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载入中...

梅格与塞隆

收藏至火袋下载电子书给本书评价
【三三〇五年的暑假(上)】梅格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赛隆和拉里推着运货车。
包括梅格在风的合唱部四人跟在他俩身后,离他俩有一小段距离。
赛隆和拉里小声地交谈着。
「这不是成了吗!赛隆。你运气真好!」!
「嗯,谢谢……不过……」
「不过什么啊?中午跟她说就是了!」
「话虽如此──算了,以后再说吧。」
身后的四人也小声地交谈着。
谈话的内容很容易了解。无非是赛隆很帅啊很英俊啊,梅格蜜卡和他在一班,真好啊真羡慕啊之类的云云。
「不过,我今天才第一次跟他说话哟。」
梅格向合唱部员们说,语气里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感慨之情。
很快,一行人到达了体育馆。
 
体育馆中,波多曼向克兰松茨老师和演剧部的主要成员介绍了管弦部的成员。
「大家都觉得能参加这次的演奏十分荣幸呢。我们会努力不输给各位的精湛演技的。」
波多曼以这句话为结语,她仿佛说完后才察觉到──
「啊,老师。那四名是合唱部的成员。」
合唱部成员们走进体育馆,在演剧部和管弦部的注视下,依次轻声地和大家打招呼以及进行自我介绍。
最后轮到了梅格。
「那个,我──叫,许特劳斯基·梅格蜜卡。我会努力的。请多多关照。」&
梅格的发言听上去发音和音调明显不对劲。
「啊呀?你是不是语言不通啊?」
波多曼突然抬高声音说着,让所有人都能听得到。
「…………」
梅格像是有人给了她一鞭子似的,身体僵在那儿。身后的三人也缄默地低下头去。
「切。」
最讨厌别人欺负弱者的拉里撇了撇嘴。
「…………」
赛隆沉默不语的脸庞显得十分可怕。
「那、那个……我、我──还不太会说洛克榭语。我是斯·贝·伊尔人。」
梅格只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波多曼像等候已久一般,立刻接上话茬。
「这样啊。其实我对留学生也没有偏见。只不过啊,演剧部的各位都在进行精彩表演,我们管弦部也在用心准备演奏,我可不希望合着我们的歌曲因为发音奇怪而被人取笑哟。」
「咦?……那个,我……」
梅格遮掩不住心中的动摇,只说了这么一句便缄口不言了,她的目光落到了贴着胶带的地板上。
「大家的心情也都是一样吧?」
波多曼大声朝管弦部的人说。尽管没有部员积极地赞成她的意见,但也没有人反驳她。
波多曼甩了甩头发,回过头,矛锋指向了合唱部的三们学姐。
「我是拜托合唱部来四个人。不过,我想我要求的是『最优秀的四人』,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呢?」
三位学姐瞬间便默不作声了。仿佛就被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
在这期间,拉里的嘴角撇得更厉害了。赛隆的眼睛眯得仿若刀锋般锐利。
然而在波多曼身边的克兰松茨老师却像幸灾乐祸一般,一脸饶有兴趣地抱着胳膊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不过她也并不是打算一直袖手旁观,只是她不愿以老师的名义介入其中,如果合唱部的人反驳波多曼的攻击的话就等着看戏,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最后还是会帮其解围的。
「你以为不说话就行了?」
波多曼的独断专行仍在继续。
「我们管弦部的成员可都是精挑细选的。大家都是出色的演奏家,去哪儿表演都不会丢人。我们都信心十足。你们合唱部又怎么样?」
看到低头不语的梅格,合唱部的学姐中稍胖的那个女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梅格蜜卡是我们里面最棒的!」
