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没人比我小师妹更懂双修

作者:你莫不是在逗我 更新时间:2020/9/4 10:55:30 字数:3908

朝阳初好,高耸入云之处有一古钟,随着鸟啼鸡鸣,那老伯也是从梦中醒来,运起醇厚之力,击于古钟之上,顿时音浪滚滚,震开了密布山间的白云,使得阳光普照在这〈包飞升派〉中。

吱嘎——

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推开门扇,嘻笑着小跑着向一间房间跑去,脚踝处的铃铛随着少女轻盈跃动的身姿发出悦耳的叮铃声,纤细腰间的玉佩上的红绳也随着少女的一起一落悠悠飘荡,莲花荷叶般装饰的裙子穿在少女身上倒也是仙物配仙子,扎着两只小丸子,配上一副无可挑剔的可爱面容,十分惹人伶爱。

“哈啊~得通知师弟们起床了……”张子凡疲倦的揉搓着眼睛,穿着简单的从床上走下,来到房间门前张口打着哈欠。

“哈啊~~~”

突然走廊边传来脚步声,随机就是清脆可人的呼喊。

“大~师~兄~”

换做旁人听了绝对身心治愈,但张子凡可是深受其害,听到这声音,立刻心头一紧,瞬间清醒起来。

坏了,要跑开……

不等张子凡转身逃离门前,一股劲里猛的将房间门冲开,随之而来的是柔软物体的冲撞,张子凡正面接下了这白面冲击。

随着重力和突然的冲击,张子凡自然而然的被这柔软芬香之物压倒在地,后脑勺结结实实的挨一下,然后随着反震埋进一片柔如面团般的神秘之地。

窒息算不上,说是硌得慌倒还差不多,张子凡露出呼吸不畅一样的表情,将这个像寄生虫一样,紧紧抱住自己的少女双手托于腋下举了起来。

白嫩而红润的俏脸,闪闪发亮的双眸修长的睫毛,挺直、秀美的小鼻子搭配着樱桃小嘴没错了,这个可爱到犯规的家伙就是我的小师妹白冰儿。

眼前她正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嬉笑着:“大师兄,我有修炼上的问题搞不懂,想向大师兄请教!”

白冰儿骑在张子凡的肚子上,小脚丫灵动的摇晃着,似乎停下活动就会不舒服的样子,跟冰这个字扯不上半点关系。

张子凡苦笑着答应着:“好好好,有什么问题咱们慢慢说,你先从我身上下来,我们这个体位不太文雅,让其他师兄弟看到了容易误会。”

“嗯嗯,那大师兄,我们到床去说吧!”

白冰儿似乎也明白这其中的不妥之处,也是很听话站起身来,从张子凡面前跃了过去。

张子凡的大大的眼睛在此刻是无比的尖锐,捕捉到了一张张永世难忘的珍贵画面。

两行热血从鼻中流出让张子凡从刚才令人陶醉的画面中回过神来,匆忙的使出两指打在鼻中血道上止住鼻血,然后一把将鼻前鲜血抹走,化于空气之中。

然后心中默念三遍罪过:“不对不对,我可是大师兄,怎么能占小师妹的便宜,罪过罪过。”

“大师兄你怎么这么慢啊~”坐在床上的白冰儿不满的发着牢骚。

张子凡清了清嗓子进入贤者模式,坐到桌子边上的木凳上,颇有大师兄气派的给壶中换上新鲜茶叶以热水泡开倒出一小点茶水之后,然后斟上两杯茶:“我觉得有什么事,到桌子上说就可以了,没必要到床上吧。”

最关键的是,如果让师尊知道了我和小师妹在床上谈论事情,即使我们什么也没干,我也是轻则断腿,重则小命不保啊。

张子凡光是想着这些,就不禁暗暗咽了口唾沫。

白冰儿看到张子凡的这副平淡模样也是无可奈何的坐到了张子凡的另外一边,嘴里嘟囔着:“大师兄真任性,明明在哪里谈论问题都一样嘛……”

张子凡给白冰儿递茶水的手微微一抖。

到底是谁在任性啊!哪有师兄妹谈论修炼到床上谈论的?

