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第十卷 學生會的十代】收尾的學生會
「只要結果好,那就一切都好了哦!」

會長和往常一樣挺著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套用某本書的內容說道。

這位小朋友雖然在學生會長這一職位上呆了近一年了,不過言語和行為倒還沒有任何變化呢。

「這個理論,是過程不盡人意的人的最後據點呢」

「嗚」

當即,書記知弦用與她那成熟豐滿的外表成比例的大人的發言、讓會長微微抽搐了起來。這實在是司空見慣的場景了。

順便一提,這兩位——會長•櫻野栗夢和書記•紅葉知弦,就在前不久結束了所有三年級的課程,現在其實已經算是不來上學也沒問題的提前版春假了。盡管如此,兩人都沒有露出任何不滿地、為了配合放學後的學生會活動而來上學。

一年級的會計小真冬插進了這兩位三年級學生的對話中。

「但是確實,游戲中的好結局具有能夠將其他所有渣要素都抵消掉的威力呢!」

听到小真冬的意見,會長「唔姆唔姆」地、像是取回了自信的樣子點著頭,而很快我身旁又冒出了一個新的聲音。

「嘛,反過來其實也是這樣子呢。在漫畫里出現『我們的冒險從現在才正要開始呢!』這種結局、會讓之前的所有有趣之處全部化為泡影呢」

「嗚」

在深夏——也就是小真冬的姐姐,同時也是學生會副會長這番話的影響下,會長再次消沉了。姐妹倆還真是來了一套漂亮的連續技呢。

在會議剛開始,會長就被成員們玩弄得疲憊不堪了。學生會很快就陷入了懶散的氛圍中。

……嗯,這才是本大爺出場的時候!

我、作為本學生會唯一的良心—— 並且作為純粹的女權主義者、我理應為她們加油打氣,于是我將手輕輕搭到了會長肩上。我與緩緩回過頭的她四目相對。然後——宣告道!

「請和我結婚吧!」

「這麼突然!?」

我半強制地拉過一臉困惑的會長的手,然後緊緊用雙手握住!

「只有結婚結局,才是最棒的 HappyEnd!」

「不不不不,你這古老的思維是哪來的!」

雖然會長不假思索地掙開了手,不過我卻毫不氣餒地繼續發動著攻勢! 順便一提,其他成員雖然看上去毫無興趣的樣子……哼,應該是在暗自嫉妒卻不露聲色吧。真是我可愛的女主角們!

「會長! 不,干脆就、栗夢!」

「能不能不要擅自升級稱呼方式!?」

「請成為杉崎栗夢吧!」

「都說了、不要! 我拒絕!」

會長想都沒想就猛搖著頭拒絕了。……你這個死傲嬌!

「有什麼地方……我到底有什麼地方不行啊!」

「幾乎是全部啊!」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是這麼回事吧。雖然非常非常地喜歡我,但是父母很可能會反對學生結婚。所以會長在擔心這點吧」

「我可沒說啊!? 表示NG的,不是我父母,最先是我啊!」

「確實,最近對蘿莉和諧得很嚴厲呢……」

「並不是年齡上的NG! 話說,我已經十八歲了! 不是小孩子了!」

「什麼嘛,那不是可以結婚了嗎」

「你為什麼放心下來了啊!? 現在並不是那個問題吧!? 只是單純地、我不想結婚而已!」

「不是結果好,那就一切都好嗎……」

「所以我才不想要BadEnd啊!」

好像她把和我結婚當BadEnd了呢。……還真是喜歡害羞的家伙!不過要是讓她害羞過度的話還真是很可憐呢。而且現在又是在其他學生會成員面前,所以我就「哼,我知道了」這麼用紳士般的應對了事了。雖然會長不知為什麼還「咕嗚嗚」地緊握著拳頭,不過稍稍平緩之後,她又開始重新了會議。

