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潇洛夫人

作者:罗将神 更新时间:2019/5/28 14:58:18 字数:5596

案台边的灯笼散发着些许热力,噼啪作响。

在忽然出现的成熟女子喝令下,奈奈瑛有些不情愿的放开了凛雪。

凛雪双手支撑着缓缓的站起来,她有些一时难以诠释自己分明是男生意识,却以那么宽润的女性臀部趴在桌上耸向后方来者的感受,仿佛这一刻一种叫女性羞耻感的东西乘机融入了她的心扉。

好在是遮掩没有被那个刁蛮的小丫头给扯下来,要不然自己刚才可要给看光了,白纱裙子自行缓缓落下,遮住她的长腿。

“怎么回事?”这妇人站在门口,腰腿曲线婀娜又带着常年习武的挺拔感,她的目光有些神往,大约还停留在刚才看见的暧昧光景下。

“妈妈,这,这个女人,很可疑呢,我看她,不是奸细就是妖精。”奈奈瑛脸上还带着余韵,小手留着残香,喘息又得意的看向凛雪。

高挑妇人上前两步,看着凛雪,虽然成熟内敛,但也让凛雪看到了她眼中的惊艳,就好像,自己长的很漂亮令这位妇人吃惊一般。

“这位少妇…”而凛雪看眼前这位妇人,却是感到,她看似婀娜风情的身姿下,似乎散发着一阵令人敬畏的压迫力,尤其是她的眼睛,好似能穿透自己,令她不敢反抗。

“依我看来,这分明是一位清高美丽的翩翩女侠,你为何要怀疑她,还对她如此无礼?还不把话说清楚。”妇人问道。

于是奈奈瑛,将自己对凛雪的怀疑,来龙去脉,都告诉了她的母亲。

“我没有,这位夫人,我并非刻意隐瞒…我只是失去了部分记忆,不记得自己如何来到这里了,我…”凛雪如果勉强编造理由辩解只会破绽百出,看这位妇人也不像不讲道理的,还不如部分实话实说。

不错,我江凛雪就是连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来到了这世界,这能怪我吗?凛雪心中也是感到几分委屈。

“哈?失去记忆?你以为这样的借口会有人信吗?”奈奈瑛在一旁娇声质疑。

那妇人犹疑的看着凛雪,的确,恐怕这样的说辞实在是难以令任何人信服,但不知为何,她看江凛雪神韵冰清玉洁,毫无一丝心虚,又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嗯…江姑娘是吧,你跟我来。”她对凛雪说道。

“哎?你…要带我去哪里?”凛雪看这妇人也不像坏人,但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江姑娘,你不必担心。我复姓潇洛,名湘雨,在这营寨说话也有几分分量,那是我的女儿,奈奈瑛。如果一切如你所说,我自会还你清白。”

“跟我来吧。”潇洛湘雨语气温和,但却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正经,说完她就走向外面。

凛雪也是只得跟上,她女儿都这么厉害,想来自己真的要不去,她也有办法强迫自己去吧?

身后,奈奈瑛看到妈妈将凛雪带走,露出几分异样的满意,就好像,凛雪要被怎么样一般。

跟着湘雨夫人,穿过木头走廊,走上一道昏暗的阶梯。

“潇洛夫人,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凛雪有些担心,不过从阶梯下面看,湘雨的身材还真是好。但是,应该不如自己吧?凛雪又当即驱散了这莫名的比较。

来到木屋上层的阁楼,这里,光线很暗,一侧的老虎窗外,风雨阵阵,忽闪间,可以看到房间一侧挂着两幅古画,古画之间的案台上摆放着一面镜子。

湘雨点起了两支蜡烛,只见这两幅古画,描绘的都是羽带飘飞,仗剑柔裙的天女,凛雪不禁感觉,画中天女和她所见的楼兰虚影中那位飞天仙子,有些相似,但在意境上差的太远太远了,不过是寻常的神仙绘而已。

“潇洛夫人,这是要…”凛雪疑惑。

“江姑娘,虽然我很愿意相信你,但是,眼下的形式,实在不容我丝毫大意。我要对你,验明正身。”湘雨转身,神情肃穆的说道。

“验,验明正身?这…”凛雪娇躯一颤,下意识的后退半步。

“江姑娘,你可知这营寨之外,对女人来说,是怎样难以想象的阎罗地狱?你可知,我们女儿国,有多少姐妹…香消玉殒,甚至是神魂坠堕在那些深山之中?”

