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 1

作者:zerulr 更新时间:2015/9/28 22:13:40 字数:3037

(读者群:74984950,一起来喝茶聊天吧,求月票,求打赏,读者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魏涌对逆十字军团的复仇从未停止,但是却也陷入停滞不前。

起初,“老熟人”的情报几乎是一天几次地来,而他每天都像是在赶场一样,奔波在世界各地,最多的一天,他连续前往四个国家,袭击了六个逆十字军团的据点和设施。

不过在大约半年之后,情报越来越少,几天一次,一周一次,一月一次,甚至到后面都是两三个月一次了——这并不是说逆十字军团的势力真的被削减了,而是对方开始加强戒备,并且由明转暗。

而经过了半年的复仇战斗之后,魏涌也开始意识到,自己最初的行动模式有明显的问题,虽然连续的复仇袭击确实痛快,但是只是丧失一些据点和设施什么的,对于树**深的逆十字军团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

而很显然,在发现了魏涌有针对性的报复行动之后,逆十字军团加强了戒备,“老熟人”的情报也因此越来越少,而魏涌的人生已经被彻底改变,他已经回不去过去的生活,于是开始当起了佣兵——除了战斗之外,他已经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了。

“你缺少的是力量,决定性的力量,因为现在的你,即便真的遇上了三将军的伊莎贝拉,也没有十足的胜算,不是吗?”在为数不多的一次联络中,那位“老熟人”说了这样一句话。

说实话,对于魏涌来说,这句话可以说是不小的刺激,却也是无情的事实,他多少在逆十字军团中待过一段时间,见过两名将军和全部的三名执法官,并深知作为逆十字军团支柱的将军和执法官都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其中,魏湧最大,也是必杀的仇敌,将军伊莎贝拉虽然个人战力平平,但是却有一个无比强悍的盔甲人随时保护在她的身边,这个盔甲人的铁皮之下究竟是什么,即便是在逆十字军团内部,也是一个谜团。

再加上伊莎贝拉本人诡计多端,是逆十字军团高层中最狡猾的一个,虽然负责对外事务,也是三将军之中最为活跃的,但是行踪却非常隐秘,魏永直到现在都没有和她正面一战的机会。

但是,魏湧不甘示弱,反正那时通过通讯水晶进行的对话,于是他故作镇静地说道:“那你说,我需要什么样的力量。”

“我认为,你先应该了解,你的对手是什么样的人。”

通讯器另一端的人物声音经过变声处理,发出的是毫无感情的机械合成音,虽然魏湧觉得,这样未免太缺乏诚意,但是却也不计较:“这么说的话,你很了解咯?”

“三将军之中,个人战力最强的,是从未出现过的第三人,不过这个人你多半不会遇到,因为不要说你了,在逆十字军团中,除了策君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你知道?”

“我知道,但这不是重点。”对方很轻易地绕开了魏湧的反问,然后继续说道“三将军中剩下两人之中,伊莎贝拉的个人战力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的对手,却不是她本人,这一点你应该清楚。”

魏湧当然清楚,想要干掉伊莎贝拉,那个盔甲人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直说吧,我要怎么做。”

“我正在为你寻找。”

“那你说了不是白说?”

“看你这么心急,我就先透个底吧——魔王神器,贝利阿尔之甲,最适合你的神器。”对方简单地说道,之后就没有再透露更多的信息,只是说道“现在和你说这些,只是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合作是长期的,虽然近来我提供的情报减少了,但是我的诚意不变,只是希望你也能够稍稍静下心来,因为只有冷静的猎人,才能对付狡猾的猎物。”

说完,对方就中断了通讯,而这段对话距今已经一年多了,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对防治提供过三次情报,而且现在这个是第三次……可以说,魏湧完全不了解那位“老熟人”的身份。

但那不重要,只要他能够复仇,魏湧什么都不在乎——他已经失去了一些,早已无牵无挂,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过这一次,魏湧的心中却有些小小的犹豫……

“这个家伙啊……”魏湧倒在豪华套房舒适的大床上,手里拿着那张欧阳涛的照片,歪着嘴,皱着眉,咂巴着嘴:“啧啧……怎么会是这个家伙呢?唉……这可真是……啧啧……”

