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杀手并非英雄

作者:Lucky菲尔 更新时间:2020/9/8 15:30:29 字数:2334

第九章

杀手并非英雄

……

“咔——!”,狄安娜炸着毛,示着威。

“咳……咳咳咳……!”,又因为喉咙用力,而难受的咳嗽了几下。最后瞪着萧云生,用着人类的语言说道:“咳……咳咳咳……!谁……谁是猫了!我是荣耀的森林之王!你这个该死的人类!”

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萧云生脸上的爪印在快速的恢复着。不过一会,就恢复如初的抬起了头来。看着那咋咋呼呼的狄安娜,说道:“按照刚才的约定,身为败者的你,会心平气和的与我对话,对吧?”

“噫……”,狄安娜异常不甘的瞪着萧云生,在心里纠结了不知道多久,才总算是从那大铁笼子上跳了下来。

而这时,见气氛已经缓和的艾米莉,也偷偷摸摸的从马车上找来了个能遮住身体的长袍,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将它递给了狄安娜,说道:“你好……老虎妹妹,这个……你可以穿上。”

‘她应该,不会突然咬人吧?’

狄安娜瞥向艾米莉,一脸不屑的就夺过了艾米莉手中的衣物,给披在了自己本只有关键部位被虎皮遮住的身上,说道:“你不是这个男人的跟班吗,讨好我,你有什么目的?”

‘跟班?’,艾米莉迷惑的看着狄安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露出了善意的微笑,说道:“我叫艾米莉,你呢?”

“……”,见艾米莉无视了自己的挑衅,狄安娜显得有些无语。不过也没有再多纠缠,只是连理都不理的又跳回到了那大铁笼子的上面,大声说道:“不是要对话吗!我就从这里与你们对话,满足了吧!”

“如果再不满足……”,说着,狄安娜越加的加大了声音,却是因为喉咙的不适,一下子就再次的咳嗽了起来,说道:“咳……咳咳咳……!咳咳!再不满足……咳……再不满足,我会与你们决一死战的!”

“……”,萧云生与艾米莉,无语的看着笼子顶上疯狂咳嗽的狄安娜。

这时,艾米莉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个水瓶,对笼子上的狄安娜说道:“那个……老虎妹妹,要不要先喝点水?”

说完,又瞥了一眼萧云生,‘云生也真是的,把人家小姑娘给掐成这样……’

“谁……咳……咳咳咳……!”,狄安娜不屑的看着艾米莉,怒道:“谁要你们人类的水!见鬼去吧!”

“行了。”,萧云生拿过了艾米莉手中的水,拧开瓶盖,突然自己在那理所当然的‘吨、吨、吨’的喝了起来,又故意的瞥着狄安娜,语气贼贱的说道:“人家不想要,咱也不能逼着人家喝啊,是吧。”

“噫!”,萧云生的举动给狄安娜气的是青筋暴起,不过还是一脸不屑的盘腿坐在了笼子上,说道:“少废话了!你们这些该死的人类,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吧!”

“问题吗?”,萧云生想了想,把瓶子还给了正一脸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艾米莉,又对着狄安娜,说道:“在问你问题之前,我想让你先听个故事。”

“哈!?”,狄安娜一脸不耐烦的把拳头捶在了笼子上,怒道:“谁要听你讲故事啊,神经病吗!?”

而萧云生,却是一脸理所当然、并用着十分欠揍的语气,说道:“输都输给我了,哪儿有那么多要求?”

“你!”,虽然暴怒,但是由于自己已经承诺,身为森林王族的狄安娜还是只好强忍着怒气,闭上了眼睛。

又用着破罐子破摔的语气,睁眼说道:“你讲吧!”

‘该死的……人类!’

“这就对了。”,边说着,萧云生边坐在了一旁的石头上。

艾米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找来了军粮里的肉干,坐在一旁,一边吃着,一边围观。

……

从前,有一个奇怪的世界。

那个世界与这里相似,却又截然不同。

那里的人类用混凝土与各种奇怪的工具,创造出了各式各样的钢铁巨兽。

他们住在几十米、甚至几百米高的建筑物里。

那些建筑物一个接着一个,取代树木的森林,组成了无数片望不到尽头的混凝土与钢铁的森林。

那里,也有着像你们异兽一样的存在。他们被人类称作魑魅魍魉、又或是妖异、妖怪。

但是与这里不同,那里的人类,大多并不知道妖异的存在。

只有少部分的驱魔世家中,代代相传着退治那些混在人类中伤害人类的妖异的故事。

驱魔师们从小就会接受家族的训练,成为对付妖异的杀手。

有一天,一个在驱魔师的世界里近乎登峰造极的人,听说了一个奇怪的传闻。

一种本来应该已经在国家里近乎灭绝的妖异,再次出现,并且正在大肆残害人类。

而那,正是老虎的妖异。老虎作为百兽之王,几千年间,一直都是众妖之中不可小视的存在。

但是,由于近一百年间人类对于老虎栖息地的侵害、与对它们的赶尽杀绝,那个驱魔师所处的国家里,就连普通的野生老虎都已经寥寥无几。更不要说是成妖的老虎,就算是有,也一个个的都消声灭迹,不敢再出头祸害人类。

可是,他遇到了。

他遇到了传闻中的虎妖。

那虎妖也确实强悍,甚至在他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一辈子都没能痊愈的伤痕。

那虎妖因为人类对他同类的屠戮,而痛恨着人类。

人类杀了他的父母,杀了他的兄弟姐妹,杀了他的妻子。

忍无可忍的他,选择了对人类的复仇。

他混居于人类之中,几年内杀死了上千名无辜的民众。

大人、小孩,男人、女人,无论对方是否有罪,那虎妖都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蹂躏致死,并与子婿同食。

他把仇恨带给了后代,他的子女也与他同样,痛恨着所有的人类。

因为这些人类所居住的地方,曾经是他们的家。

曾经,是他们的领土。

这些人类之所以能在这里,是因为其他的人类夺走了老虎的家园、杀死了老虎的同胞。

而驱魔师,并不在乎老虎的仇恨源于何处。

他只是冷血的杀死了虎妖,并杀死了虎妖那三个根本无法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子婿。

并且,这并不是第一次。

驱魔师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杀死了害人妖异的子婿。

尽管,他们也许还并没有亲手杀死过人类。

尽管,他们也许以后也不会伤害人类。

但是驱魔师,不能放任他们活下去。

不能让他们有机会继承父母,在未来继续残害无辜的人。

他必须斩草除根,因为如果放他们活下去,那些以后逝去的无辜者的性命,也都会被算在驱魔师的头上。

但是……

如果,那时驱魔师没有杀死他们。

如果,那时驱魔师对他们展现出了身为人类的仁慈。

谁又能保证,他们会继续的痛恨人类、伤害人类。

谁又能保证,他们会对父母所传达的仇恨确信不疑。

没有人能保证。

只有时间,才能验证他们的选择。

而那个驱魔师,剥夺了他们选择的权利。

剥夺了,他们活下去的权利。

……

“因为那个驱魔师不是英雄,而是杀手。”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