湘雨上前几步,来到凛雪身侧,论身高她略比凛雪矮些,“若无战姬带队,要穿过周围那些大山林莽来到这营寨,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江凛雪,你一个女儿家又没有很强的实力,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不说清楚,只怕我们这营寨都不得安心。”

她一把凛雪细柔的腰肢,“去吧,站到镜子面前,让我们看看你的真面目。”

凛雪被拍得几步上前,夫人的力量根本不容质疑。

这外面的大山,凛雪早就感觉到危险,但没想到,竟是危险到了如此程度?冒然出去,那就是九死一生?

来到镜子面前,借着烛光,看向铜镜中自己恍惚的倩影。

“我的真面目么…”

就在这时,这铜镜中间的部分忽然灵光融动,一下子化作了一面无比清晰的镜子,映出了凛雪的容颜。

这是凛雪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容颜。

“我…这就是我么?真美…”

凛雪也自知有这样的想法够脸红的,但她还是忍不出发自内心的赞叹,她不由下意识地,大约是女性身体本能的伸出纤纤玉手,轻抚自己的俏脸。

不知天上仙子,几时倾落凡间?

她心中,便是这种感觉,这镜中女子要是江临雪女朋友,那可真是积了无量功德了,然而,这是她自己。

湘雨也是来到了凛雪身旁,她的美少妇容颜出现在镜中,虽然也是漂亮,但却像是调训嫦娥仙子的女仙官。

“看来,是我多虑了…我只是没有想到,在这荒山营寨,真会有如此飘逸的美人儿到来。”湘雨轻轻从背后贴近凛雪,她能感到她说话间的温热气息,“实不相瞒,这是照妖镜,照出的是你的真身。呵呵,不过看来,你便真是妖,那也是天仙下凡吧?”

“夫人,那对我的怀疑是不是…”凛雪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转脸道。

“且慢。”

却不想,湘雨的双手,如水蛇般轻柔又飘忽的穿过了凛雪的双臂下,环绕着凛雪的身子,一手抚上,一手往下。

“这照妖镜,只能证明你是人,但却不能证明你是…女人。”

验明正身。

“嗯…啊哈…”凛雪下意识的伸手去挡,然而湘雨虽然下手轻柔却自带暗劲,凛雪根本无法阻止。女性的身体,虽然是被检查,但如此被触碰,这是她毫无经验的,这等强烈的感觉,她根本抵御不住,不受控制般的喊出凛雪绝对不想发出的声音。

片刻,外面风雨潇潇,里面却是细雨如丝。

“嗯哼,是女人。外表看着英姿飒爽的女侠,内里怕还是个好生养的好女人呢…江姑娘,多有得罪,你的怀疑,打消了。”湘雨的语气,也是变得柔婉了许多。

“呜——!”

忽然间,阵阵强烈的阴风从窗口吹袭进来,吹的烛光乱颤,木窗不断拍打。

凛雪的纯白长裙,两个女人的长发都被吹了起来。

远方的重山好似蛰伏的座座巨影,那风声中,回荡着慎人的嘶鸣。

“妖气…一夜比一夜更浓重了。”湘雨走向窗前,眉宇露出之前未见的凝重,“唉…也不知,我们还能坚守多久…”

凛雪也走到窗前,玉臂抚住纷飞的长发,看向湘雨,却是有些呆住了。

如此一位成熟美丽的女强人,凛雪从她此刻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深深的忧虑,仿佛那做做黑暗的大山,在夜幕中散发着磅礴暴虐,直接压在她身上一般。

