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晚安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6/2/11 21:26:44 字数:3605

秦安家的客厅里,紫衣将手机捧着手心上,向秦安鞠躬说道:“师傅,请教我使用这个?”

“手机的话,你看我的操作。”

秦安翻开自己的手机介绍着各种功能,紫衣认真地聆听着,像标杆一样站直了身体,如临大敌一般。

“不用这么紧张,很简单的,放轻松一点。”

“我知道了,师傅。”紫衣原本紧绷着的身子瞬间松垮下来,为了更清楚听到秦安的讲解,为了更直观地看到秦安的操作,紫衣的身子慢慢向秦安靠近,两人的身体渐渐从相差三公分变成了紧密无缝地贴在了一起。

“停,你们不能靠这么近。”

“对,哥哥和紫衣姐姐靠得太紧了。”

秦雅歌和秦婵两个人走过来像利刃一样将两人分开。

“你们两个人添什么乱啊!我正在干正事。”

“干正事就可以贴这么近吗?”

“对,对,哥哥和紫衣姐姐贴得太近了。”

秦安说不过她们,只能对紫衣说道:“你现在大致明白了吧!先发个邮件给我。”

她打开了发邮件的界面问道:“要发什么?”

“发一个“你好”给我吧!”

紫衣歪着小脑袋,一脸茫然的模样。

秦安忽然记起来她好像并不会使用手机键盘,秦安有些头痛地捂住额头,这可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好在紫衣现在已经会写汉字了,平假名和片假名也都懂得,学打字应该也挺快的吧!

“还是由我来教你紫衣姐姐打字吧,哥哥你回房间自己玩去。”秦雅歌不顾秦安的意见,强行推搡秦安回他自己的房间,然后“啪”地一声,把他房间的门关上。

秦安百聊无赖地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对着手机小小的荧幕,秦安还感觉到有些不适应,他通讯录上只有三个人,连一只手的手指都凑不齐,少得可怜。

他翻转着手机,忽然看到手机上有一个挂饰孔,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拉开书桌的抽屉,里面静静躺着两个黑白的熊猫挂饰,是上一次去游戏中心的时候一起夹到的,其中一个送给了紫衣,但是因为那件事被紫衣落在了房间里,秦安那时候急于前往甲贺本家,回来后被妹妹严刑拷问,一时间倒是忘记还给她了。

“待会再给她吧!”秦安抓着挂饰躺回了床上,晚上倒是少有的清闲,因为他的徒弟已经被自己的妹妹夺走了,不然现在一般都是训练时间。

“有点困了。”秦安喃喃说道,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也是够呛的,先是被千叶绫美那个万年铁处女摆了一道,然后莫名其妙加入了学生会,最最烦的还是被希子给缠上了。

“好累。”秦安的四肢成大字状躺在床上,慢慢闭上眼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沉沉睡去了。

嗡嗡嗡——

耳边响起手机的震动声,秦安不耐烦地伸手摸索了下,抓到了震动的手机后,才缓缓睁开禁闭的双眼。

秦安打开手机后说道:“原来是邮件啊!”

这是来自紫衣的邮件,内容是“你好”。

秦安会心一笑说道:“看来紫衣已经学会如何发邮件了。”

秦安发现手机上的时间不过才经过一个小时而已,还以为自己睡了很久呢!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将所有的睡意的驱逐出了脑海。

他这才发现他的床上已经多了一个人,还是熟悉的打扮,碧蓝色头发披在肩上,东陵中学的校服散落在一旁,脖子上依旧是戴着紫色薄围巾,四肢还是绑着绷带,内衣什么的还是没有穿。

“怎么感觉好像大了点。”秦安看着紫衣胸前那块隆起的地方说道。

“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秦安连忙甩了甩脑袋,抑制住不良的想法,最近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了。

秦安用被子包裹住紫衣几乎**的身体后,终于静下燥热的心问道:“紫衣,你这么会这种打扮在我床上。”

“为师傅暖床。”

“我不是说过不需要了吗?”

“为师傅暖床是弟子应尽的义务,如果这点小事都做不了的话,我就只能切腹来表达师傅对我的恩情。”紫衣一脸认真地说道,如果拒绝的话,按照她的性格,肯定会切腹的吧!

“算了,算了,你爱暖床就暖床吧!你现在已经学会发邮件了吗?”秦安捂着额头无奈地说道,只要紫衣开心就好,他训练紫衣可不是为了给自己暖床或者让她切腹,而是要让她成为自己结实的后背。

“学会了。”

“打电话也学会了吗?”

“学会了。”

这倒是让秦安有些惊讶,是紫衣那强悍的学习能力的功劳呢?还是因为秦雅歌教导有方呢?要是去问秦雅歌的话,她肯定会把所有的功劳都揽到自己身上吧!

“对了,把这个东西系到手机上。”秦安抓起身旁的熊猫挂饰,放在紫衣眼前说道。

“可以吗?”

紫衣的话中竟然罕见地有了一丝丝颤抖,她伸出手来,碰了一下熊猫挂饰,又立马触电般地缩回去,失落地低着头说道:“像我这种人不配得到这种东西。”

秦安弹了一下紫衣的额头,但是这一下可不是对秦雅歌那种抚摸一样的弹额头,而是下了力道的,受到重击的紫衣瞬间向后倒在床上,包裹着她身体的被子也散开,全身上下再次暴露在秦安面前,额头上还留下了一条红印。

“你是笨蛋吗?这是我送给你的东西,你要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

“可是……”

“没有可是。”

秦安强硬地夺过她手中的手机,然后将熊猫挂饰系在上面,这样子看的话,这部手机还是挺耐看的。

“真的可以给我吗?”

