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说谎的人 要吞一千根针哦

作者:合雪丶 更新时间:2020/9/2 0:07:38 字数:3378

车窗外的夜景在后退。

林安打了一辆出租车,可出租车司机最初嫌弃苏月瑾身上满身的水,林安给了五倍的价钱,司机最终还是犹豫着,选择载客了。

两个人坐在后座,苏月瑾靠在林安的身上,用她能躺的最舒服的姿势,她的眼睛半睁不睁的,车子里的光线并不明亮,光线没能落入她的眼睛。

“你为什么骗我?”苏月瑾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想着骗你的话,你也就清醒了吧。”

林安没说你也骗我了这种话,因为挺啥b的,苏月瑾微微坐起来一些,两只手搂住他的脖子,让他侧过身,“我喝了很多的酒,一个人喝的。”

“那你真厉害。”

“你为什么要来……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来了,你又不进来找我?”

林安只好沉默,因为她的话语,林安真的没办法回答,可苏月瑾靠上来,要亲他,林安躲避了一下,可她却尤其的执着,最终林安不躲了,低下头,亲到苏月瑾喘不过气,面颊通红。

但是苏月瑾又扑上来,继续亲吻他的嘴唇,闭着双眼,林安陪她胡闹,一直亲吻到出租车司机,开到了目的地,林安拖着苏月瑾下车。

苏月瑾的膝盖擦伤了,身上还有污水,让她觉得黏糊糊的,林安环绕着她的腰,带着她走上楼,走出电梯以后,他打开了门。

林安打开灯,灯光下的少女,肌肤如同白玉般瓷白,她穿的那件白裙,含而不露,只是这时候她转过了身,让林安替她打开背后的拉链。

林安的动作很轻,她的白裙落下,身上就只剩下了纯白色的,蕾丝花边的内衣,她抓住了林安的手,告诉他,她要洗澡。

“可我没力气了。”她说。

林安明白她的意思了,带着她走到浴室里面,浴室里有一个很大的浴缸,林安接好水,调整了一下水温,苏月瑾就坐在边上的那个小板凳上,安静的等待。

等浴缸的水被填满,林安转过身,解开了苏月瑾的内衣,她的内衣被林安轻易的剥落下来,放在了一边,然后苏月瑾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

林安把她抱起来,放在了浴缸里面。

浴缸的水面很清澈,清澈到让林安把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可他的眸子里没有炽热的火焰,手上拿着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苏月瑾身上的水污。

苏月瑾自己脱掉了白色的小可爱,然后送到了林安的手上,还沾染着水池的温热,林安也放在了一边。

苏月瑾变成了一个任人摆布的娃娃,被他轻轻的擦拭,摆弄,直到浑身变的干干净净的,膝盖的伤口被温水拂过,稍微有些痒。

洗的干干净净以后,林安又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在花洒下站好,他轻轻的试了试水温,然后再替苏月瑾冲洗了一下头发,最后拿着干毛巾,小心翼翼的把她身上擦拭的干净。

“你在这坐好,我给你拿睡裙,不要着凉了。”林安在她的耳朵边轻念,这时候的苏月瑾乖的像是小兔,坐在那里看着他走出去。

林安去她房间的衣柜,拿了黑色的睡裙回来,替苏月瑾穿好,苏月瑾像个乖宝宝,坐在那,林安开着吹风机帮她吹干头发,然后蹲下来,查看她膝盖上的伤势。

还好伤的并不算重,稍微处理一下就好了,林安问她客厅里有没有东西,然后他找到了一瓶碘伏,他愣了一下,因为一般来说,这玩意,也不算家中常备吧?

林安拿着棉签替她消毒,用一次性洗脸巾代替绷带,稍微包扎了一下,苏月瑾这时候搂住了他的脖子,靠近他的脸颊,“你为什么不心动?”

“以前有个母人,可喜欢干这种事情,美名其曰叫做福利,但是只给摸只给看不给吃,久而久之就习惯了。”林安随口吐槽了一句某人。

“你是说谁?”

“我喜欢的那个人。”林安淡然的回答道,处理好了她的伤口,他问她还有力气吗?苏月瑾摇头,林安把她抱到了卧室里面,打开灯,苏月瑾被安放在了床上。

这时候,林安才坐在了床边,只是他忽然的伸出手,将苏月瑾的一只手臂拉了起来。

“从刚才开始,你就在藏着的,是什么?”

苏月瑾想收回手,可是她的手被林安紧握着躲不开,少女的肩膀下面,胳肢窝下面,手臂有一条长长的伤疤,并不好看。

“无聊的时候弄的。”她说。

这条伤疤,在苏月瑾故意的弄在了这里,没人能看到,能看到的只有她自己,可伤疤好像很深,早早的就愈合了,只是,林安觉得……好像没那么简单。

“就只有这里有?让我看看。”

“只有这里。”被发现的苏月瑾没有再躲闪了,她认真的回答,“我很爱漂亮的……所以只有这里,所以只有我能看到,好了就割开,好了就割开……所以,很难看吧?”

