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 改变吧!诶,女装?

作者:无语微雨 更新时间:2014/10/24 11:40:25 字数:7455

“千纪,就是这样的状况,我们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拜托你的。”说话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女子,她穿得颇为正式,保养良好的面容使人不禁联想到她再年轻一些时候的靓丽风情。

“话虽如此,唉,我说美幸子啊……这个问题也不是这么好解决的。”回话的是一位穿着端庄的职业服的女子,她的名字叫真咲千纪。去年刚刚从病故的父亲那里继承过家业财产的她,成了这所私立的卉之苑中学的董事长。

“都是我不好,这几年来都没照顾好里杉这孩子,才让他受了这么多苦……”名字叫做美幸子的女子,在说到自己孩子的时候,总是满脸愁容,“一定有办法的。”

“幸,要不这样吧。先让孩子待在这里,观察一阵子如何?由真咲小姐看着,我想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声音来源于坐在美幸子身边的一位男子,叫做浅见明仓,只见他看一眼真咲千纪,又转头对妻子说道,“毕竟我们也不能太为难人家了。”

“不行。”早就在沙发上坐得不安稳的美幸子站了起来,声音有些激动地对丈夫说道,“那时我就觉得里杉身上是不发生了什么,去和你商量,还不是你一直说没事的,我才没做进一步工作……结果后来就出了那样的事情!”

妻子的话语使浅见明仓沉默了下来,毕竟他对此也相当自责。

事实上,尽管在日本,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爆出一个校园冷暴力事件,有个别的甚至可以说达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学界内的人士也对此颇为看重,竭尽可能寻找着避免的方案措施。

可是,无论是家长、老师,还是专业的教育家与心理学家,都一直未能找到方法遏制冷暴力事件发生。所以这么多年以来,蔓延在各个中小学里面的大大小小冷暴力事件几乎没有真正地减少过。

大概身为家长,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祈祷此类事件不要发生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吧。

而浅见明仓和真木美幸子显然是不幸的。

“我们那时还以为进了中学,对这孩子来说会好些,结果情况完全没有好转。这个孩子变得越来越自闭起来……”美幸子显然呈现出要落泪的趋势,她看着真咲千纪,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千纪,帮我想想办法,帮帮这孩子吧。有什么方法,就尝试一下吧!”

发生在浅见里杉身上的冷暴力应该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的,或许还要更早。因为他们两人的工作都十分繁忙,所以给浅见里杉安排的是寄宿制的学校,将他托付给了学校方面来照顾。

因为浅见里杉性格温和有礼,学习成绩也十分优异,特别是人也长得非常可爱,应该是十分讨人喜爱的类型才对。所以美幸子虽然时常怀着像是“遗弃”了亲生孩子一般的愧疚感,可对于孩子的成长却是十分放心的。

令人诧异而难过的是,无形的黑暗却偏偏是悄然降临到了她的孩子身上。

里杉的变化一开始并没有引起美幸子的注意,再加上丈夫的误导,还以为那时孩子开始怀有心事心不在焉的表现,是成长过程中的必然经历。

直到五年级结束之后的那个暑假,浅见里杉几乎整个假期都把自己关在家里,与书本和绘画板,还有几样乐器为伴,没有和任何同学有联络,更没有主动外出玩耍过。

随着返校的日子越来越近,他的精神状况也变得越来阴郁而不安,有一天终于哭着说出了那句话:“妈妈,我不想去那个地方。”

事实上,美幸子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里杉哭泣了,直到那时,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但是,校园冷暴力所引发的事件,往往在征兆出现的时候就已经不可挽回了。

以至于后来仍然发生了那样可怕的事。

“美幸子,你先别着急。”真咲千纪连忙站起来,扶住了美幸子的肩膀,安抚道,“作为一个投身于教育的人,就算没有和你的情分在,我也不会任由自己的学生受到伤害的。”

真咲千纪扶了扶眼镜,叹了口气,说道:“先让我见见那个孩子吧。”

以上这一部分,当然还有他们接下来的一段,便是浅见里杉的父母第一次带着他来到卉之苑中学时的谈话内容了。

在那之后,又过了三天,在午后时分,真木美幸子再次领着浅见里杉来到了卉之苑中学。

这所校园素以环境优美而饱受称赞,当她牵着浅见里杉走近校门的时候,这些日子以来因为担心孩子而一直悬着的心,也因眼前建筑与林木错落有致的排列而构成的幽静的景色而舒缓了不少。

