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幕 鲜花与红酒的二重奏#3

作者:无语微雨 更新时间:2016/2/15 2:09:26 字数:3192

“谈什么?”

视线开始捕捉着酒吧里的各种景象,由草野彩织口中发出的音色,略显沙哑。

安逸寺流萤注视着边上的睡着的浅见里杉,说道:“你,我,和她的事情。”

大概是睡得有些久的缘故,浅见里杉的脸颊,这个时候看起来红扑扑的。似乎还在和酒劲相抗争着,她那紧闭的眼睫毛正艰难地一抖一抖,双唇紧紧抿起,看起来却分外诱人。草野彩织转过了头,一时看得有些出神,直到她听到“咚咚”的声响,才转头来:

“你说吧。”

只见安逸寺流萤收回了轻轻叩击桌面的手指,微昂起头来,说道:

“这几天,我脑子里的某个念头,一直在止不住地冒出头来,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什么?”草野彩织的心底冒出了不详的预感。

“想要独占她,想要把她据为己有……”安逸寺流萤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没法容忍任何人靠近她,想要赶走她身边的所有人,尤其是……你……”

她盯着眼前的草野彩织,缓慢地吐出了剩下的字眼:“……学,姐!”

随着对方的话语,草野彩织的脸色也渐渐冰冷下来。不觉间,由额前垂落的发丝稍微遮挡了她的视线,耳边一直弥漫着的旋律渐渐变得缥缈了起来,透过丝丝缕缕光与暗的隙间,她看着对方问道:“你想说的是什么?”

声音很轻,音色却显得极冷。

“和你所想的,大概是同一件事情。”

空气中渐渐泛起了细微的泡沫,悄然折射着酒吧里缓缓掠动的一束束灯光,光怪陆离地洒在了深棕的桌面上。在桌子的另一端,尽管指缝间微微颤抖的玻璃杯子已经表露了内心的波澜,安逸寺流萤的神情却依然冷静如故:“学姐,可以请你离她远一点么?”

她甚至不打算多做解释,就这么强硬地提出了要求。

耳边的旋律渐渐带上了颤耳的“嗡嗡”低鸣,草野彩织的全部心思却全放在了对方的问句上面。她用同样强硬的态度,毋庸置疑地进行了回答:

“不可能!”

安逸寺流萤的嘴角露出一抹奇怪的微笑,低声说道:

“你离她太近的话,我会想杀死你哦。”

明明只是从初中生的口中说出的话而已,草野彩织却感受到了真切的凉意。当然,草野彩织也不可能因为学妹的威胁而轻易就范,她抬高了头颅,带着几分怒意冷冷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如果你想做什么,倒是可以尽管试试。”

嘴角掠过一抹冰冷的笑意,安逸寺流萤低声自语道:“是么?”

空气中愈来愈浓的细碎泡沫,渐渐淹没了全部的视线,蛰伏的“不寻常”终于显露出来。

“我早就想要尝试一下了呢。”

玻璃破碎的声响乍然在耳边炸裂,草野彩织突兀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才惊觉周围的整个世界,不知何时已完全变了模样。

这是一座由纯白色的大理石建筑而成的洋亭,亭子外面是绵延的鲜花,以及阴森的暴雨。

狂风撕扯着纷飞的新鲜花瓣,哗哗地在亭子之外掠过。

嘈杂而恐怖的暴雨声持续地刺伤耳膜,草野彩织怔怔地站立原地,渐渐地,她露出了困惑与伤感的表情。却见安逸寺流萤的眼眸里也闪过了一瞬间的迷惘,便又恢复了冷静,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疑问道:“这种事情……我为什么一点都不意外呢?”

两人之间的大理石桌子上,摆着一副对弈着的西洋棋,黑白双方正陷入了胶着而惨烈的厮杀当中。草野彩织稍微回过神来,只觉闪电乍地划亮了眼眸中的世界,随后世界变得更加清晰。她看向对面的安逸寺流萤,随即而来的雷声持续作响,但她依然清楚地听见了传来的话语:

“学姐,你也应该清楚怎么做吧?”

“当然。”草野彩织静静地点了点头,眼中的迷惘消退了下来。她低下头,视线转向了桌子上的棋盘,视线在黑白交错的网格与林立的棋子上面停驻了一阵,便伸出了手来。

她一边挪动着己方的棋子,一边在低声说道:“虽然我不太擅长,可是……”

棋盘上的厮杀总是伴随着阴谋与欺诈,这次却不止局限于弈局之上,当草野彩织感到浸在颈间的凉意时,才惊觉一道长长的寒芒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她愣了愣,抬起了头来,看到了安逸寺流萤那冰冷的表情,以及那眸间的——

货真价实的杀意!

暴雨淋漓,狂风呼作,亭子里一时寂然无言。

紧握不知从何处冒出的锋利长剑,安逸寺流萤终于开口了,语气里尽是嘲弄:“以为我说的是那种儿戏一般的游戏?莫非你的决意,就仅限于此么?”

