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希望永远都能这样

作者:Nova酱 更新时间:2020/10/21 16:18:36 字数:2870

河东省作为国内教育内卷氛围最严重的省份之一,在这里开教育辅导机构,是一门很赚钱的生意。

苏诚得去探查一下行情,才方便后续的计划,不管是去当家教,还是找个地方自己办个小型的黑辅导班,都得了解一下今年的价位才行。

至于为什么要带佳佳去……

不为什么,因为好玩!

如此独特的体验,作为与佳佳诀别前的最后一段回忆,苏诚觉得很合适。

上次的羽毛球诀别,被可恶的秦沐澜打断了,这次苏诚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陪佳佳好好地玩一天,然后把两人的关系掰扯清楚。

苏诚想,既然不可能爱她,那索性就别耽误人家,画一个圆满的句号,然后,早点分开,各自安好。

不然要是多吃几顿佳佳包的饺子,苏诚都快要舍不得了。

“我们易容一下。”苏诚对徐佳忆说,“教辅机构经常在各大高中里乱逛,保不齐里面就有认识我们的人。尤其是你,每年运动会都跑三千米,大长腿会给很多人留下深刻印象。”

“哦……好。”徐佳忆应答,双脚在桌子底下勾在一起,乖巧地看着旁边的学长认真地往他脸上涂东西,不禁莞尔。

苏诚是不折不扣的复合型人才,他的学习能力体现在方方面面,徐佳忆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的,但事实就是,苏诚的化妆技巧,甚至比绝大多数女孩子都要厉害。

当然了,苏诚家里贮藏的化妆品,都是比较便宜的那种,他没什么钱,但是在必要的地方该花还是得花,比如妹妹被于记者坑了,苏诚就得去搞于记者,但是直接跑过去搞他又容易露出马脚,所以,就得化妆改变改变形象。

某个暑假,苏诚在影视城的一个小剧组里打了一个月的短工,仗着人长得帅,忽悠着化妆师大姐姐把手艺倾囊相授。

他也不是纯白.嫖,也默许大姐姐揩他油,摸摸手、蹭蹭腿什么的,有时候她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摸他的腹肌,苏诚也忍了,只要别再往下摸就行。

他承认这事儿做的有些不择手段,但是,苏诚觉得自己本来就不是啥好东西,等价交换而已,你享受到了揩油小帅哥的乐趣,我获得了需要的专业技能,这不是很好嘛?

“好了,该你了。”给自己弄完,苏诚又开始在徐佳忆脸上捯饬。

苏诚的手,修长,像是心灵手巧的外科医生的手,又有一种通常不属于男孩子的细嫩,徐佳忆心想,要是我嫁给这样的男孩子,就让他每天在家里躺着,什么活儿都不干,就负责貌美如花,然后她家务全包,把老公养得白白嫩嫩。

只可惜……对学长动心,是不道德的,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小晚呢。

像现在这样,能陪在学长身边,就很好啦。

学长要带她去做好玩的事情,学长给她化妆,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面庞,她的目光渐渐有些朦胧了,整个身子都暖洋洋的,那是只有在学长身边的时候才会有的舒服的感觉。

“好了。”苏诚拍拍手,颇为得意地望着自己的作品,“照镜子看看吧。”

徐佳忆回过神来,呆萌地走到镜子前面,有些被自己惊艳到。

这张脸,褪去了高中女生的那种青涩,多了几分艳,看起来就像二十大几岁的娇美少妇一般。

至于苏诚,则彻底和平时帅气而略带邪魅的形象背道而驰,尤其是他回卧室换了一套廉价破西装之后,就像个……倒腾水产起家的暴发户。

甚至连脸上的褶子,都仿佛在诉说着风霜。

“学长好厉害……”徐佳忆连声赞叹,“完全认不出是学长哎。”

“常规操作。”苏诚得意地说,“那这样,我是人到中年事业有成在水产市场做生意的土豪,你是我事业有成之后休掉原配娶回家的小娇妻,我们要给正在读高一的不成器的傻儿子物色一个补习班……”

“好坏啊,学长。”徐佳忆嗔怪道,“学长以后赚了钱,真的会这么干嘛?”

“你觉得呢?”苏诚想,他可能根本就不会结婚,更别说什么休了原配娶佳佳,佳佳这么好的女孩子,他为什么要祸害她?

