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 请叫我哲尔·福尔摩斯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6/2/5 1:01:07 字数:2470

“所以为什么就连我也要被禁足啊?”

不耐烦地端坐在软绵绵的床上,橙泽紧紧抱住枕头,露出只有两人独处时才会表现的女性姿态。

从地板的角度望过去,赫然是一位可爱傲娇的男孩子。再加上那张还未长残的俊秀脸蛋,寻常女孩子只是看上一眼就会被迷得神魂颠倒吧。

等等,我可不记得我小时候有这么受女性欢迎。

记得在魔族领地里身材与长相跟人类最为相似的就是性感诱人的鹰身人,不过它们的审美完完全全偏离了正常生物的范畴,有喜欢隔壁石头人的,有喜欢对面哥布林的,还有的对粘稠恶臭的史莱姆爱慕不已的。

而看我的眼神就像看路边的石头一样。

“所以说!”

白色的枕头准确地砸在我的头上。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把掉在一旁的枕头抱在怀里,残余的温暖与体香让苦苦坐在地板上的我感到了些许安慰。

微转过头,我朝她翻了个白眼。

“没有及时阻止妹妹,哥哥也有错——这可是醉依小姐的原话。”

“所以我也要跟你被关七天的禁闭吗!!!”

我无可奈何地摊开手,面无表情道。

“怪我咯?而且,要不是有洛岚的女王作后台,我们可是连继续呆在这所学校的机会都没有了哦。话说回来,醉依小姐的脸色简直阴沉得可怕。”

又一次的,脑袋受到了柔软物体的撞击。

因为是双人床,所以有两个枕头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当我以为橙泽即将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这家伙却突然闭上了嘴,瞪大了眼睛盯着我。

用这种饥渴的眼神看着我,是想把我吃了吗!

想到某种不良情节的我赶紧抱住枕头,靠向墙角,用瑟瑟发抖的语气问道。

“你你你、你想对你幼年的肉体做什么猥琐的事?我们可是兄妹啊。”

按照往常的情节,这个时候橙泽应该一个瞬身来到我的跟前,给我小巧的脑袋上安一个包。

但她并没有,所以这不正常。

“怎么了?”

我出声问道,与橙泽诡异的目光交接。

“不觉得很奇怪吗。”

“哦~~你是说醉依小姐的胸,前后大小不一致?对于这点,我只能说是你的错觉。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可以知道,她……”

对于我纯属扯淡的话橙泽选择了无视,并在我侃侃而谈之际不留情面地打断了我。

“墨塔·兰。我记得是叫这个名字。”

……

我绽开的笑容缓缓收敛。

哈哈哈哈哈。

该说不愧是兄妹吗,能在同一时间想到同一件奇怪的事。

是的,那个被我贴上自恋、变态和智力障碍标签的墨塔·兰,自从出现之后就一直留下了几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是否是谜团还难以取证,硬要说的话,就是昔日的魔王与昔日的勇者二人的直觉罢了。

那么,来思考一下吧。

“我愚蠢的妹妹哟,我问你——”

“至始至终,参与进剥削活动的几名贵族子弟都没有揭开那层阴影,就连受到我暗黑之门轰击的时候,都没有要消去的意图。那么,是为什么呢?”

面对我的提问,橙泽眯了眯眼,回答道。

“毕竟贵族们不会都是视平民为下贱人种的家伙,本意为平民应当受支配的人在贵族中也只是少数,若是身份暴露出去的话,既是把自己的名声彻底败坏,又很难继续在贵族圈内生存下去。”

没错,一点也没错。

从最近接触的贵族和这所学院内教师的素质来看,受气女和醉依小姐都只是典型中的特例,依旧符合大众的标准。

换句话说,如果真的受到了利益与**的驱使,走上欺压平民的道路的话,他们的必备工作就是做出令其他人无法看穿的掩饰。

但是,有一个人是例外。

“墨塔·兰。这个站在学院顶端的人,参与到这场活动来本身就令人费解。更奇怪的是,他仿佛根本不担心自己会受到指责和谩骂。”

“因为他很随意地撤掉了自己的伪装,把真身暴露在众人视线内。”

我说到这里,把目光投向了装饰华美的大门。

“还记得吗?他们的那段对话。”

“他们?”

(来吧。老朋友,还是老规矩。赢了,钱我们一分不拿,从今以后也是如此。输了,下个月还得来这里报道。

啊,这次我绝不会输的。

是吗?那么请问……

过去的一年里,你有赢过我,哪怕一次吗?)

我复述了一遍当时的对话,橙泽的眼神立刻明亮起来。

“原来如此。”

她抿了抿嘴唇,做出深思的动作。

“从墨塔·兰与平民区代表的对话中,可以得知他们的交手不止一次,过去的一年里,因为剥削活动而进行的抗争已经有许多次。所以……”

她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猛地抬起头,话语也戛然而止。

而我则是接下了她的话。

“所以他不是临时加入到这场活动当中。他作为剥削活动的一员已有很长的时间,至于动机之类的,暂且不顾。更重要的是,他居然在明知自己身份暴露会引起多大轰动的时候,主动暴露了自己……”

说着,兄妹俩的视线再一次碰撞在一起。

“而且目标一上来就直指你。”

橙泽的脸色,极为少有地沉重下来。

仿佛有一条深黑的游龙,盘旋环绕在上空。

她微微开口,刚想说些什么,却又一次被我打断。

“不不不,不是那样。我想……这可能只是一次试探。”

意料之中,橙泽投来疑惑不解的目光。

耸了耸肩,我回应道。

“如果真的想对你下手,什么时候都可以,没有必要一定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暗杀什么的,哪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都可以。”

听见我的话,橙泽眉头一皱,显然也是发现了时间上的盲点。

“的确,为什么是那种人群汇集的时候?在那个时间点暴露是绝对愚蠢的行为。况且如果真的想要试探我的话,为什么不能找个更加合适的时机?”

“因为受到了上位者的命令。”

“命令?!”

啊,望着橙泽那张茫然的脸,我内心也有点数了。

作为勇者的她,确确实实是个最强单兵作战单位,但也只是单兵而已。

真正的战场上,统领一切的往往不是个人能力最强的士兵,而是操纵整个军事集团的将军!

从未被命令过也从未命令过别人的橙泽,自然而然不知晓其中的道理。

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身来,我把枕头放在床边,微笑道。

“以下,不过是我的猜测。”

“不过在做出猜测之前,我想我们还得去几个地方稍微获取一点证据。”

橙泽闻言一愣,呆呆地望着渐渐打开窗户的我。

“哈?醉依小姐不是……”

“妹妹哟,你不会真的想在这个鬼地方呆上一周吧?拜托,现在整个学校的人加起来估计都不够你一个人打的,这种随随便便施加的灵力立场能困住我们才有鬼了吧?”

“但是……被醉依小姐发现的话,惩罚可是会被加重的。到时候我才不要陪着你继续受罚。”

啊,对了,我差点忘记了。

妹妹可是连受罚的经历都没有的娇贵千金来着,一上来就被先入为主的观念给束缚住了啊。

为了解开妹妹的封印,我只好露出会心的微笑。

“笨蛋妹妹哟,如果犯罪不被发现的话,可就不是犯罪了哟~”

——————

催更的话可以来读者群hhhhhh

寄刀片的话……算了算了,不要这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