「總之! 今天我們就來商討一下關于『結局』的事項吧!」

看著正吱吱地在白板上寫著「關于結局」的會長的背影,深夏「嗯嗯」地點了點頭說道。

「也就是說『終結一切之人』吧、我們一起商討對抗在上一卷終于出現的最終BOSS般存在的方法、就是這中主旨的會——」

「會議你妹啊!中二病給我閉嘴!」

被會長怒吼了後,深夏好像很失落。會長完全無視她繼續開始了說明。

「只不過是因為不光今年的學生會差不多要迎來終點,我們三年級也要畢業了椎名姐妹也要轉學了,我們所寫的書……學生會系列的本篇、也要正好在此劃上個句號了」

知弦姐就著會長的再次說明補充道。

「嘛雖然有關學生會成員以外學生的外傳是個例外,不過確實,關于這個學生會,KEY君是得開始進行最終卷的寫作了呢」

「就是這樣! 所以、雖然至今為止基本都是我們學生會自己在隨性地開會、然後再通過杉崎的感性而小說化,不過在最後的最後,我覺得還是這樣可是不行的!」

「也就是說、要來商討作為系列輕小說的『結局方式』吧?」

對小真冬的提問、會長很精神地「對!」地回答道。

「所以,今天我想把系列最後的收尾形式給定下來!」

終于好好地提出了議題後,會議開始了。

但是,因為執筆的本人我還有一點無法接受的地方,所以就由我最先提出意見。

「但是說正經話,我覺得最終結局靠感覺來決定比較好……」

「感覺?」

「哎呀、按照以往的勢頭繼續下去,不就是結局嗎。所以……說到底在畢業式都還沒結束的階段就先行決定下結局,感覺不太好呢」

老實說,原本至今為止一直都是記錄式的作品,只有最後卻加入創作的意圖,這很讓人介意呢。看到我擺出微妙的表情,會長切切切地搖了搖手指。……因為這情景早已見怪不怪了,所以我一點火氣都沒有了。

「太天真了,杉崎。但凡優秀的最終場景,基本都是人為定下來的啊!」

「是、是這樣嗎。不過這種不知不覺地走向結局、那不也是——」

「按學生會系列的一貫模式的,基本上不就是每次落個無事而終的結局嗎!」

『一針見血!』

大家胸口一緊。因為這正確到不能再正確的言論,我只能在悲痛中接受了會長的意見。

「確、確實呢。要是按一貫的勢頭迎來結局的話,總感覺沒法很好地收尾呢……」

「是吧!正因為如此,我們就應該事先決定好結局方式啊!」

「也、也許呢」

得到我的認可,會長得意洋洋地挺起了胸膛。

但是,小真冬又如同往常一般若無其事地殺了進來。

「既然這樣,那麼在第一卷的時候就埋下伏筆那不是更加地……」

「……嗚」

「小紅她啊,腦子可不會想到那麼長遠的呢」

知弦姐溫柔地撫摸著會長的腦袋。好像這反而更讓人受傷似的,會長逃了出來、啪地拍了下桌子。

「好了、趕緊高效地開始討論吧! 你們想想,到底該怎麼結局呢、學生會最終卷!」

她開始強行推進會議的進行來。雖然我們多少也有點吃驚,嘛不過反正定下來也沒什麼損失,所以我們就決定認真開始這個議題。

首先是氣勢正盛的深夏舉起了手。

「我來我來!」

「好、深夏!」

「我和鍵的接吻場景行不行?」

『噗!?』

吃下這一記以前所未料角度飛來的高速球,就算是對裝傻抗性已經很高的學生會成員們都不禁噴了出來。

其中要數我的臉最紅了。而深夏則呆然若失地繼續問道。

「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

「該、該說是奇怪呢、還是……」

因為本人並沒有裝傻的打算,所以會長也沒辦法進行強烈的吐槽。學生會全體都彌漫著一股很微妙的氣氛,而深夏卻還是老樣子的天真浪漫的表情看著我笑道。

「吶、鍵! 你也覺得很不錯吧?」

「哎、啊、那個、怎麼說呢」

「什麼嘛,和我接吻,這你有什麼不滿嗎?」

「才、才不會!」

即使我慌忙地把頭搖的像波浪鼓一般……但是我的動搖卻沒有平息。深夏看著我的樣子,很不滿似地撅起了嘴。……這、這麼可愛太犯規了!我都沒法直視你了!

「什麼啊、為什麼就這麼沒興趣啊」

「不、那個、該說是沒興趣、還是什麼呢、呃」

「你不是老說喜歡我、說請和我啾~的嗎。而我也喜歡你。而且反正總是要接吻的,那我就想趁著這值得紀念的時機做了吧。……唔嗯,不管怎麼考慮,這都沒有任何問題嘛」

「呃、嗯嗯、嘛、確實、確實、是這樣子、呢。嗯嗯」

糟糕,腦子完全轉不起來。這啥情況。這到底是什麼狀況。雖、雖然確實很想接吻!再講深一步的話就是想做H的事情!而且從不久前開始我和深夏確實是兩情相悅的! 也就是說、接吻場景的條件已經十分齊備了!雖然很齊備了但是!

