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东方一家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5/12/18 12:23:10 字数:3104

只见一个降落伞从天空中飘下,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在落地时滚了三圈才起身,随后她拍拍身上的灰尘,她绑着一个单马尾,倒戴着军帽,穿着军绿色的服装,她还没来得及跨出一步,直升机便伴随着破风声而来,落下梯子,一群武装到牙齿的精英部队井然有序地降落在地上。

待那女子跨出一步,后面的部队才整齐地跟上一步,发出整齐而又铿锵有力的踏步声,这声音的震慑力让田泰和罗全也不禁变色。

他们虽然是世界最顶级的猎人学院以最优异的成绩毕业的学生,但是面对国之利器,他们还是有本能的畏惧。

田泰对罗全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便双双跑向海边,一跃而下,落荒而逃。

“哼,杂鱼跑了也好,省得老娘浪费子弹,吕致远,你应该给老娘好好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

“那个,小爱,你也要理解我作为可怜的父亲,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的羞愧。”吕致远一副捶胸叹息懊悔的样子。

“吕致远,老娘允许你叫我的名字了吗?还有小爱只有两个妈妈,没有爸爸,老娘还是处女呢!你就想占老娘便宜。”

“小爱,我……”

“又叫老娘名字,老娘允许你了吗?”女子从腰间抽出一条黝黑发亮的皮鞭,打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那个,可怜身上好歹也有我的基因,而且你也要知道你一个人也生不了小孩的,我只不过……”

“你妹的,我允许你叫我家可可名字了吗?而且你从刚才到现在还一直抱着可可是什么意思,你这下流龌蹉的死变态萝莉女儿控!”女子一手从吕致远抢过东方可怜,便一脚踢飞吕致远。

女子将东方可怜轻轻地放在地上,然后捏了捏拳头,发出“咯咯”的恐怖声音,吕致远下意识向后爬了一些。

“吕致远,你竟敢瞒着老娘私自绑架可可,要是可可少了一根头发,你就别想活着离开南安市,对了,老娘刚想起来当初我是要世界上最强的男人的**的,你这垃圾竟敢拿你自己自渎的垃圾货色来滥竽充数,要不是可可身上看不出一丝像你的迹象,老娘我老早就一枪毙了你,不过现在也好,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那女子露出邪魅的笑容,吕致远一看到这小恶魔一般的笑容就知道要糟了,打算转身向后跑,但是他还来不及全部转身,一个黝黑的灵蛇就缠他的脖子,将他向后拖去。

“吕致远,老娘今天教给你一个道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啊……”

“哦……”

“咦……”

接下来秦安目睹了一顿史无前例的调教,嗯,对,就是调教,皮鞭一开始打在吕致远身上发生凄惨的叫声,随后这声音渐渐变得柔和,甚至有点像某些动物**的声音。

那女子把军靴踩在吕致远脸上,说道:“吕致远,给我学狗叫,你的声音真是太恶心了,连狗都比不上。”

“汪……汪……汪”

又是一阵皮鞭抽打的声音,秦安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吕致远,给我脱光衣服,滚去海里,老娘看见你就恶心。”

让秦安惊吓的是吕致远竟然真的听话地脱了衣服,然后滚着去海边,最后带着满身的伤痕以一个华丽的姿势跃入水中。

那女子甩了甩手,望向秦安那里说道:“累死老娘了,这家伙皮还是这么厚。”

秦安是真的怕了,先不论后面那一排武装到了牙齿、从刚才起就站如松的特警部队,特别是前面这个变态女人,要是和她扯上关系,秦安觉得自己有多少条命都不够。反正那女人看上去和东方可怜有些相似,就算不是妈妈,也是其他亲人吧!自己这局外人还是先撤退为妙。

“那边的小朋友,马戏看够了吗?是你自己出来,还是老娘拿东西请你出来。”

秦安一听到这销魂的声音,顿时浑身一阵战栗,连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那女子将东方可怜背到背上,用皮鞭敲打着地面,而且频率越来越快,最终,秦安只能无奈一笑,背着熟睡的秦雅歌走出洞口。

那女子一看到秦安的正脸,便露出如饥似渴的眼神,那是大灰狼盯上小绵羊的眼神。

“秦安弟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长得还挺俊的嘛!”她一手托着背上的东方可怜,另外一只手在秦安脸上摸来摸去,从左边摸到右边,又从右边摸到嘴边。

“那个,你是……”秦安还未说完话,她伸出食指抵住秦安的嘴唇。

她用娇嫩发嗲的说道:“我叫东方可爱,你可以叫我可爱姐姐,也可以叫我小爱姐姐哦!”

