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泡泡糖引发的血案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5/12/5 12:51:29 字数:2746

嚼着口香糖,甜甜的,有糖的味道,也有哥哥的味道。

至于秦安,还是傻傻的,或者说整个人都石化了,连舌头都忘记收了回来。

秦雅歌看着呆呆的哥哥,她还处在懵懂无知的幼女时代,尽管早熟一点,一些关于爱啊!情啊!的知识也是来自于那些老掉牙的肥皂剧而已。

自己刚才好像和哥哥做了某件不得了的事情,好像是只有叫情侣的人才可以做的,但是好像班级里的那些同学经常说,和自己的哥哥、妹妹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什么的。

这样看来自己这点事情根本不足为奇吧!

但是看着这个想木头人一样的哥哥难免有些生气。

就这样两人僵在了沙发上,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温度,吸着对方嘴里呼出的热气。

在电视机里,两个人站在码头上,以夕阳的背景为烘托,说不出的唯美。

“玛利亚,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大卫,我不想离开你,我死也不会离开你的。”

“玛利亚,你看我就是一个为你家打工的,没有钱,没有宝马,也没有豪宅,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受苦啊!”

“我不介意。”

“可是……”

“没有可是,只要……”

玛利亚突然勾住大卫的脖子,很彪悍地强吻了他,接下来就是长长的浪漫湿吻。

“玛利亚……”

“没担心,大卫,这下就是我的妈妈也不会拆散我们了。”玛利亚抚摸着小腹,狡黠笑道:“我有你的孩子了。”

“什么?”大卫顿时犹如雷击,“是谁的孩子?”

“当然是你的啦!我们不是亲嘴了吗?这样不就是有小宝宝了吗?”

这样纯的的女孩子,这个世界可真是不少见。但是秦安面前就有这么一位,固执地认为只要亲嘴了就会怀孕的女孩子。

秦安暗叹这电视播的真不是时候,这不是要自己死的节奏吗?

果不其然。

秦雅歌的脸先是变得通红,然后慢慢变成碳色,最后变成一堆黑煤。然后露出不知见了多少次血的小虎牙。

鬼哭狼嚎的叫喊声为这场生日落下帷幕。

秦雅歌面色鲜红如血,倚着门,仍然可以感觉到自己强有力的心跳。

嘴里的口香糖依旧散发着甜味,秦雅歌还是狠不下心来,把它吐掉,尽管今晚一切纠纷的源头就是它。

脑袋乱糟糟,生日的兴奋还残留着,秦雅歌摸摸小腹,似乎觉得自己身上多了某些责任,下定决心自己一定不能像自己的妈妈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至于秦安吗?

他被扫地出门了,原因不言而喻,今晚还有点冷,秦安出来时多加了一件外套。

妹妹这时候还在气头上,秦安自然不敢去触了她的霉头,不然就不止自己的肩头出血了。

夏姨家也是灯火通明,看上去温馨的小屋,不过却传来了不和谐的打骂声。

“你整天疯来疯去的像个什么样子啊!你还像个女孩子吗?每天都带着一身伤回来,你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啊!”

“啰嗦死了,我的事不要你管!我要离家出走!”

“死丫头,你如果敢给我出去,就没给我再回来。”

“我死也不回来。”

跑出家门时,小霸王流了几滴泪,但是看到站在路口的秦安,硬生生地塞了回去。

“小安子,怎么这么晚了还还街上游荡啊!”小霸王满脸笑容,哪里还有刚才的悲伤样。

“回皇帝陛下,我这不是被人给赶出来了吗?难道皇帝陛下是被太后赶出来了。”

“哼哼,我这是微服私访,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

不由得秦安反抗,小霸王就拉着秦安走了,在秦安一路的软磨硬泡之下,小霸王才放出一点口风,说要去街机厅。

这个街机厅处在有些偏僻的地方,在一个不显眼的小巷子里面,巷子里传来各种猫叫声。

这个时候电脑游戏还没有真正流行,街机正是孩子们最主要的娱乐手段,里面最火爆的尤其就是拳皇、合金弹头和三国战记之类的游戏吧。

但是论黑客技术的话,秦安也是一把好手,他先后师从多维尔里面的野外之王埃德蒙,黑客之王米洛克,近战之王阿尔卡特,自己亦成为耍枪的高手,开发出神乎其技的枪法。至于游戏倒是没什么接触,印象最深的就是《穿越火线》这类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了。

秦安和小霸王来到街机厅的时候,里面的空气顿时凝结了,气氛有些不对啊!

