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想要个哥哥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5/12/14 10:09:42 字数:3184

秦安小心翼翼地来到浴室,脱下粘稠且充满荷尔蒙味道的内裤,秦安直接先用冷水洗了把练,让自己那颗躁动的心冷静下来。

看着颓废的小怪物,秦安心里一阵纠结,是不是该去哪个红灯街发泄一下呢?或者去酒吧钓个妹妹解解渴,他似乎已经忘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正太,虽然正太控的大姐姐或许会很乐意为他解决烦恼。

秦安顺势洗了一个冰冷刺骨的冷水澡,把自己的欲望深深浇灭。

叮叮哐哐——

厨房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像是饥饿的老鼠疯狂地寻找食物一样。

秦安穿着一条**的大红色内裤直奔厨房,发现一只“大老鼠”正撅着屁股在柜子里翻来覆去。

秦安直接将这只不是一般大的“老鼠”提起,没好气地问道:“东方,我猜你上辈子是不是饿死鬼投胎,大半夜的还来找东西吃。”

东方可怜机械般地回头,惊讶地说道:“大……哥哥,你怎么醒了。”

“啊,流氓,大哥哥你这个大流氓,竟然只穿了一条内裤就出现在一个淑女面前,你知不知道这样子很容易让人误会。”东方可怜吓得双手捂住双眼,却露出了细细的两条缝,小脸像是被抹上一层胭脂一样粉红。

“大哥哥,人家还没准备好吗?”

“大哥哥,就算你再怎么喜欢我,也要考虑雅雅的感受啊!我可是她最好的好朋友嘞。”

秦安对她已经无话可说,尤其是她也只穿着一件露骨的睡裙,这个样子要是被妹妹看到,按照那小丫头的性格,不把自己撕了都难怪。

东方可怜在餐桌上正襟危坐,等待着秦安的严刑拷打。

“说吧,你是哪里来的乞丐?”

“京城的,话说人家才不是乞丐呢!”

“来我家的目的是什么?”

“混吃混喝看美女。”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住在你家啊!”

“那你打算住到什么时候?”问这句话的时候,秦安差点没青筋暴起。

“东方小朋友,你也知道我是小家小户的,要多养一个吃货是要花费很多的。”

秦安面露苦色,一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表情。

“知道啦,大哥哥,不过人家可不是吃货哦,我这么可爱肿么可以是吃货,这张卡里大约有十万块软妹币,密码是雅雅的生日,用来支付我这段时间的开销可以吧!财迷的大哥哥。”

秦安不动声色地接过银行卡,居然还是龙行的高级VIP卡,这家伙看来还是一个超级小富婆呢!

秦安满脸堆笑问道:“很好,东方小朋友,那你要点什么菜?”

“泡面还有吗?”

“没有了。”

“啊!没了?”东方可怜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看来秦安煮的垃圾食品已经让她彻底着魔了。

“不过倒是有类似的东西,不知道东方小朋友要不要吃啊!”

东方可怜像课堂上的好学生一样积极地举手回答道:“要吃,要吃,不过大哥哥你可不可不要叫我东方小朋友,这样很见外嘞,而且我一点也不小,你可以叫我可可或者可爱,还有大哥哥你的内裤真是太鲜艳了,让人蠢蠢欲动哦!”

秦安干咳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算了,我还是叫你东方好了,我先去套件衣服,你等会。”

“知道啦,大哥哥。”

秦安随意拿了见军大衣,直接盖到了自己屁股。

秦安在狭隘的厨房里,拿起菜刀,以不可见的速度,把一小块瘦肉分解,颇有庖丁解牛的架势,秦安有时候也想着,自己去做厨师或许也不错,就是从杀人变成了杀畜生。

对于杀手而言,普通人和畜生几乎没什么两样,甚至比畜生还不值钱。

秦安拿出壁橱里唯一的一小圈面粉,看看空荡荡的壁橱,摸摸已经干瘪的钱包,忽然有一种家徒四壁的感觉。

秦安这次要做的是酸辣面,酸菜是从夏姨家拿的,鸡蛋也是从夏姨家拿的,就连干辣椒也是她们家的。

如果没有夏姨一家,那这日子让秦安简直无法想象。

酸辣面飘香的气味,早就把东方可怜这只又饿又贪吃的小馋猫迷得神魂颠倒了。

不过秦安总觉得有些诡异,因为东方可怜每吃两三口就要抬头看他一眼,随即露出狡黠的笑容,奇怪,自己脸色长花了吗?

