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柊铃居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6/1/16 18:00:59 字数:2377

“玉卿姐,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秦玉卿开着租来的面包车已经过了三个小时,秦雅歌和秦婵已经疲惫不堪地靠在秦安身上睡去了,而紫衣则是一直盯着秦安,这个习惯还是没变。

“既然要去避暑,当然要找一个最棒的乡下了。”

车窗外的风景骤变,道路也变得狭隘起来,柏油路两旁的路灯参差不齐,外面的麦田还是一片绿油油的,微风拂过打起一道又一道碧浪。

眺望的话,可以发现远处有一处地方水天一色,那大概就是海了。

秦玉卿一个帅气的转弯急刹车停在了一家颇具欧风的建筑下,秦玉卿伸了个懒腰说:“小安安,到了咯!快把那两个懒猪叫醒。”

“雅歌,小婵,到了咯。”

“什么,终于到了吗?”秦雅歌迷迷糊糊地抬起头。

“口水流下来了。”

“什么?”秦雅歌顿时清醒过来,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有。

“哥哥!”

秦雅歌的声音停了一个音调,两只大眼睛瞪得圆鼓鼓的像栗子一样,嘟起小嘴巴表达着她心中的极度不满。

秦安捏了捏她的琼鼻说:“好啦,先快下车啦!”

“哼!”

秦雅歌虽然心中极度不满,但是还是打开了车门,先跳了下去。

秦婵还被秦安抱在怀中,这小家伙睡得很熟,既然如此那就安心睡吧!

“哇!”

秦雅歌不由被眼前的建筑震撼,欧式与日式结合的建筑,玻璃窗上倒映着周遭的绿意,吸入鼻中的也是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

秦雅歌兴奋地在原地转了两圈,裙摆随风飘舞,高兴地说:“就是这里了。”

“好啦,好啦,我们先去看看里面怎么样,这可是责编小姐亲自推荐给我的地方。”

秦安心中不禁腹诽:“你这样子拖稿对得起你的责编吗?”

秦安依稀记得那个女责编,一样的大胸,一样的大长腿,穿着OL工作裙加诱惑的黑丝,还以为是精明能干的都市女郎,其实就是一个真正的变态。

“请问您是秦子小姐吗?”

秦玉卿被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吓到,惊愕了半响才回到说:“是的。”

这是一个穿着橘红色工作和服的年轻女服务员,用白色带子绑住和服的袖子,显得更加能干利索。

“已经有人帮你们预定好房间了,一共五个人是吧!”

“勉强算是五个人,能不能告诉我是谁?”

虽然心中已经有人选,但是秦玉卿还是亲口试探了一句。

这个服务员鞠躬说:“非常抱歉,暂时不能告诉您,请你们先跟我来房间吧。”

秦安一行人跟着服务员,服务员跪坐在地上拉开樟子门,里面整理得很干净,窗户外就能看到大海,屋内也能听到海浪的波涛声。

秦雅歌已经迫不及待地一脚踏了进去,跑去阳台上看海了,沉醉在海风之中。

秦安将秦婵放在卧室里的被褥上,让她安心睡觉,小孩子没有睡饱午觉的话,半夜得闹腾死。

“你待会帮我把这些东西送来了,然后这房间有冰箱吧!”

“有的。”

“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有问题的话请及时向我们反应,毕竟你是我们大小姐的贵客。”

“大小姐?”

“秦子,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这是一个未见其人,先见其胸的女人。

她横冲过来,直接将秦玉卿推倒在地,像猫一样用脸蛋蹭着秦玉卿。

“菜子,果然是你,你什么时候变成大小姐了。”秦玉卿好不容易才推开菜子的脸说道。

“啊嘞!秦子老师,我没说过吗?这里就是我的老家的旅馆——柊铃居啊!”

菜子捂住脸蛋一脸兴奋的表情。

眼前这位有着波浪卷头发,穿着黑色的工作套裙,宛如都市丽人一般的高挑女子就是秦玉卿的责编——柊铃菜子。

“秦子老师,在这个地方你就一定能安心画稿了吧!”

“不行,菜子,你欺骗了我让我很是生气。”

菜子像小狗一下趴在榻榻米上,撅起**的屁股说:“秦子老师,请更用力地蹂躏我吧!”

“我真是。”秦玉卿抬起脚就打算踩下去。

“等等,秦子老师,请把这双高跟鞋穿上,还有这套黑丝也请一并穿上,然后肆意践踏我吧!”

“菜子,既然你这么想要的话。”秦玉卿露出很是妖魅的笑容。

一阵**得不堪入耳的叫声传入秦安的耳朵,秦安看了看静静熟睡的秦婵,再看一眼已经陷入大海幻想、不可自拔的秦雅歌,无奈地摇了摇头之后,拉着静静跪坐在一旁的紫衣的小手说:“我们去特训吧!”

“嗯。”

一面靠山,一面靠海,真是一个不得了的乡下。

作为森林大国的日本,山上皆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在日本你几乎看不见裸露的土地,要么全部是柏油路,要么就是草地。

道路不算崎岖,一路走来倒也算简单,秦安和紫衣来到一条淌着清澈碧水的小河旁。

流水打在石头上,溅起白色的水花,不时还有鲤鱼跳出水面。

“就是这里了。”

秦安坐在河边的石头上,面部表情严肃得可怕,很认真地对紫衣问道:“你有成为一个杀手的觉悟吗?”

“先别着急回答,你应该知道作为忍者和杀手还有猎人都算黑暗中的职业,但是你知道他们有什么不同吗?”

“不知道。”

“最大的不同就是猎人和忍者都还算是人,而杀手严格上来说已经不算是人了,他们是为了击杀异能者而专门培育出来的人间兵器,你有成为兵器的觉悟吗?”

“有。”

“我的训练可是很累、很痛的,你有可能会死?”

“不怕。”

秦安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是正确的,他依旧在探求着前世的真相,但是紫衣一样是他最疼爱、最得意的弟子。

“那训练开始,如果你今天碰到我一下,训练就结束。”

紫衣还没反应过来,秦安就冲到眼前,然后“咔”的一声,手臂就脱臼了,很痛,但是只有能变强的话,这点痛都不算什么。

紫衣露出不服输的眼神。

最后紫衣今天没有碰到过秦安的身体,她无力地躺在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连动都动不了,好像全身都脱臼了,这就是师傅的真正实力吗?不,我大概还不配让师傅真正认真起来吧!

“我现在帮你把骨头接上,会很痛,记住这次一定要喊出来,没有表情的杀手不是合格的杀手!”

紫衣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被秦安扭断手臂,然后再被他接上。

咔——

“痛……”紫衣的檀口中发出轻声的悲鸣,虽然很微弱,小声到会被风吹散。

“很好,今天的训练到这里结束了。”

“不行。”

“我还没碰到你。”

秦安抓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笑着说:“这不是碰到了。”

“可是……”

“没有可是,该回去吃晚饭了。”

紫衣的双手环着秦安的脖子,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全身酸痛得不像话,就算是以前妈妈的呵斥与鞭打也没有这样痛过,这种感觉就是痛并快乐着的吗?

只有痛,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