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空气少女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5/12/27 9:29:12 字数:2383

在樱花盛开的季节,他与她相遇了——

秦安入读的是神川市立东陵中学校,不起眼的大门,不起眼的运动场和不起眼的人。

唯一让人欣慰的就是春天的时候,学校大门前那一段的樱花大道,樱花如同粉色的雪花般飘零,一阵清风拂过,下起的是一阵樱花雨。

秦安静静走在樱花大道上,时不时有樱花散落在他的头发上,但是却被风吹向更远的地方。

没有基友突然出现在身后拍着自己的肩膀,也没有可爱的女孩子站在樱花树下等待一场美丽的邂逅,就像三年前自己用中文介绍自己之后,响起了几声惊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大家还是在自己的圈子里讨论着自己的事情,也许这样子就好,但是今天好像有些不同。

樱花大道旁是一条小河,樱花落在河面上,时不时有小鱼跳出河面然后叼走一片花瓣。

但是今天的河畔,有点不一样,因为河畔边上站着一个女孩子。

她戴着一顶白色的毛绒帽,上半身是常规的衬衫和羊毛套衫,下面则是及膝的百褶裙,是东陵中学的学生制服,搭配着长筒袜,半长的秀发披在后背上,看背影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按照这学校的男生的尿性,应该是不会放过这种女孩子的才对,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任她一个。

秦安不经意间走到她的身边,她突然扭头对秦安说:“呐,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我呢?”

浓密的睫毛和水灵灵的大眼睛,刘海散而不乱,乌黑的秀发使白皙的肌肤更加耀眼,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美少女。

头顶的毛绒帽忽然被风吹走,樱花满天飞舞,她却露出一副悲伤的表情,双眼泪水蒙蒙。

“为什么大家都看不到我?”

她踮起脚尖,轻轻一跃,秦安还来不及阻止,竟然就这样跳进河里,这河不深,一般情况下就算不会游泳也不会被淹死,但那只是一般情况下,秦安发现河面上冒出几个水泡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也不能这么会玩吧,一大早美少女跳河什么的,难道是失恋了?”秦安抱怨了几句便立即扔下书包,脱了衬衣,如鲤鱼打挺一样跃入河里。

在深度约莫只有一米的小河里,秦安立马看到那个少女静静地躺在河底,秦安把她从河里捞起,她看起来已经因为喝了不少水而昏阙过去。

当秦安从河底起来时下半身已经湿漉漉的了,他将少女轻放在地上,挤压着她的腹部,少女的樱桃小嘴便微微张开,从里面喷出水来,犹如一个小小的喷泉一样。

少女圆鼓鼓的肚子已经像气球漏气那般扁了下去,但是少女却没有醒来的迹象,秦安双手交叉按在她微微隆起的胸部上做着心脏复苏,但是一样没有丝毫用处。

“只剩下这一招了吗?”

秦安掰开她的小嘴巴,脸颊慢慢靠近少女,还没来得及做人工呼吸,少女恰到好处地醒来了,栗子一般圆圆的大眼睛和秦安四目相对,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就又昏阙过去了,知道她还活着,秦安自然不会趁人之危做某些不好的事情,

秦安本以为会有其他好心的人来帮助自己,但是发现周围的人只是匆匆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就捂住自己的眼睛,大呼:“变态。”

喂,喂,剧本不是这样的才对,自己岂不是被他们当成裸奔变态了,好像除了自己大家都看不到这个女孩子似的。

秦安立马穿上衣服然后抱着昏迷的少女速速离开现场。

但是在其他人看来就是一个裤子还是湿漉漉的变态好像在幻想双手托着什么东西似的在跑。

秦安知道自己多半药丸了。

保健室内,秦安将少女放在雪白的病床上,转身想走,没想到后面伸出一只手扯住他的衣角。

“不要走,阿嚏~”少女打了一个喷嚏,身体冷得直哆嗦。

“你先把身上衣服脱了吧,把这件穿上。”秦安脱下自己的羊毛套衫头也不回地扔给后面的女孩子。

秦安等了一会儿也没有动静,只听到后面又传来几声喷嚏。

秦安举起双手说:“我保证不会向后看的,你安心换衣服吧!”

似乎是得到秦安的保证,少女安下心来,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脱衣服的声音。

就在后面的少女脱得只剩内衣的时候,保健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披着白大褂的保健老师大喊一声“流氓”,然后哭着跑走了。

留下满头黑线的秦安,这下事情大条了,东陵中学的保健老师可是出了名的看不惯污的东西的人,秦安大概可以预想到她现在会去哪里了。

后面的女孩脸红了一下,但还是利索地穿上了秦安的羊毛套衬,上面传来浓浓的男性气息,少女的脸更是红到了耳朵。

“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不行。”她又扯住秦安的衣角。

“还有什么事吗?”秦安有些无奈地扭过头来。

少女的身体相比于秦安还是有些娇小,大号的衣服套在她身上,刚好盖住了内裤,但是那白皙的大腿还是暴露在秦安的视野中,隐隐约约还是可以看到**的粉色。

“不许看。”少女大喊一声,然后用手压住自己的**,但看到自己明晃晃的大腿还在被人视奸着,急忙扯过一旁的被子遮住自己的大腿才松了一口气。

“你看得到我?”她将信将疑地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嘛!不然谁去救你啊,话说,你真的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还是转学生?怎么感觉以前都没见过你。”

秦安好说歹说也在这个学校读了将近三年也算是一个老油条了,按道理这种女孩子肯定是印象非常深刻的才对。

“那个其实我就像空气一样,大家都看不到我,老师每次上课的时候都以为我没来,说平泽同学今天又没来啊!真是个坏孩子呢!”她声音很空灵,却蕴含着无法言语的悲伤。

“其实我每天都很早来的,比大家都早,但是坐在座位上的我,没有一个人向我说早上好,放学后我也是最后一个走的,但是也没有人跟我说明天见,课间时候也没有人和我说话,我去找别人谈话也没人回答我,最过分的是今天妈妈竟然只拿了两份碗筷,只有她和爸爸的,明明还有我的说。”

说完之后,她终于泪腺崩坏,眼泪像珍珠一样滚在被子上,湿了一大片。

“明明我这么努力了,为什么大家都看不见我呢!”

她使劲摇晃着秦安的身体,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心。

然而这时候背后传来脚步声,秦安扭头一看,只听到“变态、流氓”等话语,但是这分明是保健老师的叫声。

秦安感觉头上的黑线更多了。

“也许你并不孤单,因为我也像空气一样。”

“真的!”

“真的。”

少女注视着他湛蓝色的双眼,他的眼睛很深邃、很悲伤,但是那瞳孔深处的小人儿正是她自己,也许自己并不孤单呢!因为他的眼睛里面有自己。

少女忽然俏皮地笑了,比四月的天还暖,比窗外的樱花还美。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