东方可怜放下碗筷,一如既往地用行云流水的手法抽了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动作一样的优雅、无懈可击。

“大哥哥,你刚才好像做了非常不好的事情。”

秦安顿时犹如雷击,一阵激灵。

“大哥哥,我刚才去了一趟厕所,闻道了不同寻常的味道。”东方可怜捏着鼻子说道,好像那气味很臭一般。

“我……”

“嘿嘿嘿,大哥哥,你先不要解释,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另外,我还在雅雅的小内内发现了类似的物质,经气味鉴,这都是来自同一个人——也就是大哥哥你,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哥哥你是一个色魔,史上第一的禽兽哥哥。”

东方可怜此刻就像是名侦探柯南一样,如果给她配上一个红色蝴蝶结和一副高科技的黑色全框眼镜的话,那就更加神似了,因为他们都是那么的矮。

她罗列出秦安是禽兽哥哥的种种证据,让秦安无力反驳。

“禽兽哥哥,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待的话,就赶紧交待吧。”

秦安露出一个黑暗阴险的笑容,这种笑容在反派BOSS里最常见。

“没错,我就是一个禽兽哥哥,东方小朋友你想怎么样,想拿这个要挟我吗?”随着秦安的不断逼近,东方可怜的头不禁后仰,身体不断向后退去。

“我就是想拿这个要挟你。除非你答应我三个要求的话,我可以保证不把这件事情告诉雅雅。”

“可是我怎么听这都是一件亏本买卖,一点也不好啊!东方小朋友。”

东方可怜的脚后跟猛然碰到椅子脚,身体失去平衡,眼看下一秒就要摔一个狗吃屎了,却被秦安眼疾手快地抱住她的小蛮腰,呈现出相当暧昧的姿势。

“禽兽哥哥,你要做什么!”东方可怜的小手轻捶秦安的胸口喊道。

“你既然知道我是一个禽兽哥哥,竟然有小白兔送上门了,那大灰狼哪里还有不吃的道理。”

东方可怜有些目眩,所谓的大舅子离自己如此之近,这是要吃掉自己的节奏吗?刚进门而已,自己就要背叛雅雅了吗?而且还是和她最最亲的家人,太禁忌了,太刺激了,简直比和雅雅做那种羞羞的事情还要让人兴奋。

东方可怜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地颤抖着,小小的身子柔柔弱弱地缩成一团了。

她准备好了,可是该来的事情却迟迟未来,她羞得不敢睁开眼睛,就这样等啊,等啊,不知不觉已经进入梦乡了。

秦安看着已经熟睡的东方可怜,无可奈何地一笑,今天算是最倒霉的一天了,男生最害羞的一件事情竟然被一个小女孩发现了。

东方可怜不是秦安的妹妹,也不是他的好朋友,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以秦雅歌为纽带的陌生人罢了。

秦安只是随手将她安置在老旧的布艺沙发上,后来又觉得有些不妥,就把自己身上的军大衣盖在了小女孩身上。

秦安回到床上,被窝里还残留着少许什么液体的味道。

秦安不知道多少年没被人威胁过了,在杀手的字典里,拿人质来威胁杀手是非常愚蠢的,因为杀手就是一架没有感情的杀戮机器。

今世要挟自己的竟然是一个半大的小萝莉,想想就觉得可爱。

不管怎么说,秦安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所以就算他被认为是S级中的最强杀手,但是杀手之王的称号依旧是那个男人的,但是秦安却知道那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他心中一直放不下那段情,就算他在黑暗世界里呼风唤雨,他依旧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和其他人相爱、步入婚姻的殿堂,别说表白了,连说出自己的名字都不敢。

直到他心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抛弃、被骗走所有钱财,他才幡然醒悟,可是一切都太晚了,有些事错过了,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原川尊,我希望我们这一世就算无法成为搭档,也不要成为敌人,因为你会死得很惨。”

秦安抱着温香软玉般的身体再次进入梦乡,这一次他保证再也不会做那些杂七杂八的梦了。

半夜,东方可怜被冷醒,觉得自己的小脚丫特别冰,和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鸡爪有得一拼。

东方可怜一个翻身,身上那件带着秦安味道和温暖的军大衣落在地上,东方可怜愣愣地看着这件衣服,感觉一直堵着她心脏的某根刺不知不觉消失了。

眼泪无声落下,东方可怜忽然觉得有个哥哥也是挺好的,自己也好想要个哥哥,但是妈妈大概生不出了吧!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秦安的房间,看着熟睡的秦雅歌,犹如瓜农看着成熟了的大西瓜一样,她现在秦雅歌脸蛋上狠狠地吸了一口。

然后又望了一眼秦安,嘴里好像嘟嚷着:“不能厚此薄彼。”

然后如蜻蜓点水般在秦安脸颊上轻轻一点,秦安翻了个身,东方可怜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发现没有异样后才拍拍自己的小胸脯,嫉妒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悄悄地带上门。

就在东方可怜走后,秦安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然后擦了擦脸上沾的口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