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救了个祖宗回来

作者:你莫不是在逗我 更新时间:2020/11/1 23:45:53 字数:3035

“阿嚏阿嚏!”

张子凡无辜的打了两个喷嚏,十分懵逼。

奇怪,我明明已经是这等修为怎么还会打喷嚏?莫非是这两天药吃多了?算了,这个过会再说,话说娘亲给做的守宫砂也太给力了些吧?!

要不是亲自操作了,张子凡可能还真不敢相信,堂堂七尾大妖所制作的结界和自己的守宫砂碰撞的结果居然是,结界砰然破碎,而守宫砂只是仅仅有短短一瞬间的暖流,随后屁事没有的回复常态,张子凡整个人都愣住了,这玩意叫守宫砂???你说这是金钟罩我都信!

没有犹豫,张子凡立刻将手腕上的手镯摘除,戒指刚刚摘下又瞬间被妲己抓住手指,扶回。

“奴家该说真不愧是相公吗?如此果断还有如此的魄力,差点奴家就被相公害惨了呢。”

尽管妲己有绣花盖头遮面,声音也是极其温柔,但张子凡还是冷汗直冒,知道自己全无灵力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不禁不自觉的小步后退。

但妲己已经是耐心全无,急不可耐了,强行运起妖力操作着张子凡的心灵手足。

妲己轻启朱色红唇,入骨柔声从喉中传入张子凡耳中。

“来吧,相公~摘下奴家的盖头,承让奴家的正宫地位,占有奴家的全部吧~!”

张子凡心中自然是一百个不愿,不愿在这里,在这种稀里糊涂的情况下交出自己的童男之身,但奈何,自己毫无灵力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眼神空洞,机械般缓缓举起手臂,一点点向妲己盖头出伸去。

这一刻,少女红妆满面,一身胜仙嫁裳,盖头遮盖绝世之容,盖中少女双眸紧闭睫毛跟随剧烈的心跳而微微颤动,等待着期盼已久的少年郎来掀开那喜气的盖头,在今晚今夜,为之献出一切。

少年郎表情木纳,动作僵硬缓慢,那一刻,似乎也是认清了现实,叹了口气,放弃抵抗,放宽心接受,闭上双眸……

似乎一切已成定局,妲己人有情,子凡……

若琳眉见紧皱,缓缓睁开双眸,突然察觉到什么,眉头一挑,嘴角弧度微微上扬。

美女救英雄的机会就交给你好了。

“不行!”

人未至声先至,大门轰然炸开,强烈的飓风和木屑将洞房冲的杂乱。

“相公小心!”察觉到杀气的妲己第一时间下意识的将张子凡护在身后,随后才运气防护。

太好了,看来戒指摘掉的那一瞬间还是有效果的!有救了!

张子凡心中刚刚萌生出兴奋高兴之色,但睁开双眸的那一瞬间那刚刚萌生的兴奋就被狠狠埋葬。

此刻的妲己并没有刚才那般妩媚妖娆,几滴鲜血从妲己衣角处滴落,张子凡侧身看去,妲己的凤凰嫁衣之上已有几处破损,再看向破损其中,是触目惊心的伤口,白若豆乳一般的稚嫩肌肤上多出几道伤痕,流下几滴血液,染透嫁衣,在打打杀杀的修仙界中流血是很正常的事情,可眼前这一幕对张子凡来说却沉重异常,压的张子凡连呼吸都有些噎塞。

不等张子凡说些什么,妲己立刻回过头来,语气极其急迫担忧:“相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说着妲己从袖子中拿出几瓶药膏就要给张子凡。

张子凡被妲己急迫的语气问的愣了神。

明明受伤的人是你才对吧?可为什么却要先关心我呢?

张子凡心中的沉重多了几分,使得自己心情都受到影响,张子凡眉头紧皱,带着几分生气的情绪捏住妲己的手腕,凝视着盖头中的妲己。

“你才是最需要这些药膏的才对吧?!再怎么说也是你应该先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才对吧?!”

这声怒吼中,满带着张子凡的怒火,如果不懂的人看上去定是以为是张子凡在发泄怒火,对方那可是妲己啊,一眼边看破了张子凡的全部小心思。

妲己先是被张子凡吼的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柔和甜蜜。

“啊啦~相公是在关心奴家吗?奴家好开心~”

张子凡被妲己的柔情惹红了腮边,马上红着脸低声呵斥。

“不是!我可是在生气啊!我可是在吼你啊!”

妲己白玉翠指轻轻捂住张子凡的红唇,抢过话语权:“我都懂的,相公是在为自己没有灵力而无力,为奴家受伤而内疚,所以才会忍不住发脾气,这些奴家都懂,谢谢相公对人家的关心,可是,相公这样子奴家也会心痛的。”

妲己说的话句句只穿张子凡的心窝,刚想说什么强行解释过去,又被妲己轻轻塞入手中几瓶丹药,张子凡顿时火大。

“我说了,这些药膏还是!”

