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幕 让这一切……倒带重来?#1

作者:无语微雨 更新时间:2015/11/24 14:59:55 字数:2883

长夜漫漫,天地间的微光晦涩如暗沙,山峦幽聚犹如巨大的棋盘。

摘下了黑色兜帽的安逸寺流萤,最后一次显露出了姣好的面容。

作为“已死之人”,记忆已经全部复苏的她,确信自己是唯一那个知道事件的全貌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必须强迫自己作出正确的选择——为了她所在意的那人。

所以,当安逸寺流萤感到银色的光芒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迅速隐藏好了容貌和湿润的眼眸。她抽出了腰上的长剑,毫不迟疑地朝对方发起了迅猛的攻击。

干净利落的二连斩,她的动作之间,却是无比娴熟。

甫一出手,就抱着决杀的信念。

两道交错的白芒,挟带割裂天地的气势袭向了对方。

却见视野中的女孩愣了一愣,在最后时刻才抬起手来进行防御,半透明的屏障在瞬间她的身前具现,堪堪挡住了攻击。能量的撞击,一时激起了满天逸散的璀璨花火。稍稍被击退了一些距离,冰冷的气息从浅见里杉的神情里扩散开来:“为什么要阻拦我?”

无视了这个问题,穿行于浩瀚的群山之间,安逸寺流萤继续往前对方突进而去。被掩藏的容貌之下,她紧紧地咬着嘴唇,手上的动作却是毫无停顿。

只见她一边飞驰跃动着,一边在半空中飘旋舞动,在身前挥舞出无数的剑花。

浅见里杉盯着朝自己发起攻击的黑袍人,蹙起眉头,用清冷的语调问道:“你是谁?”

而回答她的唯有紧逼而来的攻击。

只见安逸寺流萤沉默地在身前编织出了一大片雪白的剑芒,却正带着不容置喙的决意,随着她抬手发出了攻击的指令,那密集犹如繁星的寒芒,构成了杀意凛然的恐怖剑阵,倏地朝浅见里杉急射而去。

轻轻地“哼”了一声,几道虚幻的七彩丝带由浅见里杉的手心里伸延出来,看似悠悠却精准地缠上了来袭的密集剑芒,将其全部卷入了炫目的彩色斑斓之中,

微微地眯起了眼睛,指尖轻弹,将剑阵全数掐灭于七彩丝带之间,浅见里杉淡淡地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到底是谁?”

看着自己的攻击被对方轻描淡写地化解开来,安逸寺流萤却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她刻意用嘶哑的音色,挑衅式地说道:“想要拯救你的公主么?除非你杀死我,不然我是不会让你过去的。”

“是……这样的么?”

低声说着这样的话语,看不出浅见里杉的脸上有什么神情。

“那位公主小姐可是很辛苦地在等着你哦。”

即使是早已下定了决心,终于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见到了牵念之人,不甘心的味道还是在安逸寺流萤的心里蔓延开来。复杂的恨意渐渐在心底发酵,言语之间,她用着嗤笑的语气,试图去激怒眼前的女孩:

“还是你已经另有所爱?”

这句诛心之言,让浅见里杉的神情前所未有的难看起来。

愈发阴郁的紫色天幕之下,浅见里杉周围的空气流动几乎凝固。她盯着眼前的黑袍人,良久,才近乎一字一顿地道:“哼,不管你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样的言语,安逸寺流萤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时却已经含起了泪花,但这一切都被隐藏漆黑的兜帽之下。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庞然的力量迅速在身上汇聚,恐怖的气息如有实质。她紧紧闭着嘴唇,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遥遥地指着那位恍如女神的银装女孩:

“只会挨打,就是你的风格么?”

巨大无比的幽蓝光阵在安逸寺流萤的上方浮现出来,将天与地从中部割裂了开来,兀自旋转着发出熠熠生辉的,仿佛可以与整个天地相庭抗礼的幽蓝光芒,那其间危险的气息愈来愈为浓重。

正在颤栗的大地,越来越为清晰地表明,这股恍然可以灭世的强大能量,并不是错觉。

浅见里杉神情凝重地盯着黑衣人,一只手往前优雅地伸出,千千万万地丝带在她身后悠悠地显现,在空中飘旋缠绵,那虚幻的彩色丝带无疑蕴育着强大的力量——这种举动表明了她已经从被动地防御,转变为了对攻的姿态。

从她身上散发出了纯粹而凝练的银色辉光,与那股庞大的幽蓝光芒相抗,丝毫不落下风。

对峙之间,忽闻数声令人不安的龙吟传来,一道漆黑的影子从远处的天空迅速飞近。

数息之后,浅见里杉看清了黑龙背上的那个朝思暮想的倩影,不由怔了一怔,隔着遥远的距离,那位少女好像正着急地朝自己呼喊着什么,骑着黑龙迅速朝这边接近。

随即,浅见里杉的神情变得非常焦急不安。

——不要过来!