我紅著臉抱著腦袋、可不知為什麼比我出汗更多、看上去更加著急、並且一臉很少見表情的知弦姐提出了意見。

「那、那個、這個,作為學生會的結局、恐怕不太好的吧、嗯嗯」

听到知弦姐這番話——會長和小真冬也都趕緊跟了上來!

「是、是啊! 這可不是像『杉崎君與椎名同學』這種標題的愛情喜劇系列、而是標題為『學生會的~』這一系列小說哦! 這一點上,很奇怪吧!」

「就就就、就是這樣!要是姑且作為故事主人公的學長個人的結局的話那倒還好,但是姐姐和學長兩人的結局,總讓人感覺平衡很差的樣子!」

深夏「嗯嗯」地接受了眾人的意見。

「也就是說,結局中光出現我和鍵的接吻場景、這很別扭」

『(點頭點頭!)』

三人一起點了頭! 看到這個,深夏擺出思考的姿勢,過了一會兒之後就好像想到什麼好點子一般啪地拍了下手,笑著提案道。

「那麼,剩下的三個人在一旁互相親吻如何呢!」

『這到底是什麼結局啊!?』

以一組男女情侶、還有一個百合少女三人組的誕生而結束。 ……這實在是個太讓人驚愕的結局了。

就算是一直在動搖著的我也忍不住要吐槽了!

「這很奇怪吧! 這已經、在各種意義上都很奇怪了吧!」

「哪里?這不是很好地保持了平衡嗎」

「並不是說為了保持平衡隨便做什麼都可以的吧!而且那個百合組的誕生連一點伏筆都沒有啊!」

「沒啊,會長和知弦姐之間完全行得通吧。真冬嘛……你看,那個,就當附贈的?」

「原來是把妹妹當做附贈的嗎!」

小真冬站了起來,怒發沖冠。這下就連深夏都不得不反省一般,沙沙地撓了撓頭、「是嗎、那就算了」出人意料般輕易地就放棄了。……貌似這本來也不是什麼一定要堅持的提案呢。

就在我們稍稍安心下來撫著胸口時,深夏又提出了新的提案。

「既然這樣,那就情侶誕生系提案就徹底出局了呢」

「嘛、那個,畢竟是學生會呢。……對了,那麼就定為全員都與我保持著肉體關系這樣美妙的結局——」

「我打」

「嗚噗」

一如既往地被深夏打中了腹部!由于是出奇不意的打擊所以傷害增加了50%!

「為……什麼。你……不是應該會很歡迎的嗎……」

「沒啊,雖然我喜歡你,但也不代表我會全面肯定你的行為。或者該說是基本都不認同呢,、所以不爽的時候我會很普通地毆打你的哦」

「……這缺點太嚴重了……」

由深夏的嬌所產生的優點,簡稱缺點今天也是全開的狀態呢。為什麼明明好不容易達成了夢寐以求的兩情相悅結果,但是我卻沒有預想的那麼幸福呢。啊啊、婚後成為妻管嚴的老公的心情,也許就是這個樣子呢……。

而深夏則絲毫沒有管到我的哀愁繼續說道。

「那麼,以後日談來結局如何呢?」

會長一下就中意上了這個意外地很正經的提案。

「這不錯呢! 雖說是王道,不過因為這之後大家也都幸福地生活著,所以也許能讓人心中很溫馨地合上這本書呢!」

「是吧? 那就以這個方向描寫結局,具體來說呢……」

「唔嗯唔嗯!」

「在他們畢業一千年以後——」

『飛躍得太厲害了!』

即便是全員一起吐槽,可深夏緊閉雙眼完全飛進空想世界中了,完全沒有要回來的樣子。作為代表,我嘗試著想將她喚回來。

「喂深夏,再怎麼說這也——」

「由于終末戰爭而一度幾近滅絕的人類,現在孕育出了新的文明,逐漸取回了往昔的繁榮……」

「感覺經歷了若干個BadEnd 一樣呢! 算了,趕緊說說那之後學生會的事情啊!」

「關于那之後碧陽學園學生會的事情……因為並沒有留下什麼史料,所以不明」

「為什麼只是一個結尾,視點就無謂地宏大到這個地步! 包含經過年數在內,給我搞個緊扣我們日常的後日談!」

「是嗎? 那……一年後」

「嘛,雖然感覺那個也有點遠,不過還可以——」

「椎名深夏,在午後呆在 Royal Host的飲料吧里又看了一遍Ble○ch的尸魂界篇。完」  (注︰Royal Host是日本一家高級家庭餐廳。漫畫《Bleach》大家都知道吧)