“美幸子。”不远处,已经等候了一阵子的真咲千纪,这所学校幕后的掌管者对来人打了一声招呼便走过来,侧过了头,微笑地望向了浅见里杉,“小里杉,又见面了哟。”

浅见里杉有些木然地朝她点了点头,便算是打过了招呼。

站在真咲千纪身边的,身穿着粉红色T恤和天蓝色热裤的,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女子,看上去似乎刚刚脱离了少女的范畴,正在向成熟_女性过渡之中,大约仅仅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真木前辈,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这位年轻的女子也微笑着迎了上来。

“千纪。”真木美幸子朝真咲千纪点了点头,转向了另一边,“你好……”说出这个词之后,真木美幸子的神情一时变得尴尬了起来。

“香山绫叶。”年轻女子丝毫不见介意地笑道。

香山绫叶,大概是这所学校目前最为年轻的教师,但却也是卉之苑中学这十几年来聘请到的最具重量级的新人教师。曾经身为东京帝国大学最令人瞩目的,曾使无数名流追求过的才女,她在从大学毕业的同时,就已经拿到了文学专业和心理学专业的双博士学位。而前途无限的她,之所以会来到这所学校,按照她的说法,是因为想为母校的发展出作出贡献而已。她的到来,也确实在卉之苑中学里引发过一场不小的震动。

“非常抱歉……”真木美幸子流露出一副诚恳的姿态,“孩子就拜托你了。”

从上次接触时的观察来看,香山绫叶,这位年轻的教师无论从学识还是涵养上面来说,都是极佳的,颇有那所贵族大学蕴养出来的淑雅风范。也多亏了真咲千纪的引荐,真木美幸子才能稍微放心地把孩子委托过去。

“请真木前辈放心吧!”香山绫叶微笑着从真木美幸子手中领过了浅见里杉,稍微俯下身子,对他说道,“里杉君,初次见面,我叫香山绫叶,以后你就和我住在一起了,请多多指教。另外,不介意的话,你叫我绫叶姐姐就可以了哦。”

香山绫叶的话似乎将浅见里杉神游的灵魂唤回了一些,他看了一眼香山绫叶,腮上便染了几分红晕,然后避开了香山绫叶的视线,轻微地“嗯”了一声。

接下来,关于校园的话题,三人又谈论了一阵子,直到真木美幸子抬起手看了下时间,迟疑地说道:“六点钟我有一趟赶去新加坡的飞机……”

此时香山绫叶的双手都搭了在浅见里杉的肩膀上,微笑着说道:“虽然是初次见面,不过我感觉和这孩子很投缘哦,真木前辈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真木美幸子点了点头,从包里取出了两张信用卡,硬是塞到了香山绫叶的手中:“香山小姐,这个就不用和我客气了,以后还有什么需求的话,都和我说就好了,为了孩子,我一定会配合的。”

待真木美幸子恋恋不舍地离去之后,真咲千纪说道:“绫叶,一切都拜托你了!和里杉君好好聊一聊吧,我也先走了。”

于是这里只剩下了香山绫叶和浅见里杉两人。

香山绫叶牵起了对方略微冰凉的小手:“里杉君,这里就是你的新学校了呢,先带你逛一逛吧。”

前方是一条水花泛动的溪流,水面上静静地卧着颇有古意的枫木小桥,再前面是一片常青木组成的青葱的树林以及依稀可见的校舍。

浅见里杉望着眼前漂亮的景致,由香山绫叶牵着踏过弯折的枫木小桥,脚底发出轻微的“咚咚”声响,不由有了几分触动,酸涩之意蓦地升起,眼睛变得湿润起来。

“……这里是一二年级的教学楼,三年级的在后面……这边走过去是操场和体育馆,社团活动大楼也在那边……”因为离新学期开始还有两天时间,所以除了两人之外,此时的校园几乎没有什么人在。浅见里杉压抑了波动的情绪,随着香山绫叶绕过了小树林,穿过了几栋校舍,只是安静而又有些茫然地听着她的介绍。

一会儿之后,两人沿着长长的稍微显得萧瑟的校道,来到了一处花草林木繁茂的花园,抬眼可见,有几栋楼房伫立于枝叶后方。

香山绫叶说道:“这里是男生宿舍,女生宿舍在花园的另外一侧,当然你不用和别的学生一起住。”她顿了顿,看着浅见里杉的眼睛,微笑道:“跟我来吧。”

