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大叔与星汉【插图】

作者:怀世 更新时间:2015/9/25 22:49:30 字数:3897

公元三年七月十三号。

我已经在新手村打了十天的铁了,一点效果都没有。

不如说,我根本没学到什么高深的技巧。我只是重复而已,我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

不过既然是十天的话,是时候给自己放个小假期了。

没错,这绝对不是什么自我放纵的表现,而是一种崇高的劳逸结合。我已经努力了十天,应该稍微休息一下了。

因此,我跟骨头大爷提出了这个要求,没想到他居然爽朗地同意了。我编出来的各种理由愣是没有用武之地。

骨头大爷说:“小伙子,你跟着我打了十天铁,不但没什么成长,反而好像倒退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要请假,你还是回家歇着去吧。”

我说:“那我就歇一天了啊,明天再回来。”

骨头大爷无语地站在原地,我回身就走了。

说实话,其实对我来说不歇息也行。但是今天我有一定要做的事情。

——和小伊兰去野餐。

要说盛夏,爬到山顶上去看星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吧。虽然在这里没有望远镜,但是夏天的星空,我非常想带小伊兰去看看。

消失了将近两个月,小伊兰也应该感觉很不安。

我和骨头大爷打铁的地方在外面的近郊,因为家里的地下室实在太闷了。冬天还好说,夏天生起炉子实在受不了。

回到武器店的时候,看到的是小伊兰的背影。

她倚着扫帚,并没有在打扫,而是若有所思,或者说若有所失。阳光斜射入屋子里,光路中飞扬着淡淡的尘土。伊兰的身影就像是被尘封在这里,多少年不曾变过。岁月在此一点一点的流走,只剩下那个消瘦的身影永远地立在那里,虔诚地等待着什么……

那一刻我突然想到,如果当初我没有回来的话,小伊兰大概会永远地守在这家店里。就如同穿着肃穆的黑长袍的修女,交叉起纤细的十指发出永恒的叹息。

我觉得自己的心猛然间被戳痛了一下。

“小伊兰。”

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和、和哥?”

她转过头来,眼神朦胧,如同大梦初醒。

我揉乱了她白色的头发。

“打起精神来小伊兰!今天晚上我们要去野营了!”

小伊兰一开始楞了一下,然后突然迸发出无比灿烂的笑容。那才是属于小伊兰的啊,那是盛夏的花。红宝石般的眸子倒映出熠熠光辉,整个人不自觉地微微踮起脚尖。两只手慌乱地整理衣服……

突然,伊兰的动作停下了。

“但是、和哥、今天不是要、打、打铁么?”

小伊兰扭扭捏捏地扯着衣摆,似乎担心我反悔。

“今天休假。有一个地方想带你去看看。收拾一下食材,去把帐篷卷起来!”

我刻意拍了一下小伊兰的后背,她立刻打起了精神。

两只手紧紧捏着扫帚,可以看出欣喜万分。

“好!”

趁此机会,我粗略地到外面扫了一眼天空。西北角还挂着一片云彩,不过风是东风,估计晚上就飘走了。湛蓝的天空碧色如洗,到晚上应该也是星罗密布。

我随手把米饭煮上,又开始洗菜。

晚上要去山上的话,早上就要开始准备。

所谓行百里者,宿舂粮。

我虽然不用行百里,但是现在就开始准备的话晚上就可以吃到丰盛的菜肴了。当米饭开始冒出热气的时候,我将鱼切片,裹上盐巴和黑胡椒粉用荷叶包起来放入炉火上烧。

同时,把自己晾制的腊肠切片,与切好的皮蛋拌到一起,加入少量的蒜蓉,盛到饭盒中放到阴凉的地方。所谓阴凉的地方就是锻造用的地下室,只要不在里面生火,还是很凉快的。

饭的话打算做小伊兰爱吃的甜咖喱,这个要尽早准备。打算炖牛肉咖喱,在没有高压锅的时代里把牛肉炖烂很不容易。只能靠时间。土豆削皮切块,胡萝卜切成星形或者花形,圆葱切丁剁碎。