「啥內容都沒有啊!」

「什麼嘛。不是你讓我說說那之後我們的日常的嘛」

「這也太日常了吧! 讀者們才不想看那種東西! 這種畫蛇添足的東西,讀者們才不可能想看啊!」

「啊,也就是說,說說在這一年間所發生的最重要的事就行對吧?」

「沒錯啊,就是這樣啊! 要能讓讀者們的想象力勃發起來的、那種——」

「一年後——賭上所有平行世界的命運、我與銀河聯合軍一同與從外宇宙而來的侵略者戰斗著!」

「這一年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這不是挺好嘛,很有趣啊」

「這下太有趣了這才是問題所在啊! 後日談反而比本篇還要壯大一億倍這是鬧哪樣啊! 感覺要是真這樣的話那很樸素地描寫著日常的本篇就變得超無意義了啊!」

「什麼嘛,總在這挑刺。也就是說,你想要的後日談,是將在不久之後的、各位身邊所發生的環境變化,普普通通地講述出來……這種很無聊的事情對吧!」

「要是說它無聊而將其否定的話,就好像是否定了學生會本篇一樣所以別這樣說啊!? 不是挺好嗎,普普通通地! 畢竟我們就是在這種環境下的嘛!」

「那麼、呃……在那場畢業式的、一個月後」

「對對,就是想听這個——」

「說起現在的椎名真冬,把頭發染成艷粉色,身上掛滿了喀拉喀拉作響的各種飾品,每天在市中心的大街上闊步游蕩著」

「超墮落啊——————————————————————————————————————————————————!?」

「真冬才不會變成那樣子!」

小真冬淚目著向姐姐抗議道。確實呢……。

但是深夏緩緩閉上了眼楮,帶著一臉微妙的表情、宣告道。

「劇終」

「劇終你妹啊!到底是個什麼結局啊!」

「哎,我不是都照你所說的,描寫了身邊所發生的細微變化然後結束了嗎」

「話雖如此啊!但如果你是讀者的話,你會以什麼樣的心情合上書本啊!啊!?」

「…………。…………。……淚流滿面地?」

「是在另一種意義上淚流滿面啊!」

「啊啊,真是的,煩死人了!既然你這麼愛否定的話,鍵!那你來作後日談吧!」

「哎?」

別看話題突然拋給了我,咱可是有了一年的小說執筆經驗的。由于我有自信能夠寫出比深夏更好的後日談出來,稍微思考了一小段時間後,我轉向筆記本電腦開始啪嗒啪嗒工作起來。

花了大約五分鐘寫完全文後,我挺起胸,把屏幕轉向大家、然後自信滿滿地公開了充滿我個人風格的「後日談」!



說起那之後的我們,還是和以前一樣呢!

會長在大學里也經常脫韁暴走、而阻止她果然還是得靠知弦姐呢!

深夏很快就開始被那邊學校的運動部爭搶起來!

原本消極內向的小真冬,好像也成功交到了很多朋友!

啊、我?

我嘛……。

「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新的後宮成員了!」

我作為新的學生會會長,做得非常出色!

好啦、忙碌的每一天又要開始了哦!

希望各位今後也能一直支持我們!



『XIE DE ZHEN HAO』

「完全不是發自內心的!」

我、非常失望。明明我還以為寫出了很有自己風格的故事的……。

而小真冬則向我發動了追擊。

「感覺……像是標準模板一樣呢」

「咕。居然……居然用那種說法!」

「KEY君,我反過來問你一下,如果是你是看到這種結局的人,你會怎麼想」

「啊。……『好,接下來去讀一下DATE•A•LIVE的新刊吧』之類的」  (注︰《DATE•A•LIVE》是同為富士見幻想文庫出版的輕小說)