身处庞大能量的漩涡之中,浅见里杉和黑袍人的对决几乎一触即发。倘若草野彩织在这个时刻进入战场的话,浅见里杉几乎不可能分心去顾及她的安危。

“不要过来!”焦急之下,从浅见里杉口中说出的话,语气有些严肃甚至是冰冷。

无视了她的警告,骑着黑龙的草野彩织,固执地飞到近处,汇聚的七彩光影将她的脸颊映照得一片绚烂,而浅见里杉也终于听清了她说的话:

“里杉,快确认那人是谁!一定是我们认识的人!”

浅见里杉的身后,无数枚由她构建的七彩丝带,正在蠢蠢欲动着,蓄势待发,等待着她的指令去淹没前方的一切。而听到这句提醒的浅见里杉,就在这关键的时刻愣了一愣,她盯着眼前的黑袍人,某种仿佛已经消逝了的怀念的意味涌上了心间。

——你……是谁?

在浅见里杉的视野中,幽蓝色的光芒几乎笼罩了了整片天际,无数恐怖的剑芒从庞大的光阵中具现,剑尖直指身处剑阵下方的自身。而她也终于从黑袍人方才那或是嘲弄或是嗤笑的言语中,找到了熟悉的意味。

那种语气,简直和记忆中的某个女孩一模一样。

——流萤……是你么?

她怔怔地望着前方的黑袍人,却对天际上那杀意凛然的巨大剑阵熟视无睹。在一瞬间,几乎笃定了对方必定是安逸寺流萤无疑——那个不久之前还在她怀里消逝的女孩。在恍惚的惊喜之中,思考近乎停滞,她身后的丝带迅速变得缥缈不定,七彩的光辉迅速黯淡了下去。

浅见里杉已经提不起半分回击的念头。

在草野彩织的惊呼声中,她看到了满天弥散的幽蓝光华朝自己淹没过来。

若有若无的微笑在嘴角浮现,她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

那一抹刺眼的幽蓝色彩,在天地间绽放出了绝美的烟花。

站在远处,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再也抑制不住脆弱的情感的安逸寺流萤,无力地蹲下了身子,软绵绵的拳头砸在了地面上,不甘心的泪水纷纷渗进了生硬的沙石。她死死咬着嘴唇,神情难受地自语道:

“你真的是……笨蛋么?”

我们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

在极近的距离,目睹了浅见里杉的身子被无情的蓝芒所淹没,草野彩织第一时间有种恍惚的感觉——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一定不可能的,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在一瞬间,空虚和绝望几乎占据了她的全部心思,下一刻,无尽的忧伤和痛苦涌了上来。声音被窒息在喉中,她想要唤回那个名字,却一时发不出任何声音来,连哭泣都变得无声无息。她睁大了眼睛,无言的泪水却已经布满了她的整个脸颊。

……怎么会……这样……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滞,然而并未停滞。

良久,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刚才那声势浩大的剑阵,却仅仅只是虚幻的光影而已。

从烟消云散的光阵之中走出,一阵清风静静地吹拂到脸颊上,沁人心神。

在雅致而细碎的幽蓝流光之间,她来到了破涕为笑的草野彩织身前,说道:

“我来接你了。”

“嗯。”

“等我一下。”

“嗯。”

接着,在草野彩织发怔的视线中,她来到了不远处的安逸寺流萤的面前。

“流萤。”从口中发出了轻喃,她伸手去揭对方的兜帽。

并未反抗的安逸寺流萤,由着对方施为,让自己的真面目显露在女孩的视线中。

脸颊上全是泪水的安逸寺流萤,在对方面前丢脸,早已不止这一次,然而心情万分复杂的她,还是扭开了头,低声埋怨道:“笨蛋……”

伸出手来,轻轻擦拭着对方脸颊上的泪水,只听女孩的声音前所未有地温柔起来:

“闹剧……结束了。”

顿了顿,只听她的声音变得坚定了起来:

“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