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买一辈子的糖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5/12/2 12:05:30 字数:2675

肩膀上还缠着纱布,传来隐隐的疼痛,不过对此时的他来说,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活着真好。秦安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弧。

“啊!哥哥,你醒来啦?”那小女孩一见他,便笑着冲到床边,放下了书包。他用被子下意识的裹住**的身体,随后那女孩便伸手摸了过来,好在只是轻轻摸摸绷带:“还疼吗?好了点吗?”

随后小女孩又立马板起脸:“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小女孩的眼睛还红肿着,大概哭了一夜。

“你知道家里有小偷,为什么还要回去。”

“我怎么会知道家里有小偷,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未卜先知呢!”

“你肯定知道的,不然你为什么骗夏姨说家里门锁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明明没锁门的,而且钥匙就在就在我书包里,你要是不知道家里有小偷,为什么要骗夏姨!”秦雅歌掐着腰,一副小大人模样,正在揭穿了秦安可耻的欺骗行为。

秦安一时语塞,没想到妹妹不但长得漂亮,还聪慧到这个地步,看来以后自己是不用担心妹妹被什么坏男人骗走了,自己的教育方式也得改改,绝对不能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哼,我才不信你,你这大骗子,宇宙无敌超级大骗子。”

“呃……”

“如果你答应我待会说的内容的话,我就原谅你。”

不会是给你买糖什么的吧!

冰雪聪明的秦雅歌隐隐察觉到了秦安眉目中的微妙变化,眼睛狡狯地眨了眨,一本正经说道:“如果你骗妹妹一次就要罚十根棒棒糖,如果你骗妹妹两次就要罚一百根棒棒糖,如果你骗妹妹三次的话……”

秦雅歌伸出葱白的手指,然后一阵沉默,看来已经超过了她的计算范围之外。

“如果三次会怎么样?”

“哼,我想好了,你如果欺骗妹妹三次的话就要给妹妹买一辈子的糖。”

“这算什么歪理?”

“不许反驳,罚十根棒棒糖。”

“怎么不服气吗?罚十根棒棒……”

“我知道了,我投降行了吧,你讲的最有理。”

秦安举起左手揉了揉秦雅歌的秀发,将她拥入怀中。

“哼,未经妹妹同意,私自拥抱妹妹,罚十根棒棒糖。”

“那意思说只要十根棒棒糖就可以抱你了吗?”

秦雅歌恼羞成怒,挣脱了秦安的怀抱,露出明晃晃的小虎牙,在秦安脖子上使劲啃了几下。

“我现在是病人,能不能轻点。”

“不能,出言调戏妹妹,罚十根,不,二十根棒棒糖,哼,你这个大色狼!”

至此,秦安共欠下九十根棒棒糖。

“小安,没事吧!”他说着,像风一般跑进了病房。

病床上的秦安微微一笑说:“好多了。”

“幸好你只是肩膀中了一枪,也不知道是谁散布你家有十亿遗产的谣言,真是可恶。”夏姨身披白色的医生大袍,满脸气愤,据说夏姨以前是个护士和小霸王他爹是在医院认识的,不过夏姨离婚之后就发奋努力,当上医生了。

“也幸好你的身体算是同年纪里比较硬朗的了,不然现在怕是话都不能讲了。”

“妈,这都是我的功劳吧!要不是我经常操练他,他哪能这样子。”

夏姨用手刀招呼了这个桀骜不驯的孩子:“你欺负人还有理了。”

小霸王吃痛地捂着头,据理力争,一定要把功劳归在自己头上才善罢甘休。最后夏姨也懒得和他争,今天毕竟是她上班,她也不好意思一直缺席,便速速离开了,留下满脸笑容的小霸王。

“雅歌那熊孩子呢?”小霸王边削苹果边问到,他的手法干净利落。

“好像去买饭。”

“哦,学校里我帮你请假了,不过你的同桌很担心你,一直问东问西,最后我只能撒了个小谎,说你生病了,而且她想来探望你也被我拒绝了,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

“那就好。”他呼了一口气,又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我做的,你应该还没吃吧!”