“只能说并不好看。”林安松开了她的手腕,坐在床边看着她的眼睛,灯光下她的脸微微有些苍白,眼眶还是红的,毕竟刚刚才哭过。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林安拉开了窗帘,看着外面的雨滴,他说,“你还难过吗?”

“我不要你可怜我。”苏月瑾轻轻的念着,别过了头。

“我不是要可怜你,我也没法去可怜你,只是我不想看见你这样,苏月瑾,对自己好一点好不好?”

“你心疼我?”

“对啊。”

“既然心疼我的话,为什么不能抱抱我呢?”

林安转过身,少女从床上坐了起来,抱住了他,林安也轻轻的搂住了她的后背,抚摸着她的头发,听着沙沙的雨声。

“你怎么会来?林安。”

“我没法放心,又无处可去。”

苏月瑾看着他的眼睛,可林安却凑上来亲吻她的嘴唇,苏月瑾的唇角勾起笑容,抱着他的脖子,把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可唇分以后,他看着苏月瑾的眼睛说,“我有喜欢的人的,苏月瑾。”

可他刚刚才亲吻苏月瑾的唇,现在就这么肆无忌惮的念叨着,“所以,我没法喜欢你的,就好像你也不会真的喜欢我一样,你对我的喜欢……就好像火山顶的雪,总会融化掉的。”

可苏月瑾却没松开抱着他的手,“我喜欢你,不管你信不信,不管是不是雪,可现在还没有融化,就这么简单。”

“你好好想想,如果我今晚上没来,你回家了,明天再醒来的时候,脑袋里还会有我吗?”

可苏月瑾却摇头,并不是否定,而是不听,“可你来了啊,林安,可你来了,嘻嘻。”

“你最后还是来了呀,不要和我再说那些理性的东西啦,是你跟我说,喜欢就是非理性的,就是感性的,我现在就是喜欢你,不许你再跟我说那些,你再说的话,我会生气的。”

所以林安沉默不说。

“说吧,你还和除了我以外的,几个女人上床过?”苏月瑾靠到他的耳边嘀咕。

“一个。”

“是谁?”

“我不会告诉你的。”

既然如此,苏月瑾就不猜了,但是她却在后面抱住林安,声音甜腻,“那你要记得我是第二个,要好好的记得我的味道,我的温柔。”

“上一次你记得不清晰,所以,我们再来一次,这一次,你要好好的记得。”

林安最后还是躺在了苏月瑾的床上。

但只是抱着她,看着她闪闪发亮的眼睛,说着,“可是我不会爱你的,苏月瑾。”

“那你以后,也别想忘掉我,你会记住我的,不管你最后怎么选择,你都会记住我的,林安,我要让你记住我,永远都忘不掉。”

她的眼底涌动着疯狂的爱意。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告诉我,是那天给你打电话的女生,还是洛水水?”

“我不会说的,苏月瑾。”

“我和她相比,我在你的心里,能占据多少的分量?”

“十分之一。”

“在你睡我的时候呢?”

“三分之一。”

“我很喜欢你这诚实的样子,林安。”苏月瑾看着他手臂上咬出来的那个痕迹,轻声问他“疼吗?”

“没那么疼了。”

苏月瑾把他的手臂抬起来,唇角触碰到伤口的位置,林安脑袋里都有这个疯女人会不会又咬自己一口的想法了,可她只是伸出舌头,像是小狗一样给他舔舐伤口。

…………………………………………

许清欢很晚都没能睡着。

冰箱里有林安买的一些基酒,许清欢自己去调了两杯,抱着杯子坐在床边,床边外的阳台,她看着天幕落下的雨滴,沙沙的响着,她自己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在等着什么。

直到凌晨三点,她有些困了,**着白嫩的脚丫走下床,把杯子洗干净,放回原处,靠在了床边,躺了下来,指尖轻轻的触碰着她自己的肌肤。

最终林安确实没有回来,不知道去了哪,许清欢闭上眼睛一会儿,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这个点会给她发消息的人,还会有谁?

可最终当她把手机解锁以后,看到的不是她想看到的,想看到他说开门这两个字。

他发来的消息是,我在苏月瑾家,她睡着了,我没有碰她。

许清欢回了一句好。

“那姐姐睡了。”

“许清欢,我好像忽然明白你的意思了,明白你这么做的原因了,我们继续互相折磨吧,许清欢。”

“我爱你。”

许清欢的指尖轻轻颤抖了一下,回应了一句,“嗯,我也是。”

她把手机放在了一边,轻轻拉了拉被子,闭上了眼睛。

窗外的雨声纷杂不息,许清欢安静的听着,想着,想着林安有没有骗她,是不是真的就只是在苏月瑾家,没有上床?没有接吻,没有爱她?

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哦。

——————————

ps:其实这一章原版本是林安告诉了苏月瑾姐姐的存在,告诉苏月瑾他爱许清欢,原版是他给姐姐发的消息是他把苏月瑾睡了,想了想,太扭曲了还是不太好,换点阳间的,太阴间的故事也不好。

新读者还在说胃药,老读者已经在喝卡布奇诺准备吃糖了,免得太甜。

另外 照顾大家一下身体健康 以后更新时间中午十二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