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笑死在哥哥的床上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6/4/22 23:34:34 字数:2149

“我不行了,哈哈哈……意思说哥哥你三科都不及格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我早就说过了嘛!叫哥哥你不要作死,不然考不上东陵中学的高中部。”

秦雅歌捂着肚子在床单上不雅地滚来滚去,露出了不该露的地方,吊带睡裙的一边也散落在肩头上,露出里面的白色小背心。

秦雅歌笑得都要流下了眼泪,如果要形容一下她现在的状态的话,那就是她要笑死在哥哥的床上了。

秦安用手摩挲着秦雅歌的太阳穴,板着脸说道:“好啦,不要笑了,这一次是失算了,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不会犯这种错误了。”

秦雅歌无视了秦安的话,秦安越是**她的太阳穴,她反而变本加厉,笑得更大声了。

虽然秦安不介意她这银铃一般的笑声,但是作为一个哥哥,有时候也有必要捍卫一下自己身为哥哥的尊严。

“不许笑了,不然明天不买棒棒糖给你吃。”

秦安的恐吓似乎起了效果,秦雅歌的笑声渐渐停止,随后秦雅歌发出剧烈的咳嗽声,她难受地拍打着自己平坦的胸脯。

“咳咳咳……”

“你怎么了?雅歌。”秦安紧张地抓着秦雅歌的肩膀问道。

秦雅歌拭去眼角的泪水,眯起一只眼睛说道:“没事,真是吓死了我一跳,我笑得差点岔气了,都是哥哥的错的。”

秦安双手掐腰,没好气地说道:“怎么又是我的错了,明明是你自己先提起的。”

“谁知道哥哥三门都不及格啊!你妹妹我又是全年段第一哦!”秦雅歌得意洋洋地说道。

秦安用手轻轻地敲了一下秦雅歌的小脑袋说道:“是谁在考试前的晚上把我一巴掌拍醒,泪水汪汪地说:‘哥哥,帮我补习数学’的。”

被秦安戳穿的秦雅歌俏脸一红,偏过头去冷哼一声说道:“哼,那是因为……因为我想……想让哥哥复习,对,就是我想哥哥再复习了一遍数学,要不然哥哥的数学可能连五十分都没有,哥哥你能考这么高分都是托我的福。”

“你觉得初中的期末考试和小学的九九乘法表有什么关系吗?你这个连九九乘法表都会记错的人。”秦安轻轻地弹了一下秦雅歌的额头说道。

“那只是一个意外,我只是不喜欢死记硬背而已,不理哥哥了。”秦雅歌死鸭子嘴硬说道,当初为了让她记住九九乘法表,秦安可是费了不少功夫,连棒棒糖这种秘密武器都用上了。

秦雅歌趴在床上,蹬着白皙的小脚丫,翻着手中的杂志,发出沙沙的翻书声,秦雅歌嘴上说着不理秦安,但还是时不时扭过头偷偷查看的情况,发现他躺在床头的另一边看着漫画。

秦雅歌不满地嘟起嘴巴说道:“真是的,这个笨蛋哥哥。”

秦雅歌挪动身子,把大腿靠在了秦安身旁,秦雅歌用脚碰了碰秦安一次,没有反应,两次,还是没有反应。

秦雅歌发疯似地挠了挠头发,“啊”地大叫一声,起身跨坐在了秦安的腰上,夺过秦安手中的漫画书,将漫画书直接甩到墙上。

“我的书,雅歌,你在做什么?”

秦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漫画书被扔到墙角。

秦雅歌拎着秦安的衣领,厉声质问道:“哥哥,我刚才叫你为什么都没反应,难道漫画书比妹妹还更重要吗?”

“当然不是。”

秦安不记得刚才秦雅歌有叫过自己,但是他不敢问出这个愚蠢的问题,不然下场只会比现在更惨。

“哼,这才差不多。”

秦雅歌拍了拍手说道,她拾起一旁的时尚杂志,将背靠在了秦安的胸膛前,两条腿压住了秦安的大腿,俨然将秦安当成了她的御用座位。

“雅歌,能不让我拿本书看?”秦安弱弱地问道。

“不行,哥哥只要看着我就够了。”秦雅歌霸道地说道。

秦雅歌将头抵在秦安的额头下,秦雅歌的秀发带着洗发水的清香飘进了秦安的鼻子里。

秦雅歌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手中的杂志,里面的内容无非就是一些美食、装配和明星,果然女孩子都喜欢这一类的东西吗?秦安不由思索想道。

不过秦雅歌对于那些染发烫发的男明星都跳过了,最后留在了一个女歌星的介绍上面,这名女歌星长得和年轻,秦安估计和自己的年纪相差不大,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遮阳帽,脸上画了淡妆,看起来一点都不做作,很是顺眼。

正当秦安打算看这个女孩子的资料信息的时候,杂志却被秦雅歌“啪”地一声合上了,秦雅歌狠狠地撞了一下秦安的下巴说道:“哥哥,你不许看她。”

“为什么?”

秦雅歌单手捂着头说道:“好痛,哥哥你的下巴好硬,反正就是不行,哥哥你肯定看上她,想对她动手动脚的。”

秦安揉着秦雅歌脑袋说道:“你把你哥哥当成什么人了,是人见人爱的现充吗?再说,她好像是香港那边的歌星吧!和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不会有交集的。”

“哼,我不管,谁知道呢!也许哥哥生个病、住个院就碰到了,电视里都是这样演的,对了,哥哥你后天开始就要补课了吧!哥哥不能和我们一起去香港玩了,真遗憾,这都是哥哥不好好学习的缘故。”秦雅歌假装抹着眼泪,一脸悲伤地说道。

秦安提议说道:“我可以把补课翘了和你们一起去香港的。”

虽然是千叶绫美特别的课后辅导,但是秦安自认为翘了应该也没啥大事。

“不行,要是到时候哥哥不能顺利升学的话,身为妹妹的我也会很困扰的,毕竟我还想和哥哥一起上同一所中学呢!”

“真的只有这一个原因吗?”

“真的,比真金还真。”秦雅歌眯起双眼,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说道。

秦安怎么觉得秦雅歌的话如此耳熟,这不是自己撒谎的时候用来蒙混过关的,已经被用烂的比喻吗?

秦雅歌说道:“有点晚了,晚安,哥哥。”

“恩,晚安。”

秦雅歌蹦蹦跳跳地下床了,走到门口的秦雅歌忽然转过头说道:“哥哥,那个女孩叫安思溱,和哥哥一样大哦!她的歌很好听哦!哥哥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听一听。”

秦安双手抱头,看着天花板笑道:“这丫头,安思溱吗?是一个不错的名字,她的眼睛似乎有点眼熟……可是她的脸,我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