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新的妹妹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5/12/25 17:11:01 字数:2886

“为什么你一直你可以去他家?为什么你可以和他毫无顾忌地嬉戏交流?为什么你们可以那么亲密?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

等黄佳君跑回教室时,教室里早已空无一人,教室也被弄得乱七八糟的,桌子和椅子被踢倒在地上,大概是等到她走后,那些调皮蛋在教室里大闹天空了一把。

她径直走到她最想坐的那个位置,却不属于她的位置上,她趴在桌子上,桌子一片冰冷,冷彻心扉。 “呜呜呜……为什么不是我坐在你旁边,为什么我没有同桌,为什么我的同桌不是你?呜呜呜……”

眼泪不受控制滴在桌子上,反而更冷了。

“如果,如果,我是你同桌的话,是不是会有所改变?”

黄佳君起身擦了擦眼泪,起身直奔办公室,也许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班主任,秦安和安琪他们两个人有不纯洁的异性关系。”

黄佳君也许以后会忘了当时说这句的心情如何,但是这句话绝对够她记一辈子,绝对。

“秦安和安琪吗?这两个人都是好孩子,好孩子是不会谈恋爱的,而且他们互帮互助我是看在眼里的。”

“但是他们真的,真的关系很亲密,我感觉应该分开他们!不然造成不良影响的。”

“这样啊!但是要把谁分开呢!大家快要毕业,调座位也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啊!”

“那个,让秦安和我坐吧!我这样能监督他继续好好学习,也能监督他不要和安琪走得太近,而且我的数学很差,秦安可以辅导我学习。”黄佳君吞吞吐吐才说完这一段话,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她竟然羞红了脸。

“既然这样,那就把秦安的座位调到你旁边,这样好像对大家都有好处。”

“谢谢班主任。”黄佳君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惊动,只要成为他的同桌,那她所拥有的一切,自己也能拥有。

黄佳君转身离去,却没看到班主任那意味深长的一笑。

校门口——

“哥哥,你好慢、好慢。”

“哥哥,你好脏啊!”

秦雅歌左口一个哥哥,右口一个哥哥,叫得不亦乐乎。

秦安却识破了她的阴谋,“说吧,想要什么东西?”

“哥哥,不是快六一儿童节了吗?我想要礼物。”

“礼物?后天六一学校不是会发糖果吗?”

“我不要糖果,我要的是礼物,礼物?”

后面两个字还特别加重了声音。

“礼物的话,后天学校也会发啊!”

秦安还未说完,身子便是一重,原来是背后多了个小浣熊。

秦雅歌双手抱着秦安的脖子,“我要的是你的礼物。”

“不是前几天刚买的自行车吗?”

“不,那是我叫你买的东西,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不是你送给我的礼物。”

“好吧,不知道秦雅歌小朋友想要什么六一礼物。”

“我要那种长长的,可以吹出声音的东西。”

“笛子吗?”

“不是,不是,我同学说是什么,什么东西来着?”秦雅歌忽然之间记忆断片了。

“莫非是萧?”

“对,就是它,我同学说她会**,而且他哥哥夸她吹得很棒!”

秦雅歌在背上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好像别人欠了她十万八万似的。

“哥哥,你会**吗?”

不知道为什么,秦安一听到**两个字脑海里总是浮想联翩,说会好还是说不会好呢?

“大概不会吧!”

“哼,哥哥真垃圾,没事等我学会了教你。”

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白色上点缀着粉色樱花的自行车就是被秦雅歌前几天亲自任命成为新的坐骑,在之前她的座驾就是坐骑。

秦安坐在“驾驶座”上,而秦雅歌则是半蹲着站在后面的铁架子上,这样子她的手刚好可以扶住秦安的肩膀。

“出发吧!我的坐骑。”秦雅歌向天冲拳叫道。

“是,是,是。”

“向左转,向左转。”

“直走,直走,然后再向右转。”

秦雅歌就像是在战场指挥的大将军一样,发号着命令。

这条路她早已经轻车熟路,因为她已经忘记了在那家店门口驻留了多久。

在门口刹车,这家店是一个有些古老的木头房子,二楼的吊兰被自己压弯了身子,古朴的招牌,历史的气息,这是家好店呢!

“琳雪姐姐,我又来玩了。”

“雅歌,又来玩了吗?”