不过吐槽归吐槽,白冰儿毕竟还小,张子凡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起正事:“好了,说吧,修炼上有什么地方不懂的?尽管问就好,虽然不敢说跟师尊那么厉害,但是在我们包飞升派,也绝对算是有头有脸的修炼指导员了,就我指导过的师弟师妹无不茅塞顿开,修为暴涨,长生不老……”

当然我这么浮夸的吹牛白冰儿也是看不下去了,伸手示停,并出声制止。

“停停停,已经可以了大师兄,已经没有人比你更能吹牛了。”

张子凡也是毫不在意,吹完牛之后感觉神清气爽,端起茶杯问,自信满满的问道。

“既然如此也不用我多说了,小师妹直接说问题吧!我一定尽我所能给你答案!”

白冰儿也是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我。

“大师兄,我修炼上缺一样东西,需要从大师兄身上要点,但是大师兄请放心,这东西大师兄会自然恢复的,而且绝对不会危害到大师兄的身体的!”

听到这里的张子凡就不禁奇怪了,他看过那么多修炼手册,浏览过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修炼之法,竟然一时间想不出来这是修炼的什么功法,居然需要自己的帮助才行。

白冰儿看张子凡陷入了沉思,不由得出声问道。

“行不行嘛~大师兄,就给你可爱的小师妹一点嘛~”

张子凡也是受不了白冰儿这一顿撒娇,连声答应下来。

“好好好,给你给你,只要能帮助你修炼,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白冰儿一把抱了上来,抱住张子凡右臂,张子凡也是欣慰的举起茶杯小饮一口。

“太好了~那么大师兄,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双修吧!”

“噗——!”张子凡一口茶吐出,灵茶在面前制造出短暂的彩虹。

“这可是灵茶哎,大师兄好浪费。”白冰儿看到这一幕吐槽着张子凡刚才那一口的浪费。

“咳咳咳,咱们先不说茶的事,我就问你,你是从哪儿看到的双修?谁告诉你的?”

白冰儿从怀中掏出一本《阴阳采补大法》,天真无邪的指翻开第一页展示在我的面前。

“喏,就是这本书,上面写着双修可以快速精炼的提升两个人的修为,我觉得我和大师兄最适合的。”

张子凡看都不看一把夺了过来,然后举的高高的,不让白冰儿碰到,面色冷漠道:“没收了,我回头就用三味真火给烧得干干净净。”

白冰儿蹦跳着想要去抓可惜身高限制,再加上张子凡按着白冰儿的肩膀不让她蹦的太高。

“停,不许再跳了,再跳本师兄可就要生气了。”

白冰儿这才老实的停了下来,只不过一边香腮鼓起,透露着自己的不满。

“那好吧,书没收就没收了,那我们继续双修吧!”

刚刚将书放入怀中的张子凡,冷汗直冒,连忙后退两步,不料被凳子绊倒,向后倒去,白冰儿也是眼疾手快,伸手去拉,一用力,竟将张子凡拉入自己的香怀之中。

靠在白冰儿怀中的张子凡眨眨眼和白冰儿两眼相往,一时间气氛暧昧起来。

白冰儿:“没想到大师兄喜欢这种调调,不过也没事,我们继续来双修吧。”

面对着白冰儿渐渐靠近的娇嫩红唇,张子凡下意识的伸手推开,就形成了白冰儿抱着张子凡,而张子凡伸手推开白冰儿脸颊的尴尬局面。

随后张子凡也意识到这样影响不好,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何况是师兄妹了,一溜烟站起并后撤三步保持安全距离,居然厚脸皮的当做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继续正经的问道。

“那么小师妹,你知道什么叫双修吗?”

