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一根指节(二合一)

作者:长长的歌呀唱几遍 更新时间:2020/12/1 21:00:16 字数:2721

玻璃上的厉鬼口水流淌,与众人短暂对视的沉默后,在一片尖叫声中俯冲而来。

自己引来的厉鬼,更进一步如果造成伤害,会让他追悔莫及。

因此,他只稍作犹豫,就想要告诫众人放弃,至少等到自己离开再说,“先等一下...”

“嘘...”

安清许却皱眉打断,这时他注意到众人严阵以待,皆沉默不语紧盯墙上的时钟。

严肃的氛围,不容任何打扰。

“有事等会再说。”安清许俯身,悄声劝导。

“可是...”

林沐雨几番犹豫。

可...好几次开口,都在她不经意的摆手动作间,被再次打断。

哎,他卑微的叹了一口气,或许这就是人微言轻的无奈吧。

滴答,滴答。

时钟挂摆闷声作响,屋内各司其职,隐隐把卒兵保护中心。

很快,伴随时钟最后一声咔嚓,底部的滑稽小丑弹出。

讥讽的小丑,滑稽的笑容,他偏生出几分荒诞之感。

终于,来到午夜,窗外黑风呼啸而过,耀眼的霓虹灯刹那黯淡。

众人心中一凝,她终究还是来了。

凭空响起的凄厉惨叫,似乎在诉说其生前的惨状,诡异的黑烟从玻璃底部节节攀升。

近在眼前的黑雾,翻涌中隐约能见零碎的人体残躯。

近在咫尺的森森的白骨,血肉上似乎有爬虫蠕动。

从胃部涌起的恶心,让林沐雨干呕不止,他下意识轻退,险些与安清许撞在一起。

好恶心的东西,林沐雨凝神,这鬼东西已经出手了。

果不其然,黑雾如浪,厉鬼藏在其中,狠狠撞向落地窗。

黄纸即时防守,瞬间金光大方,不明意味的字符格外清晰。

‘撕拉...’

这是血肉烤焦的声音,即便间隔一块玻璃,众人也能清晰闻到,空气中还飘荡很淡的腐臭。

啪嗒啪嗒,黑雾中的蛆虫,在道符灼热下,如雨点摔落在玻璃上。

“桀桀...”

窗外不明年纪的女人怪笑,在他听来分外刺耳,声音仿佛无处不在,四面八方包围而来。

这种实力,我们真的能战胜吗?林沐雨摇摇头,并不确认。

不对!她现在很舒服?突然而生的荒诞念头,让林沐雨惊恐不比,他竟然听懂女人的怪笑。

金光下,女鬼腐烂的肉体,不断恢复。不行,要快点阻止。

“效果还不错嘛。”

安清许沉醉在符纸的功效,众人也绽放笑颜,胜利好若就在眼前。

“为什么和真的一样,和昨天完全不同。”烧糊的焦味,保镖阿三强忍作呕。

他目光惊恐,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可场面乱成一锅粥,没人能安慰他。

“停下...”

林沐雨声线颤抖,可事情发展总不能如意。

女鬼似乎故意一般,不再把玩符纸,她狠狠的撞在玻璃上,玻璃应声而破,漆黑的雾气卷入屋内。

在女鬼又一声凄厉的尖叫中,头顶灯管砰的一下破碎。

屋内瞬间陷入黑暗,只余窗外照来的点点星火。

“快,快保护我。”

迎面而来的玻璃碎片,从卒兵沧桑的脸上划过。他跌坐在地,捂住滴血的脸,不断颤抖的嘶吼。

“怎,怎么会。”保镖呆愣在原地,今天经历的一切,已远超他普通人的认知。

场面一度混乱,没有人有时间管他,安清许和顾言生还能保持几分镇定,沉思想要找到对策。

他们向前两步与林沐雨呈品字,把两人保护在中间。

“无关人员,还请退下。”

女声清冷,黑雾突然散开,女鬼走出,一米有七,她长发及腰,一身白衣血迹斑驳。

“残杀无辜之人,本少不退。”交涉中断,顾少眉头一挑,直接拒绝。

女鬼低头,再抬起时,已狰狞一片。

“那就死。”

