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0 没有特征即没有存在感

作者:余年凉忆C 更新时间:2016/2/9 18:26:43 字数:2369

站在群星闪耀的夜色之下,少女脆弱的身影美得让人心痛。

一片混杂着泥土香气的润草地铺在脚下,两侧是随风摇摆的树苗。这里是学院规格外的地域,从这个高度,几乎可以观赏整个洛梦皇家学院。

我和她是顺着一条隐蔽的幽径小道来到这里,在此之前,我甚至没能发现这个角度极佳的观光地点。

她背靠着星光,面朝学院的方向坐下,丝毫不顾自己华丽高贵的裙摆沾上肮脏湿润的泥土,朝我看了过来。

我必须得承认,在我长达二十多年的人生当中,受气女是我见过的少有能与妹妹橙泽比肩的女性,虽然仅仅是在此刻,但她完美的笑容却令我未曾受过恋爱滋润的心焦躁起来。

不。

不仅仅是焦躁,还有一点心疼。

……

“这个地方,很不错吧?”

不明所以地,她开口问道。

“啊~是啊,很不错。”

我在她的旁边坐下,同她一起俯视这座犹如宫殿繁城一般奢华的学院。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是看我太过沉默,觉得应该起个话题的受气女开始回忆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来这里。但好像本来就知道一样,突然就来到了这里。”

“……”

见我完全不明白的样子,她没头没脑地笑了笑。

“啊哈哈,我不是很善于表达我自己的想法啦。总而言之,就像是以前的记忆突然回来了一样。”

“没错,小时候的记忆。”

她闭上双眼,像是要把头埋进胸里一样,紧紧缩成一团。

我试图伸手碰她,却在触及到的一瞬间感受到极为冰冷的气息。她的身子也因此而猛烈地颤抖一番。

星光沐浴之下,她的双颊闪烁着泪光。

“小时候的?”

我不懂得如何安慰人,但我想,如果在这个时候岔开话题的话,应该能让她悲伤的心情略微减缓一些。

事实上,效果没那么好。

她为了回应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好像从小就被父母送进了这座学院,睡觉,吃饭或者学习,都一直在这座学院里。外面的世界……只能通过结交新朋友,听他们讲外面的故事。”

“学院里什么都有,吃的用的都给我准备好,每天只要上预定好的课,做预定好的功课,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我担心。”

“我对这样的地方感到厌烦了,很讨厌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于是,我对那个人说……”

“我想离开。”

“然后——”

她的话语戛然而止,像是被凛冽的寒风堵塞了喉口,双手死死地抱着脑袋,很是痛苦地低吟着。

仿佛快要被撕裂,她抱着头的手上暴起了青筋。

“喂,没事吧?!”

我急忙过去扶起她,她愈发惨白的皮肤上透着愈发冰冷的温度。

不对劲。

我感觉得到,她的体内,有某种东西在搅动。

“哥哥……”

不知不觉中,星光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铺天盖地的乌黑。

轰鸣,在漆黑的夜空中响彻。

听到熟悉的词,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不、不对。

受气女双眉拧成一团,痛苦地重复着这两个字,话语中所蕴含的感情是极为真切的,话虽如此,她称呼为哥哥的对象并不是我。

“哥哥,不要走……”

“不要……”

随后,紧绷的神经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少女的意识在我的眼前逐渐涣散。

“喂,喂!”

她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在我和橙泽的宿舍内了。

窗外阴云密布,雷电交加的上空正下着难得的大雨。

时间只过去了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令我惊讶的是,一向遵守诺言的大叔却不知为何离开了这里。

说好的看家呢喂!

奇怪的是,另外一边,橙泽也没有消息传来。

“伦洛夫小姐……”

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望向的目光在下个瞬间凝滞。

痴呆的模样,持续了短短几秒后,她自言自语道。

“贝尔丰德·兰。”

“什么?!”

“……我说,贝尔丰德·兰,那是他本来的名字。我好像记起来了……”

看着她迷茫又惊慌的脸,我双手搭在她的肩上,问道。

“兰?墨塔·兰?贝尔丰德……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哥哥……”

她再次,带上如刀割般令人心疼的微笑。

“他是我的哥哥。”

诶?

等一等。

这剧情有点狗血啊!

墨塔·兰那个变态居然是受气女的哥哥什么的。

【违和感】

不对,好像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接上了。

“受气女,这到底怎么回事?”

“兰,是我的哥哥……”

“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为什么你之前不说?还是说你丢失了你小时候的记忆?还有,你为什么要找我说这件事?还是说,有人来让你找我的?他是谁?!”

面对我一连串的问题,受气女的身子惶恐地向后挪了挪。

……

“啊,抱歉,我太激动了。”

向后退了一步,讪讪地摆了摆手。

毕竟她只是刚醒过来,思绪还未完全苏醒,立刻给她这么大的压力也太过残忍了些。

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一个一个问,你不要害怕,冷静地回答我。”

“不……不冷静的是你吧,伦洛夫小姐。”

反而被人吐槽了。

不过现在的我可没时间去想这些东西。

“第一个问题:你的哥哥是墨塔·兰没错吧。为什么之前没听你说过?”

“因为……是今天才突然有了小时候的一些记忆,睡了一觉后,啊!就是在这里醒来之后,都记起来了。”

也就是说在那之前关于墨塔·兰是自己哥哥的记忆都消失了。

然后,在今天,在某个契机之下获得了关于小时候的记忆。

值得一提的是,在她昏迷过程中,为了让她迅速好转,我给了她一些我的魔力,或许正是这一小部分魔力彻底激起了她的记忆。

“第二个问题: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但——你找我真的就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还是有人让你来找我?”

“……有一个人。”

“一个人?”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不太确切,受气女接着补充道。

“也说不定,但他说的是人话,就是声音怪怪的。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之后,就莫名其妙地见到了一些小时候的事。然后、然后他让我来找你,说是这样就能让我想起来,我的哥哥……是谁。”

“他是谁?!”

受气女闻言,狠狠地皱起眉头,拼命地回想着。

片刻之后,她“呜嗯唔嗯”地摇了摇头。

“不记得了,只想起来他的身上——”

“有一团黑影。”

下一秒,嘹亮的龙吟在倾盆大雨中显得格外狂热。

一束蓝色光柱冲天而起,汹涌的灵力在光柱的中心向上喷涌,无法言喻的压迫力向外飞速扩散。

声势浩大的气浪,很快便席卷了环绕洛梦皇家学院的山峰,一时间,无数老树被拦腰折断,山洪爆发的滚滚隆声与雷电混在一起,惊恐的尖叫在学院各个地方接连不断地响起,繁华的学院,在这股无法抵御的气浪之下,转眼间变成一众学生渴望逃离的诡域。

对灵力已有所熟悉的我,一下便认出那灵力光柱中心的人物。

毫无特色的佣兵——景林大叔。

怎么会是他?!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