于是绕过男生宿舍,浅见里杉跟着香山绫叶来到了教职工的住所。香山绫叶的住处是两厅四室,还配有厨房双卫生间以及双阳台的,即使是对于校方配给教职工的住处来说,也稍微显得高档了一些,多了浅见里杉一人的入住自然是毫无问题。

先前自然是已经有所准备,香山绫叶领着浅见里杉到了安排给他的房间,贴墙的衣柜,一张床一张书桌,倒都是颇为正常的摆设,被收拾得相当干净。稍微有些不一样的就是那边那面落地玻璃镜子,以及那个看起来像是化妆台一样的东西了。

浅见里杉仅仅是多看了几眼,并没有怎么留意。他走进了房间,把随身携带的小包放到了书桌上面。小包里倒是没有什么居家的行李,连衣物都没有,只是放着几样他私人的物件而已。

“一路跋涉到这里,应该也有些累了吧,好好睡一觉。”香山绫叶的脸凑近了浅见里杉,忽然绽放出了笑意来,“我要出门一会儿,不过很快就回来了。等你睡醒觉有惊喜哦!”

到了临近黄昏的时分,从外面购置了一堆东西的香山绫叶回到住所,来到了浅见里杉房间的门前,敲了敲门,并没有得到回应,便推门走了进去:“里杉君,起床了哦……”

却见浅见里杉并未躺在床上,而是坐在书桌前,正在有些慌乱地收起摆在上面的画板。

“原来没有在睡觉啊……”香山绫叶无奈地笑道,“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去洗个澡,打扮一下,我们到外面吃晚饭。”说着,她把手上的衣物递给了过去。

浅见里杉顺从地抱过了这堆黑色与白色的,看起来像是校服的衣服,便出门往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去。

香山绫叶看着对方进了卫生间,却有些无语地扶住了额头,心道:这孩子,居然连看都不看一眼。

感到几分头痛,她只得回到了客厅,随后翻开一本书浏览起来,一边静静地等待着里面传出来的动静。

沐浴的水声传出,然后没过多久水声就消失了。

接下来是一段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看来这种事情对那孩子冲击很大吧。香山绫叶心道。

从窗外照过来的最后一缕夕阳,终于淹没在了夜色中。

合上书本,香山绫叶起身开了大厅的灯。

等待得有些久了吧?她都几乎要忍不住要去敲门,询问里面的状况如何了。

这个时候,卫生间的门终于打开了一条缝隙,浅见里杉怯怯地探出了头,有些艰难地发出声音来:“绫叶……姐姐?”

香山绫叶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做出关切的神情:“有什么问题吗?”

“这……衣服……”好不容易吐出了这两个词,浅见里杉一手扶着门,躲在门后面,一手将衣服递了出来。

香山绫叶接过了衣服,查看了一会儿,露出了苦恼的神情,说道:“弄错了啊,可是目前就只有这一套……没办法了,你不妨先穿上再说?”

浅见里杉紧闭着嘴唇,沉默着和香山绫叶僵持了一阵子,半晌,他垂下眼睑,还是默默地接回了衣服。

又过了一阵子,换上了新衣服的浅见里杉动作僵硬地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

即使是早有心理准备,香山绫叶还是在心底惊叹了一番。

只见一个令人惊艳的柔弱的“女孩子”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那稍微被刘海遮掩的,应该是一对非常漂亮的眸子,不过由于视线垂向了地面,只能看到不住地颤抖着长长的睫毛;鼻子翘起了一个相当好看的弧度;而那紧闭着的唇瓣与泛着红晕的脸颊,表明了主人此时处于相当羞怯而不安的状态。

白色的女式学生衬衫透着带着几分纯洁的味道;黑色衬衫衣领勾勒了女孩子娇弱的肩部,也更好地衬托出了脖颈处的光洁白嫩的肌肤;下方胸前那纯黑色的蝴蝶领结与纤细的身形完美地协调起来,将女孩子的柔美气息完全释放了出来。

在带着高雅气息的纯黑色百褶裙下方,应该是从未体验过这样的触感,那双形态完美的大腿正下意识地呈现出并拢的趋势,艰难地迈着步子。

“非常可爱哦。”香山绫叶走上前去,轻轻笑着,“里杉酱。”

只见浅见里杉抬起头来,神情有些慌乱地往后退了一步。

之前只是像漂亮的人偶一般的浅见里杉,在换上了女装之后,表情终于变得生动了起来。

“来吧。”香山绫叶说完,把眼前神情带着抗拒的“女孩子”不由分说地拉到了房间里,从方才提过来的包里取出了几样东西,“让你变得更完美一些吧!”

