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最讨厌的事和更讨厌的事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5/12/7 14:09:35 字数:3765

秦安正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黄佳君便传出一声“啊”的痛呼声。

她只不过是想去小树林边上的小溪打水而已,没想到被小树林冲出的一名中年人撞倒了,这人面上带着一道刀疤,面部凶恶吓人,背后背了个旅行袋,看来像个登山好爱好者,一名光头男子也冲了出来,随口骂了句粗话。

黄佳君捂着摔疼的额头爬起来,秦安望着这两人,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电视上的声音在耳边回响,这片刻间,童彤已经第一个跑了过去,瞳瞳也被她带在身边,她义正词严地说着:“佳君,你没事吧,你们怎么能这么走路呢!没看到小孩子吗?”

“这个笨蛋女人。”秦安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就是你们了。”光头嘿嘿一笑,那个人给的情报真准。

看着这两个凶恶的眼神,童彤心中愈发不安,童彤想要拉着黄佳君退开,随后“啊”的一声被那刀疤拉了过去,一把黑洞洞的手枪已经抵在了她的后脑上。

“谁都不许动!不然什么时候枪走火了我就不知道了。”

这一声大喊之中,黄佳君和瞳瞳也被那身躯庞大的光头的大手拎着,他的腰间也是一把漆黑的手枪。

两个男人看来是想往山里逃,拉了一大两小三名女子就开始后退,池塘边二十多人举起手睁大眼睛看着,谁都不敢说话,命可是自己的啊。

黄佳君被那光头拎着,身体颤抖,泪水大滴大滴地沿着脸颊下坠,双眼望着这边的秦安,却不敢发出声音来。

随后,却见秦安举起双手,慢慢地朝着这边走了过去。

如果只是童彤那个疯女人和黄佳君那个白**人,秦安是不太想救她们的,但是瞳瞳那个像洋娃娃一样漂亮可爱的小女孩却在他们手中,秦安对那个不知缘由亲近他的小女孩有一种莫名的喜欢。

秦安不想要她受伤,这就够了。

“站住!你想干什么!不要命了吗?”那刀疤男子大喊了一声,看见走上前的不过是一个孩子,倒是也没有太过紧张。

秦安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假装做出了害怕的表情,让他们放松警惕。

“那个,其实我……是想……想跟她们俩个交换可以吗……”秦安指了指光头手中的两个女孩。

这句话一说出口,无论是匪徒、人质还是旁观者,所有人都立马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片刻之后,那刀疤男与光头都笑了起来说:“哈哈,老子干了一辈子的坏事,今天倒遇上活雷锋了!说吧,你小鬼到底想干嘛?小小年纪就知道英雄救美了吗?不许再往前走了!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秦安随即停下了脚步,首先指了指瞳瞳,然后指了指黄佳君说:“因为她们都是我的妹妹,作为哥哥的我必须要好好保护她们。”

此时的秦安已经继续向前走起来,他走得很慢,手脚都在颤抖,两名匪徒相视一眼,明显拿不定主意,就在此时,一直缩在旁边的黄权民壮起胆子说道:“你……你们先等等,告诉你们,我可是黄家的人,快点放开她们,不然叫你们走不出这座山!”

黄权民是黄权天的弟弟,是一个风流倜傥的人物,算是黄家权之辈比较无能的一位,他觊觎美丽年轻的童彤少妇已经很久了,而且童彤身后的巨大能量更是让他按耐不住,家族也是默许他追求童彤的,而此刻童彤正处于感情低迷期,再来一个英雄救美的情节,泡她更不是手到擒来吗?美女向都是爱英雄的。

可是遗憾的是这场英雄救美的反派角色却不买他的帐。

“你不许过来!你他妈的找死吗?”

那黄权民话一出口,刀疤手中的手枪立刻指了过来,黑漆漆的枪口吓得他连忙举起双手,不敢再说话。

妞是要泡,但是没命了还泡个屁妞啊!

另一方面,秦安已然走到了近处。

“刀哥。”那光头侧头过去说道,“我看干脆就把你手上的跟这小哭哭啼啼的小姑娘换掉算了,反正我们的任务目标不是她。而且如果到时候那个男的反悔,我们手中还有人质就可以继续谈判,那个家伙可是出了名的狡猾。”

“反悔……”那刀疤心中一惊,如果坏人由他们来做,好人又是他做的。

看起来小男孩还挺聪明的,到时候如果发生突**况也可以当做挡箭牌用用。

不料黄佳君却哭喊道:“不要,我不要换!”

黄佳君不叫还好,一叫就让人心烦,刀疤立马下了决心。

“不要哭了,去你他妈的!你以为这里轮到你做主吗?小鬼。”

刀疤喊了一声,枪口已经抵在秦安的太阳穴上,光头直接松开黄佳君,黄佳君掉在地上被摔得龇牙咧嘴的。

秦安拉住瞳瞳的手,轻声说道:“没事的,放心。”

瞳瞳只是安静地点了点头,但瞳孔深处的不安却消失了。

下午的时候,天空的云层开始聚集起来,抬头望去,似乎随时便要下雨的样子,南方的夏天总是来的早,去的晚。

五个人中,两名匪徒像赶鸭子一样催促着快走,童彤渐渐的便没有了什么力气,只能勉强跟上,秦安每天跑步锻炼,做着和前世一样的训练,这一点小路自然不在话下。至于瞳瞳早就被秦安抱在怀中,一开始童彤想要背瞳瞳的,可是她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作罢。

两名匪徒偶尔问起他一些问题,秦安自然做出一副胆怯的模样,偶尔还带着哭腔回答,顺便套出一些有用的情报。原来一切的始末都与这个年轻漂亮的教育副局长有关,而他们原本只是一个小乡村出来谋生的打工者,后面老板不给钱,他们闹事的时候不小心把老板打死了,犯事之后就一直在逃。

漆黑的夜,没有一丝丝光亮。

黑暗中,大雨失去控制般从天而降,帐篷上传来的雨声犹如打在铜锣上一阵乱响。

瞳瞳小心地挪动着身体,背后紧贴住秦安,身体微微颤抖,一片黑暗中,雨水从帐篷下浸湿进来,纵然是晚春,依旧让人感觉到了寒冷。

“安……妈妈在哪里?”

