:15 字数:3130

那时候苏月瑾看着那多出来的一块钱,发呆了将近十秒钟,她忽然把手上的手机一甩,最新款的苹果11maxpro,并不耐摔,砸到墙上落下,没有变成一堆碎片,但应该是坏掉了。

她明白对方的意思了,很显然,他并没有要负责任的欲望,所以才会给她转账,而不是添加好友, 苏月瑾呆呆的看着那个镜子里的她,明明几秒钟前还红光满面,笑容甜美,仿佛得到了雨露滋润,这一秒就红着眼眶,憔悴不堪了。

好在下床的时候,并没有太疼,可她总归有那么一些不适应感,所以她一直睡到了下午,下午再去学校也无所谓,反正老师不会管她。

下午,她就在教学楼的走廊下,双手抱胸安静的等,等那个人出现,既然他认识自己,那就是同级的学生,最后他等到了,等到了那个在人群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才缓缓的从教学楼走下来的那个男生。

还是那么干净乖巧,只是表情有些漠然,在看见她的时候,多少有几分意外的情绪。

然后两个人到了后花园,发生了争吵,她临走之际,明明快要哭出来了,却努力的压抑着眼泪,问他,“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加不加我?”

……如果你加我的话,我可以选择原谅你。

但是他却拒绝了,反而留下了那么一句话,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去反驳的话语。

“从始至终,你都没有问过我的名字,不是吗?现在,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昨天下午她回家的时候,太阳很大,落在她身上,让她茫茫然的不知所措,仿佛不知身在何处。

…………………………

林安吃饭的速度很快,那块大排被他吃掉了,饭吃掉了一半,虽然他也不想浪费粮食,可是实在吃不下那么多,所以只好倒掉,走到了食堂的门口,还在下着大雨。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站起身以后,另一个角落里的苏月瑾,在五六秒钟的纠结之后,也放下了手中的餐盘,拿起了手中的伞,明明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再主动去和他说一句话,但是……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下意识的就这么做了,可当她刚刚好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那个在雨中狂奔的背影。

好蠢。

蠢的像条败狗。

…………………………

到教室的时候,林安的头发微微有些湿,外套也沾上了一点水珠,不过也还好,拿纸巾擦一下就好,擦好了以后,林安趴在了课桌上,打算睡一会儿,忽然有些困困的。

苏月瑾握着手上透明的伞,走上了教学楼的二楼,在路过高二年级三班,打算回到她自己教室的时候,她看见了那个趴在课桌上睡觉的侧脸。

她有些突然,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看见了林安摆在课桌上的那个作业本,作业本上写着他的名字。

林安。

苏月瑾呆了那么一秒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忽然涌起些什么奇怪的情绪,她加快脚步回到她自己的教室,她的座位在班级的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一个人的座位。

只是她并没有着急着回到位置上,而是到了前排,那个个子要比她矮小一些,但是尤其可爱,胸部很大的姑娘面前,她在她的身边坐下。

“许清欢。”苏月瑾念她的名字,许清欢放下手中的笔,转过头,朝着苏月瑾笑。

那个笑容其实很虚假,如果是林安的话,一眼就能看出来,可是苏月瑾做不到,许清欢问她,“怎么啦?月瑾。”

“年级里你不是认识很多人嘛,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许清欢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外,随即脸上多了几分八卦般的神情,“哦?是男孩子吗?”

“嗯。”

“不会吧……月瑾你,竟然也会有想要打听的男孩子啊,说说看是谁?说不定,我知道呢。”许清欢的笑容其实藏着几分冷冽。

“隔壁班级的,三班,林安。”苏月瑾的表情似乎有些迟疑,但最终还是说了出口。

而许清欢的脸上,多了几分刻意的意外,“他?”

……虽然许清欢当然知道她肯定是要问他,只是没想到的是,苏月瑾竟然真的会问,这家伙,不会对自己的弟弟,有什么想法吧?

而许清欢开始思考,她该告诉她怎样的答案。

“你要是问他的话,那我就真的有很多可以和你说的了哦,我以前和他在初中呀,还是同班同学呢。”许清欢的语调缓慢。

“是吗?你说说看。”苏月瑾的表情,有那么几分在按捺着的迫切。

“他啊,可别被他的外表欺骗啦,看着白白净净的,但是他以前啊,在我们初中就是一个怪人,没什么同性的朋友,但是女朋友呢,却几乎是半个月换一个呢。”

“甚至不只是同级的,就连初二的姑娘他也骗,而且听说啊,还和一些学校外面的,社会上的那些小太妹呀,纠缠不清的。”

“而且基本上,只是小道消息哦,小道消息,你别乱说,他谈过很多的姑娘,最后都上床啦,你想想,当时我们才多大?不过这个,可不确定真假。”

“反正,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月瑾,你打听他做什么?”