穿着白色坠花围裙从店里徐徐步出的正是秦安的新任语文老师——也是他最不想见的人之一。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不是秦安吗?”她用力拍打着秦安的肩膀,脸上说不出的高兴,秦安只能皮笑肉不笑地施以反击。

“哥哥,告诉你,琳雪姐姐**吹得棒极了。”

秦安看着在玛琳雪身旁问七问八的秦雅歌,亲密得不像话的两个人满是疑惑,前段时间在欢乐园不是不和睦,女孩子这种东西真是难搞,果然女人心,海底针。

当马琳雪唧唧歪歪地为秦雅歌介绍乐器的时候,秦安也在观察着店里的乐器。

店里面的东西不多,也基本上都是小乐器,很便宜、很容易上手的那种,但是每一样东西都被摆得很整齐,简直就像是有强迫症的艺术家容忍不了它们凌乱一样。

秦安轻轻拂过乐器,上面皆是一尘不染,这是对乐器最基本的尊重。

“意外地很不错呢!这家店。”

“这是我爸爸执意要开的,他因为这家店还经常和妈妈吵架。”

“因为不赚钱吧!现在的人不会闲到来这种店摆弄乐器的。”

现实是很浮躁的,能静下心来的越来越少,恐怕你妈妈也是。

秦安拿起一个口琴,喃喃道:“也许这个不错。”

“我要这个。”

秦雅歌经过漫长的筛选,终于选中了一根黑漆九节箫,原本秦安还以为她一定会选漂亮玉屏箫才对。

黑漆九节箫,因管身外涂黑漆而得名。这种九节箫,发音淳厚、音色优美,下端还拴系飘穗,看起来很是养眼。

就在秦安结完帐打算出门的时候,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咆哮而来,然后在店前急刹车,在地上留下一道清晰的划痕。

但是却撞倒了秦雅歌最最重要的坐骑,秦雅歌就这么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可以和哥哥名正言顺坐在一起的东西被对方的铁皮怪压倒在地上,这罪孽简直是无法饶恕的。

秦雅歌向前走了一步,还没开口,便是一大堆铁皮怪物接踵而至,扬起一片尘土。

秦雅歌立马放弃了出头的想法,躲在哥哥身后,而秦安则是皱起了眉头,不太好办啊!

从摩托车上先走下来的是一个背着书包的瘦弱男生,他的双腿都在颤抖。

“小宇,你怎么可以跟这些地痞流氓混在一起呢!”

“姐姐,对不起……我……”

“天宇,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来好朋友家玩不是天经地义的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金发的不良少年勾住马天宇的肩膀,流里流气地说道。

“诶——这不是那天很嚣张的两个小鬼吗?哦,原来你们认识啊!真是踏破铁鞋……什么来着?”

“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瑜哥。”身旁一个小弟好心提醒计瑜,计瑜却脸色一暗,拍了一下他的头顶,“你他妈的全部说完了,让我说什么,我只是考验你们一下,你以为我刚才真的不懂吗?”

“是,是小的错了。”

计瑜捏了捏拳头,啧啧作响,恶狠狠地说:“现在算是一箭双雕,一石二鸟了,让你们见见惹怒计大爷的下场。”

计瑜向前踏了一步,还没来及发威,一道红色的闪电飞奔而来,肆无忌惮、横冲直撞,刚才那些铁皮怪物在它眼里简直就是还没长大的孩子。

这是一辆通体血红的跑车,流线型的设计,但是这引擎的声音秦安却是熟悉得很,是雪佛兰9561,它具有传奇色彩的全铝ZL-1 427引擎,是他前世的爱车之一。

车门打开了,走下来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实验袍的高挑女子,她的手里还怀抱着婴儿,漆黑如夜的长发迎风飘扬,她的面容皎白如雪,那些小混混都看呆,包括计大爷也是。

踏踏踏——

高跟鞋的声音简直像是有生命一般,每一次都踩到点上,踩进别人的心里。

“碍事。”

计瑜挡在了这位美女面前,直接被一个回旋踢踹在地上,计瑜感觉到是高跟鞋的攻击,那高跟鞋上面、**的一定是……

但是他还不及向上看一眼,高跟鞋踩在他的脸上,他发出愉快的呻吟便昏阙过去了。

她弯着腰,秦安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胸前的那抹雪白,她把手里的婴儿抱起来放在秦安手上。

“我叫秦玉卿,这孩子叫秦婵,是你们的妹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