浅见里杉看着那几样奇怪的东西,脸色变了变。这下他即使再迟钝,也知道了自己穿上女装并非什么“弄错了”的缘故了,不由流露出了生气的神情,视线瞪向了香山绫叶。

“哎呀,里杉酱还会生气呢。”香山绫叶把头凑近了浅见里杉,几乎咬着对方的耳朵,吐气如兰道,“你的妈妈可是同意了哦。”

浅见里杉似乎是被惊吓到了,身子颤了颤,咬起了嘴唇,脸上再次浮出了红晕,一动不动地站在了那里。

又一番折腾之后,衣服和裙子都被仔细地整理妥当,然后戴好了假发,穿上了及膝的黑色丝袜的浅见里杉被香山绫叶拉到了落地镜子前面。

“里杉酱,非常完美哦,连我都忍不住嫉妒起来了。”

浅见里杉抬眼看去,只见镜子里那个满脸通红的女孩子也正带着怯弱的视线玩这边探寻过来,可双方的视线甫一接触到,便各自溃散开来,败退了下去。

浅见里杉只觉得自己的脸烫得更厉害了,良久,“她”才又慢慢抬起头来,视线扫过黑色的长袜,轻微颤抖着的大腿,素雅的百褶裙和衬衣,胸前的蝴蝶领结,回到了女孩子那漂亮的面容上面。“她”稍微侧了侧身,神情带着几分羞耻,看着自己那及肩的长发。

长长的黑发从耳际、后颈流淌而下,在肩膀上披散开来。那柔滑的发丝轻微地磨挲着肌肤,而肩膀也隔着布料若有若无地感受到一缕一缕青丝的分量,带来了异样而舒适的体验。

又过了一阵子,才稍微适应了些,浅见里杉重新垂下了视线。

依旧有着几分紧张不安,但脸上的红晕终于是消退了少许。

“感觉不错吧,居然不需要什么修饰,只是素颜就很完美了。”香山绫叶微笑着说道,不知道为何,她的声音渐渐地变得有些兴奋起来,“不过我有些好奇起来了,可爱的里杉酱到底能达到什么程度呢?就让我试试看吧……”

浅见里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在了化妆台前的座位上。

接下来,“她”看着香山绫叶的手从抽屉里取出一样又一样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东西,只觉刚刚才降下温度的脸颊,立刻就变得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于是,当香山绫叶领着魂不守舍的浅见里杉来到了校园外面,到了镇上的一处小饭店的时候,时间算是挺晚了,早就已经过了饭点。

小饭店里只有十来个人,他们多半因为加班或者处于单身状态、又或者刚好和朋友来此喝酒聚会的缘故,才会在这个时辰出现在此。当饭店的客人们注意到有年轻女子领着一个女孩子走进了饭店,纷纷抬头去看时,声音仿佛有一瞬间消失掉了,虽然他们马上又恢复平日的喧闹,但其间的气氛明显有些不一样了。

好一会儿,小饭店的老板才反应过来,迎了上去:“欢迎香山小姐又过来吃饭,这次是两位没错吧?”说着,老板小心翼翼地瞥了香山绫叶身边的小女孩一眼。

浅见里杉接触到了长得并不和善的老板投来的视线,浑身都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地退后一步,抱住了香山绫叶的手臂,躲到了她的身后,只探出了半个脸孔,透着惊惶不安的表情,睁着水汽迷濛的眼睛,警惕望地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里的声音又有一瞬间像是消失掉了一般。

饭店里面的客人似乎也有人认出了香山绫叶,大声问道:“香山小姐,这位可爱的女孩子是你的妹妹吗?”