“好小子,你果然来了,有种来大战三百回合。”一个叼着烟的高中生大喝道。

小霸王未发一言,静静坐下,握住摇杆,这一局很快分出胜负。男青年明显不是对手,2比0落败,还坐在原地,愣愣的不敢相信,连烟都掉了。

“有种来啊!车轮战!”

果然霸气。

接下来就是小霸王一人独战众人,十几盘下来,小霸王的手速没有丝毫减慢,反而有越战越勇的趋势。

“呼——”小霸王站在街机厅门口,呼出一口浊气,还做了一套准备活动。

“累死了。”小霸王扭了扭脖子,发出“咯咯”的响声。

“没想到你玩游戏也这么厉害。”秦安看着小霸王虐那群三四十岁的大叔时,就觉得搞笑,那些大叔输的时候,那脸真的比苦瓜还难看一百倍。

“那当然了,你也不看我是谁!我可是一个硬币可以玩通关的人。”小霸王的声音感觉比平时空灵了一点,没有平时刻意压抑的浑浊。

秦安顿时一愣,看着小霸王的侧脸,随即释然一笑:“自己想太多了吧!”

他如果是女生,怎么会整天和自己疯来疯去呢!

这只能怪小安子的情商太低了,而且女人心又岂是他猜得到的,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当解开这个误会时,那也会是一个美丽的过程。

秦安和小霸王站在零零年的南安街头,低矮的楼房,残破的街道,在月色下依旧锃明发亮的白色瓷砖墙,没有后世里灯火通明的喧闹,没有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嘈杂,仅有只是宁静。

秦安和小霸王手里捧着街机厅老板送的可乐,散步似地拐了几条小巷子,经过东街胡同时,突然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停靠在路边,一个身穿黑色套裙的女人俯在车旁弯腰呕吐,那做工精致的制服将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裙子底下有一双细长白嫩的玉腿,胸前高高隆起的那团**令人遐想联翩。

“这女的真漂亮,比我妈漂亮多了。”小霸王砸了砸嘴。

“嗯。”

从前面十几米处的另一个小巷子走出一个小年轻,身高大概一米七,穿着军绿色短裤,脚踩着人字拖,白背心搭在肩上,嘴上叼着根香烟,留着一个子弹头,这一副邋遢的模样,一看就是一个无业游民兼混混。

小青年毫不停留地走了过去,秦安甚至感觉到这个小青年的手似乎在紧张地颤抖着,他竟然在害怕。

以他作为杀手磨练的毒辣无比的眼光,立刻看出小青年走路的样子十分僵硬,甚至还有几下酿跄。

秦安目光如炬,仔细观摩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抬起头,脸上还有微微的红晕,大概是喝了点酒,但是这张脸,不是南安市的教育局副局长童彤吗?

秦安在电视上见过她,也在学校的表彰大会上面见过她,小霸王赫然也认出她来了。

前面传来一声低沉的惊呼,秦安只看到车子的旁边,一双修长的美腿不停地踢着,高跟鞋在地上留下两道浅浅的印痕。

那里似乎是一个狭小的死胡同。

秦安捅了捅小霸王问道:“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次英雄救美。”

问了等于白问,看小霸王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还有手里紧紧捏着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棒球棒,就知道这个正义感爆棚的家伙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秦安看到前方有些建筑垃圾,急步跑了过去,从里面拣了两根较为适手,约莫有半米长的木棍,手紧紧一握,和小霸王走进那个小巷,看着手中这两件粗糙的武器,秦安不由地怀恋起沙漠之鹰、贝雷塔手枪、蝴蝶刀、狙击枪那些所谓的大凶器了,当然如果有日本刀就更好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