这声音听得秦安骨头都快酥了,但是秦安却亲眼目睹她背后藏着一个怎样的变态属性,当真是恐怖如斯!

“秦安弟弟,快叫姐姐!”东方可爱的手抵住秦安的下吧,口吐兰香地诱惑道。

秦安下意识后退了一小步,但是东方可爱又前进了一小步,距离竟分毫不差。

秦安最后放弃了抵抗,用很柔弱地声音叫了一声:“姐姐。”

东方可爱摸了摸秦安的头笑道:“真乖,再叫声可爱姐姐听听,姐姐待会给你奖励的哦!”

东方可爱向秦安抛了个媚眼,不得不说东方可爱很迷人,她的身材凹凸有致,成S形曲线,完全不像生过孩子的妈妈一族,虽然看起来像是军人,但是皮肤却白皙得能反光。

“那个,能问一下姐姐今年芳龄多少吗?”

“虽然姐姐也很想告诉你,但是年龄可是女孩子的禁……忌……哦!”东方可爱纤长的手指轻轻划过的嘴唇,“所以,姐姐我要给你惩罚哦!”

东方可爱的脸慢慢贴近秦安,秦安甚至可以问道她身上有一种百合的芬芳。

“啵——”东方可爱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吻了一下秦安的嘴唇。

“秦安小弟弟,你的初吻可真甜。”

秦安使劲擦了擦嘴唇,退后两步说道:“这可不是我的初吻。”

“是嘛!不过,只要我多亲几次就会变成初吻了吧!”

这是什么强盗理论!

眼看东方可爱那红润的嘴唇就要再次接近秦安,秦安身后突然伸出一双稚嫩的小手遮住他的嘴巴,而东方可爱最后只吻到这双小手上。

“妈妈,你真是太不知廉耻了。”东方可怜用家长的口吻说道,“妈妈,你怎么可以对我同学的哥哥做出那么不知廉耻的事情啊!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小可,你忘记了要叫我什么吗?”东方可爱轻轻捶了一下女孩的小脑袋佯怒道。

东方可怜双手抱头,眼泪汪汪地说道:“我知道了,可爱姐姐。”

随后又小声嘀咕道:“多大的人啊!真不害臊!羞羞婆!”

“东方可怜,你真以为我没听到吗?”

“雅歌,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哼,一点也不好。”秦雅歌把头一偏,对着秦安白皙的脖子又是一口,秦安右肩的脖子上已经渐渐有了牙印的伤疤。

这道伤疤,我要叫你留一辈子。

“小可,和你朋友道个别,待会姐姐带你去和童彤姐姐和瞳瞳妹妹见一面,然后我们就回京城。”

“啊,这么快就要回去啦,我还没玩过呢!”

“你以为姐姐我那么闲吗?天天陪你全世界浪吗?”

“本来就很闲吗?”

“东方可怜,看来你头皮又痒了。”东方可爱捏了捏拳头说道。

东方可怜先是护住了头部,然后才大声吼道:“我不要,我要留在南安,我要在这里读书。”

东方可怜原以为妈妈会赐她一记大板栗,然后自己的脑袋冒烟,但是妈妈却轻抚自己的秀发,目光柔和,她平时虽然总是没个正型,是个真正的变态,但是一正紧起来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小可,乖,爷爷奶奶也想你了,还是回家让人安心些。”东方可爱的声音似乎带着让人不容抗拒的,名为温柔的魔力。

东方可怜下意识点点头。

“可可,我要回家咯,你没有我陪在身边,一定不能和其他女孩子交朋友哦!平常要吃得饱饱的,以后长大胸部大大,然后大哥哥才会……”最后几个字东方可怜悄悄地在秦雅歌耳边说道,说得秦雅歌俏脸发烫,头上都会冒烟了,最后秦雅歌实在受不了她,一把推开她,躲在哥哥身后,埋着头,谁也看不见。

“大哥哥,你要好好照顾雅雅哦!记得以后你下面给我吃!”东方可怜说完这句话,便被东方可爱像行李一样被拎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天空一片澄澈,海浪一遍又一遍敲打着地面,说不出的宁静祥和,仿佛刚才一切只是梦一样,下一次见面又会是什么时候呢!也许那又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秦安望向那有一半身子浸泡在水里的沉船,觉得有些诡异,因为实在是太新了,没有算得上破损的地方,只有勉强意思一下的苔藓和锈迹。

“哥哥,你不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以后你下面给可可吃是怎么回事吗?”这声音不带一丝感**彩,冷冰冰得像块铁一样,让秦安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庭审的犯人一样。

“等一下,你听我解释啊!别直接咬我脖子,用啃也不行啊!用舔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