然后,最为痛苦的事情就来了。

这个世界里面,现成的咖喱粉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要自己造。

我记得咖喱的主要原材料是姜黄,这个很好,我手头能找到。但接下来的香辛料就麻烦了。这个世界我能找到的只有小茴香、八角、桂皮和白胡椒。其他就要靠自己尝试了。无数次的尝试之后我找到了不少替代品,做出来的味道也越来越接近原世界里的。不过没有味精这种方便的调味料,总觉得还是缺一点什么。

总之,及时去买回了这些咖喱的原材料,烘干后利用万物锻造的保有技能拆成粉末。

先炒出蒜香味,然后放咖喱粉炒,香气弥漫后再加入腌渍好的牛肉块与土豆萝卜小圆葱。牛肉变色后倒入炖汤用的锅里小火慢炖。

不急不急,先吃个午饭。

一般来讲,当晚饭有让人惦记的东西的时候,午饭就会吃的少一些。留出胃口。

下午四点,在小伊兰欢快的歌声中,我盛好了咖喱饭,放入饭盒中。因为要在外面过夜,早饭也许要准备一些。所以量稍稍多一点。

小伊兰一直盯着咖喱饭咽口水,我摸了摸她的脑袋。

“如何?要先吃一些吗?”

伊兰吞了口口水,明明没有移开视线,却还是倔强的说:

“我、我没有馋得慌。”

我半蹲下来,稍稍帮她打理了一下两侧的头发。然后站起来扛起帐篷。当然,所谓的帐篷只是我用铁棒和防水布料简单做出来的仿制品而已。

我将装着饭盒的篮子交给小伊兰,小伊兰开心地挎在胳膊上。

“走了哟,小伊兰。”

我招呼了一声,带着帐篷率先走了出去。

小伊兰慌忙正了正头上的方帽,笨手笨脚地跟了上来。

小毛球的草料已经加上了,此刻它正在安心睡觉。崎岖的山路对它来说还是有些困难,因此我没有带它同行。

“和、和哥。我们要去、这座山的山顶吗?”

“嗯。”

我看了一眼茂盛的山。

新手村附近是多山的,并不高,植被茂盛,但是山顶大多是草地。作为观星的地点再合适不过了。现在已经到了傍晚,太阳开始西落,我想等到我们爬到山顶,大概就是夜半时分了。

为了保险期间,我带了防风灯,也带了一把防身用的短刀。

虽然觉得森林里没什么东西能够伤的了我,但毕竟小心为上。

踏着坚硬的黄土,一步一步向山顶进发。

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了。

确实,再怎么说这也还是夏天呢。就算到了傍晚,热浪逼人也是正常的事情。

“呼、呼。”

小伊兰在我身后发出喘息声。我当然有控制好自己的速度,让自己始终在距离小伊兰相当近的地方,甚至经常与她同行。

“总觉得,就像我、我与和哥、刚刚出来旅行的时候呢。”

尽管累的气喘吁吁,小伊兰却仍然非常开心。那是一种担惊受怕许久的人心里的大石终于落地后,沉沉睡去的那种幸福感。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小伊兰能一直快快乐乐地生活着。

“你看,和哥、猫头鹰。”

小伊兰激动地指着远处咕咕叫的怪鸟。

黄昏的猫头鹰飞过,审视着我的一生。

这是黑格尔的哲学,不知道我为什么现在会想起。

“快到山顶了呐。”

我顺着小伊兰的手指看去,两侧的树林已经快到尽头。

太阳完全落山,天色开始变暗,两侧丛林里嘁嘁喳喳的虫鸣声不绝入耳,让人明显感觉到,夏天到了。

穿过树林的尽头,整个视野立刻变得开阔。

地上的草已经相当茂盛了。长到弯下来的程度。褪去了初春时那种草腥味,变得干爽。晚风拂过,整个山丘都泛一层层起绿色的浪潮。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宁静、祥和,不被打扰。

“小心点脚下的路,小伊兰。把手给我。”

我单手扛着折起来的帐篷,用右手牵着小伊兰的左手在这如一汪浅水般的草丛中走着。月亮正在升起,偶尔会有受惊的蚂蝗从草间上蹦起,吓的小伊兰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敢放开。

