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猪与猪哥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5/12/6 11:49:25 字数:3211

秦雅歌一开始还以为亲嘴了就会怀孕,但是她亲自询问了夏姨之后,才知道怀孕是一个多么多么复杂的过程,什么**啊!受精卵啊!根本就无法理解,不过她总结出来就是一句话——亲嘴不会怀孕,这就够了。

但是想起刚才自己对哥哥大发脾气,就觉得自己的俏脸红扑扑的。

“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啊!”

秦雅歌看着电视里的肥皂剧,不知不觉间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秦安回到家时已经是半夜,他和王珞然那个丫头又在公园里的座椅上聊天聊了几个小时,知晓了一些秘密。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像男生吗?我想除了看过花名册上名字的人,大概都认为我是男生吧!”王珞然自嘲一笑。

“虽然我是有那么一点好奇心,但是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

秦安觉得自己身上秘密已经太多了,如果把这些东西说出去,他马上就会被疯狂的科学家抓去做实验,被解剖上几千块拿去化验。

王珞然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一出生就没有爸爸,是死是活我也不清楚,是妈妈一个拉扯我长大的,有一次有一个老男人来欺负妈妈,虽然最后被警察抓走,但是我那时候只能看着妈妈的头发被揪着,衣服被撕得稀巴烂,自己躲在衣柜里偷哭,咒骂那个从没有见过的爸爸,我想要保护妈妈。”

王珞然认真地握紧小拳,那个模样可爱极了。

“但是女孩子不能保护妈妈,只有男孩子可以,而且如果是女孩子的话,还要妈妈操心,我那时候觉得自己不是男孩子麻烦极了,我讨厌自己是个女孩,所以我渐渐淡忘了,或者强迫自己遗忘了自己是女孩子的事实。”

秦安在家门口叹了口气,看着灯火通明的夏姨家,想必王珞然是逃不了一阵痛骂,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自己的建议啊!不过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顺其自然才是王道。

夜风微凉,暖暖的气息,灯依然亮着,昏黄的颜色,电视机里放着万年不改的肥皂剧,灰色的布艺沙发上,靠垫和抱枕乱糟糟地堆放着,秦雅歌正躲在里边呼呼大睡。

小女孩穿着睡裙,是她自己在地摊上淘的,为了多吃两根棒棒糖,她神奇地对抠门无比的老板砍了半天的价,这是一件很简单的小吊带样式,裙摆很短,堪堪能够遮掩住半截大腿,这时候她躺着,露出了一整条匀称纤细的腿。

秦安看到她睡的正香,不忍心喊她起来,先去推开了她的房门,把被子掀开,然后到沙发上来抱她。

秦雅歌的肌肤极其细腻,滑溜溜的简直像鱼一样,好像找不到着力点似的,秦安伸手到她的腿弯下,另一手伸到她的脖子下,用名副其实的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

秦雅歌很不舒服地呻吟了两声,双手竟然熟练地攀上了秦安的脖子,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哼道:“哥……是不是你啊?”

“不是我。”

“就是你。”秦雅歌很不满意,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一副随时要醒来的样子。

“好,好,好,就是我。”

秦雅歌这才心满意足地“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了动静,好似又沉睡了过去,变回了“睡美人”状态。

秦安笑了笑,把她床上的女生读物整理到一旁,这才把她放到了床上,盖好被子。

秦安又把那个Hello Kitty的发卡放在女生读物上面。

愿这个微不足道的发卡能够陪伴你一生一世,永远不要再送回自己手中。

站在门口,秦安着沉睡的秦雅歌,嘴角那份不由自主地泯出来的笑意,却多了一些暖暖的温柔。

秦雅歌一大早就起床了,很舒服的感觉,坐在床上发了一阵呆,心情不错。

秦雅歌觉得爸爸妈妈走后自己的生活质量有了质的飞跃,自己不用再见到那个抠门的老妈的嘴脸,早上起来就有甜甜的玉米粥,豆浆,面包,蛋糕或者煎蛋,闲着吃根棒棒糖看看肥皂剧。

秦雅歌无意间瞥到旁边她从早熟的学姐那里借来的女生读物,被整理得整整齐齐的,而且上面还放着一个Hello Kitty的发卡,秦雅歌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早知道她的抱枕、被子、床单、睡衣乃至于笔记本都是一只可爱得爆表的猫。

秦雅歌有很多Hello Kitty的发卡,但是都是地摊货,虽然便宜,但是质量超差,而且经常撞发卡,而眼前这个发卡可是限量发行的,粉色的水晶,表面打磨得比镜子还光滑,在阳光下,还会发出淡淡的温暖的粉色,价格是一万根棒棒糖,还是一百万根棒棒糖?秦雅歌不太清楚,但是这样的生日礼物才像样。

