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你能救我?

作者:合雪丶 更新时间:2020/9/13 0:08:02 字数:3156

“你家里不来接你吗?”

“因为反正也不远嘛,走回去也都一样的,就当锻炼身体了,你呢?你为什么不和你姐姐一起回家?”

林安稍微怔了一下,“你知道她?”

“既然查过你的消息,那这些东西肯定都是很好查到的咯。”

“也是。”林安轻轻点头,抱着洛水水的小熊书包,两个人一起走了一段路,这段路并不长,林安和洛水水在聊着那部洛水水让他看的日剧。

倒真的是一部很不错的剧。

一直到林安快到家了,两个人不得不分别,林安把那个小熊书包还给洛水水,洛水水也接过来放在了胸前,她仰起头,“苏月瑾去过你家吗?”

"没有。"

“那你要邀请我到你家去坐坐吗?”

“还是不了,下次说不定可以。”

“那好吧,那,拜拜?”

“嗯,拜拜。”林安点头招招手,看着她离开,然后走近老旧的小区,爬了五层楼梯,阳光透过窗落下来,稍微有些热,他拿出钥匙打开门,到家,许清欢还没有回家。

于是林安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书,许清欢回来的时候,提着一个塑料袋,上面有一些凉菜,猪耳朵和一些素菜什么的,还有一颗白菜和一盒豆腐。

“嗯哼?结果。”

许清欢关上门,她果然还是第一个问题问了这件事。

“没有啪啪啪。”林安回答。

许清欢观察他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一秒,然后走过来,坐在了他的身边,伸出手,把他的脸颊埋在了自己的胸口,林安闻到了香香的味道,但是不能呼吸。

“乖。”

许清欢抚摸着他的头,轻轻的念叨着,然后松开手,趁林安还没回过神,在他脸颊吧唧一口,这一套攻势让林安有些目眩神迷。

“那姐姐去煮个白菜豆腐。”

许清欢站起身,踩着兔子拖鞋走进厨房,打开了炉灶,林安在那继续看他的书,他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仿佛那里还残留着少女嘴唇的余温。

许清欢要做的只是个很简单的白菜豆腐汤,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稍微放一点点油,然后拍一颗蒜拍的稀烂,在油里面煎一下,再加水,等到水烧开了放入白菜和豆腐,还有盐和鸡精,煮到白菜熟了,就是一锅很简单的白菜豆腐汤。

她还买了猪头肉,猪耳朵和一些凉菜,煮好了饭,林安和她一起吃饭,这才是两个人许许多多日子里的光景。

这一次林安洗碗,洗完碗以后,两个人又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做各自的事情,这是一种默契,他们都不会过多的干扰彼此的生活。

或许是因为两个人的性格,都太过于自我了一些。

…………………………

林安打开了一点窗,感受着窗外吹进来的晚风,打开码字软件写了六千字,写完的时候是晚上七点多,茶茶不找他打游戏,好像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了。

但林安的手机,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林安愣了一下,因为打电话过来的是萧茶茶。

“在?”她问。

“在的在的,怎么啦?”

“出来陪我喝酒。”

“啊?”

“心情不好,不想叫女孩子喝酒,来个异性朋友,又几乎没有,能叫出来的都不太熟不放心怕被捡尸,所以就你了,出来陪我喝酒。”

“那个,茶茶姐,我稍微有一点事情要处理,这个……”

“一千块,酒钱路费我掏。”

“您好您在哪家酒吧?您的保姆小安为您服务。”

“我地址一会儿给你,我现在出门,缺个听故事的人。”

“行,我马上出门。”

林安倒是很乐意接这样的差事,因为萧茶茶对他反正也没什么感觉,林安也喜欢喝酒的,林安大概了解一些les,les的存在可不是所谓什么该被yy的东西,因为她们是真的对男人没感觉。

毕竟他也没有什么要做的事情了,喝喝酒也挺好的,林安也愿意听故事,所以他出门了,倒是没有和许清欢报备,因为没必要。

许清欢出门也不会和他报备的,所以林安也一样。

萧茶茶说的那家酒吧叫做无非,算是喝酒的清吧,林安简直再开心不过了,毕竟在清吧喝酒,那才叫真喝酒,才是真的去感受酒的快乐的。

但是他到的要比萧茶茶更早,他要了一个两个人的座位,在角落里,等着萧茶茶来了再点酒。

萧茶茶很快到来。

林安就在那默默等待着,看到她的出现,眼眸稍微亮了一些。

萧茶茶穿着黑色的T桖,白色的包臀热裤,T桖是露肩的款式,头发随意的披散着,看上去火辣热媚,没有化妆,但是脸蛋仍旧足够漂亮,身材也不错,若要说气质的话……倒蛮像是青春活泼的叛逆少女。