「連你自己都不是發自真心的啊!」

「為什麼會這樣啊!」

被人指出來我才意識到!確實什麼都沒有啊!虛無啊!這干脆就來、虛無!虛無的收尾啊!會長呆呆地向著一臉愕然的我說道。

「什麼啊、表面上是個歡樂結局,但其實反而什麼都沒有啊……」

「確、確實呢。 這樣、雖然說不上是畫蛇添足,但卻像是垃圾時間一樣呢! 只能讓人產生『啊、果然如此呢』這樣的想法!」

「這個有時候還是挺好的呢」

深夏過來為我打圓場。真是謝天謝地啊。但是那是在本篇的最後高潮迭起的狀況下吧。因為該講的都已經講完了,所以才會有輕松的後日談。而學生會的本篇就已經很輕松了,所以在結局時應該稍微緊湊點收尾才行。

就在我抱著頭的時候,知弦姐舉起了手。會長示意後,她開始講起自己的提案。

「在這種意義上來看,並不僅限于HappyEnd才是最好的呢」

「知弦姐,你的BadEnd嗜好又來了麼……」

「話雖如此啊、KEY君。但是到現在為止最有意思的提案,其實就是小真冬的墮落結局吧?」

「嗚……那個、確實、好像、是這樣」

還真是令人茅塞頓開的著眼點。會長和椎名姐妹也點頭同意。知弦姐很滿足地環視了一圈這幅情景後,提出了具體的提案。

「是呢,總之後日談啊,就在 KEY君的墓前開始吧」

『!?』

這還真是沖擊性的結局! 而與我們的震驚形成鮮明對比,知弦姐自己卻非常平靜地展開了邏輯。

「啊啦,不用擺出那麼夸張的反應吧?這不是經常有的嗎、結局從登場人物的墓前開始」

「雖然那確實是一種模式……」

小真冬困擾地肯定道。

「是吧。而且讓讀者們做出像剛才你們那種『!?』的反應,應該也不壞吧」

「嘛、嘛、雖然因為有很多想象的余地,這有趣是很有趣……」

深夏也困擾地肯定道。……不知怎麼的,好像知弦姐的提案在逐漸變成優秀提案的樣子。…………。

「不、不對不對不對、這果然還是很奇怪吧! 為什麼我要死啊!」

「KEY君,人固有一死哦。但是在這個人際關系不斷淡薄的時代,如果能有誰來自己墓前紀念,這不也能算是個幸福的終結了嗎」

「雖然是這樣!……啊、難道是,是在八十年後,生命輪回的終末,我的孫子來墓前祭奠、這樣的故事——」

「不、就是一個月後」

「那我絕對不是什麼幸福的死法吧!」

「那邊就一筆帶過吧。也要留給讀者想象的余地嘛。比如說……」

說著知弦姐從我這邊搶過了筆記本電腦,飛快地開始了寫作。就這樣,她花了三分鐘完成了原稿,然後將畫面轉到了我們面前。

「因為沒有時間、所以我就寫了點人物對話而已」

說著,我們全員讀起她所提供的對話。

會長「沒想到杉崎居然會變成那樣……」

深夏「命運、還真是殘酷啊……」

真冬「但是很不可思議呢。為什麼學長會在北極只穿著一片兜檔布……」

知弦「是呢。而且听說被發現的時候、他還笑著騎在一頭駱駝上……」

會長「啊、說到不可思議,那天不久前杉崎發給我了條『哦呀,我吃了豆餡年糕哦』這樣的迷之郵件呢」

深夏「說起來鍵那家伙,在和我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他額頭上浮現出了像是龍一樣的紋路呢……」

知弦「他的遺體也被運到了51區呢……」 (注︰51區據傳是美國研究外星人和UFO的地方)

