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救救我……秦安

作者:月下樱花树 更新时间:2016/5/26 23:55:50 字数:2468

三木惠婉言拒绝了一个男士的邀请,身体无力地靠在墙上。

“姐姐,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喝醉了?”三木槿抓着三木惠的手问道。

“可能是吧!大概是因为太久没喝酒的缘故,我去让厨师做点醒酒汤。”

“姐姐,我去叫小亮哥哥,让他陪你去吧!”

三木惠望了一眼被女人包围的山下亮,冷冷地说道:“不要了,就让他溺死在女人堆里吧!都吃了那么多苦头还一点都不知道悔改。”

“那我陪姐姐去吧,要是姐姐你晕倒在半路上就不好。”

“我才不会呢!”

三木惠牵着三木槿的小手走向了后台。

新井正明看着离去的三木姐妹,起身拂袖说道:“看来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荣一郎。”

“新井大神官,那……那个歌姬安思溱呢?”三木荣一郎吞吞吐吐地说道。

“她啊!”新井正明瞥了一眼面色绯红的安思溱说道:“你喜欢就拿去吧,作为一个领导人,我还是知道吃肉要吐骨头。”

就算被暗喻为狗,三木荣一郎依旧不断点头哈腰地说道:“谢谢新井大神官,谢谢新井大神官。”

“呵呵呵……希望我待会出来以后能观赏到最美丽的场景。”

“一定会的,新井大神官。”三木荣一郎弯腰,恭送新井正明说道。

山下亮刚刚结束了一首舞曲,他陡然看到三木惠和三木槿消失在视野中,打算直接追上她们,但是两个丰乳肥臀的女性却挡住山下亮的去路说道:“山下大少爷,你这就要走了吗?你还没和人家跳舞呢?”

“就是,就是,你答应了我,待会要和我跳舞的。”

作为‘牛郎天堂’的店长,山下亮一般是不接客的,也因为这个原因,许多女性都以和山下亮共舞为荣,这种小事就足够她们在圈子里吹嘘上一个晚上了。

“那个……我有点渴了,我先去喝杯酒。”

“诶!山下大少爷,这里就有酒,你跑哪去啊?”

山下亮趁着这个空隙,跑回了秦安的面前。

“你怎么有空回来?不陪着你的舞伴们。”秦安翘着腿,匪夷所思地问道。

山下亮端起桌上的红酒说道:“累死我了,她们今晚也太热情了一点吧!要渴死我了,先喝了杯酒再说……”

秦安连忙制止了山下亮的动作说道:“等等,别喝,这酒好像有问题。”

山下亮却朝秦安眨了眨眼睛说道:“我懂得,我要去看一下她们的情况,你在这里观察三木荣一郎的行为,我感觉他有什么奇怪的计划,要是我遇到危险的话,记得来救我啊!我这辈子还没活够呢!”

看来山下亮早就察觉到了酒有问题,秦安微笑着说道:“放心,今天晚上我是你的保镖,我会保护好你的安全,只要你大叫我的名字就好了,我就会来救你,你安心去吧!”

“最爱你了,秦酱。”

“快滚吧,别恶心我。”

得到秦安的保证,山下亮放心地离开了。

秦安一直注意着三木荣一郎的动作,大肚翩翩的他动了,他堵住了门口,而站在他对面的正是安思溱和温若水。

看到燕尾服装扮的温若水,秦安忽然想起了机场的相遇,他好奇地多瞟了几眼,差点被这个女人胖揍一顿。

而安思溱会出现在这个会场,也着实让秦安小小惊讶了一把,他原以为是三木家族的家宴,没想到还有安思溱这种外国歌星。

秦安忽然想起三木家族旗下的产业和安思溱的身份,一个肮脏的交易链就浮现在了秦安的脑海中。

安思溱在温若水的保护下,接连赶走好几只烦人的苍蝇后,就没有不识趣的男人再来邀请安思溱跳舞了。

安思溱拍了拍红扑扑的脸蛋说道:“若水姐姐,时间好像差不多了,我感觉我的身体好像有点不舒服,我们可以走了吧!”

“晚会已经过半,酒也喝了,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我们早点回去吧!我的心里总有一些不详的预感。”

温若水拉起安思溱的手从大门走去,不过她们俩的动作明显被三木荣一郎察觉到了。

温若水拉了拉大门上的把手,竟然发现大门死死地关着。

三木荣一郎拍着啤酒肚,在安思溱和温若水的背后问道:“安思溱小姐,你这就打算走了吗?”

温若水挡在安思溱身前说道:“我家小姐身体有些不适,打算先行退场,我想三木先生不会介意吧!”

“可是我看安思溱小姐好像只喝了一杯酒,这对我们三木家族来说,未免太不礼貌了吧!这样子的话,我要给安思溱小姐准备演唱的会场也有些犯难啊!”

“你是说,你打算反悔吗?三木先生。”安思溱冷冷说道。

“我只是打算留安思溱小姐参加完这一个美妙的晚会而已,毕竟晚会的重头戏还没上演,我想安思溱小姐一定会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三木荣一郎打了一个响指,会场里的舞曲戛然而止,水晶吊灯缓缓转动,从吊灯上散下白色的零星粉末。

原本还在翩翩起舞的男女吸入这粉末后,便开始相互拉扯对方的衣服,热烈的亲吻,然后出现安思溱难以想象的一幕,他们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做那种肮脏的事情。

安思溱捂着眼睛说道:“不是吧?”

虽然她听闻过这种聚会,但是亲眼所见还是第一次,正是难以想象,这种事情竟然是真是存在的。

“怎么样?很美妙吧!我们本来就是赤身**地来到这个世界,现在也不过是坦诚相待而已,来吧,你很快就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的。”三木荣一郎猛地将上半身的衬衫撕坏,露出满是黑色绒毛的胸膛。

“小姐,你快走,我来拦住他。”

但是安思溱现在根本就挪不动脚步,她的双脚发软,身体发热,一股奇怪的感觉涌起,安思溱对这种事情并不是一无所知,她知道这种感觉是为了什么而存在。

“你们逃不掉的,死心吧,整栋楼层都被我封锁了,就连虫子都爬不出去,更何况你们。”

温若水捏起拳头,朝三木荣一郎脸上挥去,但是三木荣一郎却将头一偏,躲过了温若水这一击。

“什么?”温若水惊讶地叫道,她竟然没有打中,她不知道的是那粉末是致幻剂,,她吸入之后身体已经变得迟钝了。

三木荣一郎反身一脚踹在温若水的肚子上。

温若水的身体重重砸在大门上,发出一声闷哼,竟然昏厥过去了。

三木荣一郎的身体和他的外表不同,异常得灵活。

安思溱摇晃着温若水的身体叫唤道:“若水姐姐,若水姐姐……”

“没用的,虽然没有饮酒,但是吸入致幻剂之后,她一定会做一个鲜艳的美梦,或者说,我会顺便帮她做一个鲜艳的美梦。”

安思溱绝望地望着慢步走来的三木荣一郎,安思溱晃着脑袋大叫道:“不要,不要,不要!”

自己怎么可以毁在这种地方,自己还没有将歌声传递个他!

但是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抓紧胸前的香袋,里面放着一支绿色的口琴,她总是习惯地将这一只口琴带在身边。

因为除了那首歌,这是他唯一留给她的东西。

“真是瞎了我的眼,三木荣一郎,游戏到此结束了。”

耳边响起了冷漠的声音,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安思溱轻声呢喃说道:“救救我……秦安……”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