果然不愧是合唱部成员,反驳的音量十分洪亮。其它两人也异口同声地「就是就是」地附和着。
「我也不否定大家的说辞。只不过,如果各位都不怎么样的话,那么也没什么意义吧?」
听到波多曼的讽刺,合唱部的三人不由怒上心头。刚刚的一人沉下脸来,回了一句──
「你也太没礼貌了!你是想说我们都很差劲吗?」
「谁知道呢?不听听的话我也无法准确判断。能请各位在此高歌一曲吗?如果各位能够改变我的想法,到时候我再向各位道歉也不迟。」
「…………」
合唱部的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没有练嗓子就突然唱歌的话绝不是件轻松的事,况且在这种情况下,又没有伴奏的话就更加艰难了。轻小说|
「至少给我们伴奏一下……」
一个高个子说,但波多曼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管弦部有谁做了准备吗?」
自然没有人回答。演剧部的人从刚刚起就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开始关注眼前的事态发展。体育馆中鸦雀无声。
数秒后──
克兰松茨老师轻吸了一口气,想着差不多是时候解围了。正在这时──
「你对音乐的热情还是一点也没变啊,波多曼学姐。」
体育馆里响起了一个女生的声音。
声音很低。而且除了字面意思以外,还饱含着讥讽之意。
「呼。」
克兰松茨老师不由舒了口气。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波多曼条件反射般地反问了一句,然后在场包括赛隆和梅格在内的所有人都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
那人站在离合唱部四人的身后约三米远的体育馆入口处。
「就是字面的意思。学姐。」
一个身穿校服的女生独自伫立在门口,她身后是外面灿烂的阳光。
那个女生长得十分高挑,茶色的长发扎在脑后。黑色的眼睛上架着一副黑色细框眼镜。她面容姣好,但表情很严厉,给人的印象很冷峻。
少女说:
「我来迟了。」
低声地说了一句,然后踏进了体育馆。她手里提着茶色的长方形小提琴箱。
拉里轻撇的嘴角稍有点松驰,赛隆的眼神依旧十分锐利。少女穿过两人身边,走到合唱部的四人面前。这时,注视着她的侧脸的拉里──
「嗯?」
将脸轻歪过去。
戴着眼镜的少女完全无视盯视着自己的波多曼──
「我来弹奏。你要唱什么?」
冲着四人说。
在学姐们发话前──
「那么──《四季的回忆》怎么样?我一个人来唱。」
梅格告诉她说。这首歌是洛克榭著名的音乐,歌颂了四季的美好。
「好的──我喜欢这首歌。」
戴眼镜的少女轻笑着说。然后把箱子放在地上打开,从中取出古雅的茶色小提琴,放在肩上,用左颊掖住,接着开始拉琴。
拉到右边第二根弦时,体育馆中响起了舒缓的音色。少女同时拉动两根弦,好几次奏响了优美的和音。
然后,摆好架式朝梅格使了个眼色。
梅格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冷静地点了点头。
少女毫无预兆地开始拉起了小提琴。
强有力的声音回荡在体育馆内。舒缓而悦耳的前奏开始奏响。
看上去拉得十分简单干脆,但琴下栩栩如生的音符见证了她精湛的水平。
前奏一开始,梅格就闭上了双眼。双手放在胸前轻轻地打着拍子。
不久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放声歌唱。
体育馆的气氛骤然一变。
梅格的女高音化作滚滚的浪滔,不光是在她身边的波多曼和克兰松茨老师,管弦部的其他人,甚至离她很远的演剧部成员们都被那歌声震撼了。
拉小提琴的少女眼镜下的嘴角稍稍放松了点,然后配合着声音大小微妙地调整了一下音量。
听到梅格的歌声──
「…………」
赛隆瞪圆眼睛,惊讶得瞠目结舌。
「太厉害了……」
拉里小声喃喃道。
梅格的歌声仿佛像是充满了魔法一般,让在场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梅格唱歌时的洛克榭语十分完美,谁都无法挑剔出什么毛病来。光从歌声完全分辨不出是外国人在唱歌。