會長「而且盡管他死掉了,但全世界範圍內還經常有杉崎的目擊情報呢……」

真冬「而且自從那以後太陽的顏色好像微妙地有些變紫、這還——」

全員『還真是個謎呢』

『謎點太多了!』

除了知弦姐以外的全體一起吐槽。而她卻還「啊啦」地好像很意外似地歪著頭。

「這不是挺有趣的嘛,很有想象的余地呢」

「余地太多了!你這勢頭難道是想在海外劇場連播7季嗎!」

「KEY君你真是個笨蛋呢。那種仿佛是有意義的伏筆,基本上是不會有結果的、沒問題啦,放置就行。大家都知道也都很享受的」

「多麼惡劣啊!話說、我才不會那樣死掉的! 絕對不會!」

「在一個月前這麼斷言的KEY 君,沒想到居然會變成那樣……」

「請不要再繼續了! 總、總之! 先不管有趣不有趣,那種在現實中根本不可能的提案都是不行的! 因為這是紀實類小說!」

「……KEY君、好像在亞○遜上是可以買到駱駝的吧……」

「別把它現實化!」

因此,不管知弦姐的提案多麼有趣,總之都全面駁回。

會議繼續,而這次小真冬唰地舉起了手。

「在真冬看來,所謂後日談,應該是獻給一直以來都在支持我們的人都褒獎哦!」

「哦、還真是很像是喜歡游戲的小真冬的想法。那具體來說呢?」

听到我的問題,小真冬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回答道。

「強大的新游戲!」

『嶄新!』

這想法要是被采用的話肯定會在小說中掀起一場革命的! 但是……。

「不對啊小真冬,這大概是不可能的吧。畢竟是小說呢」

會長很自然地吐槽道,但是小真冬卻完全沒有退縮。

「為什麼就已經認定這是不行的了呢!」

「因為、你那個是游戲……」

「那麼、改成強大的新小說就行了!」

「這是什麼啊!?」

「為讀者提供『一周目中打得如此艱難的部分,在二周目的時候就能輕松過關』這樣的樂趣」

「用小說?怎麼做?」

小真冬挺起胸向歪頭不解狀的會長宣布道!

「在第一卷的序章部分,真冬們就已經把《企業》給將死了!」

『學生會好強!』

「二心中,在真儀老師進入房間的同時就將她駁倒、當即把她趕了回去!」

『學生會好強!』

「在奏的事件中,初中時代紅葉學姐突然一句『可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哦,奏』把她頂了回去,于是事件已經圓滿解決了」

『在過去也好強!』

「而學長和飛鳥與林檎也恩恩愛愛的,各自生下了八個孩子」

『連那方面也好強!』

「而會長每次最先所說的都是『那麼今天也全心地進行理論的會議吧』」

『在精神面上也顯著成長了!』

「順便一提,我家的父親也沒有去世」

『這已經強到不同次元的境界了!』

「三卷就完結了」

『展開速度也好快!』

「因為實在是太強了所以將所有麻煩都防患在未然之中了,所以實際什麼都沒發生!」

『這才是真正的日常系啊!』

「如何,這種結局方式!」

『沒戲!』

「也是呢!」

因此,因為本人都覺得不行,所以自然而然地駁回。而且這根本連結局方式都算不上了。雖說如此……

「嘛、這企劃倒是有點意思呢、『強大的新小說』」

在我的意見基礎上,深夏也趁勢發表意見。

「確實呢。不光是學生會,希望這也能應用于其他的故事呢」

「是啊。比如深夏喜歡的戰斗系漫畫什麼的……」

這麼一說,深夏就看著空中好似開始了無盡的空想一般、低聲嘟囔著。

「以超級賽○人4狀態挑戰紅緞○ 軍團的悟空」

「紅緞○軍團好可憐!」 (注︰NETA《龍珠》,紅緞帶軍團為最初登場的反派)

「對最初的虛使用『最後的月○天沖』」

「使出全力的地方大錯特錯了!」 (注︰NETA《Bleach》)

「刃牙在第一話就超越了範碼勇次郎」

「這都結局了!」 (注︰NETA《刃牙》系列,範碼勇次郎即範馬勇次郎的伏字版)

「橡皮人的寶物回收」

「得到了One Pie○e了!」 (注︰NETA《海賊王》)

「愛德和阿爾、並沒有挑戰母親的人體煉成!」

「那樣故事根本就沒法開始吧!」 (注︰NETA《鋼之煉金術師》)

「巨人……沒有進擊!」

「這根本就說不上強還是弱了吧!」 (注︰NETA《進擊的巨人》)

「…………」

「…………」

「……全部都是原作顯得壓倒般有趣吧?」

「也是呢!」

因此這個企劃,雖然妄想起來是很有意思,但實際做出來卻又是另一番樣子。真是個老套的陷阱!

……雖然我跟深夏的The•Classmate對話,使得我們得到了氣氛變得熱烈起來這一收獲……

『…………』

但是會議本身,卻完全處于停滯狀態。在大家「嗯~嗯~」地念了一陣子後,知弦姐像往常一樣提出了妥協方案。

「說到底正如同KEY君在一開始所說的,現在明明連畢業式都還沒結束,這種時候就要我們來考慮具體的結局,這根本就不可能的吧」

「但是知弦,事先決定的比較好的結局——」

「沒問題的,我都知道的小紅。沒錯,對于學生會來說,比起氣勢十足的結局,還是經過仔細考量的語言才是更加美好的結局,這點道理我們應該都明白吧。所以……我們把結局濃縮成『一句話』如何呢」