如今两个孩子都坐在这个没有任何工具的帐篷里,手脚都被绳索绑住,至少看起来,只能保持这坐姿依偎在一起。试了试绳索上的力道,秦安眯起了眼睛。

这样的绳索,捆绑得毫无技术可言,只是单纯地为了绑住而已,要挣脱实在简单,只不过照现在这样冲过去,他们的手上还有一名人质,自己身上没有武器,身体也没练到太强悍,硬拼的话肯定不行。

他望了望身侧的小女孩,黑暗中,可以感觉她也正望过来,低头轻轻抵住她的额头,轻声安抚道:“放心吧,没事的。”

片刻之后,那光头带着双手被绑的童彤进来。

童彤的衣服看起来还算整齐,只是湿了一大半。

黑夜之下,疲累交加的瞳瞳很快便依偎着秦安陷入了睡眠的状态,童彤却是心乱如麻,无论如何也不敢睡下,按照刚才那刀疤男子说的,要绑架自己的竟然是陈阳,那个自己曾经的男人,听他们的说,今晚陈阳就会来要走她们,他们怕陈阳反悔,要自己待会配合他们,可是那样又如何,岂不是出了狼穴又入了虎口。

当那个小男孩的身体突然挤过来时,她下意识地想要移开身子,然而,在下一刻,被绑在身后的双手被他拉住了。

他竟然正在解绳索!

心跳陡然加剧起来,她无暇细想这小男孩是怎样挣脱绳索的,然而只要双手能活动,就有希望,与其面对最坏的结果,还不如搏上一搏!只要瞳瞳能活下去也好!

深夜,外面有手电筒的光亮照进来,假寐的刀疤和光头对童彤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乱跑,然后才来到外面。

“陈哥,你带这么多人是什么意识?不就是两个娘们必要吗?”

陈阳没有回答他们,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人呢?”

“在里面,钱呢?”

陈阳向后挥挥手,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大汉拿着一个皮箱放在泥泞的土地上。

光头打开皮箱,拿出一叠钞票来在手电的光芒下贪婪地数着,雨水打在钞票上发出滴滴的声音,这在光头听来无异于仙曲。

“刀哥,是真的。”

刀疤的脸瞬间缓和了一点,陈阳只是冷笑一声,看他们的表情是像在看死人一样。

“快点把人带出来。”陈阳点燃了一根雪茄,不耐烦地说道。

“陈哥,她们就在里面,我们完成了你的条件,可以先走了吧!”

“呵——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在骗我,快去把她们带出来。”陈阳亮出一把精良的M9手枪指着刀疤,“不要考验我的极限。”

刀疤掏出手枪朝天开了一枪,陈阳的瞳孔放到最大,把手中雪茄直接扔了。

四周的草丛走出一大批的黑衣墨镜哥,随着雪茄的火星熄灭,一把把手枪接连亮出,远远都可以嗅到危险的气息。

“妈的,那个女人怎么没有叫,早知道先干了他。”

“看来你们不是合作的好伙伴啊!”

“你他妈的就是……”

呼啸的枪声划破黑色的天空,鲜血与雨交融在一起,钞票上染上妖异的红色,说不出的罪恶。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

“刀哥。”光头大喊一声,想要掏出枪来,但是下一刻已经躺在血泊中。

陈阳像美国西部的牛仔吹了吹枪上的烟,“杀死了在逃的抢劫杀人犯,救出了人质,不错,不错。呵呵——”

秦安听到外面的枪声就觉得事情有变,童彤颤抖地握着一把手枪,对秦安说道:“你先带瞳瞳走,我来引开他们。”

秦安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枪说:“还是我来引开他们,你带着你女儿走吧!”

“可是……”

秦安又拿了把锋利的匕首,觉得这样才安心一点:“想要活命就不要啰嗦,至少我拿枪的手不会抖,活命的几率大一点,而且他或许看我和你们没关系会放我一马也说不一定,你这个笨女人就不要来妨碍我了。”

童彤被突如其来的叱骂吓到,眼角溢出泪水,默默地抱起瞳瞳,跟在秦安后面不再言语。

“童彤,我知道你在里面,快点出来吧!现在出来的,我还能保你们母女平安,如果晚了的话,就不知道有多少男人骑在你们母女身上了。”

听到这话,童彤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秦安像没事人一样走出帐篷。

“小鬼,有没有看到一个漂亮女人和女孩。”

“有啊,她们和我一起被抓了,不过她们被藏在树林里了。”

“是吗?小鬼说谎可是不好的哦!不然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秦安,秦安脸上没有一丝惊慌。

陈阳做了个手势,做掉他。

一名黑衣大汉蓦地转过枪口,正要扣响扳机的一瞬,前方也闪出了一点火花。

“噗”的一声,一如方才被他杀死的匪徒,子弹射入他的眉心,带着大蓬血花从他的后脑穿了出去。

他的生命,停留在了那火花闪耀的一瞬。

“我最讨厌有人威胁我了,更讨厌有人拿枪指着我……”

有些幼稚的小孩嗓音,淡淡地响起在了黑夜之中。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