苏月瑾整个人呆滞在那,从许清欢的话语里,她心底存留的那大半的侥幸,忽然在这一瞬间,轰然倒塌。

“帮我的一个朋友问的。”苏月瑾冷声回答,只是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她自己都没察觉,她的声音,稍微有一些哽咽。

“这样啊。”

“嗯,那谢谢你了,清欢。”

“没关系没关系。”

苏月瑾从位置上站起来,回到她自己的座位,趴在课桌上,闭上了眼睛。

很轻很轻的呜咽声,从她埋着的脸那里传出来,可惜因为实在很轻,没有人听见。

……………………

林安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还是有谁在他的背后造谣骂他。

但是这些他当然都不知道啦,下午的课程上他开始做今晚的作业,都做完了以后,继续看他的书,听课并没有必要,接下来三个月内要学的东西他都已经学过了。

只是今天,好像轮到他值日。

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他讨厌很多繁琐的体力劳动,但是没什么办法,一直到四点半放学,教室里的学生陆陆续续的离开,他在座位上继续安静的看着书,直到大多数人都走干净了。

在那收拾书本的班长,动作似乎有些缓慢,直到教室里的人都走干净了,林安抬起头,看了一眼她的脸。

“我知道你要和我说什么,如果还要犹豫纠结的话,就先想好再说吧,雨很大,你家里人该来接你了吧?路上慢些。”

“我让我妈送送你吧。”班长大人的声音清澈。

林安摇了摇头,“不了,你先走,我一会儿还有事不急着回家。”

“去见给你种草莓的那个女人?”班长大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时候的林安,好像终于褪下了某种伪装,微微的眯着眼睛,声音带着些玩味,点点头,“是啊,再见。”

班长大人背着书包匆匆的离开,林安开始清扫起教室来,一个个的搬凳子,擦黑板,扫地,拖地,这些东西他一共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当他全部做完的时候,发现头有些晕。

可能是因为今天冷感冒了?应该还发烧了。

林安锁上了教室门,看了一眼雨,似乎雨并没有要变小的趋势,可因为他没带伞的关系,现在确实也没法走,想着先走下教学楼,可到教学楼的楼梯口,有那么一个人,正坐在台阶,纤长细嫩的指尖,夹着一根烟。

烟雾缭绕,林安从她的身边经过,可刚走出一步,他的衣角被拽住了。

林安回过头,正好对上苏月瑾通红的眼眸。

…………………………

“怎么了?”林安停下了脚步,看着那只抓着他衣角的手。

“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你表现出来的样子,都是故意的,对吗?”苏月瑾的声音有些颤抖,她要一个答案,她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林安却沉默了一秒,思考着该怎样回答。

顺着她回答是这样的,大概结局应该也就到这了吧?但是林安不太喜欢为不是自己的错,来背锅,反正也无所谓了,都无所谓了。

反正姐姐那家伙还是要继续折磨他很久的。

“你指的故意是什么,是引诱你抱我亲我,还是说引诱你,让你说出口我来送你回家,可这些都不是我刻意的,是你自己要求的,你在亲我的时候,我也推开你了。”

“如果你要说我是欲擒故纵的话,那我也没办法,毕竟不管我怎么辩解,都没有任何意义,结局已经是这样了,还能怎么改变呢?”

“如果你觉得是我的错,我可以和你道歉,对不起,苏月瑾,我不该在那天对你有想法。”

“这样可以吗?”林安的眼眸多少有些困惑,但是很真实。

“你给我坐下来!”苏月瑾拽着他的衣角,林安也只好坐在了她身边的台阶,又嗅到了她身上不同的香水味道,很好闻。

“那你给我转账那多一块钱,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的微信还有两百六十一块,转给你一百六十一,我就可以避免一百零一快这个逼死强迫症的数字了。”林安坦诚的回答,看上去那么无辜。

……因为他不想再被打了,总不能真说我就是恶趣味想侮辱你一下吧?

……被打脸,很痛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