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这章真的不污!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6/2/24 17:27:02 字数:3226

月躲进了云里,只留星星独自放光,给原本幽深的树林再添几分灵异的气氛。

希子此刻正被困在森林里的灌木丛里,她根本就没有到达原本计划的目的地,因为她的脚不小心扭了一下,不但把手电筒给摔没了,脚下的木屐也坏了,作为一个巫女,竟然把木屐穿坏了,要是被同行知道,肯定会被笑掉大牙的吧!

希子也顾不得脏,双手抱膝坐在地板上,她的脚踝痛得她要哭了,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不知名虫兽的叫声,她捂住了耳朵,闭住了眼睛,但是声音还是像潮水一样涌了进来,要把她的脑袋撑爆一般。

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算了,虽然异能已经被科学家鉴定为和病毒有关,但是有关异能的很多谜题没有解开,比如说静音的附身异能,人死后会以灵魂的形式存在吗?这个至今不得而知。

而优子的异能则是灵眼,俗称阴阳眼,虽然在才传说之中牛逼得不行,但是实际上就只能看得更远、增强夜视能力和能看见鬼魂等其他人看不见的东西。

此时此刻,她就看到了她的身边围绕着幽兰色的犹如鬼火一般的东西,还发出了婴儿般的啼哭,这是伴随她出身起就出现在她身旁的鬼物,只有在神社之类有供奉神灵的地方才看不到。

尽管因为阴阳眼,她被尊奉为除灵的女巫,很被多寺庙的和尚认定为有慧根的人,还想抓她去当尼姑,但是实际上这个异能根本什么卵用都没有,就算是静音选择附身的容器也是姐姐,而不是她这个只有着没用异能的废人,明明自己和姐姐的出生时间只差了一分钟。这个异能带她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恐惧。

像现在的这副惨样,她记得小时候也有一次,那个时候是隔壁二宫家的大哥哥背她回家的,但是自从搬家离开京都之后,她就再没见过他。现在什么人都没有,已经没人可以救她了。

“悠哥,快来救我。”希子低声悲鸣道。

而且她泡完温泉后喝了好大一杯热奶,现在好想上厕所,可是她现在连站都没办法站起来,难道要就地小解,天色这么暗,应该没人看得到的,可是如果突然有人经过呢!现在可是在进行试胆大会啊!

她扭动着身子,与尿意、鬼怪的做着斗争。

“我一定能行的,我可是希子大人,什么鬼都不怕。”

五分钟过后,希子的双手已经从耳朵移动到了小腹,现在这里才是第一战线,希子又想起了小时候因为怕鬼不敢独自上厕所,又不好意思开口让姐姐陪她去,最后憋着尿意睡着了,第二天自己的床铺好湿好湿,晒被子的时候被人发现了,因为这件事情,她一整个小学都没能抬起头说话过,但是只有那个人没有笑自己,他总是最疼自己了,但是他喜欢的人却不是她,而是她最亲最敬的人。

“可恶,我可是希子大人啊!我已经是高中生了怎么可能还会随地小便。”

又五分钟过去了,希子的眼睛也支持不住了,瞪着圆鼓鼓的,尽管四周漂浮着的鬼物像鱼儿一样在她的身边游来游去,但是她已经来不及害怕,好想尿尿,这是她的脑海里唯一剩下的清晰想法。

希子的眼睛里都要蹦出眼泪来了,这滋味真是太不好受了,小腹像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现在只要有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刺激到自己的大脑,感觉随时都会决堤而出一样。

“不行了!这样下去我堂堂希子大人就要被一泼尿憋死了。”

希子艰难地抬起头朝四周扫视了一下,除了那只有自己能看见的鬼火一样的鬼物之外,没有人的踪迹,这样子的话,就算自己做了那些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知道吧!很快的,只要半分钟,不,十几秒就可以完事了。

希子真庆幸自己今天是穿着旅馆的浴衣,如果穿的是紧绷的牛仔裤的话,说不定真得尿裤子,她的小手伸进浴衣里,很快就触摸到了那个东西,和姐姐那大胆又**的款式不一样,她的风格是极其保守的,她以前初中穿的都是四角裤,但是晒内衣的时候又被那个当初耻笑自己尿床的人再次取笑了,那个人真讨厌,可他却是那个人的弟弟。

希子忍着脚上的剧痛把屁股从地上挪起来了一点点,这样屁股待会就不会被弄湿了,然后她的小手把那东西慢慢褪到大腿处。

“喵!”