现在张子凡只希望白冰儿并没有看完这本书,只是对双修这个词有误解而已。

白冰儿扶着脖子,满脸痛痛的样子,对于师兄的话,还是立刻回答着:“知道啊,书上写了,就是一男一女,一阴一阳两个一起没羞没躁的嘿咻嘿咻,就好了!”

听到这里张子凡整个人已经石化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那个纯洁天真的小师妹一夜之间居然变得满口秽语,简直让张子凡难以相信。

“大师兄?”

看着张子凡这副惊讶僵硬的表情,白冰儿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不明所以。

张子凡双手合十心口默念:“愿天上没有《阴阳采补大法》,南无阿弥陀佛。”

白冰儿眉头一皱有些不解但还是分的清主次,主动脱起衣服来:“虽然不太懂大师兄的意思,但我们还是双修要紧。”

张子凡眼见现状,一个挥手将房门带上,尽管门口没有人偷看,但张子凡还是以防万一的将门闭上。

张子凡此举让白冰儿微微一愣,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露出了甜蜜的笑容,但事情的发展并不是如她所愿。

张子凡一只手捂住眼睛,啊,虽然留了个缝的说,另一只手给白冰儿整理衣冠。

“冰儿!不许胡来!男女授受不亲,哪怕是肉眼看内穿衣物也不行,你此番之举,实在是有损自己清白,不过好在你刚才也只是露出肩膀和锁骨并没有露起重要部位,并无大碍,你就当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今天居然是我也当做从来没有发生,免得传出去坏了你的名声。”

“是我自己愿意的!”

“不许胡说!再胡说我就,我就,我就再也不给你买糖葫芦吃了!”

张子凡这番话说的可能是太严重,居然给白冰儿说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呜呜,怎么这样,明明是大师兄答应过我的,要跟我双修,呜……”

张子凡给白冰儿整理好衣冠,已经不会有春光外泄之后,他叹了口气,轻轻给白冰儿抹出眼泪,温柔安慰着。

“不要哭,冰儿,师兄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还太小了,什么都不懂,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和做的这些事,只是太天真了而已,我不会往心里去的,等你长大之后就会明白了。”

白冰儿吸着鼻子抹着眼泪,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继续问道:“呜,那、双修的事情怎么办?大师兄之前答应过冰儿,大师兄亲口说的,冰儿要多少给多少的……”

说到这里张子凡就不禁汗颜:“那是意外,我也没想到你要的居然是那个,这个大师兄不能给你,冰儿不能轻易给出自己的那个,要留给心上人才行,记住!一定要留给心上人才行!其他人谁都不许给,哪怕是跟修仙有关也不行!否则你就当没我这个大师兄!”

白冰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问道:“心上人是什么?”

说到这里张子凡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嘛,这个你以后就会知道了,现在知道了,也没有意义,行了,快回去吧,大师兄还要洗脸漱口呢。”

白冰儿似乎是对我的答案很不满意,气的直跺脚:“哼!大师兄是个大骗子!说好的跟我双修却又骗我!大师兄说的话冰儿都很用心的记心底了,现在冰儿连问个心上人是什么大师兄都不告诉冰儿,还笑话冰儿!我要去告诉二师姐去!”

说着白冰儿跑到门口朝着我做起鬼脸:“略略略~!”

要是临时白冰儿去找二师妹告状我绝对会求饶塞糖葫芦求原谅,但现在的张子凡心中却是波澜不惊,安心无比。

呵,我这次做的可是正事,就算被二师妹知道了又如何?她也只能表扬我,对我所说的话表示赞同。

如此想来的张子凡笑着再次坐下来,摇着头再次小饮一杯茶水,走道中传出白冰儿的喊声。

“二师姐!大师兄骗我双修~~!”

“噗——!”

“咳咳咳,咳咳咳,哪有这么传话啊?!这是诬陷,这是歪曲事实!我要告官!”张子凡在房间中无力地喊着,但并不能阻挡白冰儿的脚步。

这一刻,张子凡五雷轰顶般石化在原地,心凉了半截。

完犊子了,我一世英名莫非要栽在小师妹手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