小霸王打开饭盒,菜色十分丰富,大米饭喷香喷香的,饥肠辘辘的秦安顿时眼睛一亮,拆开一次性筷子,刚想下手,一个不悦的声音陡然传来:“哥,这是你的饭。”

秦雅歌一进入病房便直勾勾地盯着小霸王,小霸王也不甘示弱地回蹬。

秦雅歌买的菜倒是极为简单:糖醋排骨、**萝卜头还有凉拌西红柿,这丫头就算吃饭也离不开甜的。

“呐,哥哥,你用左手吃饭不太方便吧!”

“还好——”

秦雅歌在小霸王看不到的地方狠狠捏了一下秦安腰间的嫩肉,脸上的表情分明是要把黑的说成白的。

“不方便,不方便。”

“那我喂你吧!”秦雅歌闪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说不出的狡黠。

秦雅歌伸手便给秦安喂了个糖醋排骨,这真的是甜的腻死人啊!被秦雅歌凶狠的眼神盯着,秦安只能露出很满足的表情。

秦雅歌转身又来到小霸王耳边轻声道:“王姐姐,这里有我就可以了,你可以先回家了。还有谢谢你照顾我哥哥。”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小安,饭后记得把苹果吃了哦!”

“我知道了。”

看到小霸王走了,秦雅歌露出阴谋得逞的开心笑容。

秦安却是自顾自地吃着小霸王带来的晚饭,不得不说,这饭菜真是不错,比起秦雅歌那专门针对她的饭菜高了不知道好几层楼。

秦雅歌看到哥哥吃那个狐狸精的饭菜,而且吃得还相当高兴,这让她原本兴高采烈的心情瞬间被浇了一盆冷水,降为零度。

秦雅歌抢过秦安面前的饭盒,怒声道:“你不许吃她的!”

“为什么?难道要吃你的。”

“就是吃我的,对我打包回来的饭菜有意见吗?敢说有的话,就咬死你。”

“这……当然没有了。”

“那你还吃她的!”对于秦安的说辞,秦雅歌不屑一顾。

“这不是你想吃的嘛!当然是留给你吃了。”

终究是小女孩,三言两语就被秦安哄得把所有的甜的腻人的饭菜解决完了。

最后还是秦安发出兄长的威严,以九十根棒棒糖作为威胁,逼秦雅歌去涮了牙,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卑鄙无耻下流阴险狡诈……”

不用把所有的贬义词都用上吧!

病房只有秦安一个病人,这也算得夏姨滥用职权和现在病人不多的结果。秦雅歌今晚是留在病房里睡觉的,一开始秦安是反对的,怕妹妹染上什么感冒,但是拗不过她,就算拿棒棒糖做人质都没有用。

时间刚到八点,小孩子的身体加上身体的疲惫,一股睡意却是涌上来,秦安望了一眼对面床上有着天真无邪睡脸的小女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便沉沉睡去。

当晨光落满了天空,开始溢进房间里时,他还是迷迷糊糊地睁了睁眼睛,然后就感觉被子被掀开,一个温温热热的身子往他的被窝里钻。

“雅歌,是你吗?”秦安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地说道,然后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拉开,清淡好闻的发丝香味充满了鼻腔,他的手臂就成了枕头。

秦雅歌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和秦安睡一个被窝的,当秦雅歌渐渐长大了,不可抑制地像其他小女孩一样迷茫于男女区别,并且对异性产生一些好奇的时候,她觉得和哥哥一起睡觉很害羞,早慧的她觉得一个人睡比较独立。

可是每当天黑黑的打雷闪电,或者是看了鬼故事什么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想跑到哥哥怀里去寻求安慰,毕竟她的爸爸妈妈不像其他人的爸爸妈妈,给她得感觉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每当她要去找哥哥时都会被妈妈拦下来然后被痛骂一顿,所以她不敢找爸爸妈妈撒娇,让爸爸妈妈在床边保护着她,平时挤兑着哥哥,嫉妒着哥哥,也是为了引起哥哥的注意,因为在她的心里,只有哥哥才是真正的哥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