突如其来的猫叫声让希子浑身毛骨悚然,不知不觉中挺直了背。

“喵~”

“为什么会出现了猫叫声?明明以前都没有过的。”希子机械般地扭过头去,那是一双犹如翡翠一般碧绿的眼珠子,然后离自己越来越近。

“这是什么东西?不要靠近我啊”希子害怕地挥舞着双手说道,冷风拂过,她下面竟然漏出来了一点,她赶紧夹住双腿,防止再次溢出。

“小秦……小秦……你在哪里啊?”

这熟悉的声音让希子顿时愣在原地,还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那个有着湛蓝色双眸的男子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不过他好像没看到自己,希子现在只希望这个人快点离开,因为她真的要忍不住了,尤其是现在那不断透过缝隙吹进来的冷风,就像树叶上的露珠在风中摇曳一样,随时都会被吹落到地上。

秦安终于抓住了这只顽皮的黑猫,抚摸了一下它的小脑袋说道:“呼,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小秦。”。

但是他总觉得有一股奇怪的视线,难道是班里的同学吗?算了,不管了。

“快走,快走,新人,如果你现在就走的话,我就不把你帮女孩子系鞋带的事情给说出去。”希子在心里默念着。

“呼。”

看到秦安离去的背影之后,希子终于松了一口气,身体也完全放松了,她张开双腿,好像是因为积累太多的原因,一时之间反而什么东西都没出来。

滴答——

就在希子已经出来一点点,快要全部决堤而出的时候,月亮终于突破了重重障碍,再次朝大地上散下银白色的光辉。

“小秦……”

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回来了,而且比刚才更近,近在咫尺。

如果给秦安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肯定不把小秦放在自己的肩头,这样它就不会跑到灌木丛里,自己也不会因为抓它而见到眼前的这一幕。

那个蛮横得不可一世的希子学姐此刻竟然蹲在自己面前,在月光的映照下,他清楚地看到被褪到一旁的和身上浴衣款式相同的内裤,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万千想法,莫非她在树林里寂寞了,然后开始了一个人的野战。

“啊!”希子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淅淅沥沥——

希子的下半身开始漏水了,在月光的照耀下,那水像银色的水柱一样喷射而出。

水声伴随着希子的哭声,等希子面前的一滩水映照出天上的明月的时候,希子制造的声音也都停了。

“呜呜呜……”希子双手擦着眼边的泪水,没脸见人了,尿尿的时候竟然被学弟看见了,希子感觉建立的那高大威武、帅气学姐的形象已经轰然倒塌了。

秦安后退了一步,然后打算转身离开,虽然看到了很刺激、很香艳的东西,这种东西就算是曾经的他也没有见过的,毕竟他没有特殊的癖好,但是此地不疑久留,待会被撕了就不好玩了,这种事情双方保持缄默就好了。

“你看到了吧!”希子大喊道。

“我没看到,我只是来找猫的,那时候黑漆漆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肯定看到了吧!呜呜呜……”

“我……”秦安顿时哑口无言,刚才自己话里的意思,这个笨蛋女人没听明白吗?给双方台阶下不是很好吗?

“你这个变态,新人,我看错你了,呜呜呜……”

“是我看错你了才对。”

“反正都是你的错,新人,你要对我负责,不,对我负责还是便宜你了。”

“就算你把自己送我,我都不想要,还有,你别关顾着哭,至少你先把内裤穿上啊!”秦安捂着眼睛,一脸头痛地说道。

希子的俏脸红了一下,迅速地穿好内裤想到:他应该没有看到其他的东西吧!还是都看到了,不要,这样子的话,自己不就是不干净的女人了吗?

“新人你……”

希子还想把大帽子往秦安身上扣的时候,发现他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远方传来的一声猫叫。

“这个新人,竟然占了我便宜就跑了,果然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只有悠哥那样的人,才是好哥哥,呜呜呜……”

试胆大会结束了,山下亮发现他精心准备的奖励竟然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心脏像是被10T的锤子重击了一般,他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小亮,你有看到希子吗?”

“没有看见,会长。”

“大村,高城,你们有看见吗?”

“也没有。”

“糟糕,希子她从小就怕鬼,早知道不让她一个人去了,要是出事了怎么办?”凛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踱步。

“会长,你在找希子学姐吗?”

凛子的双手紧抓着秦安的肩膀,瞪大眼睛问道:“对,秦安你有看到她吗?”

秦安眉毛皱了一下,因为凛子有些抓疼他了,他模拟两可地说道:“我好像刚才在路上有看到她,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快带我去吧!”凛子连忙抓住秦安的手,往森林里赶,她只剩下妹妹,就算自己死,妹妹也绝对不能再出事了!她总有一天要夺回自己的妈妈,不论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杀了那个背叛她们母女的男人。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