这是多年以来,魏湧头一次对“老熟人”提出的情报产生了怀疑,他和欧阳涛虽然不过只是一次偶遇,但是对这个少年印象却很不错——善良,热血,而且也很强大。

可是,从“老熟人”提供的情报来看,作为目标物品的贝利亚阿尔之甲似乎就在他的身上,说实话,魏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却又觉得并非毫无道理,因为在并肩作战中,他也感觉到,这个少年的身上有股神奇的力量,与他身上的贝利阿尔之力十分相似,却有不同,仿佛其中有着某种联系。

就在这时,魏湧的通讯水晶响了——他毕竟是在佣兵工会正式注册的佣兵,而且名气不小,所以这个时候,多半是委托的通讯,他随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通讯水晶放到耳边“我是魏湧,小任务不接。”

“是我,你的‘老熟人’啊。”

“哦,是你啊……”听到对方的声音魏湧哼笑了一下“怎么,这个时候想起来要联系我了?”

“我只是觉得,你或许会对这次的任务感到困惑,所以稍微来询问一下,如果没有其他的问题,那么我就挂断了。”

“等等!”魏湧果断阻止了对方,然后立刻坐了起来“我正好有事情想问问你,这次的目标人物,到底是什么人?”

“哦呀?连一起并肩作战过的人都不认识了吗?”

“我说的不是这个。”这个人未免也太无所不知了吧?魏湧心中暗想,连那样的事情对方都知道,究竟是何方神圣?但他知道,这种事情问了也没用“你为什么说,我要的贝利阿尔之甲在这个人的身上?”

“你不相信我的情报吗?还是说,下不去手呢?”

“我是个佣兵,是个复仇者,但是不是一个匪徒和强盗,你不要搞混淆了。”魏湧说道——他虽然将复仇看作是目前人生中最大的目标,但是却从未将任何局外人牵涉进来,他一直坚持着原则行事。

“所以,还是下不去手咯?”

“我说过了,我并不是强盗!不管他为什么拥有魔王神器,既然他拥有,那就是他的,我无权夺取。”

“那好吧,我只是提供这样的情报,至于做不做,那就看你的咯,不过我提醒你,现在伊莎贝拉在之前的战斗中消耗巨大,而且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开,所以现在是她最虚弱的时候,如果你在一个月内下手的话,大约可以有三成的胜算,自己考虑一下吧。”

说完,通讯再次中断了……

魏湧放下通讯水晶,整个人向后一仰,又倒在了床上——这可是一件麻烦事啊,要说下不去手的话……的确,魏湧实在不觉得,从欧阳涛的身上去抢魔王神器是一件能够让他心安理得的事情。

就在他心生疑惑之际,魏湧忽然感觉到一股异样感袭来,接着,他只感觉四周的世界忽然褪色,变成了一边灰白,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仿佛时间忽然一下停滞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魏湧立刻警觉起来,随后很快就听见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从声音上判断,少说有几十人,而且正朝着他这个方向前来。

是冲着他来的吗?居然还用上正高级的时空魔法,还真是看得起他啊……于是,魏湧轻蔑一笑,然后继续躺在床上——不管是什么样的家伙,他都是来者不惧!

可是紧接着,脚步声又迅速远去了,之后,隔壁的一个房间的门被撞了开来,之后就是一阵嘈杂,魏湧这才意识到,对方的目标不是他,而且这种做事的手法,也不像是逆十字军团。

出于好奇,魏湧来到门前,通过猫眼往外看,只见一群身穿黑衣,戴着面罩的人正从隔壁的房间里,将一个个在时空静止中僵立不动的人搬了出来,然后带走。

绑票?呵呵,这可真有意思,正好解解闷,魏湧好管闲事的毛病立刻就来了,差点就打算立刻杀出去,但是转念一想,这么有组织的行动,显然不是常人所为,所以他继续仔细观察情况,等到殿后的最后一人准备离开时,魏湧出手了。

他忽然打开门,然后用有力的右臂扼住那人的脖子,一把将其拽进房间,随后左手一掰,扭断了那人的脖子,然后立刻开始搜查对方的尸体——除了武器之外,什么也没有。

“嘿嘿,这可真有意思……”魏湧又是一笑,两分钟后,他迅速将尸体用贝利阿尔之焰燃尽,然后换好了这个人的衣服……

对魏湧来说,这下可有得玩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