“是解药哦~”

张子凡瞳孔瞪大,不再拒绝,接过了解药,而妲己这才轻轻一笑。

“终于说完了?”

二人话语刚刚结束烟雾中才终于走出一持剑女子,头戴飘飘面纱,胸部平淡无奇,后股精致适中,要说亮点那恐怕只能是高挑的身材近乎无情般的气质,和那隐藏于长衣下诱人长思的长腿了,走路姿势优美简单,不如妲己那般妖艳馋人,更是简单干净。

妲己听到此声也是淡笑着面对尘土中走出的女子。

“多谢你让妾身和相公说完这些。”

没错,以持剑女子的实力怎么可能现在才进场?自然是一直等到张子凡和妲己谈话完毕后才礼貌入场的。

“没事,反正这也是你最后一次和凡郎说话了。”

妲己表情微微凝固,随即又变得玩味起来。

“哦~?有意思~一个莫名其妙便打扰别人洞房还毫不客气的破坏别妖的洞府的家伙,现在居然还得寸进尺的当着以上事件的女主人的面,擅自宣告女主人的死期?有趣有趣~脑子坏掉的妖妾身还是第一次见~”

那持剑女子看样子很不喜欢说话的样子,怒目而视妲己,怒喝一句:“看剑!”

说罢持剑少女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不能牵连到身后的相公!

妲己第一时间如此想到,便迅速朝洞口跑去,嘴里魅笑两声:“妹妹别急躁嘛~这里地方太小恐怕是施展不开,不妨到外面打去~”

速战速决在动静搞大之前得带着相公离开转移才行!

妲己心中开始打起如何快速取胜的算盘,而那持剑女子个并没有对极行中的妲己出手,看样子似乎是同意了妲己要求出去打的提议。

而张子凡则是含泪磕药,别问,问就是解药真香。

而假装昏迷中的若琳则是终于松了口大气。

呼呼~差点就要暴露了~还好恩公摘了一瞬的戒指让正在附近寻找的那个笨蛋老鹰及时赶了过来,真是的明明是老鹰居然还来的这么慢,害的本姑娘差点就要出手了。

对了,我记得老鹰似乎是吃狐狸的对吧?唔,要不要带个并恩公‘救醒’之后暗示恩公摘掉戒指将其他的妖怪们召集过来劝架呢?

唔……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张子凡猛磕了几粒药丸之后果然是药效神速马上身体就有了明显的好转,马上又给若琳喂**的解药,若琳也是醒的出奇快,不禁让张子凡一脸惊讶的看着手中之前在飞舟上那妖怪制作的解药,感叹。

“好家伙,这是神医在世啊,药效这么猛???这个好,这个好,改天得想办法求点药。”

正在张子凡感叹之际,若琳懵懵懂懂的醒了过来,在张子凡的轻声问候下缓过之后,挣扎着想要站起。

“让主人这么照顾可不行,明明仆人的义务是照顾主人才对。”

“别说傻话了,这种时候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若琳你好歹是女孩子,而我怎么也是修仙的好得快一点很正常,就让我这个做主人的照顾照顾仆人也不错。”

尽管张子凡如此说,但丝毫都无法动摇若琳想要站起来的决心,张子凡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搀扶着若琳站起。

然而最让张子凡心累的事情发生了,在若琳站起的过程中,若琳一个踉跄,刚好碰到了自己的戒指,而且还是给自己遮挡姻缘线的那只啊!

张子凡连忙的重新穿戴上,但回复了些许灵力的张子凡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周围几个方向的灵力突然有了明显的变化,毫无疑问,是有人,不,应该说,是有妖,盯上了自己。

张子凡长长深吸一口气转眼看去就是一脸搞砸了,完蛋了,欲哭欲泪的表情,顿时又软下心来。

“唉,算了。”

张子凡叹息一声默默抬头望天,草,只有石头。

“完犊子了,要不若琳你还是先跑吧?毕竟她们是来找我的。”

若琳:“不!若琳要一直跟着主人身边!”

张子凡:“望天,草,望石。”

可是,你跟着我身边只会增加我的逃跑难度啊!

张子凡心中已无力吐槽,如果能重来,打死他,他都不会收这个书童!不!英雄救美都不会!嗯!不会救!应该不会救!可能不会救!大概不会救!不会救吧?

唉~好吧,会救会就,谁叫自己骨头贱呢。

刚想有所行动的张子凡欲哭无泪,因为他现在能清楚的感受到,她们来了,并且就在洞外。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