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远房表妹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6/1/9 18:37:12 字数:2473

“咦,这不是小紫衣吗?真可爱。”秦玉卿先一步将紫衣拥入怀里,紫衣的脑袋被埋在沟壑里,秦玉卿胸前的两座峰峦被挤压得变形。

“玉卿姐,你认识这个奇怪的姐姐?”

秦雅歌一瞬间找不到好的形容词,只能用奇怪来形容眼前这个人,上面只穿着衬衫,下半身和手腕都绑着绷带,实在太可疑了,难道是和哥哥在玩什么羞耻PLAY吗?

等等,这件衬衫不是哥哥的吗?秦雅歌四处寻找,发现秦安早已经不见踪迹。

“哥哥呢!”秦雅歌忽然很想在他脖子上再来几口,来好好调教一下他。

“哦,小安安啊!他好像陪小婵去买木瓜了。”

“哼!这个变态,等他回来再好好收拾他,玉卿姐,你还没说你怎么认识这个姐姐呢!”

“哦!她啊!其实是昨天刚搬到我们楼上的邻家,我的一个朋友托我好好照顾她呢!没想到小安安下手这么快,直接就照顾到床上了。”

秦玉卿终于解放了紫衣,把紫衣从她的胸前拔了出来,紫衣的小脸因为缺氧而红扑扑的,派上漂亮的脸蛋,可爱得不像话,如果她能笑一笑就更好了。

“这家伙,明明只是个变态幼女妹控竟然敢这么嚣张,待会一定要咬死他。”秦雅歌龇牙咧嘴地说道,两个小虎牙已经跃跃欲试了。

“我回来了。”

“小婵回来了。”

秦安一手扶着坐在肩头的秦婵,一手提着新买的木瓜,踏进家门的那一刹那感觉气氛有些奇怪,沉默得有些吓人,果然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哥哥,现在你可以解释一下大晚上的,为什么住在楼上的姐姐会只穿着你的衬衫在你的房间,你不要告诉我是在聊天吧!”

“确实是在聊天,我们在聊人生,是吧,紫衣。”

紫衣点了点头说:“事后,我现在是他的人。”

等等,是说完事情以后吧!这么梗概会死人的!而且我还没答应你的要求啊!难道她冰冷的面庞下隐藏着一颗黑色的心,秦安现在只能选择死亡。

“呵呵,事后,呵呵,哥哥的人,呵呵……”秦雅歌低着头,秦安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一种恐怖的气息却弥漫开来,秦安想溜之大吉。

“哥哥,现在叫得这么亲热了,直接叫名字啦!还事后,好啊!上一次你带优子姐姐回家就算了,你这一次居然连邻家都不放过,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感受到秦雅歌的熊熊怒火,秦安跪在榻榻米上,把手里的木瓜献祭上去说:“要不先吃点木瓜消消火。”

“不行,这些木瓜是小婵的,姑姑说,无论姐姐吃多少木瓜,胸部还是一样残念的。”

秦安连忙捂住秦婵的小嘴,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火山终于爆发了,所有罪都由秦安一个人承受下来了。

在秦安接受折磨的时候,开始了秦安的扯皮大会,再配上秦玉卿的添油加醋,最后终于把紫衣定义为秦玉卿朋友的女儿。

“好累,有点晚了,我把她们两个抱回床上睡觉,小安安你把紫衣送回人家房间吧。”秦玉卿伸了懒个腰说道。

被秦雅歌折磨了不知道多久的秦安弱弱地举手说:“好。”

秦安搀扶着紫衣,到了门口的时候,发现一个很尴尬的事情,那就是紫衣没有鞋,秦安只能将她横抱起来。

紫衣似乎是第一次被这样抱起,但她还是睁大她的眼睛,以各种方式和角度盯着秦安。

秦安抱着她来到楼上,门没锁。

秦安打开门,里面空荡荡的,只剩下孤零零的桌椅摆放在客厅中央。

秦安抱着她走进一个像是卧室的房间,地板上散落着一些忍者装备和一堆骇人的菠萝包。

“没被子吗?”秦安扫视一遍说道。

秦安将紫衣轻轻放在榻榻米上,然后回家拿了多余的垫子和棉被。

“为什么要这么做?”紫衣静静地看着为她铺床的秦安问道。

“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帮你而已,就像有一只猫在我面前受伤了,然后我救了它这样。”秦安摸着紫衣的头说道。

“另外你明天就在家里养伤吧!饭会给你送上来的,学校那边我帮你请假,我先走了,晚安。”

紫衣默默注视着秦安离去,然后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绷带说:“我是猫吗?”

也许,猫也不错,紫衣躺在毯子上,拉过被子盖子自己身上,这是她第一次盖被子,有一种莫名的温暖,今晚应该不会再做噩梦了吧!

秦安已经渐渐习惯这种生活了,数学课上照本宣科地将教师辅导书里的知识搬到黑板上,英语课上抛开课本用流利正统的美式英语和学生吹牛逼,当然他还是一个初三学生,除了代课之外,每天还要回到自己的教室上苦逼的古文课,总之,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事情。

由于代理班主任,每周还要开一个简短的班会,然后将结果上报给学校,其实就是让学生注意安全什么之类的。

秦安照着学校发的注意事项,机械般地念完了一遍后说:“今天就先这样子,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

“那个,老师,不,学长,我有问题。”棕色短发的月乃异常活跃,举起了双手提问道。

“小野宫同学,问吧,有什么问题。”

“那个学长,甲贺同学今天怎么还没来?”

“她患了重感冒,正在家里面疗养。”

“那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她明天会来学校吗?我们可以探望她吗?”月乃的嘴巴就像格林机关枪一样,一连珠地抛出一堆问题。

“对,对,我们想去探望紫衣,我们连慰问品都买好了。”班上的男生孤苦狼嚎地吼道。

“安静,安静。”秦安拿教科书敲了几下桌子,终于稳住这个安静的局面。

“咳咳,其实我已经去探望过她了,她恢复得差不多了,大概再过几天就会回学校上课了,医生说她需要静养,所以在这里谢谢大家对她的关心。”秦安鞠了个躬说道。

“学长,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吧。”秦安头痛地感受到当一名老师也是极其不容易的。

“那个,学长和甲贺同学到底是什么关系,因为上课的时候甲贺同学一直盯着学长看,体育课的时候学长也把甲贺同学带到没人的地方去,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好可疑,果然学长和甲贺同学是情侣关系吧!”

“诶!”无论是秦安还是班上的其他同学都发出惊奇的声音。

“既是前辈对后辈的关系,又是禁忌的师生之恋,想想就让人兴奋啊!”月乃用手搓着自己的脸蛋,露出**般的表情,就差没有流下口水了。

“诶——”

班上的惊呼声更大了,这越描越黑了好不好。

“不是的,不是那种关系。”

“那学长和甲贺同学是什么关系?”

“这个,我和紫衣是……是兄妹关系,对,就是兄妹关系,紫衣其实是我的远房表妹。”

秦安觉得自己的后背现在绝对湿了,真是惊险,要是被千叶绫美那老女人知道自己和学妹有什么勾当的话,又会拿这个来威胁自己。

全部的男生似乎都松了一口气,然后眼中燃起熊熊的斗志,看来紫衣在班级里面意外地有人气。

月乃露出狡黠的笑容说:“这样子啊!”

虽然嘴上这么说道,但是月乃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怀疑。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