徐佳忆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原来我连接学长的盘都不配吗。

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出门之后,徐佳忆的兴致又高昂起来,和苏诚在一起总是会遇到各种奇妙的情况,就比如现在,易容跑到辅导机构来探查行情,还准备了人设,这无疑是人生里很独特的体验了。

俩人玩得贼入戏,不仅苏诚换了一套水产市场范的大码西装,徐佳忆也换了衣服,毕竟佳佳平时都穿得很清纯很低龄,如果用她的日常装束来扮演土豪的小娇妻,那将会是一场违和感爆炸的灾难。

换上的衣服是一条紫色的连衣裙,当时苏诚是给徐紫悦买的,买大了一码,就一直放在苏诚家里没拆封,但是徐佳忆穿就刚刚好,配上苏诚给她化的轻熟少妇妆,显得很性感。

刚出门的时候徐佳忆还有点不习惯,但是,当她发现路上的女孩子们都在用嫉妒的眼神瞧着她,又感到有些自豪,耀武扬威地跟在学长身边,仿佛真的成了他的妻子一般。

坐公交的时候,徐佳忆忽然想起来什么,拿出手机来,犹豫些许,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还是不告诉小晚了吧……

她想,学长需要去辅导机构侦查,她这是帮学长的忙,也没有什么逾越的行为,应该是……用不着跟她讲的。

如果跟她讲了,反而就没有了那种和学长独处的幸福感,怪怪的。

总不会运气差到碰见小晚什么的……

浩瀚教育的这家分店,在街边的一栋三层小楼里,作为海城市的教育市场领头羊,浩瀚显然是一家资金雄厚的企业,仅仅是规模排名第三的分店,便拥有比许多科技企业更加气派的场所。

走进去之前,徐佳忆忽然问:“学长,要不要牵手呀?”

“什么?”

“就是,我们不是扮演夫妻嘛,不牵手的话……他们会起疑心吧。”

“有道理。”苏诚没有多想,很自然地抓住徐佳忆的手,往里走。

徐佳忆则是不着痕迹地露出一丝幸福的浅笑。

以前小的时候,她就喜欢拉着学长的手,在放学后安静的初中校园里,看夕阳垂落,看柳树生芽,看云卷云舒。

因为习惯了,所以,牵学长的手,并不会有那种男女之间的悸动,却让徐佳忆感到很安心。

不过,如果是亲密程度超过牵手的事情,就会让徐佳忆很害羞,比如苏诚给她化妆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心情复杂,那种心情……像是猫猫被轻轻地挠肚皮一样的刺激,却又有一种罪恶感,仿佛在偷腥一般。

“两位这边请。需要喝点什么吗?我们有咖啡,柠檬水,普洱,铁观音……”

“红瓶尖叫。”

接待的小姐姐揉了揉耳朵,确认自己没有听错,迟疑道:“红瓶尖叫……是那个饮料吗?”

“对啊,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

“我刚才上楼梯的时候。”苏诚比划着,操着土里土气的海城本地土话,语气横冲直撞,努力地扮演着土豪的形象,“看到那个柜子里有。”

“柜子?”

“是啊,比人稍微高一点,前面是玻璃,下面有洞……”

“您说自动贩卖机啊……”

“啊对,是叫这个吧?”

接待小姐姐有点晕,大哥您既然想喝,您刚才上楼之前怎么不自己买呢?

以及,不会真有人爱喝红瓶尖叫吧?

老实说,对于浩瀚教育的前台接待们而言,土豪都不是好伺候的角色,但是,土豪往往很乐意在教育方面往孩子身上砸钱——人嘛,财富充盈之后,就会重视精神层面上的东西。

一个读书很有出息的孩子,对于海城的土豪而言,无疑是酒桌饭局上最值得炫耀的存在了。

“好的先生,我去给您拿一瓶,稍等……”

等接待小姐姐关门离开,徐佳忆轻轻地吐了口气,略显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呼……学长好坏,故意为难人家找乐子呢。”

“我这不是找乐子。”苏诚道,“得把这种难以搞定的人设立起来,这样等一下才方便试探出他们的底价。都是套路。”

“哦……”徐佳忆似懂非懂,以她的智商,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她性子又软,别说打探教辅机构的价格了,去市场买蛤蜊或者海蛎子,都经常被坑。

但是,没有关系!

只要跟在苏诚身边,做他的小跟班,事情总是能搞定的。

从前也好,现在也好,都是这样。

希望永远都能这样。

(日常1/1)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