“是啊,是我叔叔的女儿,我表妹很可爱对吧。”香山绫叶一边思考着要吃点什么好,一边回答那人,同时把躲到了身后的浅见里杉拉到了身前,“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和换上校服的那个时候不同,浅见里杉此时的装扮十分清凉诱人。

“她”所穿的是一件颇为单薄的粉红色连衣裙,衣服仅由两条细长的肩带吊住,露出了从脖颈到双肩的大片雪白的肌肤,诱人心生一亲芳泽之意。而下身则穿着白色的长袜和前端**的黑色皮鞋,此时正紧紧地并拢在一起;只是那连衣裙的裙角下摆恰恰只到达大腿,大腿处的大片诱人的肌肤毫无遮掩,几乎令人难以移开视线。

听到了香山绫叶的吩咐,浅见里杉艰难地抬起头来,再次将仿若人间天使一般的可爱姿态呈现在了众人眼前:在柔和而俏丽的眉毛之下,一对睁大了的带着不知所措的眸子里面,浸满了表示委屈的濛濛雾气,连着长长的睫毛也仿佛粼粼地沾上了水珠,轻微地上下抖动着;鼻子因为紧张而微微地抽动着,紧闭着的嘴唇好不容易张开了一条小缝,发出了很小的一声“唔”,却又像咬到了舌头似的,神情里透出了难受来;与此同时,原本就粉红的脸腮的温度再度攀升了几分,红晕则一路扩散到了耳朵与脖子,那副样子娇嫩可爱得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

当时,在说了要为浅见里杉化妆之后,香山绫叶选择了一个表现可爱的淡妆。仅仅是涂上浅浅的粉底,在面颊上打上散粉,再稍微修整过眉毛,画上眼线,修饰过睫毛,最后涂上淡淡的口红,浅见里杉的可爱程度一下子就再攀升了几个级别,让香山绫叶爱不释手地赞叹了好一阵子。

于是一时头脑发热的香山绫叶又折腾起浅见里杉的服装来,各种白天买来的女孩子衣服一一换过,直到浅见里杉终于忍不住满脸可怜地说出“饿了”两个字的时候,香山绫叶才有些不好意思地为“她”换上了最为满意的衣服,中止了那样的“虐待”行为。

所以现在,本来就十分害怕被人所关注的浅见里杉,在稍微理解了自己此时的可爱程度之后,正处于极度没有安全感的状态。

感觉到那些投射而来的视线,“她”感到脸上烫得有种冒着蒸气的错觉,连忙低下了头,不安地并拢着带来阵阵凉意的大腿,双手也紧紧地抓住了连衣裙下摆,下意识地玩捏着那一道白色的波浪花边。

被视线聚焦起来,女孩正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意识被烧得有些迷迷糊糊了,“她”只觉长长的黑发滑过滚烫的脸际,贴着肩膀处裸露的雪白肌肤,垂在了粉红的素色连衣裙的胸前,在视线里轻轻地左右摆动着。

这次应该不是错觉了,随着几股吸气的声音,小饭店里的确是沉寂了下来。

“香山小姐,和你妹妹坐到我们这边来吧!”借着喝了酒之后的几分醉意,又有个声音传了过来,“想要吃些什么呢?两位今晚的费用就由鄙人来出吧。”

——这种古怪的语气,不会吧?

香山绫叶愣了一瞬,然后转头看了浅见里杉一眼。

只见女孩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来诱拐我把”这样的气息。

这种正在弥漫开来的异样的气氛,使香山绫叶感到了不妙,她不动声色地重新将可怜兮兮的浅见里杉护在了身后,挂着勉强的笑容,对老板说道:“要两份海鲜乌冬,打包。”然后,又小声地补充了句:“能稍微快一些吗,非常感谢!”

于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在小饭店那边等待的时候,香山绫叶不得不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饭店里面的食客,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浅见里杉。即使终于离开了饭店,在返回的路上的时候,香山绫叶也保持着警惕,直到带着晚餐平安无事地回到了住所,她才松了一口气。

将食物放到桌子上,各自入座准备动筷的时候,香山绫叶看着浅见里杉,不禁叹了口气:“呼,真是大意不得,败给你了。”说着伸出手指在女孩子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小妖精!”

浅见里杉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道那还不是你的错,便带着委屈和不甘瞪住了香山绫叶。

看到对方这样气鼓鼓的样子,香山绫叶不禁“噗哧”地笑了出来:“好啦,姐姐是开玩笑的,别生气哦!”说着改为抚摸着对方的头发,说道:“都是姐姐我的错呢,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我以后会一直保护你的呢……里,杉,酱。”

觉得受了欺负的漂亮女孩子恨恨地收回视线,将精力放到眼前的食物上面来。

的确,她已经快饿坏了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