「一句話?」

我們和會長一樣,也不明其意地困惑著,知弦姐則點著頭說明道。

「對。我們現在要決定下來的,並不是全部的結局,而只是最後一句話而已。這樣的話就不會太過勉強,而且不管畢業式怎樣,如果只是最後的一句話的話,那肯定能比較輕松地向它靠攏的。是吧、 KEY君?」

在期待的目光注視下,雖然事實上我對自己那並非職業小說家的寫作技術並沒有很大的自信,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拍著胸口說道。

「當然的啦!只要我出手,那種事情簡直是小菜一碟!」

「听到了吧、小紅」

听到知弦姐的話,會長又恢復了元氣。然後她再次站了起來,宣誓起議題的變更。

「那麼,我們來決定最後的一句話吧! 誰有好點子!」

停滯不前的會議再一次向前推進。與此同時,各處傳來了各不相同的意見!

「『我們的冒險還會不斷繼續下去的哦!』」

「『就這樣杉崎學長和中目黑學長就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這之後櫻野栗夢小姐終于成就了一番大業……不過這是後話了』」

「『但是他們的畢業,只是另一個新事件的開端而已……』」

「『我今天也在美少女們的包圍下幸福地生活著』」

全員都太過自由了。不等別人吐槽,因為借鑒他人來糾正自己而好好反省了的我們,開始認真地進行起會議。

「這里不應該是某個特定成員的話,而應該是更加總括性的才行吧」

小真冬也非常贊同知弦姐的意見。

「是呢。而且最好要更加帥氣的話呢」

「像是『獻給○○』之類的?」

听到深夏隨口提出的意見,「就是這個!」我們全體都來了感覺!唔嗯,這個很美妙! 這是何等美妙的結局方式啊!

我也逐漸興奮起來地參與了會議。

「這樣的話,就該獻給對本篇照顧最大的人呢。……啊,仔細一想還真是有很多呢」

「是呢。很多人都給我們多加關照了呢」

「這麼一想就好難定下來了啊……。……對了,這種時候就應該讓會長來!」

「嗚喵?」

「要是像平常那樣商討的話肯定是沒辦法決定下來的,所以這里就要讓會長來作為代表,想一個你覺得對這個系列照顧最多的人的名字填進去!用這個人的名字作為系列的完結!這是多麼感人的美妙結尾啊! 太完美了! 來吧、快直說出那個名字吧!」

「唔、唔嗯、是呢~」

會長很可愛地念叨著思考起來…… 大約三十秒後。她突然一副豁然開朗的表情。看樣子是想到了呢。

就在我們投去的期待的視線中…… 會長、終于、決定了用來結尾的話!

「獻給涼宮○日」

「這確實是很受其照顧————————————————————————————————————!」 (注︰《涼宮春日的憂郁》,從第一卷起就多次使用與其相關的NETA)

雖然在第一卷最開始的時候是模仿過,而且在廣告和特集報道中還經常被人詢問到!雖然確實感覺受到了涼宮姐姐的很多照顧!但是!

「哎……哎呀,唔嗯,雖說如此,不過就沒有其它人了嗎、會長」

「哎、唔嗯、其他人啊……如果比起剛剛那個提案有很大落差你們也不介意的話」

會長預先說了這麼一句、緊著提出了下一個「獻給○○」的提案。

「獻給電○文庫」

「雖然確實經常出現它旗下作品的名字! 但是讓人超級不爽所以駁回!」

「獻給已故的富士見 Mystery文庫」 (注︰富士見Mystery文庫是由富士見書房在2000年創立的輕小說文庫,旗下誕生了諸如GOSICK、黑魂少女等優秀作品,但由于經營不善,在最後一本ROOM NO.1301完結之後宣布休刊)

「你這什麼意思!?」

「獻給愛因斯坦」

「搞得本篇像是超嚴密的SF小說一樣了!」

「將我的初戀獻給你」 (注︰NETA小學館的同名漫畫)

「唔嗯、雖然听上去很美但是完全NG」

「獻給森林之主」

「變得像是活祭一樣了!」

「隨便獻給你」

「好輕浮! 總覺得超輕浮!」

「雖然很突然、我為了之後能和超絕美少女青梅竹馬交往而向妹妹獻出了肉體」

「好像現在的輕小說標題!」

正當會長說到這里時,知弦姐忽然「啊」了一聲,使得全員的視線都投向了她那邊。而她則像是想起了什麼似地、頻頻點著頭開口說道。

「我從剛剛開始就有一股違和感……」

「? 怎麼了知弦姐?」

知弦姐簡單明了地回答了我的疑問。

「『獻給○○』這一般不是放在卷末,而是放在卷首的吧」

『確實是啊!』

這麼一說才明白過來!雖然放到最後的情況也不是說沒有,但是一般來說這還是應該放在卷首才對! 因為太過重視帥氣度而完全忘掉了這一點!