接着,轻快地唱完歌颂春天的那段歌词后,梅格睁开眼睛。她恬静地微笑着,朝伴奏者低头行了个礼。
伴奏者用视线向她询问「还唱第二段吗?」
看到梅格轻轻地摇了摇头,她加重地拉出了最后那个欢快的音符,精彩地结束了伴奏。
体育馆恢复了沉寂。
五秒后。
「真是太棒了!」
克兰松茨老师为两人鼓掌呐喊。
「太棒了!老师都感动了!你们两个都很完美!完全无懈可击!交给你们完全没问题!──是吧,波多曼?」
突然话锋转向了自己,尚沉浸在音乐中的波多曼这才回过神来。
「咦?──哎、哎……我也觉得无可挑剔了。这所学校里优秀人材实在太多了。」
「我们演剧部也深感荣幸。那么,就请合唱部保持现在的样子继续努力吧。另外,可以介绍一下拉小提琴的这位女生吗?」
听到克兰松茨老师的请求,波多曼欣然答应了。但实际上她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的,她瞟了那个女生一眼,
「她叫娜塔莉亚──娜塔莉亚·斯泰伊贝克。是管弦部的三年级学生。正如大家所听到的一样,她拥有出色的才能。只要说她是『那对斯泰伊贝克夫妇』的女儿,就不需要多加解释了吧?」;
听到斯泰伊贝克这一姓氏,演剧部众人,合唱部三人以及赛隆都做出了反应。部员们流露出十分惊讶的神色,而赛隆也稍有点吃惊。
「…………」
梅格沉默地愣在那儿。
「……是谁啊?」
拉里则把头倾成了45度角。
拉小提琴的少女仍左手拿着乐器,右手持弓,依旧保持着冷漠的表情说:
「我叫娜塔莉亚。请大家多多关照。还有,不好意思我迟到了。集合确认人数时把我漏掉了,估计是波多曼学姐弄错了吧。」
仅凭这几句话,赛隆和梅格,还有阿萨部长这些感觉敏锐的人都察觉到「这两个人关系差到了这一地步了啊」,他们这才认识到,有问题的不是合唱部,而是管弦部。
「哟,那还真是对不起了──瞧我这记性差的。」
波多曼轻描淡写地回了她一句。
「没事,现在就不用介意了。我从一开始就没在乎这个。」轻小
「呵,你还真是温柔啊。娜塔莉亚同学。」
「反正你故意道歉也就是那么回事了,再说我也习惯了──好了,我想你的精神也稍微成长一点了吧。」
「哎哟,你将来的梦想是精神科医生吗?是你的话什么都能做好的。我会在一边为你加油的。」
「我可不想给像某人一样任性的患者看病。如果长大成人后还要操这份心,我还是不当医生好了。」
「也是。你还是应该去当音乐家,毕竟能弹奏出那样的音乐。比我要熟练多了。」
「我可比不上学姐你批评别人的能力。」
如果说刚刚波多曼和梅格像是蛇和青蛙的话,如今则是两条蛇互相瞪视着对方,想要一决高下。
可怜的管弦部部员们一个个都退到了后边沉默不语,生怕自己会被卷入纷争中。
「女人的战争真是比战车还要恐怖。」
拉里对身边的赛隆小声说。
赛隆仍一言不发,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
「不过,我可不知道什么战车。」
又小声地加了一句。
之前存在感颇弱的阿萨部长用手肘碰了一下克兰松茨老师。
「啊,哎、哎呀……真是太棒了!无可挑剔!管弦部的各位和合唱部的各位,今后就请多多关照了!大家愉快友好地合作吧!好吧?──好吧?」
  * * *4 c3 M%
代表们正在商量上午的练习计划──
演剧部确定体育馆内进行发声练习的位置和舞台位置,此外还在活动室内制作衣服和道具。
管弦部全体人员在自己的大本营第一音乐室进行练习。
合唱部依然在平时进行训练的第二音乐室里练习,房间与第一音乐室不在一幢楼内。
按计划,从明天起在克兰松茨老师的指导下配合音乐进行表演。
此外,赛隆和拉里则继续当搬运工。,
先得把载满管弦部行李的运货车推向第一音乐室,出发前──
「这个。」%
赛隆简短地说了一句,把包递给了梅格。
「谢谢你。」
梅格礼貌地道了声谢,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和等待自己的学姐们一块出了体育馆。
「…………」
