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 吃饭的时候不要和幼女打赌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5/12/23 19:31:58 字数:2719

等到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橙泽疯狂地摇晃我身体的时候了。

微微地仰起头,萎靡的眼光在教师内扫过。

——除了我和橙泽以外,就只有换上一身淡黄色便服的醉依小姐还在门口站着。

没想到直接睡到了下课。

从凳子上站起,我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是不是到吃饭的时间了?”

“你腐朽的脑袋里除了吃和睡还有别的东西吗?”

“还有可爱的妹……”

本来我是想说妹子的,但被橙泽诡异至极的眼神盯着,我只好强行把后一个字收回。转而朝着妹妹扑了过去。

“还有可爱的妹妹!”

“你刚才是想说妹子的对吧?”

结果橙泽根本没吃我这一套。

啧,有个了解哥哥的妹妹既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痛苦。

为了化解眼前的尴尬,我跨着大步走向一直都在微笑的醉依。

“睡?得?好?吗?”

她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极大的不情愿和不快在她精致的脸上浮现。

啊哈哈哈,真是的,不就是在你的课上“稍微”睡了那么一小会儿嘛,没必要就因为这个就生气吧!

“诶……所以说,你现在是要带我们去吃饭?”

“…之前我试图从你的脑子里找到除了吃喝玩乐以外的其他东西,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

妹妹一如既往地对我施展了嘲讽。

然而醉依小姐却在她说这句话的同时,朝着我点了点头。

“是的。”

“诶?!!”

被光速打脸的妹妹瞪大了眼,下意识地张开了嘴。

可以的话,我真想把妹妹的表情永恒地保留下来。

“抱歉。”

醉依小姐不好意思地笑笑,转过身,让出一条通往门外的路。

“新入学的同学,我们教师都会负责带他们了解学院的每一个设施,就算是厕所也不例外。”

“厕所那种地方就算了吧,还是食堂比较合我胃口。”

回想起在佣兵事务所内的那一天,再次感到尊严尽失的我摆了摆手,无奈地说道。

醉依小姐并不能理解我所说的话,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

踏出门的第一步,大叔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哟大叔,等到现在?”

“啊,还好。不是特别久。”

晃了晃空荡荡的酒壶,大叔朝我讪笑两声。

“就是酒没了。”

熙熙攘攘的人潮,在一座庞大且奢华的建筑物内涌动着。

排在长龙的最末端,以我绝对的身高劣势根本无法看清前面到底有多少人,只知道肚子已经在发出“咕咕咕”的呻吟了。

“好慢啊橙泽。”

我开始抱怨起来,小脑袋不耐烦地左摇右摆。

但是出乎意料的——这时候应该出场毒舌两句让我安心下来的橙泽却没有开口!

诶?

我回过头去,醉依小姐搭在腰间的两只手直直地进入视线。

没有橙泽。

“他在后面。”

醉依小姐淡淡地说着。

后面?

魔力凝成的视线飞快地跃过醉依小姐的身体,在川流不息的人流当中曲折前行,并朝着我所熟悉的气息的方向前行。

最终,锁定在了食堂的边缘地带,一睹被刷得粉白的墙上。

“喂,你就是橙泽?”

“还真是跟那群小妞说得一样,挺狂啊!”

被三五个男性围在中央,橙泽依靠着墙壁,邪邪地笑着。

对方的服装与我们身上的截然不同,是红色与白色相间,看样子应该是比我们资历更深一层的所谓的前辈。

从那几个行为诡异的男性口中话来判断,我了解到——

妹妹,被可疑的家伙盯上了!

不对,跟我有个毛线关系?

我还是排我的队吧。

似乎察觉到了我对橙泽被围的视而不见,醉依小姐的眉头紧紧地皱起,语气也愈加不满起来。

“你一点也不关心你哥哥吗?”

哥哥?我才是哥哥好吧!

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一句,我歪了歪脑袋,从侧面观察这条长龙。

嘿,不错!马上就到我了!

“…想到自己没有灵力,所以想管也管不了么……啧,明智的选择。”

表面上对我表示了赞扬,可我依旧清晰地看见醉依小姐脸庞上的不屑。

她在轻蔑个什么劲啊?