她身体猛地爆裂,化为滚滚的黑气从四面侵来,其凄厉的惨叫,震的隔壁房间玻璃哐当作响。

雾气再度汇聚呈骷颅状,骷髅鬼口大张,生生向顾言生头部撕咬而来。

鬼气滚动,眨眼便临近身边。顾言生脚下生风,虽竭力闪躲,但只堪堪移开要害。

肩膀被鬼口咬住,他痛苦的嘶吼,眨眼凝聚全身异能,化掌为拳抡向鬼头。

谁知鬼头一击得中,却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再度退回。

在攻击迎来前,她诡异的散开,化为雾气守在众人的去路前。

一击不中,顾言生捂住肩膀,他大开的五指间,黑气从血肉中肆掠而过,不见一丝血迹。

“没事吧。”安清许扶起他,关切的问道。

“没事。”顾言生咬住牙,从半跪到站起,“她比昨天更强了。”

此时,此刻,林沐雨好想告诉他们,她会变强都是因为你们的笨蛋操作。

但,局势已经非常严峻,退路被断,他们只能背水一战。林沐雨不想事后诸葛亮,这起不到一点效果,还会打击军心。

五人成一个不规则的圆,鬼气在外部翻涌,女鬼几次试探,每次即将成功,却又再次退回,一副生生磨死众人的架势。

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安清许立刻有了决断,她再次拿出道符,正准备贴在地上。

“别,大姐,千万别贴。”

林沐雨瞪大眼睛,急的话都快说不清。他一把拉住她作祟的手,“你的符没有用,先前都在给女鬼充能。”

“可是,这是我祖传的灵符啊,我看放在家里,金光闪烁的。”

安清许不开心放下道符,她表情迷糊。先前掉下的虫子,她也有看见,只是没想会起反作用。

“啧啧,真有你的。”顾言生强忍伤痛,不禁竖起大拇指来,“安小机灵鬼,真的棒极了。”

干笑过后,众人陷入沉默。

阴气无形无质,厉鬼藏身其中,众人没有丝毫办法。

阴气也称死气,是死去灵魂特有的阴寒,活人在死气中不能久立。

最弱两人面部已有寒霜,他们身子不断颤抖,显然撑不了多久。

林沐雨尝试抓取一把,丝丝缕缕的寒气拽在手心,却暖洋洋的十分舒服,不禁闭上眼睛,偷偷的享受。

奇怪的反应,不止一次如此。

时间推移,安清许轻叹一声,她不得不承认,他们败北,“鬼气无形,透体森寒。执念颇深,恐已接近五十载岁月,相当于人类的B级,我们输了。”

“可恶,安清许你这个蠢货,她上次还不能完美藏在鬼雾的。”

顾言生不甘的吼道,他全体燃起清风,如同火焰一般,形成向上的巨大光柱。

在一声冷喝中,他一拳打出。

“桀桀...”

女鬼出言讥笑,雾气再次散开,顾言生拼尽全力的一击,没有丝毫效果。

他粗着嗓子喘气,“可恶,我不到B级,异能不能直接作用外界,拿她毫无办法。”

这时,雾气里一双泛红的双眸,正死死盯住林沐雨,他身上的无形气场,让她畏惧,这也是几番试探的原因。

现在她终于确定,这个让她畏惧的家伙,只是虚有其表的样子货。

雾气里,她看向自己残破的躯体,低语,“鬼王已死,世上再无执念跨越千年。”

就这样结束吧,她闭上双眼,任由阴气回归身体。

外界,一只残破的骨架缓缓站起,其森白的骨架只有零星的血肉。

“厉鬼本相,记录的是厉鬼惨死时最绝望的样子,是执念最深,最强大的时刻。”

安清许小脸惨白,声线已经颤抖,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缓慢冰寒的心。

难道,他们就此结束?难道,他们都要死在这里。

不,绝对没完,如此绝境,身边就是同伴,安清许终于下定决心。

她放在里兜的小手,拽的死死,泛黄的纸张包裹有一根圆柱的物体。

她永远记得,自己第一次出门,父亲交来时期待的目光,其中蕴含无尽的憧憬。

“这是一节老族的指骨,当年先辈拼死保下,传到我手已有千年。希望你妥善保管,危险时刻或许能救你一命。”

她永远不会忘记,父亲当时落寂的背景。

指节被她拽在手心,比外界的阴气寒冷千百倍,直让她血液凝固。

她却死死握住,不肯松开。

因为她知道,这是自家老祖,不会害自己。

哪怕...老祖并不是人...

(月初,某人又在惯例求月票。嘿嘿,投食什么的,最棒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