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入

作者:悠月逆雪 更新时间:2020/10/24 9:15:19 字数:3014

已经得到了答案,夏露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发现我从未想过在她身上追求过什么。

在夏露内心惆怅的时候,顾佳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夏露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发现游泳池内已经没有我的身影了。

“陆隐同学怎么不见了。”夏露的声音有些惊慌。

从头至尾都在观战的蓝钰回答道:“陆隐刚刚快到终点的时候突然跳入了水中,也不知道他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刚说完没多久,我就拎着汉娜从水中露出头,甚至连脸上的水都来不及擦,就对着她们喊道:“赶快来帮忙。”

顾佳放开夏露,第一个冲到我这里,然后对我伸出了手,帮我把汉娜拉了上去。

让汉娜平躺好后,顾佳不停按压着她的肺部,将胸腔和肺部的积水排出。

我上岸后,她对我说:“可以给她做人工呼吸了,赶紧的吧。”

难怪她当时那么着急,原来是想要我做这种事,不过人命关天的时刻,我也没时间思考其他对策,径直来到汉娜身边给她做了人工呼吸。

虽然顾佳是个不正经的人,但急救措施做的很完美,我重复了三次人工呼吸后,汉娜就醒了。

将肺中剩余的积水咳出来后,她居然有些遗憾的说:“本来想搏一下的,看样子是失败了,是你赢了啊,陆隐。”

汉娜坦诚的认输,却对刚才陷入险境一字不提,显然是不希望我把这件事放心上。

到了这个时候,基本所有都看出我设计这场比赛的用意,目的就是想把主场优势发挥到极致。

这场比赛真的公平么,至少从表面看,还是很公平的。

我是跳的很快,但那种方式有多难,从汉娜完全做不到就能看出来。

汉娜选择了更简单的方式,只是她自己把那种简单的方式变得和我一样难。

所以说,她输的心服口服,以后也应该不会继续纠缠我了吧。

“陆隐同学,输赢对你来讲就这么重要么,如果汉娜同学真的出了意外,那不就无法挽回了啊。”这句话是在场所有人都心声,可只有夏露一个人说了出来。

也许我会因为这句话而讨厌她,可她不希望我逃避,如果连人命都能漠视,那她或许真的会想远离我吧。

该怎么回答她呢,这根本不是输赢的问题,我从一开始就没把输赢放在心上。

自始至终,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满足汉娜求胜欲的情况下,让她放弃和我竞赛的念头。

赢不赢倒是无所谓,如果输了也能让她的求胜欲消失,那也可以。

理解我真正想法的只有顾佳一人,但她不想解释,如果因为这样,我和夏露就决裂,那她就有插手的机会了。

发现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夏露用略带悲伤的语气说:“我今天有点累,就先回去了。”

顾佳目送夏露远去,她小声的问道:“不去追她么,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恐怕不小。”

“呵,这不给你创造机会吗?还是说你已经洗心革面了。”

听到我的反讽,顾佳什么都没说,多少年的交情了,她要是再听不懂我的话,那就真的不配当我的红颜知己了。

自那天起,夏露开始刻意和我保持距离,虽然中午还是在一起吃便当,但交流明显少了很多。

对于这种现象,我选择了装作没看到,谁让我现在分身乏术呢。

“陆隐,关于夏露的事情,我很抱歉,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提出那么任性的要求。”

看到我和夏露冷战,汉娜觉得十分愧疚,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弥补。

“这和你没关系,不用放在心上。”我一点也不着急,最多元旦节的时候,夏露一定会主动来找我。

不过嘛,如果能借此机会攻略汉娜就好了,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汉娜帮我一个忙。

“能不能配合我演一场戏呢。”合上手中的笔记本,我问汉娜。

我突然提出的请求让汉娜感到无措,她不明白我想要她配合我演什么戏。

既然王载曾经找过汉娜,就意味着他在学校某处监视着我。

他想找机会搞我,那我也得找机会回敬他才对,毕竟我可不是以德报怨的性格。

汉娜好像误会了什么,她赶忙摆手拒绝道:“如果是会伤害到夏露的事情,还请允许拒绝,说真的,请不要再刺激夏露了。”

我在你心中的印象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了么,算了,我本身做的事情和渣男也没什么区别。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其实是想引出王载,就是之前唆使你的那个男生。”