一股莫名的来自男生灵魂的本能力量,从凛雪那女性的娇躯深处涌起,她竟是,产生了一种想要帮助这位妇人的冲动。

不同于那些月令让凛雪不得已而执行,这一次,她却是发自内心,只可惜,她知道自己并无这样的力量。

“想我女儿国本就军力有限,眼下,这座营寨就是阻挡那些大山中的妖怪们,侵蚀女王陛下疆域的最前线了…”湘雨感到深深的烦忧。

“女儿国?”凛雪她想起在梦中听过这个名字,疑问道,“夫人,这里是女儿国?”。

“江姑娘?看来,你连这些都不记得了么?”此时湘雨已经验明了正身,不再怀疑凛雪,而是目露几分怜惜。

她关上窗,和凛雪一同坐在案台两边,烛火之下,将这里的情势告诉了凛雪。

原来,此地处在女儿国最为东南边境的深邃大山之中,地属梁琴郡。

因太过偏远,地势险恶,人烟稀少…这周围的大山林莽之中,早已成了各路大妖盘踞之地,已然是魍魉暗伏,鬼魅夜行…

女儿国军力本就不足,无法派驻大军守护这全境边疆,只能建造这样的营寨,在国境最边缘,最危险的地方,对抗妖魔,彰示王权。

这座营寨名为“潇湘寨”,因人手不足所以广发告示,招募天下女英雄前来协力守卫,最近正有许多女英雄,各势力女弟子们相继到达此地。

“原来如此…”凛雪总算是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知道了关于这营寨的情况,“那么我白天看到那些在营地内操练的女子们,都是从各方招募的英雄了?”

“嗯,正是。不过,这里的情况比那太平的中土大地,女儿国内域都要危险的太多太多了,即使是各路英雄女侠,如果不经过操练,刻苦的修行,也是难以应对。所以,但凡来这里的各路英雄女侠们,我们都会给与修炼法诀,并指点她们修行。”

湘雨继续说道,“练气,练体,兵器武技,修炼纯属,实力通过考核之后才能参与实战防御或是外出探查妖情。”

“练气,练体…”这凛雪倒是听说过,但并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江姑娘,既然已经知道了这里的情况,那么今后,你作何打算呢?”湘雨问道。

凛雪少许沉思,心中大概有了计量。

“我虽然记不清自己的过去,但想来,我来到这里也必定是为了同样的目的。”凛雪明白,虽然湘雨暂时不再怀疑她,但如果她来到这里没有合理的理由,终究是难以被接纳的吧?

而且,自己的玄月令,需要她深入那些危险的大山去寻找夜灵仙子的踪迹,而她现在,一点自保之力都没有,执行玄月令根本无从谈起,如果能在这里以应征者的身份接受训练,或许能学一点保命的本事。

“潇洛夫人,如果信得过凛雪,我也想留在这里,协助营地防御和外出探查之事。”凛雪决定了,并无犹豫,果决的说。

看着凛雪那娇柔俏脸上格外坚定的眼神,潇洛夫人感到一阵欣慰,似乎内心得到了一种支撑,尽管凛雪没有力量,但这是一种她所需需要的精神。

她心慰道,“姑娘能有如此决心,那当然是最好,眼下这营寨正是用人之时。只是,这里的修行可是非常严厉艰辛,姑娘也要心中有所准备。”

“我明白。”凛雪知道,回去原来世界,这太渺茫了,眼下她只求能在这里生存下去。而且自己如果在这营地没有作用,她们能让自己呆在这里吃闲饭么?若是被驱逐出去,那岂不是死路一条?

“嗯…”湘雨点点头,“对了,姑娘还没有住处吧?”

“嗯,是…”馨雨如实点头。

“跟我来,我帮你安排一个住处。”湘雨挽起凛雪的手,很是自然又带几分温馨的挽着凛雪走下楼去。

“哗啦啦…”

外面雨势更大,天已经全黑,远方的大山在阴沉天空下只留座座巨影,什么也看不清了。

湘雨打着一把橘色的大伞,就这么挽着凛雪一起走过营地。

凛雪从来没有被女人挽过胳膊,还是如此成熟美艳的一位少妇,从手臂传来的触感,可以感到湘雨的身材也是那种胸部柔深似海类型的,在冰冷的风雨中这一处感觉格外温热。

“对了,不知江姑娘可还记得,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有什么长远打算?”走在水盈盈的营地中,湘雨问道。

“长远打算?”自然是完成那玄月令,不然自己可就要被这位夫人看光了,当然,这没法说,“抱歉,夫人,我不太记得清了。”

“呵呵,那现在考虑也不迟。但凡应征我们营寨,有两条道路。一是成为营女,也就是守卫营地的女侍卫,赚取军饷,但必须严守命令,不可随意行动。”

不可随意行动?凛雪感觉不太妥,问道,“那第二条道路呢?”