那這樣的話……。

「那夠了,現在什麼都行,大家各自提個最後一句話的提案吧————————————————!」

會長這麼自暴自棄般地一喊,除了在至今為止的劇情流勢中一直處在吐槽役位置的我以外,其他四位學生會成員都怒濤般地、根本搞不清哪個是誰說地、上演起了提案鬧劇!

「接下來將轉戰網絡連載!」

「不、讓它結束掉吧! 在小說這里就把故事完結了吧!」

「話說,剛剛做了個夢」

「做夢結局駁回! 絕對不行!」

「第一部完」

「學灌籃○手也出不了第二部!」

「要記錄通關存檔嗎?」

「為強大的新小說做準備嗎!」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很感到自豪!」

「那麼、再會了!」

「好直接!」

「請大家期待杉崎老師的下一部作品」

「感覺像是被腰斬一樣!」

「就這樣,我們的平凡日常、終于宣告結束了……」

「感覺馬上就要開始播OP了! 現在終于發展到在序章結束的地步了啊!」

「一直在保護著杉崎先生的健康的碧陽食品的健全青汁!」

「廣告嗎!? 這難道是那個紀實類廣告嗎!?」 (注︰某健全青汁是播放數分鐘的紀實畫面,最後必定會出現維護○○的健康……)

「別了、咖啡因!」

「這倒是確實能把依賴咖啡因的作者解放出來!」

「各位熱心的讀者,實在是非常地不感謝各位」

「什麼!? 是誰在說這種重要事情的時候咬到舌頭創造了新的日語啊!」

『…………』

各種東西都已經燃盡的緣故,提案戛然而止。

在這會議第二次陷入停滯時,房間內充斥了異樣的絕望感。

就這樣,經過了讓人錯以為是永恆的五分鐘後。會長突然地、開始用微妙地很有違和感的方式說起話來。

「呃、啊哼。……杉、杉崎」

「哎、啊、什麼事?」

會長不知為什麼用手搭到我的肩膀上、還用十分游移不定的目光看著我。她 ~地吸了口氣……用蠻不講理似地語調喊道。

「我可是相信你的寫作才能的哦!」

「……哈?」

我歪著頭,完全搞不清狀況。——然後、不知為什麼、就連其他三位成員也都湊了過來,各自用很奇怪的語調說道。

「能讓這學生會完結得像個學生會那樣的、只有鍵你啊!」

「對啊! 正因為是前輩寫出來的,所以才是學生會!」

「KEY君……我相信你哦! 你一定能、寫出美妙的作品來的!」

「哎」

這什麼啊。這氣氛是什麼情況。感覺似曾相識啊。到底是什麼呢……。

…………。

啊、對了,一開始拜托我進行小說寫作、就是那時候的感覺! 能把學生會如實記述下來的就只有我了,大家都這麼——

「那麼……今天的會議、結束!大家辛苦了!」

『辛苦了!』

「哎、等、各位——」

「呀,各位今天真是辛苦了呢!」

「那、那個……」

《喀拉喀拉、啪嗒!》

「…………」

不一會兒功夫,眾人就都走掉了。

「我……說」

也就是說、到底啥情況?……全推給我了?難道說、剛才被人說了幾句好話,這麻煩事就全都扔給我了!?

「該、該死、居然又利用當初拜托我寫作的時候那令人感動的場面、多麼過分——」

這時我才反應過來。

拜托我寫作的時候那……令人感動的場面?

那個時候我還很年輕,而小說版也則是依照著那時的我的感受、帶著真是很感動的情感所寫的。

難道說。

該不會。

「歸根到底這個系列的執筆者自己……我、是被一番好話才騙過來寫的!?」

…………。

在這系列累計第十六冊中的現實面前,我不禁潸然淚下,一個人、呆在學生會室、悶悶不樂地、帶著自暴自棄的心情開始了最後一句話的寫作。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型小说排行 最新轻小说排行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