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瓷白的好像一束月光

作者:合雪丶 更新时间:2020/8/28 16:53:23 字数:3154

房间里静悄悄的,声色默然。

林安缓缓的抬头,看着许清欢的脸上僵硬的神情,他的脑袋又有些晕了,他希望回家的时候姐姐已经睡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

可她在等他回家。

“姐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你在气什么……我也想自己回家,可是我没有带伞,我也打不到车。”

“所以我只是想在台阶上等雨停了,我知道姐姐你不会来接我,也没必要让姐姐来接我,我就是想等等看,雨停了我就回去了,可我刚好遇到了她。”

“她和我聊天而已,我真的没有说刻意的话,我只是想把她推的远远的,以后不要再有牵连最好了。”

“可后面我头好晕,我说不过她了,她牵着我回家,我真的想走的,可是我没力气了,我真的没有了,姐姐。”

“她喂我吃药,她抱着我睡觉,她小声的哄我,她亲我,她说她喜欢我。”

“可我醒了以后,她要我留宿,我跑了,我还把她的联系方式删掉了,我只想早点回家,因为我怕姐姐生气。”

“我是走回来的,外面很冷,我想着我到家了,姐姐就该睡着了吧,就不用让姐姐生气了,我知道姐姐为什么生气,姐姐说我错了就是我错了。”

“都是我的错,但是,姐姐,我好累,我真的好累,可不可以不要说了,要不你打我两下,然后让我先去睡觉,好不好?”

林安好像真的只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只是他抬头的时候,表情却多多少少的,有了几分自嘲的味道。

就是那种,尤其心酸的自我嘲弄。

“我知道错了,姐姐,让我休息吧。”林安的声音已经多了几分恳求,但是许清欢却被一股巨大的恐慌所笼罩。

是恐慌,宛若漫天潮水般的阴影忽然将她彻彻底底的笼罩在里面。

因为她确切的察觉到,那个平日里无论如何对她的眼眸里总有温柔爱意的弟弟,他眸子里的那份爱意,正在逐渐的消退。

就好像是他终于走累了,追逐蝴蝶发现蝴蝶越来越远,终于放弃了一样,他看向她的眼神里只剩下的疲倦,不再有炽热温柔的爱意了。

许清欢怔怔的说不出话,他脖子上的那个草莓印记刺眼,她开始怀疑是自己错了吗?可现在纠结这件事,又有什么意义呢?

林安看着她的脸,声音还是那么疲倦,“如果姐姐要说什么的话,明天再说,好不好……我还是会听姐姐的,还是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

“姐姐说我错了就是我错了,姐姐都是对的,是我的错,我想睡觉了,姐姐。”

他缓缓的转过身,脚步像是拖动着一具沉重的躯壳,去刷牙,洗脸,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关上门,反锁,钻进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这个小小的客厅变得空空荡荡,许清欢的脑袋却好像在嗡嗡作响。

林安说的话,都没有任何问题,可他的眼神已经确切的空洞了,那份爱意终于被她消磨干净。

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如果苏月瑾那个女人没有出现,弟弟不会变成这样的!

可许清欢忽然意识到了,忽然明白了……

今天的雨很大啊,他在那等着回家的样子,也孤孤单单的吧,他还发烧了,这家伙一生病就病恹恹的,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致了,可那个时候,她没有选择在这边叫熟悉的出租师傅去接他,也没有选择给他送把伞。

而那个女人,在那个时候带他回家,喂他吃药,搂着他哄着他睡觉,苏月瑾那个女人那么漂亮傲慢,也会有温柔的一面啊,那种温柔就是诱人的毒药。

让人窒息,让人沉迷。

但弟弟还是回家了啊,还是要回家见她,还是想她,因为是他们两个才组成了这个家,回家以后他选择第一时间解释,认错,可换来是她的嘲讽,阴阳怪气,她还抬腿踢了他一下。

可他没有和她争吵,他只是累了,回到了房间睡觉了。

许清欢这时候才终于回过神,才发现她怎么可以这么蠢?!

她必须得做点什么,必须得做点什么,什么都不做的话,明天他醒了,苏月瑾那个女人再去找他的话,他一定会沦陷,一定会沉迷,一定会被那个女人迷住,而当自己的弟弟真的想要这份爱的时候,苏月瑾那个蠢女人,也一定会……爱上他!

许清欢发现自己必须做点什么,现在!

可当她急匆匆的跑到林安的房间门口,想要打开门的时候,她发现。

门锁了。

………………

“开门。”许清欢的声音有些颤抖。

可却久久的没有回应,好像林安睡着了,许清欢变得越来越害怕,她的手扣动着门扉,“给我开门,林安!”