“我不明白……”草野彩织徒劳无功地向四周望了一圈,依然没有发觉那个期待中的身影,脸色渐渐变得惶恐和苍白了起来,喃喃自语道,“又是这样……就像是梦里的事情那样……一次,又一次地……要把里杉从我身边抢走……现在,到底是不是梦境呢?”

“我不想这样……”任由长发在风中飘拂,草野彩织的泪水倏地由面颊滑落在地,发出了轻微却可闻的“咚”的声响,她仿佛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说道,“虽然我一点都不讨厌你……可是,如果是因为里杉的话……”

话音未落,雷声骤然大作,连续划破世界的闪电几乎淹没了全部的视野。

觉察到了对方的某种变化,安逸寺流萤眉毛微微挑起。

只见棋盘上,蠢蠢欲动的黑白棋子仿佛终于挣脱了各自的束缚,犹如脱缰之马激烈地厮杀在了一起,一时血光乍现,不断砰砰作响。

两人的对峙之间,仿佛整个世界都悄悄地震动了起来。

霎时,一道前所未有的闪电划破暴雨,灼烧了视野中的一切。

恰恰恢复视觉,眼底凑巧划过几片纷飞的花瓣儿,那些蹁跹的艳色花瓣儿,一瞬间绚烂了这整个阴狭的世界。

略微一愣,心思敏感,有所感应的草野彩织抬起了头来。

未来得及惊讶地出声,草野彩织只觉一个熟悉万分的女孩抱住了自己的身子,那股令人难以释怀的气息依旧是那么令人迷醉。接着,草野彩织感到自己的身子一轻,便被怀里的女孩带着,向身后悠悠地飞出了几米,随即飘然落地。

视线里,站在蔚蓝如洗的天空与雨后清新的花田的景色中,她看到了浅见里杉带着歉意的神情,轻声对自己说道:“彩织,我不小心睡着了,能原谅我么?”

“嗯,原谅你。”草野彩织微笑着拭去脸上残留的泪珠,小声而略带俏皮地说道,“不过,你要记得给我补偿。”

浅见里杉的脸颊顿时浮起了红晕,一如既往慌乱地松开了抱着草野彩织的手。接着,浅见里杉转过了身子,面对着安逸寺流萤,略微犹豫地说道:“安逸寺……同学,我们回去再说吧。”

安逸寺流萤捕捉到“回去”这个词里面,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因而摇了摇头,说道:“等下,先让我说完这件事。”

“嗯。”浅见里杉点了点头道。

仅仅是直视了数秒,安逸寺流萤便直言不讳地说出了内心的想法:“我想要得到你。”

浅见里杉怔了一怔,却听身后的草野彩织大声喊了出来:“不可能!”

“我会排除所有阻碍的!”对面那骄傲的女孩抬高了头颅,挑衅地望向草野彩织。

用力地牵过浅见里杉的手,草野彩织愤愤不平地说道:“别理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

“我想好了,为此我会不择手段的!”安逸寺流萤发出了相当不妙的宣言。

“就像是刚才的那种事情么?”

“除了杀死你之外的所有手段哦!”

草野彩织气得脾气有些发抖起来:“哼,你……”

“等,等等……”浅见里杉连忙**话来,制止了两人的争吵。接着,她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小声说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好吧。”

天空剥落,大地收缩,拟造的世界轻易破碎消散。

三人回归酒吧时,却见小舞台上的松下奈绪恰恰结束了演奏,朝台下鞠了一个躬。酒吧里的灯光适时全部亮起,明亮的灯光清晰地照出了三人彼此的脸庞。

刚刚发生的事情,明明非常不可思议,回过神来,却又觉得出乎意料地自然。

草野彩织尚有些恍惚,就听安逸寺流萤说道:“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

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安逸寺流萤站了起来,留下了一句“我先走了”,自顾自地离开。

愕然地望着对方潇洒地离去,只来得及“哼”一声表示不满,草野彩织又紧紧地抓住了浅见里杉的手,赌气似的说道:“里杉,你不许离开我!”

“嗯。”

“你要保证才行!”明明身为学姐,语气里面却带上了撒娇的味道。

“我……”几乎脱口而出的话语,却不知为何在中途塞住,然后转换了措辞,“我尽量。”

草野彩织微怔,不安地问道:“保证……不行么?”

“不知道……”

两人沉默了一阵,还是草野彩织先开口了:

“那边的美人姐姐,是很有名的人吗?”

“嗯。”

“是演员吗?叫什么呢?”

“松下奈绪……其实我更在意她作为钢琴家的身份……”

“钢琴家?”

“刚刚一直在演奏的,就是她呢。”

“咦,我都没有留意到……原来是这么厉害的人啊!”草野彩织脸上恢复了微笑,吐了吐舌头道,“里杉酱,那么我们也去找那位美人姐姐要签名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