那堆整齐的书又映入眼帘,秦雅歌“啊”的大叫一声,红色在脸上如火般蔓延开来。

“死秦安,你给我滚出来。”

清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想。

秦雅歌快步跑出房间,翻遍了整栋房子,还是没有看到秦安的身影。

“哥哥,你在哪里?”秦雅歌的声音里带着些哭腔。

秦雅歌坐在餐桌上,吃着玉米粥也不觉得甜了。

桌子上还有一张纸条:“五一这三天我不在家,吃早饭之前要先刷牙,饿了就叫外卖,钱在你的钱包里,如果有事就去找夏姨,棒棒糖已经帮你买好了,记住,一小时只能吃一根。”

最后还画了一个含着棒棒糖的猪头。

“哼,我是猪,你就是猪哥。”

“唉——”秦雅歌抱着一桶的棒棒糖发出长长的叹息,九岁的少女似乎带上了十九岁的忧愁。

“哥哥,这没有你的日子怎么活啊!”

六年二班在班长的带领下开始了为期三天的野营,其中参加的还有部分老师、学校领导和部分学生的家长。

安琪和自己的老爸出国去旅游了,就没有来参加这劣质的野营活动了。

大概十点多的时候,众人到达野营的地点,首先是在山脚下树林里的一处空地上准备午饭,计划吃过午饭后用一个下午的时间爬到山顶,然后在那里扎帐篷过夜。

这大概是旅行社细心选择过的一处地点,平坦的河床用来做野营的地点最好不过。

黄佳君好不容易才摆脱啰嗦的老爸,也不知道自己的爸爸今天发了什么疯,竟然一个劲的夸自己,还叫自己乖女儿,黄佳君一开始还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黄佳君不顾淑女风范挤出人群,而后又整了整身上的条纹裙,踩着灰色边帆布鞋走出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发呆的秦安。

头顶上是穹盖般的大树,他似乎在发愣,他总是喜欢呆在树下,和之前步行时的活跃相比一动一静,却足以让黄家君对此情形微微一怔。

从他湛蓝色的清澈眸光里面黄佳君好像看到了一份说不出来的孤独,那是透过两世的孤独,仿佛这一刻周围人都静默无声、毫无色彩,只有他一人独立于群山之巅,这种孤独并不显露在外,却形于心。

看着秦安的身影,黄佳君的心头微微泛酸,觉得不是滋味,黄佳君慢慢靠近秦安,那颗还青涩无比的少女不由自主地剧烈跳动起来。

“秦安,你不去帮忙煮饭小心待会没饭吃。”

“我带了面包和牛奶,而且他们过家家一样煮的饭可以吃的吗?”

“你……”黄佳君不知道要怎么说他才好,自己明明是好心才来提醒他,打算和他一起煮饭的,没想到他还是一副谁都欠了他一百万的表情。

“哼,饿死你算了。”

“班长,班长,我们的火生不起来,快来帮我们。”

“哦,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黄佳君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瞪了秦安一眼。

黄佳君虽然平时活泼了一点,被人尊称为“纨绔杀手”,可是她在某些地方上还是和大小姐无异,同样的五指不沾阳春水。

黄佳君忙活了半天,还是弄不出不起一丁点的火星,反倒是升起的黑烟把她熏得灰头土脑。

“不弄了,我去叫厨师来。”

黄大小姐似乎忘了,他们是来野营而不是在家里。

“班长,怎么了?不会连点火都不会弄吧!真是娇生惯养啊!还野营呢!我看你在家里好好等着嫁人不就好了吗?平时逞什么英雄?”陈超大声唏嘘道,周围的目光也都聚集到黄佳君身上,陈大勇身边的小弟都在吹着口哨。

黄佳君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目光尖锐,估计可以秒杀陈大勇那群人一百次了。

秦安在附近找到了些大小不一的树枝跟干草。然后在背风的地方挖了个浅坑,把最小的树枝交叉着叠起来,接着从身上掏出一打火机把中间的干草跟小树枝点燃。过了没多久,生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火堆。

秦安又搬起石头,把火围起来,做成一个通风的、简易的灶台。

“这样就可以。”秦安拍了拍手,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回到大榕树下继续睡觉。

黄佳君再次撅起了嘴巴:“明明这么厉害,还吃牛奶和面包,小心你待会吃了拉肚子。”

黄佳君在心里恶毒地诅咒着,同时又是三秒一回头,时不时看看秦安再做什么。

“不知道没有我在,那小丫头活不活得下去,不过有夏姨在,一般是没什么问题。”秦安对着湛蓝的天空嘿嘿一笑。

不过让她自己一个人独立生活一阵子也是对她一个小小锻炼。

过分的溺爱就是一个无形的杀手,妹妹越来越依赖自己,这一点秦安深有感触,绝对不能重蹈覆辙,秦安心中暗暗提醒自己。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