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 我还未出手,你就已经倒下了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5/12/15 22:15:51 字数:2632

差一点就被妹妹给杀掉了。

果然,妹妹的羞耻心比起我还要更强一分,那种疯狂的状态可是很少才能看到的。

如果能把身体换回来就好了啊。

我低头看了眼空荡荡的**。

——拜托了,一定要有啊!

抱着最后一丝丝希望,希望能够感受到温软触感的我,再一次抓了个空。

啊。

算了,我已经对圣剑这种东西不抱有希望了。

“要不还是死死掉算了吧。这种东西……”

站在比我人还高的镜子前头,呆呆地看着镜子里可爱娇气俏皮的**,一双战栗的手在我的驱使之下,艰难地放在了胸口。

噗呲——

啊~女性的肉体!

虽然还是个小家伙,但是这种感觉。啊~真是~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啊~穿越成女孩子真是太棒啦!!

触感——10分!

**——10分!

妹妹的眼神的冷漠程度——100分!

哎?

某种名为妹妹的冷漠的东西射穿了我的大脑,并在我僵硬地扭过头后,对我造成了会心一击。

“还真是恶心呢。”

远远地伫立在门外,朝我投来像是在看一堆垃圾一样的眼神。

“这……这是不可抗力。”

“哦?肆意地****还未发育的胸部会给你带来如此庞大的**吗?变态**控。”

“不,这是……”

“哦?做了这种恶心变态下流流氓的事却想不承认吗?还真是有着可怕性癖的下三滥才会有的举动啊。之前还想着哥哥应该不会对**的身体做出猥亵这样的举动,现在看来,我还是太小看处男的自制能力了啊。”

“不……不要再说了。”

我双手死死捂住脑袋,竭力不去听橙泽的话。

然而她还是不折不挠地朝我逼近。

“看来哪一天我不在的时候,哥哥还会用一根手指,不,两根吗?或许是三根四根也说不定,用那样的方式来取得男性与女性双重意义上的**啊。”

“啧,还真是污浊不堪的家伙。”

你刚才咂舌了对吧,你刚才对你亲爱的哥哥表现出了不屑对吧!

啊啊啊啊不要这样说我啊!

我只是鬼迷心窍了而已啊!我只是想探索世界的秘密而已啊!没有必要这样就对我露出那么嫌弃的表情吧!我们可是兄妹啊。

“跟你这么污浊的东西呆在一起,我真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悲哀。”

“已经……连对你动手的兴趣都没了,真是可悲啊,你就这样一辈子对着镜子自我安慰吧。”

说着,她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关上了门。

于是,房间内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东西……

我的妹妹称呼他帅气的哥哥为——东西。

已经完全不把我当成生物来看了啊。

“怎么……怎么会这样。”

我无力地瘫软在地上,低下头,望着地板发呆。

嘎吱——

门再次打开的声音。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我的妹妹是不会就这样离我而去的,她一定只是随口说说的而已,过了这么一会儿,她就会回来找我的。

哈,让我来看看我可爱的妹妹的样子吧。

——于是一张麻子脸在我的面前无限放大。

我·选择死亡。

“那个……怎么了吗?”

“没怎么,你可以出去了。”

亚斯眨了眨眼,歪歪脖子,呆呆地问道。

“刚才,你说什么了吗?”

“不,没什么。”

我用极为冷漠的语气回答他,企图用这种方式来宣泄内心的不快。

亚斯到底还是个孩子,根本没能发现我语气中蕴含着的怨念,甚至还自来熟地走到我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那个,你的姓氏是什么来着?”

“哲尔。”

“唔,不是很像女孩子的姓氏呢。”

亚斯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这家伙脑子有毒吧?

不行,得赶快离开这里,跟我亲爱的妹妹解释清楚。

如此想着的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想从这个房间离开。

只是那个家伙的声音,却让我停了下来。

“兰先生对小女孩有特别的……喜好,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我们感到很抱歉,嗯,所以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啊,那种变态谁会放在心上啊。

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依旧保持着应有的礼貌。

“没事,我不介意。”

“那就好。”亚斯笑了,朝我问道:“说起来,伦洛夫小姐的哥哥,很厉害呢。”

其实我也很厉害啊,想把你从窗户扔出去连一瞬间都不需要啊。

“啊是啊。”

“大概,至少,也是英雄级别的人物了吧。”

英雄级别么。大概是这个世界实力分层中较高的一层吧。

要说的话,这家伙的真身可是勇者,应该也算得上是英雄一类吧。

亚斯抬头凝视天花板,像是感慨似的开口说道。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变得跟他一样厉害就好了。这样的话,团长的也好,我的也好,就都能结束了。”

我注意到,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比起平常,少了一丝阳光,多了一丝怨念。

怨念。

这种可怕的东西,身为魔王的我早已见过了无数次。

但出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身上,这着实有些让我意外。

“你有必须要报的仇?”

脑内大约构建出一个轮廓,我如此猜测道。

“也不能这么说啦。”亚斯继续没头没脑地笑着,“不过伦洛夫小姐真是厉害呢,一猜就准,嘿嘿嘿。”

哈!不要给我小看魔王的直觉啊。

“照你的说法,那个大叔也是……”

想起不久前胡子大叔提着酒壶敲开房间的场景,我就这么依靠着墙,静默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年。

“团长的话,只是为了寻找他走丢的儿子而已。不过与其说是走丢,倒不如说是死在了没人知道的地方吧。”

“不过团长一直相信他的儿子没有死,一直相信着,所以才建立了这个佣兵团,一边养活自己,一边花时间寻找他儿子的下落。”

……

看来大叔并没有把自己已经知道儿子下落的事给说出去啊。

那个什么洛梦皇家学院的地方。

说完这些的亚斯长出一口气,躺在床上。

“如果我能跟橙泽大人一样强大就好了,这样的话,什么事都能做到了吧。”

是么,到底还是未经人事的小家伙啊。

小鬼,强大可不一定是好事。

想起在那个大陆的事,我突然很想对亚斯说这句话,但仔细想想,就算告诉了他,他也不会把我这个几岁小丫头的话牢记在心头吧。

渴望力量,还真是符合青春期少年的特征呢。

我无奈地摆了摆手,踮起脚尖拧转门把手,从内打开了门。

结果,迎上了某个修养了大半天才堪堪能站起来的变态绅士。

诶,作为一只禽兽而言,身子骨还挺结实的嘛,受了那样的一击,居然这么快就能爬起来了。

“哦,美丽的小……”

“别把你的屁股对着我,我看着就难受。”

因为之前被妹妹给鄙视,导致我现在心情尤为糟糕,正巧这个变态走了过来,撞到了枪口上。

嘿嘿嘿,让我好好抒发一下心中的不快吧!

“嗯……小姐……”

“小你个球啊,你全家都是小姐,他喵了个咪的,今天不把你打一顿我就不姓哲尔。”

我一手撩起袖管,在绝对的身高劣势之下,走到了他的腰前,举起了……粉嫩的拳头。

Oh~

大概是从我的动作上看到了橙泽的影子,他发出一声惊叫过后,顶着四散的绷带向后猛退一步,又由于重心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切,软弱的人类。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我还未出手,你就已经倒下了。

“不不不,我是来通知一件很严重的消息的!”

他躺在地上,毫无绅士风范地摆着手,求饶的语气在我耳边萦绕。

“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等急了可是要犯困,犯困了可是要杀人的。”

一边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个腐朽的人类,一边伸出小巧玲珑的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

下一秒,他焦急的目光绕过了我,与亚斯的双眸碰撞到一起。

“团长大人,被人给围攻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