赛隆上头着一晃一晃的小辫子,直到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为止。
「好了──走吧。」
拉里拍了拍他的背。
一群人成列地走在推着运货车的两人前方,看上去仿佛像送葬行列一般。
包括娜塔莉亚在内的数十名管弦部成员一言不发地排成一列,在校舍走廊中往前行进。
没花多长时间,就到达了们于附近校舍一楼的第一音乐室。部员们把乐器搬进室内,赛隆和拉里则小心翼翼地把行李摆放在桌上。
「谢谢。这边已经没事了。」
波多曼说着。"
「有什么事再联系!──我们先告辞了。」
两人推着空空的运货车出了音乐室。
这时,娜塔莉亚镜片下的目光追随拉里而去。
「哼。」
仅出了这么一声。
赛隆和拉里回到体育馆,向阿萨部长询问下一项工作,部长便拜托他们去买点东西。
因为预计错误,胶带好像有点不够了,于是让他们去买点胶带回来。两人接过钱,离开学校,朝一公里外的商业街走去。
夏日气温渐高,但空气十分干燥,也没感觉什么不舒服。况且从大楼间拂来的北风十分凉爽。
两人走出了校门,走在上午人烟稀疏的公寓街上,拉里指着身边的赛隆说:
「赛隆!你运气实在太好了!做到了呢!她就是梅格蜜卡吗?眼睛又大又可爱!我知道了!吃午饭的时候去约她怎么样?她没带便当来就好了。」
拉里在大太阳下手舞足蹈地兴冲冲说着。
「那个,我说……」
听到赛隆的话语中隐隐透露出一丝落寞,拉里止住了脚步。
「啊,没事的……边走边说吧──我不想马上对她说。希望你也能为我保密,拉里。拜托了。」
「为……为什么又?」
身边的拉里一边走一边问。
「演剧部的集训是七天时间吧?」
「没错。」
「今天表白的话──」
「对了!这七天每天都能在学校里约会了!只要说去帮忙,然后一直待在合唱部那儿就行了。其它工作都由我来做──」
「这个,的确你说的也有道理,但这只是在她同意了的情况下……」
「难道你……」
「如果她拒绝了的话──这七天我该怎么过啊?」
看着赛隆一脸郑重其事地询问,拉里回答说:
「你等等,的确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你长得这么帅,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不是她喜欢我的决定性理由。我以前也说过,『不能只凭主观愿望去实施行动』。」
「这倒也是。」
「所以,我希望你别去说。起码要等到最后一天──拜托了。」
「你啊……你不是喜欢梅格蜜卡吗?」
「很喜欢!」
「…………」
听到赛隆毫不犹豫的回答,拉里愣了一下,但又很快回过神来,唔了一声。
「『仅在身边就是幸福』吗?嗯……知道了。我答应你,不会说的。」
然后──
「不过,我会毫不客气地让你们尽量在一块的,如果你觉得时机到了,就向她坦明心迹吧。知道了吗?」
  * * *
 
两人按吩咐买来东西,然后就没有别的工作了。
「暂时没事了。你们可以先回去了,下午再见。」
阿萨部长说完后,赛隆和拉里离开了体育馆,把正在进行发声练习的演剧部成员们的声音抛在了脑后。
拉里提议去合唱部参观一下,但赛隆拒绝了,说给人感觉太过故意了,于是两人便回到了宿舍。
宽阔的校园内一片鸦雀无声,以往的喧嚣像是梦境一般。
平时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人,但现在校园里空无一人。古老而高大的校舍沉默地伫立在眼前,校园内绿意盎然的草坪静悄悄地向远方蔓延。
赛隆是住宿生,他早已熟谙这片风景了,但拉里平时都是走读,几乎没见过休息日的学校,他一边感叹着真有意思,一边开心地散着步。
「对了,我们去那座破旧的大楼吧。」
拉里提议说。于是两人绕远去了一趟现在已经沦为仓库的旧楼。
那座楼位于校内的最边缘之处,周围是石砌的小道和栽满植物的后院。
大楼的房基和墙壁都是用灰色石头砌成的,屋顶铺着红色的木板。楼房呈东西方较长的长方形,宽约三十米,厚约十米。高度看起来是两层建筑,屋顶呈倾斜度很急的人字形。两端设计有石头尖塔,可以作为哨所使用。
在校园还属于古老的旧城时,这座楼便存在了。上面留下了不少修修补补的痕迹。