又是几秒钟的沉默,她听见了脚步声。

可门并没有如约打开,林安像是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舔舐伤口,不想再让任何人进来,“怎么了?”

林安的声音还是那么虚弱。

“是姐姐的错,姐姐知道你没错了,你是好孩子,你很乖,你把门打开,姐姐给你道歉好不好?”

“不用道歉的,姐姐。”

林安背靠着门坐下来,他好像在喃喃自语,“姐姐没有错,就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就好了。”

“你放心好了,姐姐,我不会和苏月瑾有接触的,我也不会爱她的,我爱她一定是没有结果的,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就是,我就是,有点累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心好累,姐姐,可能我的脑子烧坏掉了,很不舒服。”

“我承认啊,在苏月瑾抱着我的时候,我真的心动了,因为她也会变得好温柔,也会变得好可爱,不那么骄傲不那么蠢,哄我的时候,真的让我好心动。”

“我也想谈一个正常的恋爱了,而不是姐姐逼着我去谈的那种,我也想去找一个喜欢的人来宠我爱我了,我也会想啊,我也会孤单寂寞啊,姐姐。”

“你给我开门,林安,姐姐给你道歉,你看着姐姐的眼睛说,对着姐姐的耳朵说……”

“你去睡觉吧,姐姐。”林安在劝着许清欢。

“不要再管我了,不要再骂我了,不要再吊着我了,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他的声音像是仓皇的,被猎人逼近悬崖的小鹿,似乎猎人只需要再往前一步,他就会坠落山崖,摔的粉身碎骨。

许清欢沉默了,她的鼻子忽然有些发酸,胸口变得有些喘不过气来,靠在门口,“林安,开门……求求你,开门。”

但是林安没有打开那扇门,他在黑暗的屋子里发呆,他喜欢大雨喜欢黑暗,喜欢没有一点光亮的地方,因为那会很有安全感。

少年的心里在下一场大雨,好像要把整个世界淹没。

…………………………

许清欢这下是真的要急疯了,过去的她,每当她做错什么事情,但凡只要软声软语的对弟弟撒娇,弟弟很快就会原谅她,或者说,弟弟从来都不会怪她,不会对她生气。

但是这一次,林安甚至连生气都不是,她连道歉的方法都没有,他就是累了,在这场折磨的拉锯战里面,他率先输掉了,他不想再继续成为被折磨的那个人了。

但是他的选择不是自爆,是退出,是终于放弃。

“林安,把门打开好不好,今晚姐姐抱着你睡,有什么委屈的,不开心的,都可以和姐姐说,让姐姐亲亲你,好不好?”

可房间内的少年只是摇摇头。

“姐姐,你去睡吧,很晚了,睡的晚了会有眼袋的,你那么爱漂亮,别闹了,快去睡觉吧。”

“你不想要姐姐了是吗?林安……你不可以不要姐姐……你不可以……”

“我没有,我一直都在姐姐身边。”林安的声音很轻,“我不是一直都在姐姐身边吗?姐姐说什么我都照做,姐姐让我去谈恋爱,我就去了,我努力的装出不是我本来的样子,去骗一个单纯的姑娘喜欢我,这种感觉真的好累。”

“姐姐,你知道我不喜欢她的啊,你知道我喜欢谁的啊。”

许清欢的眼底好像有了希望的曙光,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可林安接下来,继续断断续续的说着,“可是,喜欢一个人也好累,如果喜欢是这么折磨的事情,那就算了吧。”

“好像一切还是回到了我们在孤儿院的日子,姐姐你给我糖吃,我就想对你好,可从来没有别的女孩子给我糖,当真的有了的时候,我也会心动,别的姑娘的糖也很好吃,我喜欢吃糖,我不喜欢吃药,我也是会没有糖吃就发疯的人啊。”

“林安,你把门打开。”

“我不开。”

“你不开姐姐就从楼上跳下去。”

许清欢的声音多少有几分疯狂的情绪,她就站在门口,眼神坚决,口气坚定,几秒钟以后,门还是打开了。

林安看见了面前,个子要比他矮小的少女,眼泪正从她的眼眶一滴滴的往下掉,顺着白瓷般的脸颊落下。

许清欢几乎是一瞬间冲上去,抱住了他。

林安只是低头默默的看着,表情却没有太多的变化。

“发烧了干嘛还要穿衣服睡觉,脱掉,全部都脱掉。”许清欢看着他的眼睛,缓缓的松开手,脱掉他的T桖,她站在那里,手指轻轻的剥落下肩膀的肩带。

她的睡裙滑落下来,尽数落在地面。在家的时候她不会穿内衣。

面前的少女不着片缕。

瓷白的好像一束月光。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