这种叛逆和苏月瑾不一样,苏月瑾的叛逆是软的,是没有实质性的,是虚假的,但是她是真的,看的出来。

萧茶茶的眸子很快搜寻到了角落里的林安,然后走过来,在林安的对面坐下,动作风风火火的,看上去并不柔软。

好像那天林安见到的,穿着华贵lo裙的萧茶茶小姐,只是一个幻觉而已。

“点酒了没?”萧茶茶看上去很自来熟,双腿交叠在一起,问他。

“没呢,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

“今晚是醉酒局。”

“啊……这,不是特别想喝这种。”

“两千块。”萧茶茶这么说着,她的口气里可没有一星半点的嘲讽,说的纯粹且自然,豪气十足。

“那喝!”

“你喜欢喝什么?鸡尾酒?啤酒?威士忌?”

“我都行,看你,都还好,不是啤酒就好,啤酒会撑。”

“那威士忌吧。”

萧茶茶小姐点了一瓶山崎十八年。

林安简直太爱萧茶茶小姐了,因为这款酒贵贵的,对于喜欢喝酒的人来说,这款酒很棒,但是价格让人望而却步。

侍者贴心的送来了两个闻香杯,顺便问了要不要冰球。

两个人都没有要。

“所以茶茶,你是怎么了?”林安看着她脸,轻声问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和萧茶茶相处起来基本没什么压力,虽然两个人并不熟,大概是因为和萧茶茶玩游戏玩惯了,听着她玩游戏时候那风风火火,幼稚可爱的样子习惯了。

萧茶茶双手抱胸,先是把闻香杯里倒的那一口威士忌一饮而尽,抽出纸巾擦了擦唇角,看着林安的脸,但是没有直接的回答林安的问题,反倒是反问,“你是渣男吗?”

“当然不是了。”

“我……今天遇到了一些麻烦,然后,麻烦炸了,我也炸烂了。”萧茶茶这么说着,然后咳嗽了一声,大概是刚才那一口酒呛着了。

林安等她咳嗽完,也喝了一口酒,好爽,一分钱一分货果然真切。

“我……聊的几个姑娘,今天露馅了,有一个和其他几个都联系上了,然后那几个姑娘联系到了一起,然后,和我断了。”萧茶茶这么说着,林安刚喝下那一口酒呢,一怔,瞪大眼。

“……啊?”

“几个啊?”

“四个。”

“真牛啊,四线操作,现在被拿下了?”

“是。”萧茶茶点了一下头。

“那看样子……你是不打算挽留了?”林安试探性的问道。

“那几个姑娘,倒是给了我最后一次机会,让我选择其中一个,要真的决定好好生活,好好恋爱,其他几个也就都成全,但是最后我谁都没选。”

“为什么?”

“因为我谁都不爱。”萧茶茶明明是在这么说着,却有几分自嘲的味道。

“我不是很懂les的世界,你可以说给我听听吗?”林安给她倒上酒,然后和她碰杯。

“les的世界也是纯粹的恋爱,只是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总是把恋爱当成玩具,因为反正我们的恋爱观也不是被世俗接受的,大多男人只会用一些暧昧的眼神看待,觉得反而这样的姑娘玩起来更有意思,可我对男人尤其的讨厌。”

“你上次不还说……你是双……?”

“和你开玩笑的,我不会喜欢男人。”萧茶茶轻蔑的看他一眼,林安无奈的耸耸肩,然后萧茶茶摇晃着酒杯,一个人在那安静的喝着酒。

“你说,像我这样的人,究竟要怎样才能获得幸福呢?”

她抬头问向林安,好像茫然失措的,溺水的人,想抓住那根能够救她的稻草。

可实际上,林安对她的了解并不多。

而这也是很多时候,男女之间的相处,一个有趣的互动过程,女方知道男方对自己了解不多,但是她仍旧会想问一些关于她的问题,在信息不够的情况下,如果对方能猜对,那对方,一定会和自己很契合。

实际上……只需要依靠一些小技巧,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就好了,不只是模棱两口,还要依靠对方表现出来的样子,来猜测对方说话,做事,平时习惯,这些事情下隐藏的内核与动机。

剖析一个人,是很有趣的事情。

“那就得先好好研究研究,你为什么不喜欢男人了,天生?还是……童年因素?”

“你想知道?”

“知道起因才能给出答案。”

“你能救我?”她好像已经有了些微微醺醉。

“我不能,但能给出建议。”林安很客观的回答,他不喜欢说大话。

“那么,你是真的想救我,还是想上我?”

“你又不是不了解我,苏月瑾我也没想着做什么,至于你……啧。”林安耸了耸肩。

面对林安的嘲讽,萧茶茶却意外的没有生气,她喝着杯中的酒,趴在了桌子上,和林安讲关于她的故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