毕竟是刚过去不久的事,汉娜怎么可能忘记,可她又陷入了新的疑惑之中。

“呃,那个男生好像也认识你,难不成你们很熟么。”

怎么可能会熟,我还一次都没见过那家伙,只是对方太嚣张了,必须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虎口拔牙的事情不可取。

“他对我应该很熟悉,但我对他也只是停留在知道名字这种程度上。”

这句话还算复杂,可汉娜却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那家伙是跟踪狂,没错吧。”

嘛,你的理解也不错,就他的行为来看,的确属于跟踪狂的范畴。

只不过男性跟踪男性,除了变态外,实在不想把他称为跟踪狂,因为那么做会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

“话说遇到跟踪狂的话,不应该先报警么,让警察来处理这种人才是最好的办法吧。”

汉娜提出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如果我真打算使用这个方法的话,不光是王载,顾佳也会感到失望吧。

“报警是我最不想用的方法,可以的话,我希望尽量由我独自料理那家伙。”

感受到了我的意志后,汉娜叹气道:“那你希望我怎么配合你。”

只要汉娜同意了,接下来的事就会非常简单。

在给王载挖坑的同时,我也没有忘记那个一直偷偷看向这里的人。

“不急,反正我现在说了,你也不一定记得住,我之后给你一份计划书,按照上面写着的进行表演就行。”

“诶?还有计划书么,我怕看不懂啊。”

汉娜很清楚她自身有几斤几两,计划书那种东西,她肯定是应付不来的。

此时的我,大概能体会到王载当时的心情,总感觉汉娜的大脑也是用肌肉做的。

但毕竟是我拜托她的事情,所以我很有耐心的给他慢慢讲解。

而这个过程让夏露更加煎熬了,坐在位置上偷看的她只希望这一幕赶紧结束。

看着夏露越来越绝望的眼神,我感觉大事不妙,好在上课铃响的很及时,阻止了一场即将发生的悲剧。

夏露消沉的背影让我忍不住拿出手机,给那位坏心眼的天才小姐发了信息。

“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再晚下去,我感觉会出事。”

几分钟后,我收到了顾佳回复的信息。

“我又不是无业游民,总不能抛下自己的事不做,特意去帮你安慰夏露吧。”

尽管你不是无业游民,但就你平时的所作所为来看,和无业游民也没两样。

估计顾佳现在正做在吗某个地方磕着瓜子,盯着手机屏幕窃喜吧。

“直接给我个准确时间。”

屏幕另一边,顾佳把瓜子壳倒进垃圾桶后,缓缓打字道:“我今晚就去,明天你就能看到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夏露了。PS:可能略微有些不同,但不要在意细节。”

如果只是如字面意思上出现略微的不同,那倒也罢了,既然全权拜托顾佳了,还是给她点信任吧。

顾佳倒也没辜负我的信任,至少她遵守了时间上的约定,在放学前就已经坐在了夏露的家中,然后随意的打量起房间内的摆设。

很正常的四室一厅,但鞋架上只有两种类型的鞋子,一双是成年女性的,另一双很符合夏露平时的穿搭风格。

她应该是和母亲住一起,但愿她的母亲今天不在家,不然自己会丧失很多乐趣。

不过这些也不是顾佳能控制的,所以她放宽了心,继续观察夏露住的地方。

在看到客厅墙壁上挂着的照片时,顾佳停下了脚步,然后伸出手,抚摸着其中一个人说道:“好久不见了,路言霞。”

没有人回应她,毕竟那张照片上的人再怎么栩栩如生,也只是一张照片而已。

夏露回到家的时候习惯性的喊道:“我回来了。”

然后开始换鞋,当她走进客厅,顾佳笑着说:“欢迎回来。”

短暂的沉默后,夏露揉了揉眼睛,发现顾佳还在她眼前。

于是,她走近了几步,认真观察着眼前这个人,最后得出结论,一定是她太累了,所以才会出现幻听和幻视。

“你伸手摸摸看,就知道我是不是真货了。”

突如其来的发言把夏露吓了一跳,她直接蹦到沙发上,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顾佳。

“我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关门了啊,你是怎么进来的。”

夏露本来想逃跑的,但这里是她家啊,为什么要跑呢。

顾佳不紧不慢的解释道:“你家的窗户没关,进入这里也没花多少力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