“真的。”

“你如果不要的话,那我直接扔了。”秦安用两只手指头夹着手机,这部紫色手机看起来随时都有坠毁的危险。

“我要。”紫衣像是正在捕抓猎物的豹子一样猛地扑了过来,将秦安扑倒在床上,她的四肢将秦安压得紧紧的,用嘴巴叼住了手机。

“一开始说要不就好了吗?还有以后每天晚上睡觉前记得发条邮件给我,就发“晚安”吧!”

“晚安吗?”紫衣双手捧着手机,歪着脑袋说道。

“对,就是晚安。”

这个时候,秦安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兴高采烈的秦雅歌举着她的白色手机跑进来叫道:“哥哥,你看我把你上次送我的蝴蝶挂饰绑在手机上了,是不是很般配,我是不是很有才?”

“哥……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秦雅歌紧紧地捏着手机,如果她的力气大点的话,应该可以把手机直接捏爆吧!刚才的愉悦心情早已经荡然无存,自己只不过是回房间拿个挂饰而已,他们就……就搞到床上了,真是太不知廉耻了,真是一刻不盯着都不行。

紫衣看到秦雅歌后自觉地从秦安身上爬起,然后一边穿着校服,嘴里一边念叨着说:“师傅说过,要在其他人面前要穿好衣服。”

“我没教导过你这个吧!我只是说过睡觉的时候不要脱内衣而已。”

“哦,是吗?已经是可以谈论内衣的关系了吗?”秦雅歌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地说道,她一步一步向秦安走来,明明只是普通的脚步声,但在秦安耳边却“咚咚咚”作响。

“那个,雅歌,你听我解释,我只是帮紫衣系手机挂饰而已。”

“系手机挂饰就可以系到床上去了吗?明明只是个变态幼女妹妹控,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找借口。”

忽然,秦雅歌看到紫衣手机上的那个熊猫挂饰和秦安床头的手机和熊猫挂饰,不知不觉中怒火又上升了一个级别,明明是和自己同款的手机,竟然要和别人系上同一种手机挂饰,真是不可饶恕!

秦雅歌粗暴地推倒了秦安,她趴在秦安的身上,张开檀口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和善地说道:“这都是哥哥太不检点的错,为了不让哥哥犯罪,作为妹妹,有义务把走错路的哥哥拉回了。”

“我哪里不检点了?再说用嘴巴是拉不回来了吧!”

“哥哥,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吗?或者有什么遗愿吗?作为你的妹妹,我会尽力帮你实现的。”

秦安万念俱灰地说道:“那个,这次能换个角度吗?”

“咦!”

虽然嘴上说得很狠,但是实际上却一点也不痛。

“雅歌,你……”

秦雅歌捂住秦安的嘴巴说道:“少啰嗦,再啰嗦我就把你的脖子咬断,我要睡觉了,不要烦我。”

还没等秦安反应过来,秦雅歌已经扯过被子,背靠着秦安,把自己的身子包成毛毛虫的形状。

秦安扫视了一眼房间,发现早已经没有了紫衣的踪迹,只是阳台的推拉门已经被打开了,大概是回房间了吧!

“雅歌,我要睡觉了,你也回去睡吧!不要像一个流氓一样赖在我床上。”秦安戳了戳秦雅歌的后背说道。

“哥哥你才是流氓呢!再说才不是我想赖在哥哥床上,我这可是在监督哥哥,为了不让哥哥犯罪,才委屈自己在哥哥的床上睡觉的。”

“随便你了,那你至少把被子分我点。”秦安哭笑不得地说道,看来晚上这床铺是要被她割走掉一半了。

“哼,谁想要盖哥哥的的臭被子,看哥哥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稍微分哥哥一点,要感谢我哦!”

“是,是,谢谢雅歌妹妹。”

“不行,不够诚意,再说一遍!”

“谢谢雅歌妹妹对我的厚爱。”

“哼,这才差不多。”

“那我关灯了。”秦安将收伸向开关说道。

“关就关吧,哥哥真像唠叨的老婆婆。”

秦安没好气地说道:“哪有这么说哥哥的。”

就在秦安关灯后的那瞬间,他的手机突然发出来亮光,然后便“嗡嗡嗡”地作响。

“怎么这个时候还有邮件啊?真烦人。”秦雅歌拿起秦安的手机诧异地问道。

“应该是通知类的邮件吧,毕竟是今天刚换的新卡。”

“哦,哥哥,难道晚安也算是通知类邮件吗?我第一次听说,呵呵呵……”秦雅歌将手机荧幕对着秦安冷笑道。

“这个,那个……也许是业务员突然无聊也说不定啊!”秦安忽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解释,随便找了个自己都不信的借口,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自己去关灯的时候发来。

“那我要不要帮哥哥回一条短信,就回晚安吧!怎么样?”秦雅歌温婉地说道。

“不需要了吧!” 秦安不由咽了咽口水说道,怎么会这么平静,这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吗?

秦雅歌“啪”地一声合上手机,眯着双眼,伸出粉舌舔了舔嘴唇笑道:“哥哥,选择一下吧,要左边还是要右边。”

“可以都不选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