“这第二条道路,可就不寻常了。”湘雨有意识搂紧了凛雪的臂弯,眼中盈盈烁彩,语气深远道,“这第二条路,那就是成为战姬。”

“战姬?”凛雪身体微微一颤,她想起潇洛夫人刚才在木屋中对她说过的话,唯有战姬,敢于深入那些大山。

“战姬,是修炼到一定境界,特别强大的各种女修士,为我女儿国特有的强者尊称。一个女侠,女修士能被称为战姬,那么就意味着她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众生凡俗,以一届娇俏女儿身,却足以匹敌那些深山中的大妖!”

“那便是战姬。”湘雨的气宇中露出几分星锐。

虽然是温存的挽着自己,但凛雪能感到,这个女人的身体,似乎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战姬…”凛雪不禁望向自己身边的少妇。

超越凡人,足以匹敌大妖的存在?

那究竟是强大到何等程度?对这世界知之甚少的凛雪还无法想象,但她隐隐有一种感觉,她身边这位潇洛夫人,莫非就是战姬?

湘雨带着凛雪来到营地后方,依靠大山峭壁的一些大小不一的木屋,棚舍之间,进入其中一座小木屋。

“江姑娘,这间屋子正好没人住,你就暂且住在这里吧。”湘雨说着,玉指儿一挥,屋中的纸灯笼亮起,凛雪根本没看清她是怎么点起这灯笼的。

屋子不大,但是里面干燥朴素,一张木床,小案台上一盏残灯,倒是显得几分温馨。

相比躺在草地上,外面风雨交加,能有这样的房间,还是自己一个人住,已经很好了。

“多谢潇洛夫人,只是我不过是一个新来的应征者,一个人住这屋子会不会太过了?”凛雪感觉就她一路看过来这营地内的条件,她住的好像比许多正式的女侍卫都要好。

“这个姑娘不必多想,你配的上这里,这其中的道理不便细说,日后你会明白的。”湘雨打量着凛雪完美的女神般身段,语重心长的一笑。

“那姑娘早些休息,里面的东西都可以随意使用,有什么需要,可以再来找我,对了,便·所在那边营地边上,稍微有点远。”湘雨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回转过来。

“夫人,请问还有事么?”凛雪问。

“嗯,我差点忘了一件要事…”湘雨一面呼吸着凛雪散发的清纯玉女气息,一面打量着她,“看江姑娘身态轻盈,四肢修长,腰臀有力,倒像是习武之女,只是…姑娘是否还从未修炼果莹气?”

“莹气?”凛雪面带疑惑。

“这莹气,是我女儿国独门修炼法诀,虽然不敢说是最强的修炼之路,但却是最适合我们女儿家的修炼之法。修炼莹气,才使得我们娇弱女子能够对抗那些强悍妖魔,雄壮男子匪徒暴军!”湘雨挺起了成熟的身躯,显出几分女英豪的气概。

说着湘雨从怀中拿出一个轻窄的卷宗,递给凛雪,“我这里有一份莹气修炼的基础心诀,姑娘先拿去参阅一下。”

“这…”

“呵呵,姑娘不必客气,但凡来我们这里应征的女子,只要没有修炼过莹气的,都会赠与一份,并非专门优待于你,拿着吧。”

“那谢谢夫人了。”凛雪这才安心接过卷宗。

交给了凛雪卷宗,湘雨夫人方才打着伞离去。

凛雪虽然内心是男生,但此时也是学着女人的样子,屈膝给湘雨夫人行了个礼,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又想感谢她又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但这女儿家的屈膝礼,却也让她感到有些羞臊。

“那今夜,我就要住在这里了。”凛雪独自望着门外幽幽夜幕,雨声犀利,山风呼啸不止,这是她来到这奇异世界的第一夜。

“玎玲。”悠远的铃声不期而遇的响起。

“触发银月令,命令内容为:成为女儿国的战姬。

成功奖励:“攻”字诀基础实力大芭蕉果一根。

失败奖励:无。

此为银月令,不同于其他命令,本任务没有期限也没有惩罚。

提醒一下,若是能完成银月令,对于你完成更重要的玄月令,追击夜灵仙子,大有助益。”

“这…还用你说么?”凛雪的双眸泛着夜色,胸口深缓的起伏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