大楼古老而阴森,如今和其它校舍也隔得很远,再加上学生一般没什么事会来这儿,因此平时几乎无人靠近。
在学校刚落成时的那段时间,这块区域本来是有一片类似的建筑的,但因为过于陈旧十分危险,所以其它建筑就都被拆毁了。
「那时候,他们好像觉得要是把传统建筑全都拆毁了实在有点可惜,于是留下了这幢楼。这是在三百多年前建造的。也有一些其他的古老建筑,但是这幢楼是最特别的。」
 「原来如此。谢谢你的解说。入学以来我就偶尔看到过它一两次。」
赛隆和拉里一边交谈着,一边朝大楼背阴处的北侧绕去。正在这时──
「是谁!」
背阴处传来一个粗暴的男声。
「喔?」
赛隆和身后的拉里停住了脚步。
等眼睛习惯大楼背阴处的昏暗后,两人看到三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人站在大楼旁盯视着自己。
男人们年纪在二十几岁到四十几岁。所有人都一脸可怕的神色,说好听点是看上去健壮魁梧,说难听点就是凶神恶煞。
高等学校里就连雇用警卫和勤杂工都要求五官端正以及待人处事和霭可亲,平时完全看不到这类人。
其中一人刚刚在体育馆里已经见过了。
「怎么回事,你们?──刚刚在体育馆吧。」
哈多雷托朝赛隆和拉里说。两人承认了之后──
「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在工作。走别的路吧!」
「知道了──不过,你们在做什么工作呢?」
拉里饶有兴趣地问道,虽然他也觉得哈多雷托是不会回答他的。
「嗯?啊。政府教育厅下的命令。把铁窗栏堵上。要是小个子的学生掉下去就麻烦了。就算没掉下去,夹在里面也很危险。」-
尽管仍是一脸严厉,但他毫不隐瞒地回答了拉里的问题。
大楼在贴近地面的低处开有好几扇窗户。
窗户呈长方形,高约四十厘米,宽约一米。等间距地排列在墙壁上。里边数十厘米处凹下的不是玻璃窗,而是坚固的铁栏。
大楼地下室并没有作为仓库使用。们于其上方的窗户是采光和通风用的。
「咦,地下室吗?真想进去看看呢。」
拉里兴致盎然地说。但哈多雷托没有再说下去,他和工友们开始交谈。
「别打扰人家了,我们走吧。」
赛隆催促道。
「我们先走了。」
拉里打了个招呼,也转身往回走。
 
看到两人远去的背影,一个男人神色更为严峻了。
「真是不巧。没想到这个时候演剧部竟进行集训。好不容易才到了暑假。」
另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接着说:
「还说什么『只要运动部没有进行集训就没关系了』?真是一如既往地会杜撰消息啊。」
最后,哈多雷托说:
「现在再抱怨也没什么用了。只要他们不到地下去就没问题。先再次确认一下钥匙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快捷键[右箭头:下一页][左箭头:上一页][回车:返回目录]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型小说排行
01. 弑魔者的简单生活(909694)
02. 精灵使的剑舞(7374194)
03. 龙骑士的我目标就是推..(1432354)
04. DATE·..(4117518)
05. 替身王子(100901)
06. No game No..(1139260)
07. 魔法纪元·..(471618)
08. 吾命骑士(5940616)
09. 无职转生~在异世界认..(67085)
10. 圣剑使的禁咒咏唱(251574)
11. 魔神的悠闲生活(56080)
12. Sword Art ..(16686835)
13. 揉乳师的绝对揉乳法则(65060)
最新轻小说排行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联系方式 | 粤ICP备10062407号 | 粤网文[2012]0726-109号 [C] 2005-2012 SFAC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