我没有回头看,但是我感觉到。

小伊兰哭了。

这是我第一次牵她的手,小伊兰的手掌小小的,五指也很纤细。温度稍微要低一些,但是掌心有汗珠。完全看不出是能用强大力量的鬼族,只是很平常的弱小少女而已。

我向前走着,因为小伊兰强忍着哭声,我知道她不想让我看到哭泣的神情。

快到平坦一点的地方的时候,我松开了手,给她留一点时间偷偷清理脸上的泪痕。

“准备吃饭了哟,小伊兰。”

这么说着,我坐了下来。

“好的、和哥。”

小伊兰轻轻抽了一下鼻子,努力把语气换为开心。

坐到我对面的小伊兰,捧着手里的咖喱饭大口大口的吃着。我替她把烤鱼中的鱼刺挑出来。其实只要稍微用一下万物锻造,就可以把整个鱼肉完美的剥落下来。但是这个时候,我需要一点时间。

“抱歉,小伊兰。”

我没有看她的眼睛,而是移开了视线。

“和哥?”

“我不该,不该抛下你一个人的。”

“没、没事的。我也是、我也是很坚强的、不会、不会扯和哥的后腿。小伊兰我、已经可以、可以独立了。”

我看向小伊兰,她把脸埋在饭盒里,大口大口地扒着饭。

但是大颗大颗的泪水打在牛肉块上,渗入米饭里。

“笨蛋,饭会变咸的。”

我向前探出身,轻轻把小伊兰抱在怀里。

她的手一抖,半碗盒饭掉落在草坪上。

“抱歉、和哥……和哥!!”

一开始还断断续续地道歉,但是眨眼间就放声大哭。哭声在空旷的山谷中回响着,在这寂静的夜空下回响着。我努力把小伊兰抱在怀中,但是她只是哭个不停。

大概,过了十分钟。

“我、我真的好害怕。那个时候、每天、晚上都会睡不着、想着、如果和哥不在的话、我就只能、只能……呜哇啊啊啊啊啊——”

我用手轻轻拍着小伊兰的背。

“没事的,伊兰。我会保护好你的,一定会的。”

小伊兰的哭声小了一些。

“无论在何等时候,只要小伊兰遇到危险,我都会及时出现的。再也不会离开了。”

“和哥……”

小伊兰的哭声变成了啜泣。

“但是、我把、咖喱饭、弄掉了……和哥、好不容易做出来的、咖喱饭……”

“笨蛋。”

我摸了摸小伊兰的头,小伊兰终于破涕为笑。

夜色凉如水。

这个季节的夜空很少见到云彩,因此皓白的圆月与灿烂的星辰都布满黑色的幕布。

那是真正的星汉灿烂,若星汉灿烂。整个天空都是如此的开阔。月亮隐匿了身影,将这片天空让给了辰光。变换的色彩,交织在一起模糊了界限。遥远的、浩瀚的薄薄的云被染上了夜的色彩,如同在黑色的画纸上炸裂的缤纷色彩。

与此相对,我给恶魔少女制作的人工布景是多么可笑,多么不自量力。

星空的美不仅仅是因为不可计数的繁星,也是因为别的。天空中的东西很多,可描述的、不可描述的,正因为未知,才更加神秘而富有诱惑力。平展开的夜空,有的星辰离我近在咫尺,有的星辰离我还如此遥远。

夜风吹过,脚下黄色的野花随之摇曳。一阵香气扑鼻而入。草尖轻柔地划着我的裤腿,发出哗哗的响声。

夤夜初至,篝火的火焰也稍稍减小。

伊兰已经睡熟了,经过了刚才的放声哭泣,也应该累了。

发出小小的鼾声。

将头倚靠在我的右肩,笑得很甜,一点也看不出刚刚哭过的样子。一直在担惊受怕、终于放下了心.无论是真正的安稳还是短暂的安定,我都觉得那个表情很棒。

我抬起头,欣赏着这片开阔的夜景。

享受着这一刻,彼此的体温。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