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 碎片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5/12/17 17:24:31 字数:2202

瘦小的身影被疯狂的雷电所包围起来,形成一道灼目的电圈。

从别人的角度看去,我应该就像狂风暴雨中的一颗小树苗吧。

滋滋滋——

肆虐的电流从四面八方袭来,每一击都带有一部分真正雷电的力量,而数目之多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密集到几乎无孔不入的蓝紫色电流涌向了我。

站在正中央的**,避无可避。

更准确地说,根本不需要躲避。

“魔力·解放。”

这本是用以暂时脱离控制的技能,不过用在这里倒也有了不小的成效。

以自己脚下为中心,喷涌出的磅礴魔力形成一股强力的冲击,那些电流在触及到我的皮肤之前便被无一例外地碾碎,化作星星点点的雷光暗淡下来。

“……你很幸运。”

没有露出过多的惊讶,雷彻汀说着意义不明的话,向阴暗的天空中举起了手。

漆黑的云层当中,纯白色的雷光不停地闪烁着。

“这是在模仿小孩子举手发言吗?”

“不……这是。”

兰狠狠地咬了咬牙,用颇为遗憾的眼神扫了我一眼。

什么啊,那种看死人的眼神。

轰!

让我都感到疑惑的是,从空中落下的拳头大小粗的雷电并没有击打在我的身上。

而是顺着雷彻汀的手,渗入到了他的全身。

紧接着,又是无数道雷电轰击了下来。

轰轰轰——

无尽的爆炸声响起,泥土与灰尘炸裂开来,形成一道乌黑的烟幕,遮挡住了我的视线。

在吵闹的雷声平息之后,一道浑身肌肉如同爆炸般的身影从暮霭中缓缓走出。

用雷电强化肉体?

没记错的话,在原来那个世界上,这可是人族被禁用的魔法之一……

难不成这个雷彻汀也是穿越过来的?

“……你很幸运,能看到我的最强形态。”

双手碰拳,炽热的电光在他拳心闪耀,原先就壮硕的身材现在更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看样子,引雷入体这种术式遭到禁用也是有原因的。

脑内微微思索,回想起曾经在古书上看到过的那个禁术。

在短时间内提升几乎恐怖的体能,并且能更大程度地掌握雷电,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现在的雷彻汀与我们在森林里遇见的蜥蜴人已经能够分庭抗礼了。

思绪并没有继续深入下去,因为雷彻汀所在的位置上只剩下了点点雷光。

下意识地从原地跳起,原来的位置上雷彻汀的拳头深深地没入了地面。

咚咚咚——

伴随着几声闷响,地面如同波浪般被击起,数以万计的泥土被强大的力量震飞到了上空。

这个力量……看来比那个蜥蜴人还要强一分。

“你还有时间东张西望啊。”

铁拳,从我的上方无情地挥下。

依旧没有回避的打算,凭借**的肉体吃下了这一击。

结果就是几乎没怎么用魔力的我陷入了一个人形的深坑。

只是在被击中之前,眼角的余光非常巧合地瞥见了一条深红色的血丝。

看来之前的猜测并没有错。

这果然就是人族中被禁用的魔法之一。

原本我只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现在看见那条血丝,我就能真正确定了。

那个禁术的劣,也就是所谓的代价,比起暂时得到的力量来说,可是要大得多了。

因为雷电会不断刺激人的肉体,以此来达到瞬间增强体能的目的,但一旦时间长了,肌肉也会被雷电给击伤,如果不及时解除这个魔法的话,甚至有可能让自己丧命当场。

雷彻汀右臂上的血丝,就证明了这一点。

哈!不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得到那个禁术的。

可以的话,真想满足一下好奇心。

不过“不应该继续活下去”这种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反悔可不像是我会干的事。

啊,算了,反正也没有回去的打算了,这种家伙,还是送他下地狱吧。

如此想着,我从坑里爬了出来。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与站在面前的雷彻汀对视着。

此时的他,左臂上也有了道道血丝。

已经快撑不住了吗?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喘着粗气,他眼神不停变换地向我提问。

东西?

除了我可爱帅气的妹妹以外,别人可没有叫我“东西”的权力啊。

我摊了摊手,微笑着。

“谁知道呢,我只是一个满口黄段子的**而已。”

……

“啊啊啊啊!给我去死!”

叽叽喳喳的,烦死了。

比起我的脑袋还要大上几分的拳头,就这样朝着我猛烈轰击了下来。

这种已经看厌了的攻击……

体内奔涌不息的魔力,在下一刻骤然释放。

噗——

“我说,有句话你知道吗?”

粗壮的右臂在空中盘旋着,从断口处飞出的血液,在空中形成了与大叔截然不同的污浊的花朵。

雷彻汀的眼中再也无法克制地流露出惊悚,向后微微倒退一步。

“杀人之前,好好想想自己被杀的一幕。”

在右臂之后的,是那条不自觉向后迈进的左腿。

难以保持平衡的身子向后倒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惊疑、不敢置信、绝望依次出现在他的脸上。

“最后祝你,下辈子做个**。”

“不!!!!”

——结束了。

正当我指间凝聚的魔力即将刺穿他的心脏时,一股寒意却从背后爬上了后脑。

魔力即刻转用于防御,长年积累来的战斗意识使得我迅速侧身。

尽管如此,还是没能逃过那道突如其来的光。

一向引以为傲的魔力所构成的屏障被无情地击碎,虽然只动用了极小部分的魔力,但能将其击碎的,在这个世界理应不存在才对。

“切,被躲过了吗。”

男人撇了撇嘴,不满地望向这边。

“不,没躲过去啊。”

脸侧的伤口流下滴滴鲜血,我神色肃穆地望向那个男人。

那个名叫兰的男人。

他解开身上的绷带,本应满是伤痕的身体,却是一副完好如初的模样。

“这还真是个好东西。”

仿佛在欣赏某件艺术品似的,对着手中的一块纯金色金属片感叹道。

等等……这是——!!

……

于此同时,正在森林某处治疗大叔的橙泽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大叔的身体太过脆弱,用尽所有的魔力去治疗的话,只会把他的身体给撑爆。

然而大叔身上的伤势,仅凭一点魔力是很难保住性命的。

“圣剑……如果有圣剑的话……”

如果圣剑在手,那么经过圣剑祝福后的魔力,毫无疑问地可以把大叔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只是……圣剑究竟去了哪里!

也正是橙泽都感到有些焦虑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感觉突然从自己哥哥所在的战场传了过来。

“这是……”

橙泽转过身,深邃的目光望向远方。

“圣剑的气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