完全无视掉醉依的发言,我若无其事地接过食堂大妈递给我的饭菜,随意地找了个空位并坐下。

哈~这下总算可以吃饭了。

饿死了饿死了饿死了。

啪——

醉依小姐坐在我的对面,装饭菜的盘子被她用力地砸在桌子上,汤汁也随之飞溅了出来。

诶,好浪费。

“不过你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没有。”

你脸上都那种商业化的笑容都消失了,还说没有?

面无表情地用筷子夹起绿油油的菜,醉依小姐一点一点呆呆地把它送进嘴里。

这样看,也还是蛮可爱的嘛。

“你是担心橙泽会被那群杂鱼都不算的东西教训?”

“哼!”

突然变成傲娇属性了。

“那是比你们年长两岁的三年级前辈。而且,明明是没有灵力的你们才是杂鱼。”

“诶?——真的吗?”

像是感到很有趣似的,我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那么,来打个赌如何?喂喂——不要露出那种警惕的眼神啦,我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的。”

虽然醉依小姐的身材也很不错——这样的话我才不会说出口。

“什么赌?”

大概也是被我提起了兴趣,她咪起了眼,再次展现出招牌式的虚假微笑。

“既然你说那群人不是杂鱼,那就赌我的妹……咳咳,我的哥哥橙泽能不能把他们按在地上打咯?”

“嘿——没有灵力的家伙却有这种自信吗?哼,如果只是说橙泽先生能够从那里逃脱的话,或许还有点可能性,想打趴他们——可别忘了人家也是带了随从的。”

“除非你想……”

“放心,我不会插手的。”

大叔坐在我的身边,手里提着刚刚灌满的酒壶,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

醉依小姐撅起了嘴,嘀咕一声。

“就算插手也没用,那几个随从都是勇者级的。”

“哇!勇者级,好厉害!”

我颇为羡慕地鼓起了掌。

大叔朝我瞟了一眼,憋着笑又转了回去。

“切,那赌注呢?”

“我输了的话,你提什么要求都可以,不管什么东西,只要我有的都会给你。”

“我要你的童子之身。”

“当然可以!”

“诶?!”

有史以来第一次,听到我的话的醉依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动摇。

如果不是百分百地肯定,我才不会这么干脆地答应这种鬼畜的事。

我嘿嘿地笑起来,这种惊诧的表情是我最喜欢从别人的脸上看到的。

这勉强也算得上是一种兴趣爱好。

“那么……”

我露出不认为自己会输的自信笑容。

“我赢了的话——你就帮我找一个人。”

“什么人?”

“九岁,就读于洛梦皇家学院。我只知道这点,具体的事情,你还得问我身边这位大叔,那可是他儿子。”

噗!!

大叔刚喝进去的酒被喷了出来。

与此同时,剧烈的轰鸣声在食堂内部突兀地响起。

轰——

地面猛烈地震荡一下,装满饭菜的盆子摇晃一番,可口的食物险些就要被倾倒出来。

“地震了?!”

“会发生那种事情才怪吧。”

我保持着应有的冷静,有条不紊地吃着盘中的饭菜。

不过,幸好这个时候才出手,要是在这个赌还没成立之前就引起这么大的轰动的话,那我可是要亏本的啊。

妹妹哟。

“只有这种程度吗?”

一道黑色的人影,自尘埃与碎石中走出。

他松开了捏紧的拳头,附着其上的魔力渐渐地散去。

在他的身后,躺着几个衣服破烂却能依稀认出是三年级学生的男性,以及另外身份看起来是他们随从的家伙。

无一例外的,全部昏了过去。

“亏我还稍微期待了一下。以为是好玩的家伙送上门了呢。”

这句话在醉依小姐的耳畔萦绕着,红润的脸蛋刹那间变得铁青。

勇者级?那是什么东西,很好吃吗?

“那么,来跟大叔谈谈那个人的具体情况吧,醉依小姐。”

足以塞下一个鸡蛋的嘴随着意识的回归而缓缓闭合,尽管这样,不敢置信四个大字还是清楚地写在醉依小姐的脸上。

仿佛失了神魂一样,她毫无生气地回应道。

“好……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